此人嘴角溢出一絲冷笑,從面前的小背包里拿出一個鈴鐺,隨著他的一句句口訣的誦念,鈴鐺發出了清脆的聲音,像是有某種攝魂的能力,讓眾人有些不舒服,事後那些骷髏頭卻是有些不受控制了似得,不在進行攻擊他了。

這一幕卻是讓小龍與寧可兒嚇壞了,這若是突兀的向著他們衝過來,那還了得,這麼多的骷髏頭根本不是他們能對付的啊。

「小龍,你不靠譜!」寧可兒尖叫。

「韋哥給的,他不靠譜。」頓時李化龍就把責任推給了韋哥。

幾個呼吸的瞬間有了變化,果然與他們想的一模一樣,那些骷髏頭居然聽從對方的命令了,開始排成了一排,撕咬著嘴巴,空洞的眸子注射而來,仿若活物,極其嚇人。

這是一個大型的逆轉,剛才還攻擊對方呢,現在卻是橫飛而來開始攻擊本主了,這還有沒有天理,骷髏頭口噴薄霧,沖了過來。

「龍哥小心吶,張天師的弟子道法與你的道法有些差距啊。」黑老大喊道。

張天師:這個名字李化龍絕對是不陌生,這個名字在地球上也是響噹噹的人物,道術驚人,把道家法門發揚光大,至今道家門派都分出了兩個派系,一,就是張天師派,另一個就是小龍他們這個派系,雖然是同根卻是真的不同門。

有很多人傳言,神話時代有三位得道高人創立了道教,但是有一人卻是參透了輪迴轉世之後創立了另一個道教,與之分出一個派系,就像是一棵大樹突然分了叉,隨時同根卻不同枝。 「原來是張天師的弟子,難怪敢這麼猖狂說同根不同門,你這是在給我們道門分家嗎?」李化龍斷喝一聲,非常的怒火,什麼同根不同們,張天師本身就是道門出身,隨後又道「挑撥祖師爺,該死!」

「打死他!」寧可兒斷喝,遙指前方。

不止他小龍一個人怒火,就連她也是非常的氣不過,不過是一個小道士罷了,居然敢這麼來給道家分家,這是明擺著要分離道家了,這樣大逆不道的事情也許只有眼前這人能幹的出來吧,若是小龍絕對不敢。

他可是對道家非常的尊敬,心中彷彿有一尊「道」沉澱在心間,悟道天賦極高,在清風觀修鍊五年雖然沒學到什麼東西,可對道的認知絕對不是一般道童能體會的。

「哈哈…那又如何,你還能打死我不成?」此人猖狂至極,仰天打個哈哈,雙手展開,盡顯天生的狂傲不羈的秉性,讓人很想朝他臉胖揍一頓。

見過無恥之人就沒見過如此無恥之人,看似溫文爾雅的一位帥氣小道士,可是內心卻是裝著一個天那麼大的心臟,也不怕撐破了肚皮,在這裡大肆絕提。

「是嗎?今天我就來打死你。」李化龍斷喝,在原地留下一道殘影,瞬間出現在此人的面前果斷的輪動出麒麟臂向前轟砸而去,隨後盤龍腿一個橫掃,前方一塊石頭爆開,地面一片焦黑,難以想想他此刻發揮的威力。

而,小道士卻是雙手不斷的結印向前轟殺,轟隆隆炸響不斷,道通八達施展四方皆炸開,突兀的一腳狠狠的踹在了對方的腹部,令他整個人橫飛了出去,狠狠的撞擊在前方的棺材上,摔個狗啃屎。

然而,此人卻是臉色一變,怒氣沖沖的雙目瞪了過來,沒想到自己這麼衰,明明比對方高出兩個境界,怎麼就被對方一腳踹個正著,最重的是還很疼。

「龍哥乾的好!」其他幾人給他打起加油!

「少得意!降龍伏魔篇!」小道士喊道,雙手大開大合光華閃耀,上面出現了太極八卦圖,向著地面一拳轟砸下去,爆炸聲接連響起,從他跟前一直轟殺至小龍的面前,隨後更是直接跟進右手變成了一把鋼刀,對準了小龍的脖子一刀而下。

當當當!

