果然,不管她走到哪裡。

那輛車一直在她身後,不遠不近。

不安化作怒火,筱雨一腳踩下了剎車。

她就不信,青天白日的,那些人能拿她怎麼樣!

前方的車突然停下,厲鋒胤猛地一個急剎。

車輪摩擦地面,發出一道刺耳的聲音。

男人的身體,也因為慣性猛地往前一靠。

「滴滴——」

車子的喇叭聲,也驟然響了起來。

什麼破車!

厲鋒胤眉頭緊皺,極為不滿。

再抬頭,女人凝重散著怒氣的臉越來越近。

她發現自己了?

應該不會吧。

厲鋒胤心虛的別過頭,雖然是臨時隨便找的車子,但他自認為自己的車技還是不錯的。

然而,車窗上傳來一陣拍打。

一聲比一聲更急促。

這下,厲鋒胤心裡的那點僥倖全然被打破。

見已經躲不過去,他只能醒著頭皮,慢慢搖下車窗,「真……巧啊,你也在這兒。」

車窗越開越大。

男人俊美又帶著份悻悻然的臉一點一點露了出來。

熟悉的感覺,撲面而來。

「又是你?!」 艾梅達斯戰記 筱雨瞪大雙眼,一聲驚呼。

他就這麼想打聽宋晴暖的下落嗎?

見事情敗露,厲鋒胤硬著頭皮,裝作一副不知情的模樣。

「什麼又是我,我出來辦點事,沒想到遇上你了,真是有緣。」

筱雨雙手插眼,直勾勾的盯車裡的男人。

她可不會信這樣拙劣的措辭。

「誰跟你有緣!你厲大少爺出來辦事會來這樣的車?說,你一直跟著我到底想幹什麼?」尖銳的聲音里諷刺意味十足。

「沒有金剛鑽,別攬瓷器活。下次再跟蹤人,麻煩你回去再好好學學車是怎麼開的,我可沒見過哪個007滿世界開車濺人一身水的,你這樣的,間諜鼻祖都能被你氣活!」

筱雨的話厲鋒胤哪裡聽不出來,臉上的笑意頓時少了三分。

「說誰呢,誰跟著你了?你別冤枉人。」

男人死不認賬的嘴臉徹底激怒了筱雨。

也不知道她哪裡來的力氣。

上一秒還穩穩坐在車裡的男人一下子被拽到外面。

「啪!」

一記耳光,無比清脆。 厲鋒胤不可置信的看著這個一臉慍怒的女人。

他長這麼大,還沒有人敢打他!

