樑煙嵐只能尷尬的笑笑,因爲她身體此時還比較虛弱,無法離開,只能一人靜靜坐在一旁,看着周圍的景色,見樑煙嵐此時比較尷尬,我便主動與其搭話。

樑煙嵐今年24歲,與千凝同年,火元素修煉者,修爲窺靈境,一直跟隨她的爺爺修煉,但並未說她是何人以及隸屬的國家,前些日子,聽說劍神的兩個傳人在白風城郊外的兵營擺下擂臺,年僅20便一身修爲以達窺靈境,從小自以爲自己天之嬌女的她哪裏會服輸,便趁爺爺不注意跑了出來,直奔白風城找劍神傳人比試,結果路上便碰見了那隻受傷逃跑的火鯪獸。

火鯪獸的靈覈對修煉火元素的人有奇效,一顆御靈境火鯪獸的靈核,可抵一個修煉者潛心修煉6年的效果,如今天元大陸的元素力日益減少,這顆火靈核便更加珍貴,然後就出手攔下它,在一陣打鬥後終是將火鯪獸急敗,剛欲擊殺火鯪獸取靈核時,一路追趕火鯪獸的***,***等人突然出現,接着後面的事情就是我看見的那樣。

聊着聊着樑煙嵐突然怔怔的看着我,口中呢喃道:“柳風?這名字好像在哪裏聽過?”然後轉過頭看着雲飛,美目大睜,彷彿看見了鬼神般驚到:“你是張雲飛,你是柳風,張雲飛,柳風,聽那人說劍神傳人就是叫柳風和張雲飛,莫非你們就是。。。”。

我們幾人一臉黑線的看着樑煙嵐,就連古靈精怪的綠竹也一臉同情地看着樑煙嵐,這女子反應也太慢了吧,自己一直要找的人就這麼坐在她面前,而且一上來就報了名字,到現在才反應過來,綠竹看着女子心中突然出現一個詞語:胸大無腦。並暗自下定決心,自己以後也要這麼大,但是一定不能像她這麼傻。

我對着女子慢半拍的反應也有些無奈,苦笑着問她:“那你還比試嗎?”。

“不用了,勝負已定”。樑煙嵐搖頭說道。其實在她心中已經知道自己與我的實力差距,雖然她不知道我是如何殺死***等人的,但我僅憑一人之力便能殺死5個窺靈境高手,即使御靈境高手也不一定能同時殺死5個窺靈境,更別說她一個窺靈境的,不必也知道她是贏不過我的,她以爲我已經將5人全部殺死,其實我放走了特爾和***。

這時小火鯪獸掙脫綠珠他們的懷抱,爬到我身邊,朝着樑煙嵐奶聲奶氣的咆哮一聲後,爬到我的腿上倒頭便睡,我看着小火鯪獸可愛摸樣輕輕撫摸着它,哄它入睡,我突然想到火鯪獸成年後與我印象中的麒麟極爲相似,便讓樑煙嵐說一說這火鯪獸的來歷,說不定真與麒麟有關。

天元大陸,兇獸居多,但皆是無靈智的兇獸,兇手與人類一樣,依靠元素力提升實力,只不過不同的是人類是靠感悟以及修煉來提升境界,而兇獸則是吸收與自身屬性相對應的元素力,不需要修煉,有點兒像植物生來就會光合作用一樣。

火鯪獸是無數兇獸種類中最特別的一類,成年的雄性火鯪獸的修爲,有極大的機會達到神魔境,達到神魔境的兇獸便不再稱爲兇獸,而是妖獸。

在天元大陸僅存的幾部歷史殘卷中,大概可以聯想到,相傳在天元大陸遠古時期,並非人類稱霸,而是妖獸,這些妖獸數量衆多,那時的人類只不過是他們口中的食物,有些妖獸身長如蛇,但是卻長着爪子和鯪片,有些妖獸是龜蛇相纏。。。。。。。。。。

