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是楊風的父親。

領悟不死之道,真正不死之人。

這樣的話,天門比戰天宗強的不是一點半點。

排名第四的竟然是歐陽若蘭。

這更是讓天門眾人大吃一驚。

天門天門也太強了吧。

這實力,縱橫混亂之地是沒有任何問題了。

剛才的時候還有一些反對意見,現在連一點反對意見都沒有了。

他們都想立刻的殺向戰天宗。

牛衝天,歌皇,琴帝,燕十七,劍皇,小帥,小荒,楊小勇,楚紅顏,向天明,向南,武項坤都出現在了地榜上,而且都是在地榜前一百名。

倒是王淼跌出了地榜。

楊風看著地榜,感覺有些奇怪。

霸少蜜寵小萌妻 地榜上面沒有妞妞,也沒有小美,按照妞妞和小美的實力,進入地榜那絕對是非常的輕鬆的。

尤其是妞妞,妞妞最後得了很多好處的,就算是楊風也沒有把握能戰勝現在的妞妞。

一念既起,情逢對手 上面沒有妞妞絕對不正常。

「真是怪了。」

「上面怎麼沒有我的名字?我應該排在第一才對。」

妞妞嘟著嘴說道。

「也沒我的。」小美很是無奈。

「我也落選了。」王淼有些遺憾的說。

「這地榜真的有人會被遺漏嗎?」楊風感覺到很是不可思議的說道。

按照道理來說,地榜是不會遺漏任何人的。

但是,現在楊風感覺最起碼遺漏了五個。

妞妞,小美,楊輪迴,雷鳴,黑衣。

雷鳴和黑衣既然都已經回到了神界,為何這次地榜排名沒有他們呢?

「地榜排名按道理來說是不會遺漏的,但是我真的覺得是可能有遺漏的。」

歌皇說著也是看向了妞妞。

妞妞沒有進入地榜,也是讓她無法相信。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呢?

那一定是有遺漏了。

「這個問題不重要,重要的是我們如何對付戰天宗。」

琴帝也是笑著開口道。

現在的天門,真正的兵強馬壯。

進攻戰天宗的話,那完全可以說是勝券在握的。

「這個問題很重要。如果地榜有遺漏的話,難免戰天宗那邊會有遺漏,你們忘了戰狂身旁那兩個黑衣人了嗎?他們的實力不下於戰狂,而在地榜上也沒有。」

歐陽若蘭開口道。

楊風也是隨即點頭。

他也想到了那兩名黑衣人。

戰天宗隱藏的這些高手也在地榜上沒有顯示,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呢?

「就算加上他們兩個,我們也是佔據優勢的。」劍皇開口道。

「就是,直接打,直接滅了戰天宗,敢和我們天門為敵,簡直是找死。」

牛衝天朗聲的吼道。

他現在早就迫不及待了。

他感覺眾人說的都是廢話,現在需要的是去做,而不是去說這麼多,用拳頭打過去,那可比什麼都強。

「你知道戰天宗真正的實力嗎?」

看著牛衝天,楊風直接的說。

「打過之後就知道了。」

牛衝天撅著嘴說道。

他的邏輯很簡單,只要他們攻擊了,對方有幾斤幾兩就能看出來。

至於他們貿然攻擊會付出什麼樣的代價,牛衝天這樣的人是絕對不會考慮的。

「老大,不用想那麼多了,我們這些人先對戰天宗總部進行一輪攻擊,就知道戰天宗的虛實了。」

小帥看著楊風,急不可耐的說道。

如果單單是他們這些人攻擊的話,絕對能夠全身而退。而且還能打聽出來虛實。[本章結束] 「小帥說的對。」

「這樣的話,既能夠知道他們的虛實,我們又沒有什麼損失。」

小荒也是立刻的贊同道。

「若蘭,你看呢?」

楊風看向了歐陽若蘭。

小帥說的也是一個好的辦法,楊風身上有寶物可以瞬間將他們轉移回來。

而且,楊小勇現在能力大幅度的提升,也有能力將他們瞬間轉移回來。

這也是他們所依仗的資本。

「現在如果就試探性進攻的話,我琢磨不透。我還是覺得我們應該循序漸進才行。」歐陽若蘭輕輕的搖了搖頭。

「大長老。您就是太謹慎了,總把對手想的太強了。這樣的話是更保險。但是,也讓我們感到憋屈啊。以前的時候,我們實力比不上戰天宗,那隻能忍。現在,我們明明比戰天宗更加強了。還是忍,那我們忍到什麼時候啊。」牛衝天大聲的喊道,他可不想繼續忍下去了。

