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楓出了會場,還沒走兩步,手機嗡嗡作響。

楚楓接通之後,裡面傳來趙無敵的聲音。

「喂!是楚哥嗎?」

「是我。」

「我是趙無敵,楚哥您幫我破境,又引我入道,我一直也沒感謝您,今天我在紫菱洲備了好茶,還請您務必來品一品!」

楚楓聽趙無敵態度懇切,便答應了。

「楚哥,您什麼時候有時間,在哪住,要不要我去接您?」趙無敵又問。

「明天有空,我自己過去就行!」

「好,那我明天就在紫菱洲靜候您大駕了!」

說完,趙無敵急急忙忙地掛斷了電話,匆忙得有些怪異。

……

「欺人太甚!」

在這蕭瑟凄涼的深秋,燕家卻是傳出陣陣怒吼。

燕府明堂中央,一張草席,一具屍首。

那屍首赫然前幾日刺殺楚楓的燕辭南。

四周,燕家諸多高層圍坐,皆是滿臉怒容。

方才怒吼之人乃是燕家少主燕歸來。

「楚楓那廝簡直無法無天,殺了我二伯,竟還公然將其屍首吊於我燕家大門,屬實欺人太甚!」燕歸來怒不可遏。

旋即,更是主動請纓,道:「父親,還請允我率燕家所有護院,去將那小子碎屍萬段!」

。 「在正初峰和同門好好相處,戒驕戒躁,平日學習時,修鍊也不可落下。」

此時山頂的洞府中,只有師徒兩人,白瑧恭敬站在下首,聽着自家師父訓話。

有了前面的收徒大典打底,白瑧做好了聆聽長篇洗腦的準備,只是妙清真君沒給她這個機會,只說了這麼一句,便從儲物戒中取出拜師禮來,是一柄三尺長劍和一件白色法衣。

「這是為師給你準備的上品寶劍和寶衣。」

聽聞是上品寶器,白瑧兩眼一亮,忍不住瞄了一眼,雖不知寶器價值幾何,但是寶器非常珍貴,便是元嬰修士也沒幾件,更何況是上品寶器,師父大人真是大手筆!

「謝過師父!」

白瑧躬身謝過自家師父,歡歡喜喜地接過寶器,將它們放入儲物戒中。

只有儲物戒才配得上它們的身份,元嬰之前,她都不用操心武器和寶衣了!

強自穩了穩心神,白瑧忍不住勾起嘴角,天降橫財她險些接不住,如今迫不及待地,想要回去試試。

白瑧抬頭,見自家師父面上露出奇怪神色,暗想難不成這兩件寶器有什麼不妥?

或者是送完了又後悔了?畢竟寶器自家師父也是用得上的,若是師父想收回去,又不好意思說,身為一個貼心的徒弟,她該主動交出來……

見自家徒兒又將寶器掏出來,面上滿是掙扎不舍之色,妙清真君抽了抽嘴角,這徒弟又想了些什麼?

他是看出來了,別看小徒兒面上一本正經,其實心中不知想些什麼荒誕無稽的想法,好在她樣子裝得不錯,不熟悉的人也看不出來。

他掃了一眼徒兒遞迴來的寶器,一抬手,一座流光閃爍的小塔出現在他手上。

白瑧看到這小塔,驚得眼睛眨了眨,這小塔流光溢彩的,還帶着威壓,她又低頭看了看手上捧著的寶器,這小塔明顯靈動得多,看起來也高級些,難不成讓師父肉疼的是這個?

她立時將兩件寶器又收了回去,暗嘆她師父實在是太大方了,她日後定會好好孝敬他的。

妙清真君看着徒兒一眨不眨地盯着小塔,其實對比起對大徒兒的態度,小徒兒對他沒多少尊敬吧?