這些妖獸中不凡有一些超級大妖,這些大妖,有的身形張開雙翅便可遮天蔽日,有的可移山倒海,有的可口吞山河,有的更是能引發自然災害等,對普通的妖獸有壓倒性的實力,它們在妖獸中地位猶如人類的皇帝般,不可動搖,其實力更不是神魔境可比擬的,但是至於爲何它們最後都消失不見,人類爲何成爲大陸的主宰,就不得而知,這也是很多人一直在追尋的謎題。

而火鯪獸與其中一部殘卷中所畫的一種大妖極爲相似,加上成年火鯪獸又能達到神魔境,所以人們判定火鯪獸身上具有遠古的血脈,據說火鯪獸的靈核內藏有遠古的血脈傳承,這對修煉者無疑是巨大的誘惑,甚至超越了火鯪獸本身的價值,但是到底有沒有,還不得而知,因爲火鯪獸數量極少,很少有人見到,跟別提抓到了,今天能碰到一隻火鯪獸已經是很不容易的事了。

雲飛一把抓起躺在我腿上睡覺的小火鯪獸,摸着它的肚子說道:“沒想到你這麼厲害,還有遠古血脈,來來讓我看看你是公的母的。。。。。。哎吆!蠻不錯吆,公的,那得可把你好好養着,等你長大了,身邊有一個神魔境的妖獸當寵物,肯定很帥”。小火鯪獸奶聲奶氣的朝着雲飛吼着,但是無奈實力太低,力氣太小,只能被按在地上無情的玩弄。

從樑煙嵐的話中我的到一些驚人的信息,那隻身長如蛇,長着爪子和鯪片的大妖應該是銀河空間中神話中的五爪神龍,龜蛇相纏的大妖應該是玄武,而那隻與火鯪獸相似的大妖或許就是麒麟。。。。

既然天元空間和銀河空間都有相同的物種,那就說明我不是唯一一個穿越者,那個將我從沉睡中喚醒的黑影或許就可以隨意穿越兩個空間,天元空間有着很多和銀河空間相似的地方,都使用十二平均律作爲音律的傳教,這個空間的人也說着華夏的語言,極大可能說明兩個空間有一條通道,或許那些穿越者就是通過那個通道來到這個空間,或者這個空間的人去到那個空間。

那麼那些大妖或許不是消失,而是離開!他們去了哪兒?沒錯!銀河空間!至於這個空間通道在哪裏,還待找尋,或許在天元大陸,亦或者在神魔兩界。

我們六人又在草地呆了許久,相聊甚歡,我們坐在一起繼續野炊,吃了食物和茶水後,漸漸地,氣力回覆過來,樑煙嵐與我們依依不捨地分別了,馬兒似乎對小火鯪獸有些恐懼,好不同意安撫後,我們迎着夕陽,趕着馬車往楊府趕去。 我們六人又在草地呆了許久,相聊甚歡,我們坐在一起繼續野炊,吃了食物和茶水後,漸漸地,氣力回覆過來,樑煙嵐與我們依依不捨地分別了,馬兒似乎對小火鯪獸有些恐懼,好不同意安撫後,我們迎着夕陽,趕着馬車往楊府趕去。

在我們剛離開不久後,突然六個人出現在我戰鬥過的那片樹林,各個內穿黑色緊身衣,外披一件稍稍拖地的黑色風衣,頭戴斗笠,黑色面紗遮擋住臉部,看不清長什麼樣子,一股強風憑空而起,被風吹起的黑色披風像是一個黑色翅膀般,猶如神魔降臨。

站在最前面的一人,竟是天人境強者,向天元大陸最稀有就是神魔境強者,就這就是天人境,天人境強者也不是隨意走動的,所以更別說輕易見到天人境強者,而現在卻出現一位天人境強者,看樣子這天人境強者應該是領隊的,身後五人有一人是御靈境,其餘四人是窺靈境。

一個天人境,一個御靈境,四個窺靈境,這樣的實力放在天元大陸,那也是一方超級勢力,而如今卻出現在白風城外這個偏僻的小樹林裏,到底他們帶着什麼樣的目的而來?他們來自何處?無從得知。

“搜查,不得放過任何線索”。帶頭的人頭也不回的下達命令,其餘五人便朝着五個不同的方位展開搜查。帶頭那人走到我出招的位置,看着被天穹劍決造成的那片扇形坑地,不言不語。

