枯禪想著,接下來的一瞬,快速的接近楊寧,運起最後的一點能量,準備撕開空間,意想不到的事情卻發生了,只見光頭老大星君兀的閃身出現在了兩人的身前,紫黑色的能量鞭一抽,楊寧就被直接抽了出去,由於一切發生的太突然了,不僅是是楊寧還沒有反應過來,就連枯禪也沒有反應過來,只當楊寧重重的跌在地上那一瞬,才反應過來,想要反抗,卻有些無能為力,只能眼睜睜的看著光頭老大星君一步一步的走向楊寧。

倒在地上的楊寧就更加的莫名其妙的了,這重重的一摔雖然沒有什麼實質性的傷害,但是,確實也給摔懵了,直到光頭老大星君走到他的面前,比平常長一倍,卻像是骷髏一樣的紫黑色手抓向自己,才漸漸醒悟過來,驚恐的看著眼前的光頭老大星君。

22小七,怎麼辦啊!22楊寧現在也沒有其他辦法了,只能寄希望在七彩玲瓏鼠身上,可是,七彩玲瓏鼠似乎並沒有想理會自己的意思,半天沒有回應,楊寧也很鬱悶,心想這是徹徹底底的完了。

而就在這時,22靠22的一聲,讓楊寧鬱悶到了極點,這是發生了什麼,光頭老大星君這莫名其妙的一聲,著實讓他有些費解。

只見,光頭老大星君很是不甘的自言自語道,22主人,你確定嘛?可是,是,是,我不敢,好,我們馬上回來!22

有些莫名其妙的看著光頭老大這一連串的動作,然後在看著光頭老大星君叫上一臉驚訝的黑風和黃土等消失在他的眼前,滿臉不解的看著消失的真魔教的三人,皺了皺眉,想想躺在地上也是有些不合適,掙扎著站了起來,卻發現有些無能為力,到是枯禪很快走了過來,一般扶起自己一邊給自己查看傷勢,半響道,22這人太可怕了,居然那麼輕易的一摔,就把你的身上的幾個重要的骨頭給弄斷了!22

22啊,斷了?22楊寧雖然臉上有些驚訝,但是心裡還是覺得有些理所當然的,畢竟身體基本上沒有知覺了。

22別說話了,我來替你治療一下吧,真沒想到怎麼半路還殺出這樣一個程咬金!22枯禪點了點頭,囑咐楊寧道。

22程咬金是誰?22楊寧知道自己雖然斷了骨頭,但是只要有枯禪這樣的高手在,肯定是沒有什麼問題的,所以楊寧才將注意力放在了枯禪的話上。

22大武帝國的一個二百五,但是是個福將,沒事就能出奇制勝,不過好破壞人家的好事,所以一般我們遇到什麼事情被打斷的時候,我們就會說半路殺出一個程咬金!22枯禪解釋道。

22這種話都知道,老師你也太厲害了吧!22楊寧聽后,點點頭道。

22這算什麼。22枯禪雖然嘴上這麼說,但是心裡卻知道是自己一個人苦修的時候太無聊了,沒事的時候他就會找找一些閑書來看。

楊寧接受著枯禪的力量,身上慢慢感到麻癢的感覺,接著就是撕心裂肺的疼痛,很是痛苦的道,22為什麼會這樣,老師,我感覺我快要死了!22


22當然啦,我在幫你修復,當然會疼了,忍著點!22枯禪皺了皺眉道。

楊寧在軍中摸爬滾打了這麼多年,這樣的痛不是沒有經歷過,只不過楊寧心中真的覺得自己很倒霉,才受重傷沒多久,這又受了很重的傷,真的不知道是被什麼人詛咒了,這麼倒霉,越是想到這裡越是感到氣悶,不過不知道是不是煩悶帶來的感覺,讓他忽略了痛苦的感覺。

