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這時,潛心修鍊的楚原已經完全地恢復,他挺身站了起來,大步踏向九靈地魔。

九靈地魔乃是靈力修者,精神神識強大,任何恐怖的存在都震懾不到他。可是,當楚原逼近九靈地魔時,對方卻感到一股莫名的恐懼迅速蔓延,這是來自靈魂深處的恐懼,就彷彿楚原是吃人狂魔,而他就是等待被吃的小蝦米一樣。

「好強的氣勢……」九靈地魔盯著楚原,眼神里浮現出道道恐懼之光。


「至尊邪殿?又是至尊邪殿,怎麼你們至尊邪殿的勢力滲透得如此厲害,無孔不入?」楚原質問道。

且不說玄蒼城,就連武經殿附近也到處都是至尊邪殿的人,對於這個邪惡勢力的分佈範圍之廣,楚原倍感驚愕!

「整座神宵州,但凡有人跡沒人跡的地方,都有我至尊邪殿的足跡,甚至一些外州也不例外。跟我至尊邪殿叫板,就是飛蛾撲火!」九靈地魔兇狠地道。

儘管他元氣大傷,可眼眸當中那股熾盛的靈力波動卻依舊不凡,迸射著可怖的殺機。

「魏無雙你認識么?」楚原突然問道。

「廢話!魏小姐是殿主千金,我怎麼會不認識?怎麼,難道你見過她?」九靈地魔試探性地問道。

「見過!當然見過!而且,我曾說過,只要有機會,我日後一定滅了至尊邪殿!既然你是至尊邪殿的人,那我豈能饒過你?笞神鞭!」


轟!

話音剛落,楚原便祭出了九節黑鞭,剛猛無匹的力量不斷從黑鞭中蔓延而出。

「小子,你想幹什麼?你以為憑你的修為就能殺了我么?魂符!魂符,給我鎮壓!」

九靈地魔雖然猖獗,但並不傻,單單楚原身上迸發出來的那股無上戰氣,就足以讓他明白楚原非同凡響,因此見到這笞神鞭后,當即便認慫了。

可九靈地魔仗著自己擁有強大精神力,根本不會認輸,而是選擇輸死一搏,故此祭出了本命魂符!

嗡!

一道魂環從九靈地魔體內浮現出來,滾滾的精神力四處蔓延,帶著無邊的靈威橫掃四方。同時,這魂環當中很快就凝現出一枚魂符的形態。

那魂符能量比巔峰時弱了不少,可其中釋放出來的精神力波動依然令人不敢小覷。

轟!

當笞神鞭祭出后,那魂符也拖著滔滔的靈力光芒與之交鋒在了一處。頃刻間,虛空震動,兩股能量漣漪瘋狂地崩碎開來。

在靈力的衝擊下,楚原的神識劇烈震動,識海彷彿天旋地轉一樣顛覆起來,險些沒把他的靈魂都給震散,若不是他的天帝之靈還算強大,恐怕很難承受得住這魂符的殘暴衝擊。

當然,九靈地魔就更慘了,他的魂符沒有對楚原造成致命殺傷,那他就註定了必敗無疑,畢竟他的肉身也根本經受不住笞神鞭的狂轟濫炸,很快就被打出數十道血印,肉身幾乎破爛。


這種情況下,魂符的能量也隨之崩散,然後九靈地魔便重重地跌落在地,氣息奄奄。

楚原一腳便踏在了九靈地魔身上!跟誅殺火翼妖尊相比,這種撿便宜取勝的方法的確更爽!

「小子……你敢殺我?我是屍傀宗的人……」臨死之際,九靈地魔眼裡儘是驚恐之色,但還是不斷地威脅道。

「屍傀宗?你究竟是至尊邪殿的還是屍傀宗的?」楚原狠狠地在九靈地魔身上踏了一腳,跺得他狂噴鮮血。

「都是!屍傀宗是堪比武經殿的強大勢力,至尊邪殿早已投靠了屍傀宗,而且屍傀宗有大量勢力滲透到了武經殿,連武經殿一些德高望重的大長老都是屍傀宗的人,武經殿遲早是要被滅的。若你放了我,我保證日後饒你一命,如何?」九靈地魔談起了條件。

楚原微微一忖,然後點頭道:「這筆交易看起來還不錯,但我楚原向來是亡命之徒,那屍傀宗有朝一日真的滅了武經殿,我是生是死再說,但你是看不到那一天了!」

轟隆!

