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是如此ꓹ 她纔會這麼快趕過來。

在趕過來後,她想到葉玄以往的種種。

心中和王天山等人一樣ꓹ 也都對葉玄抱有一絲希望。

期待葉玄能夠化險爲夷,從試煉界中走出。

但是此時,隨着霍通和錢子云自試煉之地返回。

將葉玄現在的情況一說。

她就當即臉色發白。

葉玄是她帶入江大的。

也是她建議葉玄ꓹ 參加這一次試煉的。

如果葉玄在這次試煉中葉玄出了意外,她真的難辭其咎。

更不知道以後ꓹ 該如何面對葉玄的父母。

不遠處,古羅國等幾國的御獸師ꓹ 看到這一幕ꓹ 互相對視了一眼。

神色之間,都帶着幾分愜意。

雖然剛剛,霍通是通過傳音,將葉玄的事情,告訴王天山等人的。

他們都不知道,霍通說的是什麼。

但是隻看王天山等人的表情。

他們就能夠猜到。

霍通說的事情,絕對不是什麼好事。

沒準就與夏國的那個葉玄有關。

更或許ꓹ 葉玄已經死在了這次試煉當中也說不定。

“刷!”

不過就在他這麼想着時,滄海龍城前ꓹ 光芒一閃。

李剛就一臉興奮的從裏面走了出來。

“咦ꓹ 怎麼了?”

不過他剛一從滄海龍城中走出ꓹ 就感覺周圍的情況ꓹ 似乎有點不太對勁。

感覺這裏的氣憤,似是壓抑到了極點。

宛如暴風雨即將到來的沉寂一般。

剎那ꓹ 他就表情一僵。


趕緊收斂自己興奮的情緒ꓹ 蔫蔫的走入了藍星的隊伍。

一句話都不敢說。


在這樣的氛圍之下ꓹ 他覺得自己還是忍一忍吧。

不然要是說錯了話,那可就遭了。

而看到他從滄海龍城中走出ꓹ 王天山等人也只是掃了他一眼,就沒有多問。

其實這很不公平。

畢竟李剛也是夏國的天才。

但是此時他們在心情壓抑之下,是真的沒有心情理會李剛。

“霍通兄弟,沒錯吧?我記得你是叫霍通。”

這時,李剛一走入藍星的隊伍,就湊到了同樣已經歸隊的霍通身邊,衝他傳音道:“這是怎麼了這是?我怎麼感覺有點不對勁?”


“你在滄海試煉界中,不知道葉玄正在被人追殺的事情嗎?”

霍通聞言,掃了眼李剛,語氣微冷道。

剛剛李剛從滄海龍城出來時,他就注意到了李剛臉上的興奮神色。

其實不管李剛因爲什麼,心中高興,他都管不着。

並且這也是很正常的事情。

畢竟其與葉玄不熟。

葉玄出事,跟李剛有什麼關係?

只是他一想到葉玄此時的遭遇,他就心裏發堵,就有些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緒。

“知道啊,當然知道。”

一聽霍通提到葉玄,李剛臉上就抑制不住流露出興奮的神色:“葉玄這傢伙,真的太厲害了,居然被那麼多人追殺!”


甚至興奮之下,他都忘記傳音了。

直接就說了出來。

“不是,你什麼意思?葉玄在被人追殺,你莫非還高興不成?而且你知不知道,葉玄現在正在被數百人圍攻?”

霍通看到李剛居然在提到葉玄之後,還露出興奮之色,頓時就怒了。

在暴怒之下,他當即將一雙眼睛,死死盯在了李剛身上。

如果是剛剛,李剛這樣,他還能忍。

但是我都提到葉玄了,你還露出這樣一副表情,不是欠扁是什麼?

“呃……”

李剛看到霍通的樣子,表情頓時一僵。

與此同時,場中其他人,也都因爲他剛剛的話,全都向他看了過來。

看到這一幕,李剛更是傻眼。

自己說錯話了嗎?

不過緊跟着,他就腦海中電光一閃,陡然似是想到了什麼,猛地開口道:“不是,你們這樣,該不會是因爲葉玄吧?”

“咦?”