不知過了多久,楊寧才漸漸感受不到疼痛了,不過意識也開始有些模糊。

恍惚間,楊寧似乎來到了一個地方,這裡非常的涼爽,沁人心脾,比起寧靜谷,這裡更有種神秘的氣息,彷彿一切骯髒來到這裡都會被洗滌,正在楊寧疑惑間,化血神石上的黑影卻躥了出來,這是楊寧第一次見到這個影子躥出來,只見他開始演練功法,雖然楊寧意識有些恍惚,但是卻還認得,這影子演練的功法正是剛才光頭老大星君的吸星秘法,不禁認真的看了起來,紫色的光球瀰漫了整個空間,接著就像是要吞噬一切似得,每個小的紫色光球開始扭曲,就算是站的比較遠的楊寧都隱隱感覺到自己有被吸進這些紫色光球的危險。

22這是為什麼?22楊寧在感嘆這吸星秘法強悍的同時,心中不禁冒出了這樣的想法,在以前,這影子是不會出來的,也不可能演練自己的不會的功法,為什麼現在,在這裡,居然會演練自己沒有學過的功法,還出了化血神石,這裡是哪裡?自己是怎麼進來的?越來越多的疑問縈繞心頭,楊寧開始感到頭疼,接著,只見化血神石的影子釋放完了這吸星秘法,歪著頭看了看自己的一眼,好像是在詢問自己是否已經學會,楊寧雖然心裡疑惑,但是這點還是會意了,搖搖頭,化血神石裡面的影子,見此,又演練了幾遍,知道楊寧真正弄懂,不過楊寧頭越來越痛,致使他開始劇烈的搖晃起來,所以學好了這吸星秘法,但是頭疼也讓他幾乎要叫出來,而也就在這時,楊寧醒了過來,發現自己躺在一張收拾的很乾凈的小床上。

有些不明所以的坐了起來,發現身上斷了的骨頭差不多痊癒了,用腳趾頭想也知道這是枯禪的功勞,但是此刻房間裡面空無一人,看來枯禪也去哪裡休息了,本來還想躺一會的,但是好像沒有什麼睡意了,想起剛才那個夢,更是有些疑惑,站起身,動了動身體,雖然身體裡面還有些隱隱作痛,但是比受傷的時候要好的多,溝通了一下獸靈之玉裡面的七彩玲瓏鼠道,22小七,我睡了多久?22

22你睡了一天一夜了!22七彩玲瓏鼠的聲音從腦海中傳了過來道。

22一天一夜,怎麼會這麼久,我感覺還好啊!22楊寧憶起剛才的夢,感覺事情並不是很漫長,好似就幾個時辰的樣子。


22你感覺,你感覺的事情多了去了,愛信不信,我睡覺了,你比煩我!22七彩玲瓏鼠聽到楊寧質疑他,沒好氣的道。

22喲嚯,這傢伙翅膀還硬起來了是吧!22楊寧不禁吐槽道。

22硬你妹,少惹我,我心情不好!22楊寧以為自己說的很小聲,但是七彩玲瓏鼠的睡又豈是真睡,自然聽到了楊寧對他的謾罵,反擊道。

楊寧見此,也只能不在言語了,尷尬的笑了笑了,出了房間的門,認出了這是老村長寧濤家,此刻正是清晨,家裡此刻一個人也沒有,正在楊寧疑惑間,卻聽到門外的談話聲音,正是悟娜和枯禪,只聽悟娜道,22沒想到這些魔歪道又出來了,天下又不太平咯!22

22這跟我們有什麼關係,魔歪道,自然有正道人士去剿滅,我們這種小老百姓還是過好自己的日子為妙!22枯禪喝了一口放在面前的茶道。

22話雖如此,但唇亡齒寒,遲早有一天,我們要面對他們的!22悟娜有些擔心的道。

22好了,老婆子,不要擔心了,你我的實力加起來也不是那個光頭的對手,何必去苦惱這些,帝國不是還有很多年輕人嗎?22寧濤的聲音也傳了過來道。

此時 此時,楊寧也走了出來,一臉好奇的問向三人道,22這些人到底是什麼人,我一直沒有機會問你們呢?22

聽到楊寧這麼問,三人相互看了一眼,最後都將目光落在枯禪身上,枯禪皺了皺眉道,22他們是真魔教的人!22

22真魔教?你是指歷史上曾經一度要覆滅兩大帝國的那個反教?22楊寧有些難以置信的道。

22正是,沒想到你年紀輕輕還知道這個教的名字,難得啊!22枯禪還沒有說話,寧濤一臉欣賞的道。

22閑書看的不少哈!22楊寧接受過大道三千的傳承,對於這點自然是清楚的,只不過接受黑暗聖君傳承這件事情,他有些不想讓別人知道,畢竟這涉及到很多人。

22其實,你知道這些也不見得是什麼好事,以我們三人現在的實力都不能抗衡,你小子那麼弱,以後遇到他們一定要繞著走,知道嗎?22悟娜聽到寧濤這麼說,卻在一旁語重心長的道。