許久後,剛纔出去搜查的五人回到此人身邊,躬身道:“閣主,除了這把凡級劍器和一灘血跡,再並無其它線索”。一人將一把劍器呈在那人面前,沒錯,這把劍器便是***的劍器,而那攤血跡也是***的,當時***斷手斷腳後,留下了許多血液,但是我並沒有處理掉。

那領頭人將鐵劍拿在手中端詳片刻後,突然黑衣人手中開始散發起一股黑煙,那黑煙沾到鐵劍的瞬間,鐵劍竟一點點在黑煙中消散不見,不留一點痕跡,若是我看到這一幕,就會發現,這黑煙的神通竟與天穹劍訣的金光攻擊時產生的攻擊效果一模一樣,這黑煙發出的特殊能量波動也與我周身靜靜圍繞着的黑色元素力一模一樣。

黑衣人看了一眼扇形坑地,嘆了一口氣,略帶遺憾地說道:“走吧”。幾人剛欲離開,突然黑衣人猛地回過頭,盯着那顆巨樹,其他人百思不得其解,但又不敢詢問,只得靜待一旁。

那領頭人走到巨樹面前停下來,擡頭看看巨樹,又低頭看看腳下的泥土,他看到地上有一滴不易察覺的血跡,感覺到那血跡散發着微弱的火元素,這股火元素極其微弱,彷彿本就存在這片天地間。

“將這裏掘地十丈”。領頭人用腳踩了地面吩咐道,然後向一旁轉身挪開,身後一個黑衣人走上前,右手放在地上,一股土黃色的光芒滲進地面,頓時,我埋藏火鯪獸的那片地面下面,突然一陣轟隆隆的響動,土沙向四周散去,弄起一陣風沙,很快便出現了一個深坑,漸漸地,被我埋葬的火鯪獸被黃土擡出地面。

領頭人用手扇了扇漂浮在空中的沙塵,用責備的言語說道:“土方,我跟你說了多少次,注意提升精神力,今天罰你不許吃飯,明天去煉武堂修煉,什麼時候做到揚土而無灰在出來,其他人也要加強精神力的修煉”。

其餘幾個黑衣人躬身應道,那位叫土方的黑衣對火鯪獸的屍體查看一番後,向那位被稱爲閣主的黑衣人敬聲回道:“閣主,這時一個雌性火鯪獸,內臟俱損,死亡時間不超過兩個時辰,這頭火鯪獸剛產完幼崽,只不過幼崽不見了,還有一點可疑的是這火鯪獸的靈核依然還在體內”。

“剛產完幼崽?火鯪獸每次只能產一子,你們暗中調查,這白風城以及附近,若有剛出生不久的火鯪獸幼崽第一時間通報給我,切勿驚動他人,尤其宗門之人”。黑衣閣主厲聲向其囑咐道。

黑衣手下抱拳應道。“閣主,那這隻火鯪獸怎麼辦,還有這靈核可是好東西”。土方看着地上的火鯪獸問道。

黑衣閣主看了那火鯪獸片刻後,嘆了口氣緩緩說道:“埋了吧,既然那人不動這畜生分毫,應該又必須這麼做的理由”。土方看着閣主,嘆了口氣又將火鯪獸重新埋回土中,然後六人消失在樹林中。

楊府。

我們回到楊府已經是臨近傍晚,楊旭和秦浦深正在府內商量接下來的計劃,李凌雲和汪嘯楓祕密派了人員去了鄰國,應該是有什麼計劃,但是這一切可逃不過秦浦深的情報網,秦浦深的情報網在白風國,即使皇室的情報網也逃不了被監視。

當年楊旭,秦浦深,朱無極等六兄弟在軍隊中結伴建立功勳時,楊旭作爲領頭的大哥,而秦浦深能受到其他人的尊敬可不止一身修爲,而是超羣的才能,如果說朱無極帶兵打仗靠過硬的軍事素質和不怕死的衝勁,那麼秦浦深便是依靠謀略取勝,很多時候,秦浦深都是在一旁替楊旭出謀劃策。

