果然和眾人所想一樣,李喆知道不可與莫東近身而戰,所以拿出了強大靈技。

令眾人沒有想到的是,莫東沒有被輕鬆擊敗,反而能與李喆麋戰起來。

甚至讓李喆引以為傲的劍道再次受挫,一些人對莫東的期待越發大了。

強橫無比的體魄再次走入眾人眼中,竟然不懼近乎靈兵的鋒利危險。

當莫東揮出那一拳的時候,人們動容,有些師兄不再輕視莫東。

有不少人已經在想李喆失敗的情況。

可是,「鐺」一聲巨響后,那飛出來的人卻讓眾人震驚不已。

因為飛出來的人不是他們想到的李喆,而是打出令人心悸一拳的莫東。

許多人愕然,歷好激動的神色也淡去。

「李喆手上拿的是什麼。」

隨著狂風消散,人們看到了李喆手上有一柄長劍,長劍自動流動著靈光,還隱隱散發著一些威勢。

顯然,莫東那至強般的一拳本可戰敗李喆,卻因為李喆手中的劍,橫生變故。

「這難道是……」林宏臉色一變。

這時候,不少人也都想到了,一個個神色變化,眼中有炙熱凝聚。

「哐。」

莫東飛十幾丈,勉強穩住落地的身體,雙耳還回蕩著陣陣震鳴。

在他一拳要打中李喆的時候,忽然一股危險徵兆鑽入他的身心,他便看到李喆手中多了一柄長劍。

李喆以劍柄做盾牌,抵擋住了莫東一拳。

拳劍相碰,莫東一拳攻擊盡皆被長劍阻擋住,而他自己也被震了出去。

看他手,通紅一片,還有血跡。

就算是絕等寶劍,凡兵中的頂級,也傷不到他,反而他那一拳下去,還可以將凡兵毀壞。

「靈兵。」莫東掃著李喆手中的長劍,兩個字在心中回蕩。

他眼睛盯著流溢著光芒的長劍,都感到一陣鋒芒反刺過來,能做到這一點的,除了靈兵再沒有什麼了。

「靈兵。」

「嘶,李喆竟然有靈兵,怪不得他底氣那麼足。」

「想想都說李喆有機遇,兩三年裡不僅修為突增,還有靈兵在手,看來李喆這次來精英戰台,野心很大,不僅要衝入排名第四百以內,還要衝入靠前。」

「靈動四重的李喆有可沖入第三百八十的可能,擁有靈劍的他,說不定有機會衝到第三百七十名左右。」

精英戰台下都議論起來。

自古到今,兵器有凡兵、靈兵、聖兵、神兵之分。

其中凡兵最為常見,而靈兵則只有背景不淺,修為高深的人才擁有。

就拿府天門來說,不少靈動中期、後期都沒有靈兵,手中使的還是頂級凡兵。

現在精英戰台下,有靈兵的人也就是林宏等人。

李喆有了靈兵,就算是等級最低的靈兵,實力也能憑此提升一兩個境界。

而且劍形靈兵,對於修劍的李喆來講,更是無比貼合,提升的實力更強。

「你就不要再抱有希望了,就好好的看著你的東哥死在台上吧。」

李凡看了眼歷好,冷笑道。

看他樣子,李凡早就知道他堂哥有這一底牌。

歷好臉色慘白無色,而李凡說要讓莫東死在戰台上,當即使他心中一顫。

他怒聲道:「宗門不許同門相殘,你們敢。」

李凡獰笑道:「精英戰台,生死不論,誰沒有個失手啊。」

歷好又氣又怕的嘴唇哆嗦,但更多的是對莫東的擔憂。

「作為同門,你如此討論師兄弟的生死,你是不是有點無法無天。」

林宏冷掃李凡一眼,道:「而且,莫東是在宗門不可多得的天才,將來會成為宗門支柱,理應得到重點培養,他怎麼能死同門師兄手中。」

契約婚嫁 李凡心裡雖懼怕林宏,可後者數次挺莫東讓他心中很惱恨,如今他堂哥大展光彩。

再細想,林宏再生氣也不可能殺了他。