小龍手臂連連發出數道旋風斬,一道道風刃斬向那條手臂幻化成的大刀,發出激烈的碰撞之聲,火花四射,他不斷的連連倒退,不敢與之在這種情況下對決。

李化龍這是明智的選擇,目前對方已經佔據了優勢不可能還在這種情況下與之硬碰硬,能躲開,他絕對不會硬拼,這也是他聰明的一個地方,否則如何在墓地混跡如此多年。

「哪裡走!」

對方見狀小龍不斷的退後,果斷的追擊而來,手中一面很小的八卦境向著這邊照射而來,一道金黃色的光芒突兀的激射而來,小龍卻是身軀一個旋轉躲避開來,同時單手掐出一道劍訣,一道劍氣帶著道道劍影飛射而去。

與此同時,他根本不給對方踹息的機會,雙手再次結印烈焰火印形成,一團火光熊熊燃燒起來,向著轟殺,擋住了八卦鏡的攻擊,轟殺到了其近前,無奈的他只能躲閃。

嗤!

這時小龍化成一道黑影衝到前方一腳狠狠的踏出,沒想到對方的速度也不慢,居然給硬生生擋住了,同時右臂再次化成一柄大刀向著他的大腿上力劈而下。這一個結果讓李化龍臉色頓時煞白,這一刀下去自己這不是給廢了嘛,無法施展招術的他只能兇猛的運轉真氣化成一股氣流,從口中噴射而出,再次化成一道匹練對著此人衝擊而去。

先天真氣不是每次都可以施展,畢竟他現在境界比較低劣,不像一些高手可以隨時調動真氣去在無助的時刻擊殺敵手,能運轉一次已經是極限了,匹練猶如星河般到了對方的面前,令他有些措手不急防從他左肩沖了過去,濺起一串血花。

「看我怎麼打死你。」

隨後小龍一個神龍擺尾左腿抬到高空橫掃對著此人的胸口砸來,可惜的是此人再次摸出一面八卦鏡出來,單手極速掐訣,口中念念有詞,一道光華激射而出,居然擋住了先天真氣化成的匹練。

雙手猛地捏出劍訣,兩把劍氣嗤嗤的化成一道道的劍影衝擊過去,隨著他的法訣而行動,卻是被那道光芒擋住了,此刻無法擊殺此人,形成了對峙的局面。

「哈哈…輪到我上場了。」寧可兒在一旁得瑟的喊道,抽動九節骨鞭向著對方纏繞而來,可誰曾想到對方卻是張口吐出一張符籙,化成一隻靈鳥,靈鳥卻是在瞬間化成數十隻靈光閃閃同樣的靈鳥,向著寧可兒圍攻而去。

幾人卻是沒想到這位小道士的道法倒是真的不簡單啊,居然連這種道術都會,看來其師傅也是一個了不得人物,否則不會教出來這麼一個出色的弟子,一身道法通天了。

「哼,跟我斗!」

此人嘴角露出一絲得瑟的笑意,腳下不知道在繪製什麼圖案,口中念動了幾句咒語之後,光華一閃,在他的大腳落下猛地踩踏的瞬間一面八卦圖案橫飛了過來,狠狠的擊在了小龍腹部,令他倒退數步。

然而,小龍也不是吃素的在退後的瞬間,猛地甩起身子,腳下一道旋風出現,化成一道風刃向著前方斬去,一時大意的敵手卻是殺他個措手不及,輪動出拳頭抵擋,碰的一聲有破碎的聲音,對方倒退一步,拳頭上卻是出現了一道血印,貌似是風刃斬傷的。

目前寧可兒還在對付那些靈光閃閃的靈鳥,被圍攻的有些被動,不過他所學的梨花刃也不是吃素的,無數的梨花在虛空飄零,美麗淡雅,卻是笑裡藏刀化成一把把巴掌大小的暗器,擊殺了很多靈鳥,隨後在虛空墜落化成一張張符籙,燃燒了起來。

隨後,寧可兒雙手掐訣口念咒語,再次一道光束打出,虛空之中所有的靈鳥卻被這麼一擊全部震得燃燒起來,根本傷不到她,反而是全部隕落個乾淨。

「修羅咒?!」對方卻是這麼喊了一句,眼中露出不可思議的神色。

此刻,小龍卻是輪動出閃電拳砸來,狠狠的砸在了地面,轟隆隆爆響,電光閃閃,不斷的激射,猶如一條條小蛇再向前方飛射徑直的朝著小道士轟殺而至。

隨後,他手指變得烏漆麻黑,指甲滲人,起碼有一尺來長的樣子,帶著縷縷的陰氣,一個橫掃,前方炸聲連連,五道光束激射而出,帶著如狼似吼的聲音。

「陰邪法門,虧你還自稱道門!」小道士斷喝一聲,雙手掐訣放在太陽穴的位置,口中念誦咒語,隨後丟出兩張符籙頓時爆開燃燒,化成兩個小鬼,大約與十歲的孩童相差無幾,貌似還是個雙胞胎瞬間消失不見了。