兩人聽說我們帶回來一隻小火鯪獸,立馬放下手上的事,跑到我的庭中來看小火鯪獸,當看到跟小狗一樣大小的火鯪獸,躺在我的腳邊撒嬌,困惑不已,我便將事情經過告訴他們,兩人聽到,沒有任何驚訝,反倒顯得憂心忡忡,見兩人心事重重,我隱隱察覺其中定有什麼隱情。

“大哥,這火鯪獸一般不會輕易出白風谷,這次怎麼會出谷,莫非與一個月前白風谷的兇獸,變得異常兇暴有聯繫?最近白風谷的士兵回報,大量兇獸從白風谷內跑出來,好像是在尋找什麼東西”。秦浦深看着小火鯪獸若有所思道。

“嗯,看來不能再拖了,過幾日就讓柳風和雲飛出發去白風谷吧,後面的事情你來安排”。楊旭向秦浦深囑咐着。

“白風谷?莫非我和雲飛接下來要去的地方就是白風谷?這白風谷有什麼特別嗎?”。聽到楊旭說起白風谷,不由得對着白風谷多了幾分好奇,爲何楊旭回特意讓我們去白風谷修煉

“這白風谷以前倒是聽爺爺說起過,白風谷是天元大陸的四大凶險之地之一,兇險無比。。。。。”。雲飛知道我對這個世界還很陌生,便一一向我講解。 “這白風谷以前倒是聽爺爺說起過,白風谷是天元大陸的四大凶險之地之一,兇險無比。。。。。”。雲飛知道我對這個世界還很陌生,便一一向我講解。

白風谷是天元大陸的四大凶險之地,其他三地分別在其它三國。四大凶險之地其實處在同一區域之內,地形百態有高山,低谷,平原,深淵,如同一個四葉梅花般,處在天元大陸最中間,是天元大陸的無人區。

白風谷,也叫獸谷,這裏盤古着天元大陸百分之八十的兇獸,如果說御靈境兇獸在天元大陸實屬罕見,那麼在白風谷內,御靈境的兇獸比比皆是,而那火鯪獸也是盤踞於此,很少出入天元大陸,這裏兇獸異常強大,在最深處更有神魔境的妖獸稱霸白風谷,據說其中更有上古存活下來的妖獸在其中沉睡。

另一處險境位於朱火國,名爲朱火山,據說此山下是上古諸神的墓地,所以也被稱爲神墓,朱火山被一種莫名的力量所籠罩,土元素無法滲透,山腳下有一青銅巨門,外力無法攻破,即使神魔境強者全力一擊,也只是留下一點點痕跡。

都市主宰之絕世VIP系統 ,只不過這裏死氣沉沉,陰森無比,寸草不生,毫無生機,平原終年被一股灰色的氣體所籠罩,據說這裏是上古時期的古戰場,所以人們認爲那灰色的氣體是亡靈的怨氣,因爲怨氣極重,凡貿然進入者,輕則被亡靈迷失心智,重則被亡靈化去血肉,屍骨無存。

最後一處險境,位於玄土國的玄土淵,被稱爲密幽之淵,密幽之淵內充滿黑色濃霧,即使神魔境也無法在黑霧之上御風飛行,而這密幽之淵下有什麼東西,無人得知,因爲所有下入深淵之人,皆是一去不返,以前有一位天人境強者下入深淵,片刻後,只聽那深淵中傳來怪異的聲音,漂浮在深淵內的黑屋,驟然翻滾,甚至帶有電閃雷鳴,只消片刻,深淵再次恢復平靜,而那天人境強者終是不見身影,從那以後,更是無人敢靠近密幽之淵。

四大險境爲何誕生,無人知曉,只能僅憑天元大陸僅存的幾部歷史殘卷中的信息推論出一些表面的東西,但其深處的祕密無人知曉,而神魔境強者們似乎對四大險境也是有意而避之,即使張天志劍神,對雲飛將其四大險境時,也是有意不談其深處的祕密。

“這些險境雖然危險,但是也有很大的機遇,單說這青水原,的確是上古時期的古戰場,那裏隕落了衆多的神魔境強者,甚至比神魔境更強的存在,許多修煉者在遇到瓶頸的時候,就會選擇進入那片古戰場,尋找機遇,尋求突破”。楊旭的語言中充滿敬畏。