「那就試試吧,不過我們必須得小心才行。」 不良僞妻 歐陽若蘭掃視了一下四周,大家戰鬥的慾望都非常的強烈。

就算是遭受一些小的挫折,也不能強行阻止他們。

戰天宗。

現在戰天宗的總部也是換了地方。

上次楊風在戰天宗的總部來了一個天劫,讓戰天宗經營了無數年的總部毀於一旦。

因此,戰天宗對楊風,對天門都是恨得咬牙切齒的,恨不得將楊風都給天門給毀滅了。

本來戰狂歸來后,他們一個個都很興奮。

感覺是到了滅了天門的時候了。

但是沒有多長時間,他們就收到了地榜排名的變化。

當看到二三四名的時候,一個個都傻眼了。

這地榜排名是絕對不會錯的。

如果是這樣的話,他們拿什麼和天門比呢?

接下來天門肯定會大舉進攻,他們能防住嗎?

「呵呵。」

戰狂看到這樣的情形,也是不由的笑了起來。

第一次。

他們戰天宗的眾人在混亂之地還有怕的時候。

「宗主,我們該怎麼應對呢?」

戰天宗的高手紛紛的看向了戰狂。

現在真的和以前不一樣了。

混亂之地的形勢將會發生很大的變化。

天門和戰天宗之間的決戰肯定會很快的開啟。

「你們真的覺得我們戰天宗現在不如天門嗎?」

戰狂掃視了一圈戰天宗的高層,臉色不悅的開口道。

戰狂這麼一問,沒有人開口了。

說不如天門的話,那不是長別人志氣,滅自己威風嗎?

戰狂也肯定會惱火的。

但是,如果要是說他們戰天宗比天門還要強的話,他們還真的說不出口。

因此,他們只能沉默。

「看來,你們是默認了?」戰狂掃了一眼坐在他下方的戰天宗的高層,聲音冰冷。

「宗主,我們真的有把握對付天門嗎?」

一道聲音響了起來,一道身影突然間出現在了這裡。

正是以前一直在一個神秘地方閉關的落天。

落天的氣勢比以前強了很多。

很明顯,他的實力也增長了不多。

在地榜排名上,落天的排名也前進了幾位。

萌寶令,爹地我要了 這已經很不錯了。

因為地榜前二十劇烈的變化,大部分人都後退了。

能保住位置那就算是難得了,更別說是進步了。

「落天,你出關了?」

看到落天,戰狂的臉上出現了一些笑容,落天也是戰天宗的一大戰力。

「恩,有點收穫,只是怎麼也沒有想到楊風能成為地榜第二。」

落天不由的咬了咬自己的嘴唇。

他現在真是怕了。

他之前還想著要找楊風報仇呢,因為楊風曾經殺死過他的分身。

現在他卻是害怕楊風來找他報仇。

因為他可是知道,楊風的妻子那都是因為他而死的。

他恨楊風,但是楊風更恨他。

就算他逃到天涯海角,楊風都會追殺他的。

唯一活命的辦法那就是殺死楊風。

他自己沒有把握,只能依靠戰天宗。

「楊風有一分身竟然掌握了黑洞,所以很是強大,星眸都被他斬殺。不過我們這邊有人對付他,我已經聯繫好了。」

戰天宗笑道,他的臉上全是自信。

「天門估計會對我們發動試探性的進攻。」就在這個時候,一道黑影出現在了戰狂的身旁,這道黑影和那兩個黑衣人是不一樣的。

這道黑影正是以前干擾過歐陽若蘭預測的那個女人。

她也消失了一段時間。

「那我們該怎麼做?」

戰狂看向了那道黑影。

他可是知道歐陽若蘭的能力的。

歐陽若蘭能預測很多。

對方前來,那都是準備很充分的。

如何應對,他最好還是要聽從這個女人的意見。

「迷惑他們。示敵以弱,全力防禦。不要進攻。我給總部設置了一道強力的防禦網。即便是楊風這些人,短時間也無法攻破。」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