想通這些,李凡就胸膛一挺,道:「這就不是我可以管的,不過誰叫他自己走上了精英戰台,他就算死了也是自己找死,倒是林宏師兄這樣說,難道可以上精英戰台救人嗎。」

這最後一句話可謂充滿了反諷,也說到了林宏心中的軟肋。

林宏深深的看了眼李凡,他想不到一個外門弟子竟有如此膽氣諷刺他。

總裁的前妻 不過現在他沒心情解決李凡,他想的是莫東該如何面對手握靈兵李喆。

這怎麼想都是無解的事情。

忽然,林宏看到了一道靚麗身影。

在精英戰台下,有不少女弟子,不過這道靚麗影子給林宏了一些熟悉感。

「方晴。」

林宏想著這個名字,一位絕麗身影就出現在腦海中。

這時候,他也記起了這個女子是誰,她是凌若妃的親信朋友。

「她來這裡做什麼?」林宏想著,最後搖頭。

誰人都可以來這裡,那女子到這裡也不奇怪。

……

戰台上,李喆修長身軀而立,長劍抵在地上。

本來相貌就不凡的他,此時雙手拄著靈兵,靈兵流溢的光芒照映在他身上,他衣服被無聲的風吹動,如此的李喆好似一位劍仙人物。

對面,莫東氣勢就不如有了靈兵的李喆強了。

「你知道嗎,我要用此劍斬開精英榜第三百七十的大門,到那時我也算真正的精英了……」

李喆眼中有一絲憧憬,可當目光從靈兵身上收回的時候,神色就冷起來。

「沒想到的是,莫東師弟你竟然逼我這麼早動用了它……」

一抹複雜從李喆眼角劃過,李喆看著莫東。

台下的人對此感同身受,他們都是認為李喆可以輕鬆擊敗莫東,然後沖斬精英榜的人。

卻都是和李喆一樣沒有料到,僅有蛻凡巔峰境界的莫東,卻將李喆最強的底牌都拿了出來。

這是莫東最近距離的觀察靈兵,他見識過林宏的靈兵,更見識過林峰、北望境第一天驕陳若風的靈兵,還有泊仙山刀型聖兵。

但除了林宏靈兵外,其他的都是遠遠的感受過。

就是林宏的靈兵,莫東當時也沒有能仔細去看。

「真正的靈兵果然與祖劍不同。」莫東心裡感慨。

李喆手中的靈兵通體晶瑩,說是長劍兵器,其實更像是一柄玉質長劍也不為過。

易烊千璽,此生唯一的摯愛 顯然,靈兵材料不是凡兵可比。

都說靈兵是由鑄器師打造而成,因為成為靈兵,是因為它具有了靈性,被鑄器師賦予了靈性。

「靈紋。」莫東著重在靈兵長劍中心位置幾縷不複雜卻充滿了莫測道理的紋絡看了幾眼。

他知道這就是靈兵有靈性的原因,也是鑄器師才可以刻上去的靈紋。

以前莫東只聽說過靈紋,卻沒有仔細和親眼看過。

這一次算是有了見識,而他也暗暗琢磨,自己體內的龍鳳紋絡,是不是也屬於靈紋一類。

不過,龍鳳紋絡雖然看起來只是一龍一鳳,但其實線條紋絡很複雜,總體是龍是鳳,但若想要看清楚紋絡的全部,去細緻的看他們。

就會發覺越看越混沌,越看越模糊。

「該我說抱歉嗎。」莫東收回在靈兵上的心思,淡淡道。

「你逼我拿出靈兵,不知道是你不幸還是你的幸運。」李喆沒有在意莫東的輕漫,而是淡然說道。

「哦。」

輪到莫東詫異了。

「幸運是因為你有幸成為我的華業劍所遇的第一個敵人,而不幸的是你可能死在華業劍下。」

李喆目光幽深。

那聲「可能」其實已經暴露了他的殺意。

而李喆似乎怕莫東直接認輸,當頭一劍向莫東劈來。

這是毫無靈技的攻擊,然而靈兵的鋒利非同小可,李喆本身修劍多年,這普普通通的一劈,劍芒吞吐,威勢駭然。