22嗯,我不會傻到去送死的!22楊寧聞此,點點頭道。

22你明白這點就好了,過來吃早餐吧,你睡了一天,也應該餓了!22悟娜聽楊寧這麼說,點點頭道。

楊寧此刻肚子真的有些餓了,來到餐桌旁,享受著在陽光下的早餐,不禁感覺到這也是一件很幸福的事情,突然一個疑惑從心中冒了出來,只聽他問道,22對了,前輩,你們知道他們為什麼會抓嗎?22

22這個,我也不太清楚,不過一直有個傳說,那就是他們真魔教的教主在被覆滅之後,形體被毀,他的隨從們一直在給他找合適的形體,不過這個傳說是不是真的,就不得而知了!22悟娜皺了皺眉,如是道。

22我記得那個穿黑袍的人曾經說過好像我很合適什麼的,看來這個傳說很有可能是真的,我差點就變成了這真魔教教主的形體咯!22楊寧有些后怕的道。

22你小子想多了,你以為誰都能成為真魔教教主的形體啊,如果身體沒有特別的資質,是不會被選為真魔教教主的形體的!22悟娜聽到楊寧這麼說,覺得有些好笑道。楊寧見悟娜不相信自己,正要說自己是頂級星辰之軀的時候,卻被枯禪使了眼色,不在言語,而悟娜以為自己說到了楊寧的痛處,也自覺沒趣,就也就不在說話,一時間餐桌上沉默了下來。

22老夥計,你們今天就走嗎?22寧濤是個喜歡熱鬧的人,自然不能讓餐桌上無話可說。

22我隨他,只不過在你們這裡也耽誤了些時間,聽說青龍軍團的入團測試就要開始了,也是時候出發了!22枯禪指了指正將食物放進嘴裡的楊寧,楊寧先是疑惑的看著枯禪,當聽到青龍軍團幾個字的時候,立即點點頭道,22是的,我們就是為了參加這次的青龍軍團試煉!22

22既然如此,我也就不強留你們了,曾孫,好好學習我給你的筆記,希望你能夠比我還出色!22寧濤聽枯禪二人這麼說,點點頭道。

22比您出色,這我說不準,但是我一定會好好學,不辜負老祖宗你的期望!22楊寧聽到寧濤這麼說,立即點點頭道。

22既然準備走,那就事不宜遲,這裡離城鎮還遠的狠,不早點出發的話,又要睡在什麼奇怪的地方啦!22枯禪聽二人還在墨跡,急忙提醒道。

22嗯,老師說的對,我這就去收拾收拾!22楊寧聽到枯禪這麼說,急忙起身道。

很快,寧濤和悟娜就將楊寧和枯禪送到了村口,悟娜到底是個女人,只聽她含著眼淚道,22時常來看看我們倆,一把老骨頭了,要注意自己!22

22嗯!你們也是!後會有期!22枯禪聞此,也有些傷感的道。

22你到是罷了,只是我這曾孫,你可要給我照顧好,老夥計!22寧濤見兩人兒女之情,也有些不適,只能將目光轉向了楊寧道。

22他是我的徒弟,你說呢,時候真的不早了,再會!22枯禪看了看日頭道。


22再見,老祖宗,老祖奶!22楊寧看著悟娜和寧濤那慈善的臉,情不自禁的道。

22嗯!小傢伙!22悟娜和寧濤聽到楊寧這樣恭敬和親切的叫他們,很是開心的道。


告別悟娜和寧濤后,楊寧和枯禪就向邊境小城曼陀羅前進了,這曼陀羅小城是冷夜帝國的邊境小城,雖然比不上青木城,但也確實是個繁榮的小城,所以楊寧對此還是很期待的。不過從米果村出發去這曼陀羅小城,要花上兩三天的功夫,期間還要穿過一座不矮的曼陀羅山。

