果然,他話音剛落,那九個如同雕像般靜止的人影突然動了,

他們的體魄晶瑩放光,有種不朽的偉力在繚繞,此刻,一道道耀眼的光芒閃爍,一個個身影如電,快速朝著眾人飛去,

其中,一個飛向了玄藏宮的仙闕,一個飛向了太玄門,一個飛向了太微宮,一個飛向了文始派,另外五道身影,竟然匯聚成一團,徑直朝著李昊的方向飛去, 「李昊,你果然就是個倒霉星,每次都會有不好的事情降臨在你頭上,」應昌神色古怪,嘴巴張的老大,很是無語的說道,

在他們一行人跟前,五個身影昂首而立,渾身綻放出恐怖的神力波動,如同一尊尊上古的仙神一般,牢牢盯著他們,

這是存在於數萬年之前的人物,即使在那個時代都是威名赫赫,受盡矚目,如今,歷經歲月的洗禮,他們依舊不朽,渾身上下有不可思議的力量在縈繞,很是恐怖,

「這還不好,我們得到的信物多,等會兒進入地宮中的籌碼也就越多,自然能夠分得更多的寶貝,你若是不喜歡,可以不參與,」李昊微微一笑,點點頭說道,

陳逸飛幾人聞言,果斷上前一步,一人選定一個對手,異口同聲道:「這個是我的,」

五個身影,正好對應了五個人,應昌果然就被徹底流放了,

「我去,你們這群沒良心的,作死啊,這種苦力活,交給我就好了,」應昌看著瞬間選好敵手的幾人,頓時急了眼,飛速上前幾步,就要加入戰團,

「不要鬧,一人一個,速戰速決,應昌,你負責照看嬌娘,」

李昊擺一擺手,身形一閃,朝著其中一個對手奔去,

根據從朱八老祖那裡得來的消息,若想要真正進入這座遺迹之中,需要九種神力全部匯聚方可,如今,正好有九尊古怪的存在出現,聯想之下,極有可能就是進入地宮的關鍵,

而且,這幾名存在都是數萬年前的前輩先賢,甚至就是那些佇立虛空的修者門派的祖先也說不定,若是不能夠儘快將之擊敗,極有可能會被那些傢伙給看上,

李昊心思急轉,快速迎向其中一個人影,將之攔下,

在他對面,是一名三十多歲的中年人,渾身散發出晶瑩的寶光,有種氣吞萬古的無上其實,宛如一尊九天之上的仙神,很是強大,

這人,乃是數萬年前的絕世高手,不知道因為什麼原因隕落在此,然而,在地底埋葬了數萬年依舊不朽,讓人難以想象,

「嘎,」

那中年人抬起頭顱,眼眸深處陡然射出一抹濃郁的煞氣,緊緊盯著李昊,這是一尊怪物,被演化了無數歲月的陰煞之氣吞噬,沒有人知道其到底有多麼恐怖,

他看到對面的李昊,頓時發出一聲怪異的吼聲,如同一尊上古的蠻龍在嘶吼,將虛空都震蕩的一陣顫抖,隨之,他身軀一閃,身軀有無盡寶光閃爍,朝著李昊衝去,

「哼,塵歸塵,土歸土,你還是安息吧,」

李昊冷哼一聲,額頭眉心處頓時衝出一點靈光,瞬間化作一枚晶瑩剔透的星辰,有恐怖的神力洶湧,凝聚成一條絢爛的星河,剎那間劈了出去,

在皇嶺鎮的時候,他就跟陰煞打過交道,知道這些傢伙乃是天地之間的陰邪之氣凝聚而成,最為懼怕天地正氣,為了速戰速決,李昊直接就祭出了靈魂神識,妄圖將之瞬間毀滅,

「嗡,」

那中年人身在虛空中,一下子身形停滯,從其眉心處綻放出一股血光,化作了一柄血色長劍,與李昊的星辰之光猛烈撞擊在一起,銀紅兩色撞擊在一起,頓時發出一聲震天動地的爆炸聲,有金石之聲轟鳴,