靈兵出動,精英戰台周圍的靈氣皆被引動,形成了一片靈霧颶風。

隨著李喆一劍劈出,靈霧颶風得到了牽引,隨同那華業靈劍撲向莫東。

「停下……」就在李喆出手的時候,台下響起一道略顯急意的嬌喝。

可是,這道聲音沒有最少在此刻沒有引起了李喆的注意,或者他注意到了,但選擇忽視。

台下,也僅有少數人注意到嬌喝的人,大多數人都沉浸在靈兵的威力中。

還有人大驚失色。

就算是御靈強者,也不能無視靈兵的攻擊,莫東體魄是厲害,但絕對厲害不過靈兵。

李喆明知道靈兵的厲害,卻還對莫東以劍刃斬下,這種做法眾人心知肚明。

李喆一劍劈來,泰山壓地般,在這般劍勢下,易步這種身法都顯得遲緩。 小道士在告知他的師傅之後進屋去了。

靜太大師甩了下臂膀中抱著的拂塵,對著他們微笑點頭。

何弘翰側像是多年的好友一樣對她說「好久不見,不知靜太大師參悟到第幾層了!」

「這個施主是真心關心呢還是客套話?」

「那自然是真心關心!」

她搖頭道「看你是無事不登三寶殿,說吧,有我有何事。」

何弘翰笑道「果然知我者莫過於靜太也,鄙人確實有事要找靜太大師相助,賤內因勞累過度,筋骨受損,這不颳風下雨也疼痛特來此求一葯解脫疼痛。」

見何弘翰那個不可一世的傢伙對這位道姑如此客氣,想必是了不起的大人物。

「過來!」靜太對蘇心優招了招手示意她到她身邊去。

還沒等蘇心優過去,靜太就用她手用的拂塵一把將她手碗捲住拉過去,身體下意識反應敏捷的躲開了她的拂塵,靜太再次對她發出攻擊,都被蘇心優躲開。

「何夫人好功夫,不知尊師何人,出於何門派?」在蘇心優完美的躲過她的攻擊來到她跟前後,靜太大師總算是消停了下來問她師傅是誰。

「沒有師傅,無師傅自通!」她是可是專業的殺手培訓基地,魔鬼式訓練出來的。

「既然夫人不願多講,貧尼也不好多問,看你這身子不像是久練功夫的人,想必這勞損出因於此吧?」

想不到靜太只是對她甩了幾下拂塵就知道了她的底細,看來這個道姑還真的是不簡單哈。

「確實如此,本是梧桐城首富千金,流落在外,為了生存,若不強大,如何淡生存?」

「若是如此簡單,你身上的疼痛休息便好不必任何藥物。」

聽她玄外之音是知道了什麼?蘇心優還真不相信這個道姑知道她的靈魂不是蘇心悠本人的。

於是說道「要怎麼樣才算不簡單?」

「這個夫人心自是明白不必我多言了吧?」

她一副什麼都知道的表情,這種人要是去審犯人估計還沒審就被嚇得什麼都說出來了。

「呵~」蘇心優只是笑笑不語。

在一旁一臉懵圈的何弘翰還真沒聽懂她們到底在說些啥,接靜太的話「大師我家夫人是對病情有何隱瞞嗎?還是太嚴重治不好?」

「非也,你家夫人的疼痛是心病!我這有特效的治痛藥物也是治不好。」

心病?怎麼扯到心病這塊來了?她哪有什麼心病可言?

聽說她有心病,何弘翰走到她身邊關切的問她「老婆你這是心裡有什麼解不開的結么?」

甩開他搭在肩膀上的手白了他一眼說「我心裡能有什麼解不開的心結,誰要敢在我心裡打個結,我打死他!」

如果要說有,那也只是蘇心悠的,等等,蘇心優突然像是明白了什麼。

可能是因為她現在霸佔了蘇心悠的身體所以當她做一些蘇心悠不願意的事就會用痛來表示抗義?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