這日,兩人緊趕慢趕,來到了曼陀羅山腳下,此時,天已經暗了下來,不得已,兩人今天又要風餐露宿了。

22老師,我們只能在這裡休息了,實在是爬不動了!22楊寧說的也的確是真的,雖然有枯禪給他恢復靈力,但是畢竟前後受了不輕的傷,身體有些乏力也是很正常的事情。

22好吧,你去生火,我去看看有什麼可以做晚餐的食材!22枯禪看了看天色,又看了看曼陀羅山的高度,皺著眉,點了點頭道。

楊寧如釋重負般的,一屁股坐在地上,壘起了石頭,開始搜尋周圍的乾燥的枯木,這曼陀羅山植被還算多,一會子的功夫,楊寧就尋找到不少,開始生火,當火苗如舞者般徐徐跳動的時候,枯禪也走了回來,手裡提了兩隻沙比兔,本打算自己去處理的,但是想想昨天那失敗的燒烤,猶豫了一下,還是遞給楊寧,如是道,22那個,我有些累了,還是你來處理吧!22

楊寧其實也有點害怕讓枯禪去處理這食材,一直在偷偷瞄著,心裡就是想讓枯禪將食材交給自己,見枯禪猶豫了一下,將食材交給了自己,幾乎是搶了過來似的,奔到河邊開始處理這沙比兔。

沙比兔是大陸上比較常見的一種靈獸,肉質鮮嫩,繁殖力強,加上很笨,所以數量很多,味道也很好,處理起來也不是很難,一會子的功夫,楊寧就處理的差不多了,準備洗去血污,可是讓楊寧感到疑惑的是,這血污不論怎麼洗都洗不幹凈,只見楊寧有些茫然的看向上游的時候,驚訝的發現,上游的河水全都是紅色的,而且整個河裡瀰漫了血腥味,身上驚出了一些冷汗,急忙溝通七彩玲瓏鼠道,22小七,這上面發生了什麼?你能感知的到嗎?22

22有一股很強的氣息,好像不是來自於靈獸,你想幹什麼?22七彩玲瓏鼠有些疑惑的問向楊寧道,聽到楊寧心中所想后,警示楊寧道,22你最好不要這麼多大好奇心,那個氣息很不穩定,我覺得是那個人情緒帶來的,很有可能是瘋的!22

22是嘛,那我就不去了吧,本來就餓了,我也沒精神去管那些有的沒的!22楊寧聞此,想想自己的處境,也就打消了念頭。收拾好了沙比兔,回到了營地,開始燒烤起來,枯禪本來坐在那裡打坐休息,見楊寧開始燒烤了,也就不在打坐了,坐到了楊寧附近開始看他燒烤,學習一下,畢竟枯禪一個人的時間比較多,學會了這個技能,自己以後就有口服了。

楊寧一邊給兔肉上抹上油和佐料,一般緩慢的翻滾著兔肉,不一會的功夫,兔肉就發出誘人的香味,枯禪口水哈喇子也流了一地,好奇的問道,22我說徒弟,為什麼我跟你的操作手法差不多,但是味道弄出來卻會差這麼多呢,到底是什麼原因啊?22

22其實很簡單,老師你沒有注意到兩個方面,第一就是處理兔肉,你在處理兔肉的時候將兔肉的一些脂肪沒有劃開,這樣兔肉自身脂肪的香味就不會流出,第二就是火焰的距離了,一定要用內焰烤,這樣溫度不是很高,但是卻能持續讓兔肉升溫,慢慢烤出來的兔肉才更加的香醇。22楊寧介紹著自己的心得道。