楚原拋出雷斧,一斧下去,恐怖的雷刃便將九靈地魔斬成了爛泥。

「你……小子,誰讓你動手的?」見楚原殺了九靈地魔,肖陽極為憤怒,當即一劍刺向楚原。

楚原身形一掠,直接躲了開去。

「肖師兄,你這是想殘害同門么?我們此來妖域火海的目的是擒殺火翼妖尊和九靈地魔,可沒讓你欺壓同門!你放心,這功勞統統是你的……」楚原拱手說道。

肖陽冷眼打量著楚原,滿眼怒氣地道:「小子,算你有種,我真看走眼了,沒想到你這麼個土包子,居然有這麼不俗的實力,看來很能藏拙啊!」

「師兄,過獎了,既然火翼妖尊和九靈地魔已死,那我們即刻返回靈院吧!」楚原針鋒相對地道。

此時,對楚原而言,至尊邪殿無疑成了一個心腹大患,他看得出來,這至尊邪殿的勢力在不斷地膨脹,而其勢力膨脹,無疑會給自己帶來滅頂之災。畢竟,他跟魏無雙的過節可不淺!

唰唰唰!

在將九靈地魔的屍體收拾了之後,肖陽便帶著一眾南靈院弟子原路返回。而楚原並沒急著跟上隊伍,而是留了下來。

「這火翼妖尊和九靈地魔已死,宗門任務完成的這麼快,你不返回靈院,還留在這兒做什麼?」對楚原的奇怪行為,華辰也極為不解。

「屍氣!很強的屍氣!怎麼,老華,你沒感應到么?」楚原反問道。

「屍氣?」被這麼一問,華辰頓時驚呆了,他全力地運轉精神力,朝四面擴散而去,很快便似乎發現了一絲的異常。

「好強的腐爛之氣,的確是屍氣,而且這屍氣還在不斷蔓延,變得越來越強。屍氣離我們並不遠,趕快去找到屍氣源頭,將其斬斷!」華辰臉色一變,驚道。 轟!

妖域之中,滾滾的屍氣猶如大江奔騰般朝四面橫掃開來,頃刻覆蓋百里虛空,連蒼穹都被層層的屍氣籠罩,陰氣沉沉。

浩瀚的屍氣之中,楚原和華辰一路狂奔,朝那屍氣的源頭追溯而去。

隨著兩人深入,屍體越來越濃重,到最後那重重屍氣竟然化作了道道邪靈,鋪天蓋地地朝兩人衝擊而來,威力強橫!

楚原剛剛元氣大損,面對這些屍氣邪靈的攻殺竟顯得有些吃力,但好在最終還是勉強將它們都一一擊破了。

當邪靈破滅之後,一道狂暴的屍氣光環驟然爆炸開來,而在那屍氣光環當中,一尊巨大的身影緩緩浮現開來。

這道身影彷彿是虛無的一般,不是肉身,而是由千萬顆奪目的屍氣黑珠凝聚而成。

在屍氣黑珠中央懸浮著一枚耀眼的金色光輪,光輪燃燒著熾烈的火焰,猶如一隻龐大的火燭。在這光輪的焚燒下,屍氣黑珠組成的身軀便聚而不散,且威力越來越強!

「天屍燭龍大法?」看到這一幕,楚原頓時臉色大變,眼瞳里浮現出濃烈的恐懼之色。

「什麼是天屍燭龍大法?此人修為如此強橫,能讓肉身破碎而不散,藉助著火輪的能量重塑肉身,當真可怕!他的修為深不可測,屍氣吞天,一定是一尊無上大能,我們最好還是避而遠之。」華辰很識趣地道。

此人的修為深不可測,爆發出來的能量華辰前所未見,但他很清楚,此人的修為絕不在武經殿任何一名最強長老之下。而且,隨著火輪轉動和功法的修鍊,他的修為還在不斷暴增!

「的確是個難纏的角色,他的實力不在大長老們之下,而且一旦讓此人練成了天屍燭龍大法,就連武經殿掌門都未見得是他的對手了。依我看,他應該是屍傀宗宗主!」楚原推斷道。

「屍傀宗宗主?聽說,屍傀宗不是勢力不下武經殿的邪門宗會么?從這屍傀宗宗主的修為來看,的確不假。此人正在練功,無暇分身,我們快快離開吧!」華辰眉頭緊蹙地道,畢竟誰都不想死。

楚原卻紋絲未動,彷彿根本沒將他的話放到心上,許久,楚原才道:「你留在這兒,我去殺了他!」

「什麼?你瘋了么?此人是屍傀宗宗主,修為超過你不知多少境界,他一道玄力就能讓你粉身碎骨……」華辰眼裡儘是驚恐之色,聽到楚原這話,以為他瘋了。

「你知道什麼是天屍燭龍大法么?這是一門邪道功法,能把肉身完全分碎,融入到蘊含十五等異火燭龍火的燭龍輪里,讓肉身和魂魄經受燭龍火的淬鍊,擁有恐怖的力量。等完成之後,破碎的肉身再用屍氣凝練起來,成為完整肉身,威力會比之前強大十倍!」楚原解釋道。

「既然你都知道天屍燭龍大法的威力,為何還要去送死?不要命了?」華辰一臉的蒼白,簡直摸不透楚原的心思。

「我還沒說完!這天屍燭龍大法的缺陷在於,修鍊當中不能有絲毫的分神,一旦出現分神,那修鍊者很可能會肉身破碎,重新被燭龍輪吞噬,前功盡棄,重新修鍊。」楚原說道。

若是能夠將邪功將成的屍傀宗宗主給打回原形,那起碼能讓屍傀宗沉寂兩年!