「這是件中品靈器,你師祖們特意尋來給你護身的,為師替你護法,你現下便祭煉認主吧,這是祭煉激活方法。」

聽說是中品靈器,白瑧呆了一呆,腦子有些空白。妙清真君看小徒兒那呆樣,心下好笑。當時虛辭老祖直接招他過去,他也覺得受寵若驚,接到小塔時更覺燙手。

畢竟他一個元嬰修士,也只有一把靈劍,還是當年師祖所賜,小徒兒如今這修為,帶着個靈器在修真界晃蕩,便如幼兒抱極品靈石過市,不知要被多少人覬覦。好在老祖說這是防禦隱匿靈寶,他才替徒兒收下。

「謝師父和師祖!」

見師父將小塔和玉簡遞到她面前,白瑧打了個機靈,回過神來。

玉簡上可是說了,靈器可以自行吸納靈氣修行,也可以自主戰鬥,都不用消耗主人的靈力,厲害的器靈還有可能修鍊成人……

偷眼打量自家師父的表情,她乖乖接過小塔,她手上沁出一層汗來,暗想真不是她沒出息,實在是師祖們太大方,靈器說送就送了。

白瑧盤膝坐下,花了半刻鐘將那玉簡背熟,之後在儲物袋中摸出一根針來,她前世暈針,如今經過鍛煉好了些。

擦了擦手,右手捏住那細針在左手食指上比劃,猛地一紮,一滴血珠冒了出來,白瑧將血珠滴在那在小塔上,之後雙手掐訣,神念探入小塔內部。

白瑧從玉簡中得知,這小塔是全新的,並無人用過,一次認主要簡單些。

此時塔中禁制符文處於未激活的狀態,她的神識長驅直入,直接在塔心找到一團五彩塔狀器靈,將認主的契約符文印入塔靈體內,這塔靈是初生器靈尚在混沌蒙昧中,並無玲瓏玉牌一般的靈性,契約全程甚是配合。

之後便是激活36層禁制,白瑧按著玉簡上的方法,每激活一層禁制便退出一層,因為這是全新的禁制,便是出錯也沒有什麼傷害,白瑧激活得很是從容,只是頗為消耗神識,待最後一重禁制激活后,她已滿頭大汗。

認主后的小塔懸空浮起,表面的禁制符文流轉不息,最終三十六道光暈隱入琉璃塔內,那琉璃塔倏忽費勁白瑧體內,白瑧一呆,便見琉璃塔懸在靈種上方,滴溜溜地轉着。

原來靈器就可以蘊養在丹田,這是不是又添了個吸靈大戶?白瑧突覺有些後悔,一個玲瓏玉牌她已覺得吃力……

「怎麼了?」

見小塔認主之後,自家徒兒不喜反悲,妙清真君有些好奇徒兒這是怎麼了。

「師父,琉璃塔不會吸收我丹田的靈氣吧?」

聽聞自家師父詢問,白瑧不禁悲從中來,靈器什麼的,果然不是好拿的。

妙清真君一時覺得他的劍好似有些震動,似是想出來放放風,這便是得了便宜還賣乖吧!

「不會,丹田中的只是投影!」

聽說不會,白瑧有些懷疑,那玲瓏玉牌是怎麼回事?