22呵呵,雖然你叫我老師,但是在這烹飪上,你才是真正的師父啊!22枯禪聽楊寧講的很有道理,感嘆道。

22我這都是小把戲,怎麼能跟老師你傳授給我的相提並論呢,嘿嘿!22楊寧也不傻,知道枯禪只是這麼一說,他是不會當真的。

而就在這時,楊寧突然感知到一股很強的殺氣,而與此同時,枯禪已經飈射而出,空中能量撞擊產生美麗的流星,接著,只見一個渾身血污的彪形大漢從林中走了出來,這時,楊寧想起了剛才七彩玲瓏鼠所提的那個瘋子,而眼前的人,很有可能就是那個瘋子,十分警惕的看著這個彪形大漢,在心中已經溝通了七彩玲瓏鼠,有什麼不對就立刻逃之夭夭,而枯禪見對方彈開了自己的一次攻擊,自然不會輕易發動第二次,開始鄭重的審視了一下對方,一時間,三人都陷入了沉默,誰也沒有動,一陣幽風飄過,血污傳來的腥氣與燒烤的氣息相撞,此時 此時,也許是這氣味刺激了彪形大漢,只見他開始發狂起來,徑直就準備沖向楊寧,楊寧吃了一驚,急忙拿著兔肉跳了開來,但是,讓楊寧驚訝的一幕出現了,本來,在楊寧看來,他的游龍身法就說不能逃離的多遠,但是至少可以逃開這個彪形大漢的這一衝,可是彪形大漢看似笨重,卻十分的輕盈,轉身一抓,也不顧兔肉炙熱的溫度,居然將兔肉抓在了手中。

楊寧沒想到會這樣,但是他也不想輕易放掉這兔肉,緊緊抓住另一頭,絲毫沒有退讓的意思,這彪形大漢見此,發起狂來,抓住兔肉就是一陣晃,像是要把楊寧給扔出去一樣,楊寧此刻才意識到自己有些莽撞了,因為整個人被甩出去的感覺實在有些不好受,何況還是轉了幾圈。

枯禪一個閃身來到了被轉出去的楊寧身前,頗為擔心的道,22你怎麼樣?22

22老師,他這樣欺負我們,你難道不收拾收拾他嘛?22楊寧搖搖頭表示沒有大礙,但是心裡著實氣不過道。

22這人雖然瘋癲,但是實力卻在我之上,要是硬拼,我不見得是他的對手,更何況我的能量還沒有恢復!22枯禪有些尷尬的道。

22這人居然這麼強,看不出來啊!22楊寧聽枯禪這麼說,有些驚訝的看了看這彪形大漢,而這時的彪形大漢正在狼吞虎咽的吃著他們的兔肉,而且是傳說中真正的狼吞虎咽。

楊寧雖然有些不服氣,但是又無可奈何,誰叫自己等打不過他呢,見彪形大漢三兩下解決了兩隻沙比兔之後,楊寧和枯禪只希望他能快點離開,可是事情並沒有他們想象的那麼簡單,這彪形大漢居然又看向了他們,楊寧有些害怕的對枯禪道,22這人不是沒吃飽,要吃我們吧?22

22看著像,你抓緊我,情況不對我們就溜!22枯禪看了看這彪形大漢如餓鬼般的眼神,如是道。楊寧沒有說話,只是警惕的看著這彪形大漢,點了點頭。

而就在這時,彪形大漢真的沖了過來,正在楊寧和枯禪準備逃跑的時候,卻發現這彪形大漢,像個小狗一樣的對自己很是示好,一邊用大頭頂著自己,一邊指著自己的嘴,楊寧不禁有些明白這傢伙的意思了,居然是還沒有吃夠,還要的意思,滿臉的黑線看向枯禪,卻發現枯禪的手早就搭上了這彪形大漢的腦袋,感知了一番之後,皺著眉道,22這人的腦中有一塊血瘀,應該是受了什麼傷!22