這讓前方的小龍卻是一陣迷惘,難道對方這是弄出來擺陣勢的,並非是要來對付他的?可還沒等他多想,後方卻是感受道一股陰氣,滾滾而至,他知道壞了,那兩隻小鬼肯定是要準備偷襲他了。

感覺情況不對的他,右腳猛地向後方伸了過去,上面一道八卦太極圖頓時光華一閃,激射出一道八卦圖擊中了那隻想要偷襲他的小鬼,但是卻沒想到的是瞬間又消失了。

他也是學道法的自然知曉道法中的奧秘,與其它法門絕對是大不相同,非常神奇,雖然沒有鬼道功法的詭異與可怕,但是絕對比之鬼道法門神奇多了,只要能掌握其中的奧秘,人人都是高手。

「震天術!」

斷喝一聲后,周遭一聲沉悶的爆炸之聲傳來,直接把兩個隱匿起來的小鬼給硬生生震了出來,墜落在地上,隨後再次隱匿起來,以為剛才只是個巧合,誰知道這次小龍看到了它們隱匿的位置,兩道符籙脫手而出,打中了小鬼。

與此同時,小道士眉頭一皺手中緊握一桿小旗幡,另一手中卻是衝出一堆旗幡,朝著李化龍的周遭環繞,像是某種陣法開始把他困在裡面,極速的旋轉,形成了一個牢籠般的陣法,符文閃耀,光華四射。

嗤嗤嗤!

一道道符文不斷的激射向李化龍,令他措手不及,因為殺傷力實在是有些兇猛了,根本來不及還手,只能一點點的抵擋,短時間內肯定是無法衝出去了。

「困在我的陣法內看你如何逃走!」此人斷喝,開始舞動那桿旗子,操控裡面的陣眼以此來擊殺小龍。

咚咚咚!

李化龍不斷的抵擋,同時雙手不斷的結印向前轟殺希望能衝破這套陣法,可是此地猶如銅牆鐵壁般根本無法轟開,反而是自己已經受了點外傷,鮮血直流,衣衫也出現幾道痕迹。

「小龍我來救你!」寧可兒在一旁喊道,激射出一道穿心箭打向了小道士,同時衝到其近前祭出梨花刃要圍殺此人。

但是令人無法想到的是此人從容果斷的甩起了手中的那桿小旗幡,頓時地面上旋起了一股強大的罡風席捲而至,直接把寧可兒給吹飛了出去,發出一聲尖叫,差點受傷。

「是不是男人,女人都打?你禽獸啊。」黑老大很是不爽的咒罵道,覺得對方太不會憐香惜玉了吧。 咚!

光華一閃,符文密布,光線猶如鐵絲般堅硬無比從李化龍的耳邊穿了過去,鮮血噗的一聲濺了出來,雖然不是很痛,但是耳朵卻下垂卻是被貫穿了,彷佛要幫他打個耳洞似得。

「我的媽呀,兄弟多謝你啊,給我打個耳洞。」李化龍回應道,繼續轟擊法陣,想要儘快的衝出去。

「龍哥,這個我們可幫不了你,道家法門還得道家還來解決!」黑老大喊道。

的確,這可是運用了張天師傳下來的法陣,其實也是根據道家功法改良的,都是制鬼辟邪的功法,可是面對他一個人族效果雖然沒有那麼理想,可還是殺傷力很大。

轟隆隆!

這套法陣貌似根本就打不開似得,無論他施展什麼手段都無法打破,更別說想要逃出去了,現在身上都有一些小傷口,雖然不是重要可也是讓人難受,縱使燭龍之鱗都打不開,怎麼不讓他著急。

「少得瑟,這套法陣最厲害的還在後面呢,這不過是預熱罷了。」對方卻是這麼說道,讓人不免有些唏噓。

若是真的如此人所說那就真的壞了,現在他都打不開更別說後面了,這樣讓他有些臉色微變,開始想辦法,哪怕是能用上的都要想一遍才行。

「小龍,你之前不是說得到了一套很厲害的功法嗎,為什麼不試一試?」此刻寧可兒喊道。

聞言的小龍那是頓時腦門子靈關一閃,覺得可兒說的對啊,怎麼就沒有想到呢,之前在閉關修養的時刻就已經把這套功法修鍊了一遍,現在不正是要試一試威力的時候嘛。

「對哦,我怎麼忘記了。」小龍頓時欣喜,臉色凝重貌似要施展厲害的絕學了。

讓他皺眉的是此刻看不到月亮,不知道能不能施展那套至陰至寒的絕學,也是之前在北玄宗老祖古墓內無意中得到的,是一套鬼道秘法,雖然修鍊有些瑕疵,但是在他的感覺下此功法的威力普通反響。

此刻他雙手舞動大開大合,一股強大的威力在激發而出,特別是有一股力量在不斷的牽引他,正是天上被烏雲覆蓋住的月亮,此刻正是吸收的日月精華的時刻,還有此處陰氣的力量,如果沒有這兩樣的配合無法施展出這套功法。

噗!