古戰場?真的存在?比神魔境更強的存在?在場的人皆是一臉震驚,在他們的認知中,神魔境強者就是天元大陸的最強者,也是天元大陸最巔峯的存在,當聽到還有比神魔境更強的存在,怎能不驚訝。

我內心深知,這天元空間定有比神魔境更強的存在,因爲天元大陸之上還有魔界和神界的存在,這兩界面定有比神魔境更強的存在,但是爲何這些強大的存在會出現在天元大陸,最後他們又去了哪裏?就算是戰爭,也不可能全死光,看來朱火山是神墓也不是空穴來風,但那神墓是何人所建?

青水原是上古戰場,平原終年被一股灰色的氣體所籠罩,昨天在我腦海中浮現了的畫面中,比現在年輕些許的楊旭抱着幼年的我,所處的空間就是在一片灰濛濛的空間中,毫無生機可言,爲何楊旭敢斷言青水原就是古戰場,除非他進去過,楊旭是15年前突破至天人境,而記憶中的楊旭大概也是15年前樣貌,莫非。。。

“義父,莫非15年前,你從御靈境突破至天人境,也是因爲着古戰場的原因嗎?”我盯着楊旭的眼睛問道。

楊旭被我這一問,眼神中顯得有些遲疑驚訝,這讓我對我的猜想堅信不疑,遲疑片刻後,見逃不開這個話題,楊旭嘆了口氣,沉重的說道:“的確,15年前我進入過那片古戰場,並在那裏碰見了機遇,突破至天人境”。

得到了楊旭的肯定,我知道了我下一個目的地,那就是青水原,那片古戰場,我腦中浮現的畫面就是發生在古戰場中,或許那裏會有我想要的答案,爲何我的腦中會有楊柳的記憶。

“義父,那片古戰場是什麼樣子的,聽爺爺說那片古戰場兇險無比,就連他也不敢輕易進入,你快講講,等從白風谷回來,我也要去那裏”。當雲飛聽到青水原會有突破的機遇,好勝的他怎能不心動,雲飛連忙拉着楊旭坐下來,畢竟眼前可是一位進入青水原,不僅全身而退,而且還突破至天人境,他怎能放過這個機會。

拗不過雲飛,楊旭便緩緩講道,也是因爲他知道我們終有一日將會去那古戰場,講於我們聽也好讓我們多一線生機。

“青水原是古戰場,有戰場那就有死亡,有死亡就有不甘與怨念,那裏積壓着億萬年前的怨氣,很多精神力薄弱的人會在古戰場中迷失心智,瘋癲至死,所以這也就是我爲何一再要求你們,加強精神力修煉的另一個原因,精神力不斷增強,除了能更好的控制元素力之外,還能讓你們擁有超越常人的意志,終有一天你們定會進入古戰場,那時也不至於被裏面的怨氣,輕易侵蝕了心智”。這一刻我們才知道楊旭對我們的關懷,也感受到了他對我們未來的考慮,爲人父母,應是如此了吧。

“哪有修煉精神力的功法嗎?”。意識到精神力的至關重要性,雲飛忍不住問道。


“哪有什麼精神力修煉功法,只不過是一次次被人打敗,然後一次次站起來接受失敗,不認輸,不退縮,受盡苦難而不厭,此乃強者之道,這也就是在擂臺上,那些小人羞辱你們,我爲何不阻攔的原因,別看你爺爺現在是最強劍神,以前他也被人打敗過無數次,但是他依舊能站起來,”。一說到劍神,楊旭充滿敬畏,眼神充滿嚮往。

受盡苦難而不厭,爲強者之道!受盡苦難而不厭!這句話深深衝擊着我們。

楊旭繼續講道:“若是能抵擋住怨氣的侵蝕,便有可能撿到神級兵器”。

“神級兵器?兵器還有品級?我以爲只是材質不同”。雲飛一臉疑惑,因爲張老爺子太過嚴格,除了指導雲飛修煉之外,大陸的事情一概不說與雲飛聽。


楊旭笑嘆張老爺子的嚴格,從而繼續講解兵器的等級,兵器分凡級,天級,神級以及天神級,品級越高,施展出來的威力越大,那些神魔境強者基本每人都有一把或者幾把神級劍器,神級劍器無人可以造出,只有從那古戰場中獲得。

