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風有些疑惑的詢問。

這燕十七可是讓混亂之地的眾強者都非常的頭疼的。

「戰狂只是攻擊和防禦堪比主宰,但是並不是真正的主宰,沒有主宰的手段。再者,慕容家族那個主宰很是特殊。他那雙眼睛可以看破一切隱匿手段。燕十七的那點隱匿手段在他面前什麼都不是。慕容姍姍就是他的女兒。他也看不上燕十七。」向天明解釋道。

「原來是他。」

楊風點了點頭。

天眼主宰。

這是神界一個神秘而強大的主宰。

基本上不參與神界之間的爭鬥,只是守著自己的一畝三分地。

天眼一開,蒼穹盡滅。

「那次燕十七及時用了一件空間寶物逃跑了,不然,真的要死了。他曾經給我無數次感慨過,如果能再見慕容姍姍一面,就算是死也在所不惜。」

向天明提起這個不由的搖頭。

男人都是有這樣一個通病,為了自己真正喜歡的女人,願意付出自己的一切,就像自己當時對戰小雲不也是如此?

不過自己是受了戰狂的影響,不由自主的喜歡戰小雲罷了。

「燕十七寶物真是不錯,竟然能在天眼主宰面前逃脫。」

楊風也是有些啞然。

擁有能在天眼主宰面前讓其逃脫的寶物,燕十七手裡面真是有貨,怪不得這個傢伙如此的難以對付。

「因為他隱匿的能力實在太強,利用這個能力得到了很多東西。這也正常。門主,現在的形勢,我覺得請慕容姍姍的難度比對付燕十七的難度都大。要不,先讓那二類紫金石礦暫停?」

向天明對著楊風提議道。

「這樣的話,天門的財政就會入不敷出。估計用不了多久就會人心渙散的。」

楊風輕輕的搖了搖頭。

楊風也考慮過這種可能,但是很快的就將其否決了。

現在天門的攤子鋪的這麼的大。

每天的花費很大。

雖然說也有其他的收入來源,各類紫金石礦都有不少。但是,還是不夠的。最主要的還是這個二類紫金石礦。

「我也沒有什麼好的辦法。如果我能對付這個燕十七,或者我能發現他。我拚命都會留下他。但是現在。」

說著,向天明輕輕的搖了搖頭。

他對燕十七也是很無奈。

混亂之地,主宰無法進來,就沒有人對付的了這個燕十七。

「門主,我和慕容姍姍有些交情,我可以將其約出來,門主和她交談一番,看看能否勸服她,如果能的話,那問題就解決了。」

就在這個時候,血魔女的聲音響了起來。

楊風的眼睛不由的一亮,這真的是山窮水復疑無路,柳暗花明又一村。

「好,那你和她聯繫,我和她約個地方進行見面。」

楊風對著血魔女回復。

「好。」血魔女立刻的回應道。

楊風則是在這裡等待,同時也和向天明聊了一些閑話。

沒有多長時間血魔女那邊就有了回應。

「她同意見門主一面。不過她時間有限,約定三天後在天威聖城見面,過期不候。」血魔女也是有些無奈。

慕容姍姍很明顯的是看在她的面子上才和楊風見上一面,看這語氣到時候絕對是沒有什麼好臉色的。

楊風想勸服慕容姍姍的概率實在是很低。

「媳婦,這慕容姍姍你了解的多嗎?把你了解的信息都告訴門主,這樣的話也讓門主有能力勸服這個女人。」向天明對著卧室裡面的血魔女問道。

「我和她接觸的不多,這個女人極其高傲,總是一副拒人於千里之外的樣子。想要勸服她,難度太大了。」

血魔女感慨著回應。

她和慕容姍姍交往的時候都能體會到慕容姍姍的那種高傲和冰冷,因此,她和慕容姍姍並沒有深交。

只是雙方不時會有聯繫。

「不管如何,總要嘗試一番。」

楊風淡笑道。

他倒要看看這個慕容姍姍高傲和冰冷到什麼程度。

「我只能希望門主能夠成功,相信門主的魅力。」

血魔女輕笑道。

楊風總是做到不可能做到的事情,這次或許也能夠做到呢。

楊風離開了向天明和楚紅顏的住處,再次的來到了天門大殿。

琴帝幾個並沒有離開。

「門主,如何?有辦法了嗎?」

琴帝對著楊風問道。

「琴帝,三天後你和我一塊去下天威聖城,我們見識下慕容姍姍。』

楊風看著琴帝笑著說道。

「慕容姍姍?」

琴帝一愣。

「對,琴帝認識?」

楊風笑道。

如果琴帝正好認識這個女人,那就更好不過了。

「認識是認識,不過如果她看到了我立刻的就會扭頭而去,你確定要帶上我去嗎?」

琴帝淡笑著聳了聳肩。

「你們之間有衝突?」楊風啞然,如果這樣的話,那真不能帶琴帝了。

「有愛生恨吧,曾經她瘋狂的追求過我。我卻沒有理會過她。等我做出選擇之後,她就對我特別的恨。」琴帝聳了聳肩說道。

「那就算了,我自己去一趟吧。」

楊風很是無奈的說。

「門主,見那女人的話我可以給你一個建議。你可以帶一個人去。」楊風準備離開大殿的時候,琴帝猛然開口。

「誰?」楊風不由的詢問。[本章結束]

$(function()

//導航切換事件

$(“a#topDaoHang”).toggle(function()

//如果設置顯示則隱藏

if($(“#topNavBox”).is(“:visible”))

$(“#topNavBox”).hide();



$(“div#topNavBoxTo”).sho();

,function()

$(“div#topNavBoxTo”).hide();

);

//但顯示設置時如果隱藏顯示則隱藏

$(“a.yuedushezhi”).click(function()

if($(“div#topNavBoxTo”).is(“:visible”))

$(“div#topNavBoxTo”).hide();



);

//頁面功能引導區

varuserReadSet=getCookie(“userReadSet”);

if(!userReadSet)

setCookie(“userReadSet”,1,30);



//判斷背景顏色設置cookie是否保存如果存在恢復設置

if(readSetBackground)

if(readSetBackground==’rbgcloselight’)

$(“.lilighttxet”).text(‘開燈’);

$(“div#readercontainer”).css(“color”,”#666″);

elseif(readSetBackground==’rbgopenlight’)

$(“.lilighttxet”).text(‘關燈’);

$(“div#readercontainer”).css(“color”,”rgb(0,0,0)”);





//判斷文本字體大小設置cookie是否保存如果存在恢復設置

varreadsetfontsize=getCookie(“readsetfontsize”);

if(readsetfontsize)

$(“div#readercontainer”).css(“font-size”,readsetfontsize+”px”);



//判斷文本行間距設置cookie是否保存如果存在恢復設置

varreadsetlineheihgt=getCookie(“readsetlineheihgt”);

if(readsetlineheihgt)

$(“div#readercontainer”).css(“line-height”,readsetlineheihgt+”px”);



//減小字體

$(“#ddminus”).click(function()

varfontbody=$(“div#readercontainer”).css(“font-size”);

varfontsize=parseInt(fontbody);

if(fontsize>16)

varnefont=eval(fontsize-2);

$(“div#readercontainer”).css(“font-size”,nefont+”px”);

$(“#ddplus”).html(“A+”);

varfontbody=$(“div#readercontainer”).css(“font-size”);

varfontsize=parseInt(fontbody);

if(fontsize==16)

$(“#ddminus”).html(“A”);



//添加cookie記錄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