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長老口中的龍蘭,正是一直對小慧照顧有加的大師姐。

大師姐龍蘭聽了,先是一愣,剛才她也看出了小慧的出劍不簡單,但是無法說出一個所以然來。

在場的碧落劍派諸位弟子都不是笨蛋,見到梁長老竟然讓已經是先天境的大師姐,去和僅僅是內煉九重的小慧對練,頓時心中一動,張張俏臉上紛紛露出不可思議之色。

要知道先天境終究是先天境,哪怕是將真元維持在內煉九重的程度,但是其他方面遠勝內煉九重武者,可以說佔據了絕對優勢。

難道小慧剛才那一劍有什麼名堂不成,值得梁長老如此重視?

「是!」

龍蘭出列,利劍出鞘,渾身上下的氣息瞬間變得異常凌厲,卻又很快的內斂收回,顯然正在進行一番調節,將實力降低到內煉九重。

「小師妹,當心了。」

「請大師姐賜教!」

在小慧聽到梁長老叫大師姐出來時,仍然感到一陣緊張,但是見到大師姐亮劍時,卻又莫名冷靜下來,彷彿此刻在她的眼中,天地之間只剩下了劍。

對上強敵,小慧的精氣神完全合一,隱約之間似乎多了一絲說不清道不明,只可意會不可言傳的東西。

龍蘭身為大師姐,便想讓小師妹先攻,卻見對方站在那裡毫無動靜,一點想要搶攻的意思都沒有,於是她就率先出手了。

龍蘭出手這一劍,看起來似乎有些隨意,卻也是自己在劍法上多年的領悟,何況在她看來,先天境終究是先天境,哪怕是隨意出劍,也不是區區內煉九重能夠抵擋的。

對不起啦小師妹,稍後大師姐會安慰你的,你可不要哭鼻子哦,不然的話就不漂亮了。

就在龍蘭以為一招就能定勝負的時候,小慧出手了,依然是輕飄飄的一劍,看起來速度不快,竟然後發先至。

龍蘭心中一驚,如果自己這招繼續下去的話,必定會和剛才溫碧霞一樣的結果,立刻強行變招,手腕險之又險的躲過了小慧的劍尖。

對於先天境來說,躲過內煉九重的招式並不難,但是只有親身經歷,龍蘭才知道溫碧霞敗得不冤。

小慧那一招在外人看來或許十分隨意,但是從對手的角度來說,只能用「妙到毫巔」這四個字來形容。

龍蘭置身處地的想一想,就算是自己,在當時那個情況下恐怕也無法做到這個地步,但是……

小師妹,別自滿,這才僅僅是個開始呢!

龍蘭驚覺到小慧的不凡,手底下自然不再客氣,劍招一波又一波的使出,彷彿要將自己的平生所學全部展現出來一樣。

小慧此刻彷彿化身為大海中的一葉孤舟,即便是面對驚濤駭浪,也絲毫不為所動。

她的每一次出劍,都非常精準的擊打在浪濤的節點上,以至於浪濤還沒有達到最頂峰,就已經半途夭折,化為了浪花點點。

龍蘭越打越吃驚,越打越憋悶,彷彿一口氣被堵在胸腔之中,眼見每一次都準備吐出來的時候,卻又力有不足,喉嚨直接卡了,不得不將那口氣吞了回去。

哐當!

突然,小慧手中的劍被打飛了。

在場碧落劍派諸多弟子們本來已經看得如痴如醉,也被這個突如其來的變故給嚇了一跳,一個個滿臉驚訝看著大師姐。

「這……小師妹,你沒事吧?」龍蘭這下頓時有些尷尬,一連串的憋悶之下終究是爆發了,直接以先天境的絕對實力震飛了小慧的劍。

「大師姐,我沒事!」小慧本來就覺得自己不是大師姐的對手,手中利劍被震飛也是理所當然的事,自然不會多想,而是轉身把劍撿了回來。

兩位長老見多識廣,更加肯定自己先前沒有看錯,腦海中直接炸裂開來,眼中一片驚駭莫名,但是下一秒,又喜上眉梢!

這分明就是劍意!