而這麼說着時,他心中一動,就向四周掃了過去。

頓時就發現,葉玄居然不在這裏。

“葉玄呢?”

在發現葉玄居然沒有回來之後,他又是一呆。

“李剛,你到底怎麼回事?”

這時,方先民和王天山等人都看出了他的不對勁,隱約意識到了什麼,連忙向他問道了。

“對,你是不是在試煉界中,看到葉玄了?”

一旁,林詩茹也急忙開口道。

“方署長。”

聽到方先民等人的詢問,李剛連忙開口道:“我的確看到葉玄,而且就是剛剛的事情。”

這麼說着,他想到剛剛葉玄在試煉界中,大開殺戒的一幕,表情頓時又是興奮起來。

“你們是不知道,剛剛在試煉界中,銀血族,永夜族,還有金銀角族六七百人,一起圍殺葉玄,結果你猜怎麼着?”

這麼說着,他看了眼王天山等人。

看到王天山等人都在瞪他,頓時再不敢遲疑,連忙道。

“在被圍殺之下,葉玄居然瞬間召喚出來了一頭岩漿火蛟龍,然後一口氣,直接把這幾族的御獸師,殺得七零八落。”

“數百人,短短時間,估計就被他殺了十分之一還多。”

“同時這幾族的御獸師的御獸,更是不知道死了多少。”

“接着,葉玄那傢伙,就更是在自己即將被大羣御獸包圍之時,突兀不見了。”

“讓那幾個種族的御獸師,全都撲了個空。”

“你們是不知道,當時我看那幾個種族的御獸師的臉色,幾乎都綠了。”

“不過葉玄離開之後,我還以爲葉玄是返回滄海寶庫了,於是也就跟着回到了寶庫,接着我在寶庫中沒發現他後,就跟着回到了藍星。”

“至於他爲什麼不在這裏,我就不知道了。”

他一口氣將葉玄的遭遇全部說完,只感覺暢快淋漓。

就像是這一幕的主角,並非葉玄。

而是他一般。

而隨着他講述完,王天山等人全都面面相覷。

什麼情況?

真的假的?

葉玄在數百人的包圍之下,不僅自身無事,還反殺了他們一羣,接着便毫髮無損的離開了?

他們都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這有些太神了吧?

剛剛還是陷入致命危機,現在這就又反轉了?

wωw ⊕тt kān ⊕CΟ

而遠處,古羅國等三國得御獸師,聽到李剛的講述,更是目瞪口呆。

他們看了眼李剛,感覺這傢伙可能是在跟他們開玩笑。

你就是撒謊,也有點譜行吧?

就是葉玄擁有黃金級御獸,也做不到葉玄這樣吧?


只是雖然這麼想,他們另一個理智卻又告訴他們。

在這麼多王者級御獸師的注視下,就是給李剛天大的膽子,李剛怕是也萬萬不敢撒謊。

可如果真是這樣,那對葉玄的潛力,他們就得重新評估了!

“好,李剛,你這次在祕境中表現不錯!”

而與此同時,夏國一衆王者級御獸師,看向李剛的目光,也一下子順眼了許多。

“這小傢伙。”

其中林詩茹,更是也鬆了一口氣,心跳緩了下來。

……

“這就是滄海龍宮嗎?”

與此同時,葉玄則在離開滄海試煉界之後,赫然發現,自己居然沒有回到滄海寶庫。

而是來到了一大片神祕的宮殿羣落當中。

不過,這裏的許多地方他都不能去。

只能在其中一座山峯上的宮殿前,放眼打量這裏。

“嗡!”

而就在他打量着這裏時,一道訊息,突兀就傳入進了他的腦海當中。

PS:第二更奉上,第三更在下午一點 “真傳宮殿?”

葉玄訝然。

剛剛傳入他腦海中的訊息,正是與他眼前的這座宮殿有關。

根據訊息介紹,這座宮殿,名叫真傳宮殿。

他之後要是能夠通過試煉,這座真傳宮殿,就會作爲滄海龍宮真傳弟子的福利之一,以後就屬於他了。

但是現在,他卻只能在這座宮殿的外面呆着,無法進入宮殿內部。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