見自家師父那篤定的眼神,她又有些動搖,自己這麼一個小菜鳥,師祖們應該也不會給她弄個吸靈大戶,原來丹田的塔是投影,這的確和玲瓏不一樣。

想通了這一點,白瑧再一次感嘆有師父師祖的好處,竟然能給她弄一個全新的靈器,她這樣的小菜鳥,若是祭煉二手靈器,還不把神識撕碎。

「為師囑咐了你大師兄每三月查看你修行,若有疑問盡可以請教你師兄。」

見小徒兒強忍的笑意,妙清真君突然覺得有些礙眼,一個靈器罷了,便要打發她回去。

「是,師父,弟子定不會懈怠!」

白瑧剛收到大禮,自是鬥志滿滿,立時躬身應諾。

看着徒兒微紅的小臉,妙清真君安慰自己,這個小徒弟還是不錯的,乖巧聽話,就是近幾年,有些往大徒兒冷臉的方向發展,沒小時軟萌可愛了。

「為師是放心你的,且下去吧!」

妙清真君揮了揮手,小傢伙早就按捺不住了,能忍到現在已是不錯。

「是,師父!」

白瑧揖了一禮,躬身退下,待出了門,腳步輕快的往自己洞府跑。

。「戰場,這麼慘烈的嗎?」

看着面前已經被染成鮮紅的雪地,千仞雪皺着眉頭扶住了幾近昏倒的琪琳。

從群星空間中一出來,他們就接到了炙心傳來的訊息。

地球遭到了黑暗星雲,冥河文明的攻擊。

因為事發突然,哪怕是炙心,也沒能第一時間組織天使幫助地球抵抗侵略。

《從扶持千仞雪開始掠奪諸天》第六十九章只有無懼死亡的人,才配活着! 不過,這個鬼不是吳江龍,而是那兩個越南兵,他們行走的鬼鬼祟祟,樣子很像鬼,所以,這個名號給越南兵是最合適不過。

最近,看了一些佛學方面的書,才知道佛學不是神學,它很能辯證地看問題,對鬼神也有自己的論證方法。佛學認為,鬼神純屬迷信之談,用現代人話講,那都是鬼迷心竅所致,也就是說,是一個人的精神上出了問題,才會有這種現象。如果有人弄神弄鬼,或者確實感到這方面有問題,那你就那**敲它,準保所有幻覺就都沒了。

還有一種說法,學佛是修性,求的是寂滅之說,一旦有這種感覺,那就是著了魔,靈魂上有問題。引伸開來講,就是積德行善不夠,惡行過多,所以才導致這種結果。好了,關於這個問題,就說這一點吧!說多了,對本書不利。(如有哪位朋友想要繼續探討的話,我們可以到群里去交流,我可以推薦給你幾本書看。)

兩個越南兵一個在前面探路,童勇男走在中間,另一個在後面押著,顯然是怕童勇男逃跑。

童勇男嘴被堵著,手被反綁著,後面還有一根繩子拉著,這種情況,無論如何他是跑不了的。叫又出不了聲,看著都讓人感到難受的要死。

到了這份上,童勇男又有什麼辦法,除了被越軍推搡著往前走,他是一點轍沒有,想自殺都沒機會。不過,他心裡也做了了打算,不就是當俘虜嘛!那有什麼,你們問吧!問什麼老子都不知道。一旦中國方面知道后,總會有人救的,所以,從表情上看,他也不是太過於沮喪。

越軍押著童勇男慢慢過來了,距離吳江龍隱身的那棵大樹是越來越近。

敵人越近,吳江龍越是忐忑,心想,該用什麼傢伙式消滅這倆龜兒子呢!用槍,當然不行,一來是有聲音,會驚擾了別處的越軍,還有可能傷著童勇男。如果不用槍,他要一個人對付倆,而且這兩個越南兵還不在一起。

如何迅速解決掉呢!