雖然只是最雛形的劍意,但是內煉九重就有如此領悟,以後成就絕對不可限量,將來必定會遠遠超過咱們碧落劍派先輩們。

可笑咱們身懷重寶而不自知,卻還去羨慕其他四大老牌宗門後繼有人?兩位長老一想到白天的情況,頓時有一種苦盡甘來的爽快感。

與兩位長老安靜的欣賞寶貝不同,在場碧落劍派其他弟子們,顯然已經被這一場對戰給征服了,毫不吝嗇的給予小慧滿滿的稱讚。

「小慧,你真是太厲害了,竟然能夠和大師姐切磋了那麼多招。」

「小慧,雖然大師姐把實力降低到內煉九重,但是你能夠和她打得不相上下,看來你已經是我們當中最厲害的一個了。」

終難忘 「可惜這幾天小慧都在看管犯人,沒能去參加五派會武,否則的話咱們碧落劍派的成績豈會這麼慘?」

「小慧雖然是在看管犯人,卻也沒有偷懶,你難道不記得先前大師姐說了嗎?她在看管犯人的同時一直在練習劍法。

「我還記得幾天前和小慧切磋過,那時候她可不是我的對手,沒想到僅僅過了幾天,她已經變得如此厲害了,我……」

有道是說者無心,聽者有意。

兩位長老耳朵很尖,相互對視一眼,難道……

「好了,除了龍蘭和小慧,其他人都散了吧!」

「是!」

長老有令,誰敢不從?

於是其弟子是一邊嘰嘰喳喳議論,一邊四下散去。

「你們兩個現在跟我去暗室!」

兩位長老臉上神色莫名,率先起身走出碧落劍派駐地大廳。

小慧何其聰明,頓時神情一僵,卻也無法反對,默默的跟了上去。

龍蘭見到小慧異樣,頓時心頭大震,難道那個人……

四人各懷心思,一同來到暗室,卻見裡面已經是人去樓空。

唯有先前捆綁那個男人的那面牆壁上有著留言。

事了拂衣去,深藏功與名!

落筆:路人甲

在落筆姓名的下方有一排金光點點,赫然便是封住那個男人周身大穴的赤炎金針。

這可是出自太上長老之手啊,就算是我們……

兩位長老心中萬分驚駭,此人究竟是誰?

「兩位長老,你們快看小慧!」

忽然,龍蘭的一聲驚呼打斷了兩位長老的深思,回頭一看,只見小慧宛如老僧入定,無喜無悲的看著牆上留言,眼神更是一片空無。

幾息之後,一股強大氣息從小慧體內陡然爆發開來。

先天境!

其他四大宗門的負責人第一時間就感受到了這股衝天而起的氣息,不由望向了碧落劍派的駐地,神情瞬間無比僵硬。

絕世神皇 這在白天他們踩碧落劍派踩得十分舒爽,沒想到最先突破先天境的弟子竟然會在碧落劍派,這臉打得好疼! 宿主:衛小天

等級:先天境初期

經驗值:233333/1000000

功法:九天十地菩薩搖頭怕怕金光霹靂超神大法,三十級(0/100000)

身法:我是電我是光我是唯一的神話,三十級(66666/100000)

鍛體:十三太保橫練金鐘罩,四十級(38000/500000)

悟性點:12345

戰技:幽影斬(殘缺)

戰技:七傷拳(七大屬性融合,威力與等級成正比)

戰技:化凡訣一級(可激活,每分鐘消耗1000點經驗值)

領悟:劍心通明(劍意圓滿)

成就點:100

煉丹、煉器、馴獸、琴棋書畫詩酒歌……

在五派會武中連續刷了四波經驗,不得不感慨老牌宗門的底蘊深厚,吃丹藥就像是吃飯一樣,一身傷勢吃一兩顆葯,立馬生龍活虎,原地滿血復活。

也正是因為如此,四次副本都是經驗值滿滿,衛小天也因此成功晉級先天境初期,體內真元也從量變到質變,凝聚度比之前厚實了十幾倍,隱隱有了液化的跡象。

花了一波海量悟性點,終於將功法等級提升到了三十級,每小時掛點300經驗值。

先前衛小天對於功法方面還沒有給予足夠重視,但是經歷了一次生死危機之後,完全改變了原有態度,時時刻刻必須確保經驗值不為零,這簡直就是相當於額外有一條命在啊!