第一次毫無懸念,失敗了,沒有月亮的光華很難激發這套功法,不過陰氣卻是從四面八方洶湧的衝擊來,匯聚在他的雙手之間,可是難以凝聚,這就是一件很悲催的事情。

「玄月….」

此刻他努力的大喝,可是雙手卻是舞動不起來了,像是有東西拉住了,定在半空中。

「我看你是玄不起來了吧,有什麼手段儘管施展出來,免得待會沒機會。」此人喊道,嘴角露出一絲得意的笑容。

「你有種!」

李化龍呵斥道,繼續施展,月光在吸出來一縷縷的時刻就被烏雲給擋住了,難以與陰氣匯聚在一起。可是他手裡除了這套功法威力比較大,其它的他真是想不出來了,也沒有更好的手段讓他施展。

咻!

小龍背後被一道符文擊中,鮮血流了出來,裡面的襯衣都給打濕了,難以想想這一次的攻擊有多麼厲害,在他運功的時候偷襲,絕對不是正人君子所謂,不過之前可兒也偷襲他一擊,算是扯平。

然而,他極速的用手向後背摸去時,手上有鮮血,被染紅了,估計若不是他穿的衣服比較厚這一次不知道會傷到哪裡呢,肯定後面一塊肉給切下來。

「奶奶的,傷了老子的後背咱倆沒玩!」小龍怒火沖霄,實在是氣不過,後背都被人砍了,還怎麼忍受,激發出全身的法力開始凝聚這套功法。大喝一聲「玄月吸引斬!」

嗤!

光華一閃,四面八方所有的陰氣全部朝著他雙手這邊蜂擁而來,甚至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在迅速的凝聚,一縷縷月光透著烏雲從天而降,匯聚在陰氣之中,在加持的他的血液,這一次徹底是激發出了,這套功法,匯聚成了一把巨大的黑色斬刀。

此刻那是能看到李化龍吃力無比,像是雙手托著一座泰山般壓得整個身軀都快要站不起來了,隨後雙手努力的合十,大刀也隨之緩緩的旋轉了一下,對準了陣眼所在地。

「給我斬!」

他吃力的斷喝一聲,雙手向前揮去,玄月吸引斬嗤的一聲,向著斬中了法陣,轟的一聲爆炸聲響起,整套法陣瞬間瓦解開來,所有陣旗破碎爆開,就連主旗都爆炸瞬間燃燒起來。

然而,他緊握陣旗的那隻手瞬間虎口崩裂,鮮血琳琳,果斷的丟掉了燃燒的陣旗,有些不可思議的看向李化龍這邊,連連倒退好幾步,臉色難看。

可是見狀的小道士那是果斷的就要轉身離開,可是小龍怎麼能讓他就此離去,那是運轉神行九步步伐出奇,一步一幻滅,忽左忽右,眨眼間到了對方身前,果斷的拍出一掌,貌似有排山倒海之勢此人整個身軀都橫飛了出去,大口咳血。

這一擊絕對是出乎他的意料,並且還把他打的吐血真的是很少見,萬萬沒想到小龍如此的兇猛,速度太快了,這麼遠的距離居然都沒用一個呼吸的瞬間,太令人震撼了。

「看你還不死,玄月斬!」此刻他又激發出玄月吸引斬向前揮斬了過去,噗嗤!此人被一刀攔腰斬開,鮮血噴濺,無比滲人。

見狀的眾人那是興奮壞了,這一擊真是太犀利了,對方根本沒來及跑掉,就被玄月斬斬中,貌似還沒死掉了,臉色煞白的不斷用雙手抓著地面,卻是無法站立起來了。

「小龍,太帥了!」寧可兒跳起來喊道,高興的不得了。

然而,就在這時那個被切開身軀的道士卻是躺在地上死掉了,可是給小龍的感覺卻是有些不真實,但又說不上來哪裡有問題,此人已經死掉了,他卻沒有開心的意思,反而是感覺一股危險正在慢慢的逼向他。

眾人還在歡聲笑語的吆喝著,非常的興奮,因為龍哥把這個障礙給剷除了,雖然是同為道門可是此人太過於猖狂,不配做道門弟子,也算是為門派除害了。

嗤!

碰!