如此一來,武經殿也會有兩年的太平。

「試試!」

心念一定,楚原當即掠向屍傀宗宗主,一掌凌空拍了下去。

而在楚原這一掌轟落時,那漫天屍體黑珠中的燭龍火頓時黯淡了下去,緊跟著發出一道聲音:「什麼人?為何要偷襲本尊,難道不怕死么?」

「死?依我看,你未必殺得了我吧?」

楚原發出陣陣冷笑,頓時收起掌風,施展出「青木帝皇功」第四層,狠狠地拍向屍傀宗宗主。同時,他拋出笞神鞭,狠狠地刺向燭龍輪。

轟!

陡然間,楚原感應到了屍傀宗宗主的反擊,可就在此時,屍傀宗宗主剛剛動用玄力,就有著一股狂暴的精氣從燭龍輪里狂瀉出來,緊跟著,那燭龍輪迅速轉動起來,無盡的屍氣黑珠紛紛崩滅,最終完全縮入到了燭龍輪內,消失無蹤。

一鞭打在燭龍輪上,那火輪絲毫未損,然後只見燭龍輪拖著一道火芒迅速地破空而去。

「小子,我記住你了,你壞我好事,等我再度出關之後,一定讓你粉身碎骨,讓武經殿成為廢墟、人間煉獄!」從燭龍輪里遠遠地傳來了屍傀宗宗主充滿不甘的咆哮。

「哈哈哈!怎麼樣老華,我早說過,修鍊天屍燭龍大法時,根本不能催動分毫玄力,甚至不能分神,否則下場就是這個。換成外人,見到屍傀宗這股氣勢恐怕早就嚇得屁滾尿流了,沒人敢去捅老虎屁股。可算他不走運,偏偏碰上了本帝。」楚原朝華辰拋了個眼色,得意地道。

「天帝就是天帝,果然厲害,行了吧?走吧,再不返回宗門,那功勞全都讓肖陽吞了。」華辰冷聲道。

「功勞?誅殺火翼妖尊和九靈地魔這等小角色,能有什麼大賞賜?不過就是一些小東西罷了,我不感興趣。」楚原說道。

如今,楚原達到了靈胎期巔峰,感應到了一絲神魂期的契機,急著精心潛修倒是真的。

畢竟,一旦踏入神魂期,淬生出精神力來,精氣神大統一,肉身力量和反應速度都會大大提升,到時自己的實力就遠非如今的靈胎期可比了。

回到南靈院之後,眾弟子已經接受了宗門的封賞,而楚原當然是錯過了這個良機。

不過,當他從胖子那裡看到宗門派發下來的賞賜之後,笑得快流出眼淚了,武經殿實在太摳,或許是對南靈院不夠重視,這些賞賜就算白給他他也不會要。

回到房中,楚原盤身坐定,當即心神一動,進入了萬界仙瞳空間之中。

「終於要衝擊神魂期了,可是,晉入神魂期需要精神靈丹和精神秘術的輔助,可不容易啊!」楚原嘆了一聲。

地皇寶庫中,倒是有一些蘊含精神力的靈果,而且他也找到了一兩門精神秘術。換做常人,要強行領悟精神秘術的奧義真髓,需要耗費很大的力氣,但楚原憑藉天帝記憶,卻輕鬆得多。

可饒是如此,修鍊精神術,踏入神魂期依然是一件相當繁瑣的過程。


哧!

楚原微微地蠕了蠕雙唇,然後他手指一掐,取出了一枚新鮮的黑色妖靈果。

妖靈果釋放著妖異的靈力光芒,隨著楚原神識一吸,一股雄渾的靈力便注入到了識海當中,讓楚原精神大振。

如今,他的識海只是虛擬識海,並未真正開闢出來,精神力也十分微弱,可當這股靈力匯入識海時,精神世界卻開始劇烈震動,永恆關閉的精神之門即將被他打開。

這精神之門猶如一面牆壁,推倒了之後,一片豁然開朗!

「天辰精神訣,這門精神力法訣倒是有些意思……」楚原邊打量妖靈果,一邊翻出了一本泛黃的古卷。

這「天辰精神訣」配合著萬界仙瞳的吞噬力,能讓識海吸收、轉化靈力的速度最大化,也讓修鍊過程變得最簡單!