22噢!那我們能不能幫他把那塊血瘀打開?22楊寧聽到枯禪這麼說,有些好奇的道。

22你把他打開幹嘛?你跟他關係很好嗎?22枯禪聽楊寧這麼說,有些詫異的道。

22那倒不是,只是,老師,你看這傢伙粘著我,我也沒法子去做什麼呀!22楊寧指著像小狗一樣往自己身上靠的彪形大漢,無可奈何的道。

22這腦中的血瘀其實那麼容易解開的,就算是我,也沒有十足的把握,而且還需要幾種珍貴的藥物,你確定為了這個傢伙,你要這麼費勁?22枯禪皺了皺眉看向楊寧道。

22要寫什麼藥物啊?22楊寧看著彪形大漢很是親昵的跟著自己,只能嘆口氣問道。

22緋紅之果,琦黃之蕊,冰幽之心!22枯禪說出了幾種藥材道。

22冰幽之心?22楊寧有些意外的聽到了這個名字,如是道。

22怎麼了,沒聽過嘛?22枯禪見楊寧有些意外,如是道。

22不,不是,我是說我有冰幽之心!22楊寧拿出上次從北幽冥山獲得的冰幽之心道。

22看來真的是這人的造化,這緋紅之果和琦黃之蕊我也有!22枯禪從懷中掏出一顆紅色的果子和黃色的水晶花道。

22這緋紅之果據說是緋紅之地十年才結一次的神奇果品,老師怎麼會獲得的?22楊寧有些好奇的道。

22緋紅之地每年都會向冷夜帝國供奉一定數量的這緋紅之果,以我的地位自然有人會送給我了!22枯禪不以為意的笑了笑道。

22原來是這樣,那琦黃之蕊也是如此了?22楊寧聽到枯禪這麼說,猜測道。

22這琦黃之蕊的得來到是有些曲折,不過,今天這人到算是有些運氣,你將冰幽之心先給他服下!22枯禪眼神中閃過一些東西,不過很快就帶過了,對楊寧如是道。

22好的!22楊寧上次拿的冰幽之心不少,所以此刻也沒什麼好不舍的,拿出了一些,給彪悍男子吃了,這彪悍男子以為是什麼好東西,很開心的舔了舔,卻發現這東西非常的寒冷,還沒有反應過來,已經開始瑟瑟發抖起來,枯禪見此,將緋紅之果和琦黃之蕊徑直都丟到了這彪悍男子的嘴裡,這彪悍男子正在冷的發抖,丟到嘴裡的的東西也完全沒有過濾直接就吞了進去,卻突然感覺一陣舒適,可是還沒有舒服一會,炙熱感襲來。

在一旁的楊寧看到彪悍男子臉一會紅一會白的,知道這是緋紅之果和冰幽之心起到的作用,一個是極熱的果實,一個極寒的冰露,這兩者一起,毋庸置疑的是會感到冰火兩重天,只是這琦黃之蕊有什麼用,楊寧也有些摸不著頭腦,只知道記載中,這琦黃之蕊是來自大陸中部的一種很珍惜的植物,叫做昨日黃花。

於是楊寧本著求知的心問向枯禪道,22老師,這琦黃之蕊有什麼用啊?22

22琦黃之蕊是一種很溫潤的補藥,它的好處就是能夠緩解一切負面的影響。22枯禪沒有看向楊寧,只是盯著這彪悍男子,好像一瞬都不想放過一樣。

22這麼厲害,老師,你真的很有運氣啊,我聽說這琦黃之蕊百年才會出現一次呢!22楊寧聞此,點點頭道。

22雖說如此,但是事實上,這琦黃之蕊,每年都會有,只是不一定會遇到,要看機緣!22看了一會彪悍男子在地上滾來滾去,轉過視線對楊寧笑道。

撲倒那個網紅 ,老師您知道的可真多,嘿嘿!22楊寧嘿嘿笑道。

22做你老師,自然要教你一些東西,不然不是白叫這個稱呼嘛22枯禪知道楊寧在拍他馬屁,如是道,可是卻突然感到一絲殺氣,急忙拉著楊寧向後退去,卻看見了這殺氣的來源,正是那個在地上滾來滾去的彪悍男子,皺了皺眉向彪悍男子道,22你什麼意思,我們幫了你,你卻反而要害我們!22

楊寧有些驚訝,他沒有發現這一切,聽到枯禪這麼說,很是不解的看向了,對面正緩緩站起來的彪悍男子,彪悍男子眼珠子轉了轉,皺著眉,戾氣深重的道,22你們是誰,你說的話是什麼意思!22