雲飛的那把星月劍正是一把神級劍器,正是雲飛的父親在古戰場中獲得的,而我們的天穹劍與水寒劍,按照楊旭的說法,那是超越神劍的存在,甚至超越了天神級。

“兵器只是增加攻擊力的輔助武器,古戰場中,最大的機遇便是無數修煉者夢寐以求的東西–空間法則!”。楊旭再次語出驚人,蘊含在元素力中的空間法則,那是成爲神魔境的必要之物。 “ 外室 ,古戰場中,最大的機遇便是無數修煉者夢寐以求的東西–空間法則!”。楊旭再次語出驚人,蘊含在元素力中的空間法則,那是成爲神魔境的必要之物。

窺靈境突破至御靈境,需要將體內元素靈凝結成丹,凝聚成的單叫做靈丹,所謂濃縮爲精華,御靈境強者的元素力更加渾厚,而從御靈境突破至天人境,則需要將靈丹化形,幻化成等比的人形,天人境無論是精神力還是對元素力的駕馭都將成百倍增長。

風水火土四大元素力是這大千世界的基礎,可以說是風水火土四大元素力建立了我們所在的空間,沒有這四大元素力,整個空間就會崩塌,那時,在這個空間中的生靈將不復存在。

四大元素裏爲何可以構建這大千世界,因爲四大元素力中蘊含着空間法則,而空間法則纔是最關鍵的存在。如果將四大元素裏比作建房時的地基,那麼空間法則就是那片土地,可見空間法則的重要性。

“從天人境突破至神魔境,需要感知元素力中的空間法則,神魔境最厲害的神通便是控制空間,甚至使空間崩塌,也可創造空間,你們手中的儲物戒,便是隻有神魔境強者創造出來的空間”。楊旭指着我們的手上的儲物戒說道。

我們看着手上的儲物戒,這個是我們離開村莊時,張老爺子送給我們的,一個是張老爺子的,另一個是雲飛父親的,雲飛看着手上的儲物戒愣愣發呆,突然拍桌而起,驚聲道:“我爹是神魔境強者!?”。

我們幾人被雲飛猛地一聲驚呼嚇了一跳,正趴地上享受綠竹撫摸的小火鯪獸,直接被嚇得翻起身躲在綠珠身後,奶聲奶氣的朝着雲飛咆哮,即使處事不驚的千凝,也被冷不丁的嚇了一跳。

“你他孃的要嚇死人啊”。我朝着雲飛的腦袋就是一巴掌,不過我也是很好奇這個家族,張老爺子是神魔境強者已經很厲害了,沒想到雲飛的父親竟然也是神魔境強者,雲飛的修煉天賦並不比我差多少,未來的成就定超過張老爺子和他的父親,這祖孫三代也太逆天了吧,一家出現兩個神魔境,這要是放在天元大陸,絕對是最強的家族。

雲飛摸摸被我打疼的腦袋,知道自己失態,訕訕一笑,繼續興奮地問楊旭:“義父,我父親真是神魔境?哪他去哪兒了你知道嗎?”

楊旭看着一臉興奮的雲飛,嘆了口氣。“15年前,我見到你父親的時候,你父親的確是剛突破至神魔境不久,你父親的去向我也略知一二,但是我不能現在就告訴你,因爲這背後的事情,超越了你的認知,牽扯的人太多太多,當你達到神魔境時,你自然便知”。幾人也是爲雲飛強大的背景,感到震撼。

就算雲飛再怎麼詢問父親的往事,楊旭卻閉口不言,甚至厲聲責備雲飛,讓他以提升實力爲主:“實力越強,才能將你所摯愛的,牢牢保護在手中”。千凝也從未見過楊旭這麼嚴厲。

“神魔境強者的神通應該不止製造這枚空間戒指吧,剛纔做說,神魔境不僅能創造空間,也能毀滅空間,這個毀滅空間是怎麼一回事?”。見楊旭與雲飛兩人爭執起來,氣氛緊張,我連忙岔開話題。