「不愧是埋葬了數萬年的陰煞,皇嶺鎮的那些孕育了千年的傢伙簡直就不能夠相比,」李昊暗嘆一聲,不可思議說道,

這具中年人體內的陰煞之氣極為濃郁,竟然已經凝練成了實質,雖然依舊畏懼正氣,但是已經沒有那麼恐懼,甚至已經能夠與其相爭,

「犼,」

那中年人額頭變得透明,閃爍著瑩瑩血光,宛如有一片血色的海洋在翻滾,有無窮無盡的殺意流轉而出,極為可怕,他嘴唇開合,發出一聲聲詭異的怪叫聲,再次牽引來一片血光,化作了一汪血海,肆意翻滾著朝著李昊衝去,

「嘿,真當我是泥捏的,」

李昊一聲冷笑,快速運轉秘法,

剎那間,他的額頭一片晶瑩,隱隱然變得透明,凝目望去,清晰可見其中有一座浩瀚無垠的星空在閃爍,更是有數十顆燦燦星辰在放光,

無窮無盡的星光瀰漫而出,快速交織纏繞在一起,瞬間化生出二十多顆星辰,各個有拳頭大小,閃爍著神輝祥光,幻化成一片星河,徑直朝著血河捲去,

他的靈魂神識本就強大無比,又擁有著二十多尊神秘的虛影盤坐鎮壓,即使相比於第三個大境界的高人也不遑若讓,是他的殺手鐧,

此刻,李昊全力祭出神識,頓時整個身體都瀰漫出恐怖的星華,宛如一尊星辰帝王一般,恐怖絕倫,

強橫的神識破體而出,演化出一座璀璨的星河,有一顆顆真實的星辰在閃爍,瞬間沖向血海,

紅色血海,充滿了陰邪殺意,蘊含著至陰至煞之氣,可以侵蝕萬物,將一切都化為膿水,

銀色星河,充滿了正氣聖意,蘊含著至剛至陽之息,可以凈化一切,擁有純正浩然之氣,

兩者呼嘯而過,在天宇中毫無花哨的撞擊在一起,如同兩件絕世寶劍在碰撞,響徹其震耳欲聾的爆炸聲,

明明都是神識攻擊,卻如同是神兵利刃對撞,一下子綻放出絢爛的光華,有恐怖的神輝閃耀,

「吼,」

中年怪物仰天嘶吼,周身有無窮無盡的漆黑霧氣籠罩,散發出濃郁的殺意,極力相抗,然而,星河之光燦爛生輝,浩瀚而純凈,具有凈化一切的力量,不斷的糾纏在煞霧身上,微微一震,便將其徹底摧毀凈化,

自從修鍊了『星斗練神訣』,李昊的靈魂虛空便化作了一座宇宙星空,如今,他更是在其中凝練出了二十幾顆星辰,能夠自主同九天蒼穹中的星辰溝通,有源源不絕的星力洶湧,此刻,他全力運轉之下,整個蒼穹都震動了,一下子明亮了起來,