22剛才發生的事情,你一點都不記得了嘛?22枯禪繼續道。

22我只記得22彪悍男子好像憶起了一些東西,不過頭還很昏,但是憶起來的畫面足以讓他了解了當前的畫面,只見他躬身道,22原來是救命恩人,我失禮了!22

22你是誰,為什麼會出現在這裡?22枯禪見彪悍男子對自己二人鞠躬,好像不是假的,如是問道。

22這個,我好像有些不記得了,只知道要來這邊辦什麼事情,其他的我就什麼都不記得了!22彪悍男子聞此,想了想道。

22希望你說的是真的,你既然好了,那就走吧!22枯禪心裡想到,這麼一個定時炸彈般的人還是不要放在身邊的好,只聽他如是道。

22這怎麼行,二位救了我,且不說報答,我怎麼也要款待二位一番!22彪悍男子還是個重情義的人,只聽他如是道。

22不必了,萍水相逢而已!22枯禪還是固執的堅持自己的想法,如是對彪悍男子道。

22你這就沒有什麼意思了吧,我胡血雖然不是什麼了不起的人物,但是也不是一個不知恩圖報的人,你們救了我,我是一定要報答你們的!22自稱胡血的男子如是道。

22老師,不要跟他爭了,就看看他要怎麼報答我們吧!22楊寧感知到撲面而來的霸氣,害怕這個人會突然暴走,對枯禪如是道。枯禪看了看楊寧,只能無奈的點了點頭道。

22欸,這位兄弟合我脾氣,不知道你叫什麼?22胡血聽楊寧這麼說,點頭贊道。

22我叫寧浩,這位是我的老師金蟬子大師!22楊寧本來想喊出枯禪的本名,但是想想還是給枯禪杜撰了一個名字道。

22哦,原來是寧浩兄弟和金蟬子大師,哈哈,今天若不是你們師徒倆,我估計不要知道會遇見什麼,被野獸吃了也說不定,謝謝啊!22胡血聽到楊寧這麼說,點點頭道。

22哦,沒事!22楊寧心想還以為你有什麼舉動呢,就一句簡單的謝謝,你開玩笑的嘛。一時間三人陷入了沉默,胡血見此,急忙問道,22不知道寧兄弟和大師是去哪裡?22

22你準備去哪裡?22楊寧正準備說話,卻被枯禪打斷道。

此時 此時,楊寧有些疑惑為什麼枯禪會打斷自己,但是想想也就明白了,很明顯,枯禪是還是不相信這胡血,才會先提出疑問。

22其實不瞞二位,我的記憶還沒有完全恢復,不知道二位能不能帶我一起走?我雖然身上沒什麼值錢的東西,但是我有力氣,什麼粗活重活以後就由我來做,可以嗎?22胡血聽枯禪這麼問,有些不好意思的撓了撓後腦勺道。

枯禪聞此,看了看這胡血又看了看楊寧,示意楊寧兩人單獨談一會,楊寧見此,也不好忤逆老師的意思,點了點頭,兩人來到了一顆大樹的背後,只聽枯禪的如是問道,22你是什麼意思?22

22我沒意見啊,我感覺這個胡血好像沒有撒謊,而且他也說了,粗活重活由他來干,我們也確實輕鬆一點欸!22楊寧其實心裡還是蠻願意帶著這胡血的,畢竟現在的一些不方便存放在空間戒指中的東西都是他來背著,他的傷才好不久,聽到這麼個好的建議,自是喜不自勝,但是還是故意一副事不關己的樣子。

22你就給我裝吧,只是為師覺得這個人不太安全,我的實力還沒有恢復,你就更不用說了,萬一他發起瘋來,我們豈不是引火自焚?22枯禪皺著眉道。

22老師,你說的也對,只是如果他要對我們不利,早就對我們呢不利了,還用等到以後嘛!22楊寧找了個理由道。

22你這麼說也對,好吧,那就跟他一起走吧,只是你離我近點,不然發生了什麼,我可救不了你!22枯禪聽楊寧這麼說,也頗有道理,只是不忘提醒楊寧道。

22安啦,雖然他厲害,但是逃命我最強,嘿嘿!22楊寧有七彩玲瓏鼠和幽夢神蜃,在加上暗夜修羅雀,這三隻靈獸的靈力技能作為底牌,其實他逃命還是很簡單的。。

22別得意,這人實力,在我看來,跟那個光頭差不多!22枯禪有意沒意的一句卻讓楊寧兀的感到一驚,如是道,22現在改主意還來的及嗎?22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