至於身法方面,衛小天已經選擇暫時性放棄,雖然哪怕是在走路都會增加,但是數值實在太小,成功閃避一次攻擊也就是100點身法值而已。

現在提升一級需要十萬點身法值,還是寄望於悟性點更加實際。

鍛體方面可是給了衛小天一個驚喜,發現只要對手比自己等級高,那每次攻擊獲得的鍛體數值非常可觀。

就像是先前與秦天鵬的互相傷害,加上史文博的致命一擊,硬生生讓衛小天的鍛體提升了整整十級。

不過像這種「自虐」的方法一定要把握好一個度,萬一……

衛小天可不想裝逼不成反被草,成為茶几上的杯具。

幽影斬(殘缺)本就是先天境才能使出的招式,如今衛小天已經是先天境,使用起來自然不需要再花費經驗值了。

不過話說回來,在他還是內煉九重的時候,幽影斬(殘缺)就可以突破先天境的肉體防禦,著實讓衛小天心裏面痒痒的。

可惜修復幽影斬(殘缺)需要花費一百萬點巨額經驗值,整整先天境一個小境界所需的經驗值。

而這不是重點,重點是提升之後,威力如何暫且不說,等級肯定是超過先天境的。

衛小天這才剛剛脫坑,還不想那麼快就再次入坑,用腳指頭想想都知道,到時候肯定不止是1000點經驗值使用一次的價。

以系統那個尿性,完全就和掉進了錢(經驗值)眼裡沒啥兩樣。

劍心通明,這是衛小天意外開啟了師徒系統之後得到的東西,十有八九與系統默認的徒弟小慧有關,後者在劍術方面的天賦果然非同一般。

要是小慧的天賦不是劍,而是刀,會不會就給個刀心通明呢?再換成槍呢?

衛小天覺得這是一個非常值得研究深思的問題,以後有機會一定要試試,要是能夠集齊一個十八般武器樣樣通明,碉堡了有沒有!

系統獎勵了一個劍心通明,讓衛小天獲得了劍意。

這玩意很是不錯,大致上分成兩個方面,領會和劍勢。

領會屬於理論方面,要是現在讓衛小天專門去講解關於劍的知識,絕對可以講得頭頭是道,如同一個老學究。

劍勢則屬於實戰方面,一旦激活,整個人的氣勢將會如那出鞘的利劍一般鋒銳凌厲,實力不夠意志稍弱的人見了,說不定會直接嚇得尿褲子,用來裝裝逼唬唬人那是極好的。

根據系統所說,領悟技能屬於境界、意境方面的特殊技能,可以使用成就點進行提升。

就比如劍意,就分為雛形、圓滿、無暇三個等級。

本來衛小天得到的只是雛形劍意,然後使用成就點提升到圓滿,雖然還有下一層,卻需要整整一萬成就點,簡直就是貪得無厭的搶劫!

當小慧見到衛小天的留言而突破先天境時,系統獎勵了1000成就點,然後就沒有然後了。

形象一點來說的話,如果把經驗值比作銅幣,那麼悟性點就是銀幣,而成就點就是更高一級的金幣。

成就點是專門用於提升領悟技能的,可以向下兌換,一比一百悟性點,一比一千經驗值,反之則不行。

系統還特意點明,一旦領悟技能提升到了某種程度,便是領域!

這簡直就是逼著我一定要發奮圖強的節奏啊有沒有?

衛小天對於領域這個辭彙豈能陌生,誇張一點的說法,只要在自己的領域之內,自己就是神!

不過現在想這些實在太遙遠了,還是腳踏實地,想想現實吧。

衛小天審視了一番自己目前的手段,有了幽影斬和七傷拳,再加上化凡訣的加成,完全有信心不虛任何先天境。

來一個打一個,來兩個打一雙!

「站住!」

「此乃五派會武之地,不容他人擅闖!」

承歡天下:鬼精公主惹不起 突然,身邊閃出數道人影,眨眼間便將衛小天圍在當中,竟然是清一色的先天境,從他們的穿著不難看出,乃是吹雪谷的一支巡邏小隊。

吹雪谷相當於這次五派會武的主辦方,整體駐地外圍的警戒防禦當然得由他們承包,其他四大宗門只需要看好各自駐地便可。

「你們的眼睛是不是瞎了?」衛小天抬手指了指五派會武的駐地。

「五派駐地在那邊,我朝著這邊走,擅闖個毛!」

見到衛小天如此囂張的態度,吹雪谷這幾人的臉色頓時陰沉下來,這裡雖然離五派駐地比較遠,但是大晚上的突然出現這麼一個人,又豈能不令他們有所懷疑?

「你是何人?」

「路人甲,聽過沒?」衛小天硬邦邦的回道。

吹雪谷幾人面面相覷,顯然對於這個名字很陌生,為首之人上下打量了衛小天一番,最終做出了決定。

「你的行跡實在可疑,跟我們走一趟吧!」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