不可能在一個越南兵被襲后,另一個越南兵還無動於衷地等在那,等著吳江龍去收拾他。也許就在這個空檔,他會開槍,或著逃跑。兩種結果對吳江龍來講都是非常的危險。

「怎麼辦呢!」

吳江龍手裡握住了刀,顯然是想用刀來解決,但一刀不能同時幹掉兩個越南兵,這就是他猶豫不決的原因。

這時,第一個越南兵已經接近了大樹,如果越南兵一扭頭,很可能就能看見吳江龍。

吳江龍本可一躍而出,一刀捅死這個傢伙。可是,吳江龍忍了,突然把身伏下,埋沒於草叢之中。

吳江龍剛剛下去,那個越南兵便把擺向另一側的人頭轉了過來,看向大樹后。

樹后是空的,沒有人。這個越南兵又轉向別的方向。

吳江龍動作夠快,這才沒有發現。其實也是該著。如果這個越南兵的第一眼不是看向別處,而是看向樹后,吳江龍的動作就是再快,他也躲不過目光的掃視。

沒辦法,誰讓這個越南兵該死呢!他要是找死,鬼神都救不了他。

由於沒有發現什麼,所以前面的越南兵沒有停下,繼續向前。

他不停下,後面的童勇男和押解的越南兵當然也不會停下。

一路上他們就是這樣走過來的,一直都沒出問題,怎麼就在這裡出問題呢!所以,對於此時的任何險情,他們都不打算去想。

包括童勇男,他從全身上下都不會想到在此時有人會救他,而且就是他最最想念的吳江龍。

隨著第一個越南兵走遠,童勇男和另一個越男兵也從樹的一邊轉到了另一邊。

此時的吳江龍伏在地上,就像輪子一樣跟著越南兵轉。於是,他從前面便轉到了後邊——那個越南兵的腦後。

吳江龍在觀察這個越南兵的身後,的確發現,在這片林子里,除了這兩個越南兵之外,再也沒有其他的敵人,於是,他決定動手。

後面的越南兵押著童勇男繞過了大樹,把整個後背全都撩給了吳江龍。

吳江龍在草叢中看的很清楚,越南兵離他就在三四米之內。

但是,他不敢站起來,然後再走過去。因為地上到處是碎葉、草枝,只要你一動,難保不發出響聲。一旦有聲音,越南兵是必就會發現,這樣不利於襲擊。因此,他想著一擊斃命,那就得要有個突然的動作。所以,他把身體慢慢拱起來,盡量不要弄出響聲。

由於四肢沒動,所以沒有碰響任何能響的東西。在他做好前撲準備后,突然兩腿發力,身體騰空而出,極像三級跳般地飛出最後那一跳。

行走的這個越軍感覺不對,覺得身後有一股勁風襲來,剛想回頭,便看見一大塊東西迎著腦袋壓下。

他還來不及喊,連人帶槍便被壓堆在地上。

這個越軍堆在地上后並沒有立即死,但也由不得他反抗。

吳江龍在一撲之間,已經做好了準備。砸哪,扎哪,打哪,那都是計劃好了的,所以,在落地之後,也是絲毫不亂地完成了這些動作。

手裡那把刀,毫不客氣地在越軍脖了上抹了一下。

這一抹可不是開玩笑,也不是輕蜓點水,看似不用力,其實力量不小,不然,氣管子怎麼能割破。

這可是特種兵抹哨兵的一貫作法,其目的就是讓人在死之前,一個字都不能吐,死的無聲無息。

果然,吳江龍從地上起來時,這個越南兵只是蹬了幾下腿便完蛋了。一聲沒出。

越軍死了,沒有出聲,但這並不表示童勇男一點不知曉。因為他身後還拴著一根繩子呢!

他此時正往前走著,越南兵一倒,繩子也牽動了他。他感覺不適,不由得轉回頭去看。看到的情形也是讓他大吃一驚,沒想到,不知什麼時候,身後多了一個人,竟然還把那拿槍的越南兵壓在了身下。

無疑問,這是有人在幫自己。

雖然心裡有數,但在驚詫間,他還是不由地發出了啊的一聲。

這一聲便驚動了前面那個偵察的越軍。

越軍不免回頭來看。

他們所走過的路線一直都有蒿草伴隨,人站著,看的很清楚,如果人蹲下,或是倒下,就不能看的那麼真切了,除非是走到近前,扒開草叢來看。

這個越南兵回頭看時,也只看到了童勇男,並沒見到他的夥伴。不由得心裡發出一聲疑問。再等等,再看看,還是如此。

這個時候,童勇男已經轉回了身,一動不動地立在原地。

他的個頭本來就比越南兵高,往前面一站,完完全全遮擋住了後面的人。即使沒有蒿草,在一條直線上看,半點也別想看到後面的矮個子越南兵。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