楊旭嘆口氣繼續說道:“當然不止,你們應該知道,若想使自己駕馭元素力更加隨心所欲,一是精神力,二是覺醒元素力,讓你感知到元素力更深的能力,而神魔境強者卻能將元素力再提升一層,神魔境最強的攻擊名爲領域”。

領域是覺醒的元素力配合空間法則,才能施展出來的一種空間技能,風水火土四大元素力所施展出來的領域各不相同,分別爲“極速領域”,“極熱領域”“極寒領域”“極重領域”,領域之內,施展之人便是唯一的神,空間之內一切都施展之人控制,甚至讓領域內的空間崩塌,將人吸入無盡的黑暗之中。

極速領域內,是感受不到風的流動,並不是無風,而是風的流速太快,風元素領域內的風,可怕到極點,疾風領域內的風猶如疾馳的刀,而這種風刃密集到一種可怕的程度,一旦竟如領域內,會被絞殺的屍骨無存,被絞殺成粉末,比我製造出來的風刃龍捲強了百倍不止。

極熱領域內,火焰的熱度達到了極致,火焰的顏色一定程度上對應着火焰的強度,普通火焰爲紅色火焰,天人境卻能駕馭藍色的火焰,而神魔境強者施展出的火焰是白色,白色的火焰無限接近極度熱溫,任何物體在極熱地獄內,瞬間就會被煉化。

極寒領域內,溫度達到了絕對零度,任何物體陷入極寒領域中,皆會被凍結,就算是火焰也會被凍結。極重領域內,重力超越了極限,一瞬間就會被空間之力擠壓成一個小粒。不過·領域的施展會有一定範圍。

“這也就是我爲何讓你提升實力,你父親那樣強大的存在,也逃不出那事件的掌控,以你現在的實力,又能做什麼?”。楊旭厲聲說道。

雲飛知道自己太過着急,只得訕訕一笑,坐下來把玩手中的戒指,完全就像是個犯了錯的孩子,在父母面前不敢言語。這一個月來,我們的生活起居,被楊夫人照顧得問問妥妥,就差把飯送到嘴邊了。

而楊旭更是爲了我的修煉,耗費苦心,我們一個月苦修這段時間,耗費了不知多少靈丹妙藥,那可都是楊旭不惜任何財力,從全大陸蒐羅過來的,差點兒把楊旭這幾年的積蓄都用光了,甚至拉下臉面去找一些人尋求奇藥,只爲給我們療傷,增加我們的功力。

爲人父母,應該也就這樣了吧,楊旭夫婦將我倆視如己出,所以我和雲飛也從心底非常敬重他們,彷彿自己的父母般,雲飛從5歲是就再也沒見過父親,母親長什麼樣子也不知道,而我連我本來的性命都不知道,更別說知道父母是誰,這也讓我和雲飛的關係跟進一步,兩個難兄難弟,面對楊旭的責備,雲飛哪裏還有任何犟勁,只得乖乖低頭認錯。 “既然元素力中本就蘊含空間法則,爲何非要去青水原的古戰場?”。我對這一點很疑惑,空間法則是蘊含在元素力中的,我們所感受到每一縷元素力之中,都蘊含着空間法則,兩者是共存關係,只不過元素力只要是修煉者都可以感知到,而空間法則需要一定的條件,比如天人境,或者超強的感悟能力。

“的確,元素力中本就蘊含空間法則,就像這團水元素中,就蘊含着空間法則”。說着楊旭擡手一揮,手中便出現一團藍色的霧狀物質,這就是水元素。“天元大陸最強者爲神魔境強者,放眼整個天元大陸,神魔境強者也不超過六人,可是你們知道爲什麼神魔境強者這麼少嗎?”