小龍卻是右手突兀的向後打出一道炫光,空蕩蕩的前方卻是出現了一道身影,頓時不見了,這讓原本興奮的眾人頓時嚴肅了起來,感覺事情有些不對。

就在這時,前方死掉的那個身軀卻是變成了一張黃色符籙,斷開兩半了,明顯就是剛才的那個小道士,眾人不解這是怎麼一個回事,怎麼會變成這樣?

小龍卻是眉頭一皺,大步向前邁出,撿起地面上的符籙,上面卻是繪製的一個人的模樣,而且符文被他認出了,這張符籙才是關鍵啊,一切都是源自於符籙。

「替身符?!」

小龍喝道,氣壞了,沒想到對方這麼狡猾借用替身符逃過了這一劫,太可惜了。

「你果然沒死,居然用替身符代替了。」小龍眼神濃重的掃視四周,想要看到此人到底藏在哪裡?

他知道此人肯定是靠著某種隱匿的手段,隱藏起來了,但是他可是有天眼的修士,怎麼會怕這個,根本不怕對方想要偷襲他,反而是一掌朝左邊打去,另一掌卻是激射出一道旋風斬,斬了過去。

此人嚇得要死,躲過了那道光束卻是沒能躲過風刃,再次攔腰給切開了,一個身軀掉落在地上,鮮血濺的倒處都是,在地面不斷的抽搐掙扎,樣子極其痛苦。

「這下應該死了吧!」

「我倒要看看你有幾張替身符!」李化龍斷喝,目光犀利的再次橫掃四周。

嗤嗤嗤!

他雙手不斷的甩起,每甩一次就會出現一道風刃斬去,可是對方實在是狡猾,速度很快,不斷的躲閃,居然無法傷到他了,甚至還在虛空不斷的發出攻擊。

「不出來是吧。」李化龍斷喝,雙手舞動,運轉震天術,轟的一聲,虛空一陣顫抖,直接把他給抖落了下來,狠狠的摔在地面上,發出一聲慘叫。

就在這千鈞一髮的時刻,李化龍那是速度比之閃電還快,都沒有一個呼吸的瞬間到了此人面前,那是二話不說大手向前拍出,卻是與之此人対擊了一掌,硬生生把他震得翻滾了出去,隨後更是一腳狠狠的踢在他腹部,整個人橫飛了出去,再次吐血。

「道道,道兄饒命!」這一刻此人害怕了,開始向小龍求饒,生怕對方真的下狠手。

「還有替身符嗎?」小龍擺著一張臉,呵斥道。

「沒,沒了。道兄我們都是道門傳人,也算是同門手下留情啊。」

淡淡一笑的他,那是果斷的大手向前一抓,抓住了此人的衣服,沒想到又藉助替身符逃掉了,只留下一身衣服,人卻不知道跑哪去了,可是小龍並沒有很急切的去尋找,反而是淡淡的轉過身子來,以迅雷不及掩耳盜鈴之勢一拳狠狠的爆出,打向自己的身後,一串血花橫飛了出來,濺到虛空,無比滲人。

然而,又出現一個身影,正是那個小道士此刻被打的滿嘴噴血,從虛空掉了下來,隨後小龍更是一腳踏出,噼啪作響,更是令他肋骨斷裂樹根,慘叫聲如殺豬一般,整個臉色都抽搐了。

再次淡淡一笑,緩緩蹲下從此人的背包中拿出了一把又一把的替身符丟給了可兒,見到這一幕的眾人那是羨慕不已啊,沒想到此人身上帶了這麼多的替身符,難怪如此的猖狂,原來是身上有法寶。 「你很拽哦?」

寧可兒手裡拿了好多替身符,那是高興壞了,隨後也是在此人身上狠狠的踹了幾腳,抽了幾個大嘴巴子,打的口鼻竄血,慘不忍睹。

幾位斗屍者看著寧可兒出手如此的果斷很從容,那是臉色一變,沒想到這丫頭出手這麼狠,把人家打的慘不忍睹,牙花子都翻了過來,講話都口齒不清,還在一邊求饒,再也沒有之前的猖狂與霸道了。

如今躺在地上都爬不起來了,傷的實在是太重了,讓李化龍心裡很不爽,不揍他揍誰,剛才不還一口咬定道門兩家,現在卻是露出一副無恥的嘴臉說道門一家,讓幾人笑壞了。

「道兄饒命啊,你我都是道家子弟,不看送面看佛面啊。」此人口噴鮮血喊道。

「哪裡,你我道門兩家,怎麼能說一家話呢,可兒,繼續。」這時李化龍就開始擠兌他了,讓寧可兒繼續揍他,畢竟這個女漢子出手很嚇人的。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