「臭女人,你竟然敢打我,看我不好好教訓你。」

厲鋒胤也有些怒了,上前死死抓住女人纖細的手腕。

筱雨可不是省油的燈,對著眼前這個男人就是一頓拳打腳踢。

「救命啊……打人了……唔……」

厲鋒胤一個頭兩個大,生怕會引人過來,連忙捂住了那張哀嚎的嘴。

「你先冷靜,跟我回……」

厲鋒胤話還沒說完,腦袋上突然傳來一陣巨大的痛意。

轟轟作響的聲音瞬間充斥著整個大腦。

一股溫熱的液體,順著耳邊流向脖頸。

掙扎間,筱雨清清楚楚地聽到後面傳來一記悶棍。

手腕間緊緊握住自己的大手,也徒然鬆開。

「怎麼了?」

身後男人明顯的異樣讓筱雨的心再次提到了嗓子眼。

她立刻轉身。

厲鋒胤閉著眼,沉重的身體已然壓了過來。

後面不知何時多了一伙人,帶頭的手裡還拿著一根粗根。

「你,你們是誰?」

筱雨打著顫的步子,幾乎就要拖不動這個頗有分量的男人。

「別過來,再過來我就要報警了。

雨勢漸大,有陣陣寒風。

長長的睫毛掛滿了雨霧。

汗水比雨水,更先一步打濕了她的衣襟。

「呵呵,那就看看是你報警快,還是我們動作快。」為首的人透著一股地痞氣,嗤笑一聲,不以為然。

「別過來……求你們了……」

筱雨驚恐的看著離自己越來越近的一伙人。

發軟的腿已經毫無知覺。

身後還亮著燈的車子擋住了去路。

夾雜在男人和冰冷的車身之間。

她動不了,也不能動。

一隻粗躁的大手猛然扣住了後腦勺。

還沒來得及出聲。

一股濃濃的乙醇氣息竄入鼻腔。

意識越來越模糊。

筱雨眼前一黑,眼睛緩緩閉上。

「把這兩人都跟我綁上。」

「是,老大。」

一伙人的身影,迅速消失在雨幕之中。

……

「對不起,您撥打的電話暫時無人接聽,請稍後再撥……」

宋晴暖放下手機,憂心仲仲。

這句話,她已經聽了好幾遍了。

從剛才回來的路上到現在,筱雨一直沒有接電話。

也許是開車太專註了沒聽到吧。

宋晴暖在心裡這麼安慰自己。

「嘭——」

房間里突然傳來一聲巨響。

「媽咪……嗚嗚……」安之痛苦的哭聲打斷了宋晴暖的思緒。

手裡的茶杯還來不及放,她瘋一樣的衝過去。

「哐。」玻璃碎片在地上四濺,散落。

「安之,不怕,媽媽在。」

打開房門,安之光著屁股,整個人仰面朝天。

床邊還有一半垂下來的被子。

宋晴暖立馬將安之從地上抱起,一邊晃著他一邊心疼的安慰著。

睡夢中突然掉床。

安之顯然被嚇了個不輕。

小小的身體軟軟的趴在宋晴暖的懷裡,一聲一聲,越來越痛。

整個身子,哭的一顫一顫的。

不像平常那般嚎啕大哭,這次幾乎快要哭不出聲來。

宋晴暖心疼的不行。

豆大的眼淚,瞬間斷了線似的啪嗒啪嗒往下掉。

「不怕,不怕,媽咪在……」

除了一遍遍的重複這句話,她真不知道該說些什麼。

過了許久,安之終於哭累了。

倒在宋晴暖溫暖的懷裡沉沉睡去。

她疼惜的將安之抱上床,和安之一起入睡。

小小的臉蛋上那兩道清晰的淚痕。

刺痛了她的心。

安之從來都不掉床的。

宋晴暖內心的不安越來越重。

這一晚,她一夜未眠。

一大早,安之還沒醒。

宋晴暖輕手輕腳的出了房間。

「對不起,您撥打的電話暫時無人接聽,請稍後再撥……」

冰冷機械的聲音,再次響起。

不管筱雨會去那裡,再怎麼樣,也該到了。

況且,筱雨從來不會無緣無故不接她電話的。

思索了再三,她決定給筱雨家裡人打電話。

「喂?」這次,電話那邊終於不再是冷冰冰的機器人聲音了。

宋晴暖按耐住內心的不安,「您好,阿姨,我是筱筱的朋友,請問筱筱回去了嗎?」

「是小暖吧?」接電話的是筱雨的媽媽,聽到聲音,一下子就猜到了是宋晴暖。

「是的,阿姨。」

「筱筱昨天倒是打電話說要回來了,一直沒到,我還奇怪呢,是不是出什麼事了。」

宋晴暖心下一驚,立刻掩飾道,「沒有沒有,筱筱今天跟我說她要回來找我,我以為她開玩笑的,所以想著問一下。」

「這孩子真是的,開玩笑也沒個度……」電話那邊的人明顯失望的語氣。

掛完電話,宋晴暖越來越覺得,事情不太對勁。

筱雨到底在哪兒呢?

這麼想著,目光卻突然瞥見了牆上的一副圖。

那是她剛來時,心血來潮買的臨城地圖。

上面錯綜複雜的線,卻清楚的記錄著這個城市最有商業性的地方都在那裡。

地圖……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