「給我吞噬!」

「天辰精神訣」並非太過精深的法門,以楚天的天帝記憶,修鍊起來當然順風順水,幾乎百息的功夫便掌握了精髓。陡然間,他運轉此功,同時把萬界仙瞳也運轉起來。

哧!

靈訣運轉,一股黑白色的精神能量由識海中產生,然後一直灌入到雙眼當中,他的雙眸微動,此刻凝聚了萬界仙瞳的吞噬力和靈訣的靈力,擁有著十分雄渾的力量。

砰!

楚原眼瞳一動,竟然射發出一股磅礴的力量,打在妖靈果上,那妖靈果被這股複雜的能量擊中,頃刻崩碎開來。

一道精純的黑色靈力從妖靈果內涌動出來,朝四面擴散開來。正在此時,楚原雙眼再度一動,兩眼當中出現了道道深邃的漩渦。

那漩渦猶如龍捲風一樣地轉動著,突然便牢牢地把妖靈果的黑色靈力吸入到了眼睛當中。

轟!

這股靈力入眼,直接通過漩渦沖入到了識海當中,在楚原尚是虛無的識海里肆意地擴散開來,胡亂衝撞!

他的識海就是一塊尚未打磨過的毛坯,非常原始,精神力也格外虛弱,根本經不起這道靈力的衝擊。很快,楚原便齜牙咧嘴地痛吼起來。

那靈力就宛如千萬塊巨石一樣,在他的識海里四處衝撞,恨不得要將他的腦袋都給撕裂,這種精神上的痛苦,比肉身要強橫十倍、百倍!

但楚原終究是天帝之靈,對這種修鍊方式早已習以為常,很快便咬牙堅持並適應了下來。果然,接下來跟他預想的一樣,這些靈力在衝撞之後,迅速地發生了轉化。

經過萬界仙瞳和靈訣的度化,這些外在的靈力已經變得溫沉無比,全都成為了他自身的精神能量,也就是精神力!

而在精神力不斷壯大之際,那虛擬的識海也漸漸變得凝練起來,成為了一種實體的存在。

「識海快要凝成了,一旦識海凝成,淬生出精神力種子,那我就能踏入神魂期了……」楚原滿眼欣喜地道。

緊跟著,他一連又取出了三枚妖靈果,一股腦吞噬了去。 一枚枚妖靈果的靈力,以極其驚人的速率轉化成了楚原識海當中的本命精神力,霍然,他的精神神識已經變得異常強盛!

那虛擬識海已經徹底凝形,成為了實體,一縷縷雄渾的精神靈力緩緩地在其中滾動。而在精神力滾動之間,楚原的精神世界豁然洞開!

徐徐閉上雙眼,催動精神力,擴散而開,一波波肉眼可察的白色靈力迅速地橫鋪開來,蔓延到足足方圓千丈的範圍。

很快,練功房乃至南靈院廣場,都出現在了楚原的識海當中,每一分每一寸都如擺在眼前一般真實!

這就是精神力的強大之處,以精神力感知天地萬物。當然,楚原剛剛淬生精神力種子,感知力還不強,但能將方圓千丈中的天地納入識海,也算相當不錯了。

這一切,除了歸功於萬界仙瞳、「天辰精神訣」及妖靈果之外,還要感謝楚原逆天的天帝智慧!

天帝之靈就宛如一座無盡的大寶庫,裡面蘊藏著無盡的修鍊經驗,哪怕到了武道修鍊的大乘之境,這經驗也有著至關重要的作用。

由於天地之靈的強大經驗,加上萬界仙瞳的輔助,楚原以超乎常人十倍的速度,順利地凝練成了本命識海,修鍊出了精神力種子,讓靈魂達到了前所未有的強盛程度!

也就是說,他已然臻於淬靈化神的境界,也即是神魂期!

神魄境四重天!


很快,楚原的靈胎被一股精神力所籠罩,那靈胎之中的本源能量,迅速地跟精神力融合到了一處。

片刻之後,乘黃始祖的虛影便折射在了識海深處。

肉身有著本源,因而在魄印開啟之後,能在魄印的影響下不斷壯大,將魄印本源的力量開發出來。

而精神力也是如此,在淬生精神力種子后,乘黃始祖的虛影也會折射到識海中,讓楚原徹底地擁有乘黃始祖的氣概!

精神力越壯大,楚原擁有的乘黃始祖氣魄也越強,將來還能凝練出乘黃始祖法相和分身。

除此之外,楚原本身的靈魂就是天帝之靈,隨著修為提升、精神力愈漸熾盛,天帝之靈也會不斷修復、完善!因此,楚原還會擁有天帝的意志和氣勢。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