仰天望去,原本黑漆漆一片的星空嶄亮發光,有一顆顆星辰快速出現,撕裂了漆黑夜幕,流轉出燦燦星光,將整個天地都映照的一片光彩,

繁星璀璨,星光閃爍,一顆顆星辰大如栲栳,熠熠生輝,不斷垂落下一道道星光瀑布,一股腦全部納入李昊身軀,將他襯托的如同一座星河帝王,讓人不敢直視,

「星辰之力,匯聚我身,」

「星華之光,滋養我神,」

「手掌星辰,我當為星河之王,」

李昊大喝一聲,眉心陡然綻放出絢爛的神輝,如同一座無底洞一般,剎那間將所有的星光容納,

萬千星光閃爍,化作一道道璀璨的星河全部匯聚入李昊的眉心處,竟然硬生生化作了一枚豎眼,有無盡威嚴之氣繚繞,

眉心第三枚眼睛,狀如柳葉,慢慢開合之間,彷彿有億萬星辰在其中演化,不斷的湮滅幻滅,陡然射出一道恐怖的神光,向著那名中年人射去,

「啵,」


神輝漫漫,遮天蔽日,那一剎那,天地之間所有的光芒都被遮擋了,只剩下這道仙光閃爍,如同永恆之光,恐怖絕倫,

星河長劍,刺破天地,整片天地,甚至連虛空都承受不住,快速撕裂湮滅,

「吼,」

中年怪物厲聲嘶吼,整個身體都在爍爍放光,有無窮無盡的漆黑霧氣繚繞,盡數被他吞噬,一道烏光閃爍,黑漆漆,空洞洞,如同一座無底的深淵,陰邪可怕,

他奮力的掙扎,凝聚出一道漆黑神力,有至陰至邪之氣繚繞,幻化出了一把烏光大劍,猛力朝著星光神劍斬去,

「轟隆隆,」

「轟隆隆,」

震天動地的響聲爆射,簡直如同九天神雷一般轟鳴,在天地之間不斷的碾壓而過,

銀色天劍橫空,如同一輪銀色的要養,沿途虛空都不斷的炸碎,

烏黑神劍劈砍,如同一座無底的深淵,將一切存在都盡數吞噬,

兩者再次撞擊在一起,一下子綻放出恐怖絕倫的波動,將周遭一切都毀滅殆盡了,

這一刻,整個天地都寂靜了,一切聲音,一切光芒都不存在了,似乎連時間空間都停駐不前,在這一剎那間靜止,

「啵,」

不知道過了多久,虛空中突然響起一聲輕微的波動,隨之,一切恢復正常,

「真是恐怖,險些被抽幹了,」李昊臉色蒼白,只感覺渾身一陣無力,

神識對抗,不比體魄和神力的比拼,動輒便會灰飛煙滅,徹底消逝,極其危險,

而且,靈魂透體而出,有很大的可能會被外界所干擾,稍有一絲差錯,便難以回歸,最終被陰邪之氣吞噬,而且,對方本就是陰煞之氣凝練而成,更是能夠侵蝕靈魂,若不是李昊本身就意志堅定,擁有常人難以企及的韌性,恐怕早就徹底淪陷了,

此外,上古的古經秘法雖然強大,但是若沒有與之相契合的意志去配合,只會被強大的力量所吞噬,化作一尊只知道殺戮的魔頭,剛剛的對撞,他甚至將所有的靈魂神識盡數放出,在最後的關頭,險些沒有能力將其收回,及其危險,

「還真是多虧了妖師,若不是那三年慘絕人寰的折磨,我也難以擁有現在這般堅定的意志,」

李昊下意識想起曾經被妖師附身的日子,不由身軀下意識的抖動,默默的嘆了口氣,

「呼,」

李昊渾身放光,眉心,胸口,丹田,三個地方爍爍生輝,如同三座幽深的無底洞般,源源不斷的攫取天地的靈力,快速回復體能,足足過了半個時辰,他才長長吸了口氣,有了行動之力,