“是因爲突破至神魔境難度太大,而且還要感悟空間法則,很難有人做到”。雲飛不假思索的說道。

“莫非是因爲元素力出問題了?”。這也是我一直困惑不已的事情,天元大陸上億數十億人口,其中不缺少可造之才,爲何神魔境強者屈指可數。

楊旭讚許的點點頭說道:“修煉難度是一方面原因,但不是最關鍵的原因,突破神魔境需要感悟空間法則,而突破至天人境不需要感悟空間法則,但是爲何天人境強者也是稀少,就算皇室也只有兩位天人境強者作爲供奉,小風也只說對了一半,並不是元素力出了問題,而是元素力變少了”。

“元素力變少!?怎麼會這樣,元素力不應該存在天地間的嗎?如果變少會有什麼後果”。這次換我不淡定了。

“元素力從何而來,至今無人得知,一萬年前,天元大陸的神魔境至少不下六十位,而如今只有六人,但是萬年來的記載,人們發現天地間的元素力越來越少,元素力就好像這杯茶水,在漸漸地變少。”楊旭端起手中的茶杯,杯中的茶水瞬間霧化了一些,只留了少許在杯中。

“天元大陸上所有的修煉者,包括兇獸都在爭奪僅存的元素力,修爲越強,需要的元素力越多。元素力是修煉的關鍵,沒有元素力,即使天賦再好也無用,這也就是大陸的強者稀少的原因,或許再過萬年,窺靈境就是最強者。隨着時間的流逝,天元大陸的元素力消耗殆盡的時候,便再無修煉者,所有人都會是普通人,而天元大陸究竟會如何,更無人可知”。隨着楊旭的話音,杯中所有的水化霧散去,只見楊旭的手猛地一握,一股勁力從手中爆發而出,茶杯直接被勁力震成粉末,掉落在桌面上。

幾人瞬間安靜之極,即使千凝幾個無法修煉的女孩子,也被楊旭剛纔的話衝擊到認知,天元大陸是由四大元素裏創造出來的,如果元素力消耗殆盡,天元大陸能逃得了毀滅的命運?

“莫非青水原的古戰場是天元大陸最後一個元素力依舊充足的地方?”我隱隱能感覺到爲何衆人要去古戰場的原因,隨着天元大陸的元素力日益減少,只有古戰場那裏還有充足的元素力和空間法則。

“目前來看,就只有青水原的古戰場纔有充足的元素力,據我所知,那些神魔境強者都是在古戰場中,經歷了漫長的歲月,才突破成爲神魔境的,但是進入古戰場危險重重,很少人能活着出來”。楊旭的回答證實了我的想法。

元素力是天元大陸的根本,若是元素力最終消耗殆盡,輕則天元大陸的人再也無法修煉元素力,正如現在的銀河空間,自盤古開天劈以來,地球經歷了洪荒紀,神魔紀,妖仙紀,修真紀,現在正在一步步進入科技時代,現在的地球,普通人已完全將修煉者當成異類,極力抵制,殊不知他們也能成爲一個修煉者,只不過歷經億萬年的消耗,地球上的靈氣早已被消耗殆盡,漸漸地,人們也就忘了修煉這一本能。

地球在處於妖仙時期時,出現過一個大神通者,名爲靈明石猴孫悟空,此猴神通廣大,可移山倒海,日月同壽,自詡齊天大聖,在妖仙紀時期鮮有敵手,但以他的修爲若是到了洪荒紀,穩壓他一頭的人,比比皆是。

銀河空間的創世神盤古,開天闢地初期,天地靈氣浩然磅礴,僅憑這磅礴的先天靈氣,便創造許許多多的大神,如戰神刑天,水神共工,東皇太一,無上天帝等,這些人無一不是一方霸主。


等到了妖仙紀,先天靈氣幾乎消耗殆盡,到了修真時期,先天靈氣只掌握在一方霸主的手中,如玉帝昊天,佛祖如來,冥王地藏幾人手中,其他人修煉的則是後天靈氣,後天靈氣遠不及先天靈氣強大,從而導致修真紀就很少出現大神通的人物。

現在天元大陸就好像正在一步步跨入修真期,若是元素力消耗殆盡,天元大陸也將進入一個新的紀元,或者整個大陸崩塌,整個空間將重新洗牌。

說起元素力減少,我突然想起一件很重要的事,意念一動,白,紅,黃三道微弱的光芒,依次浮在我的眉心,三道光芒懸停在衆人面前,三道光芒愈來愈強烈,大放光彩,片刻後強光散去,顯現出本來面目,三把形態各異的劍器。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