李昊睜開雙眼,招一招手,頓時不遠處一道光芒閃爍,飛入他的掌心,

那是一塊殘破的石板,不知道什麼材料製成,青白兩色光芒閃爍,古樸而滄桑,似乎已經經歷了數萬載的歲月流逝,

「果然和我猜測的一樣,這九個怪物身上隱藏著進入真正遺迹的線索,」李昊微微一摸索,將其收起,輕聲呢喃道,

「還有八塊,」

他緩緩抬頭,終於有時間探查周圍的戰場… 天際城郊外,原本荒蕪一片的亂葬崗,此刻人潮湧動,

夜幕降臨,原本應該漆黑一片的天地,此刻竟然到處都閃爍著耀眼的光芒,亮如白晝,

那是各種神力涌動的結果,澎湃如潮,翻滾如海,刺目而恐怖,

整個天宇下,此刻總共有八處小戰場,不斷有可怕的爆炸聲響起,如同有八個小世界在生成,釋放出令人戰慄的波動,

祝敖昂首挺胸,一襲白衣飄飄,滿頭黑髮亂舞,說不盡的飄逸超然,在他身後,有九條真龍翻滾,有九頭白虎挪移,燦燦神輝閃爍間,如同一名九天之上的仙神一般,讓人仰視,

在他對面,乃是一個中年人,渾身閃爍著黑漆漆霧氣,如同從無盡深淵中走出的魔神,妖邪而強大,此刻,兩人大戰在一起,不斷有神力爆炸,將那片小天地都湮滅了,

陳逸飛在虛空中飛舞,掌心有千萬道瑞彩噴吐,釋放出恐怖的神力波動,彷彿一名無上的至尊在復甦,將大量的虛空都炸裂了,

在他對面,一名中年人頭頂著一尊仙鼎,有密密麻麻的符文閃爍,呈現出一條條蒼龍的紋路,神秘而可怕,

兩尊仙鼎劇烈的碰撞,不斷有絢爛的光芒閃爍,有恐怖的波動在傳盪,簡直如同開天闢地一般,

「鏗,鏘,」

再遠處,一柄柄天劍橫空,有鋒銳的劍芒肆意,將虛空劈斬的破破爛爛,彷彿要崩潰了一般,那是趙通在大戰,他整個人都化成了一柄利刃飛劍,鋒芒畢露,不斷的朝著對面砍去,

他乃是以劍入道,又吸收了金之本源神力,一舉一動之間都有恐怖的殺意瀰漫,好似能夠將整個天地都給砍碎,極其可怕,

「嘩嘩嘩,」

「轟轟轟,」


突然,整片荒野都震動了起來,

大片大片的土地在崩碎,一條一條大河在洶湧,彷彿世界末日一般,有可怕的神力在鼓動,岳項明聳立天地之間,背後有一座座山脈不斷起伏,撐天而起,又有一條條大河奔流翻滾,滔滔而流,

山巒聳立,大河翻滾,無盡的山河秀色閃爍,五光十色,

岳項明的身軀不斷高聳,整個人恍惚之間似乎漲大了許多,如同一尊傲視天地的魔神,釋放出足以撕裂天地的力量,極其可怕,

一個個身影翻飛,一道道神力呼嘯,每一個人都選定了對手,正在進行生死大戰,

被陰煞入體的這些怪物,一個個都強大無比,雖然歷經無數歲月,早已經沒有了往日的威視,但依舊不是普通修者能夠對抗的,不可小覷,

然而,祝敖幾人拼盡了全力,幾乎將一生所學用出,瘋狂的大戰,

他們一個個都是天縱之資,又伴有古經秘法,戰力無窮,如今,同這些強大的怪物戰在一起,打出了無與倫比的氣勢,

如果說以往他們並不為人注目的話,今日這一戰,註定將為他們打響屬於自己的名號,

鮮血流淌,光芒閃爍,

那一個個身影昂首挺立,打出了自己的氣勢,打出了自己的霸道,彷彿一尊尊耀眼的星辰,正在緩緩升起,

這是一群註定將要銘記史冊的青年,若是成長下去,它日必定能夠席捲八方,威震天下受盡世人膜拜,

李昊一閃身,來到華林面前,靜靜的望著那一個個小戰團,眼神爍爍放光,

「怎麼,你不打算去幫他們一把嗎,」華仙看到李昊出現,稍稍吃了一驚,輕聲問道,

九尊怪物,每一個都如同一尊上古的魔神,強大非凡,即使是那些聖地仙門的弟子,此刻也依舊陷入大戰之中,打的很是艱苦,甚至岳項明幾人已經有些力竭,渾身布滿了傷口,可是,李昊竟然已經解決了對手,可想而知他的戰力有多麼恐怖,


「如果我出手,他們或許會倖存下來,但一定會恨我一輩子,」李昊眸光中有耀眼的光芒閃爍,隱隱然有一股強烈的自信,

「我的兄弟,註定每一個都將要名留青史,絕不會在這裡倒下,」

「你倒是很有自信…」華仙搖了搖頭,輕聲呢喃道,

「道,道可道,非常道,」

突然,天地之間響徹起一道恢弘的聲音,聲震蒼穹,簡直如同飄渺大道在顯化,有一股無法阻擋的威視傳來,

李昊抬頭看去,只見一個青年聳立蒼穹中,身後竟然有千萬道神力大河在翻滾,隱隱然呈現出一尊尊虛幻的身影,無數道虛影盤坐天地間,口中大喝道音,如同誦經祭祀一般,有神秘的力量在流轉,

那青年面前,一個身影狀若魔神,渾身有恐怖的神力在蕩漾,然而,他根本無法阻擋這種浩大的道音,整個身軀被大道規則之力鎮壓,竟然快速的黯淡,隨後『啵』的一聲化作了虛無,

「是玄藏宮的莫雲,據說此人如今二十歲便已經突破到了接洽境,更是修成了玄藏宮的神王體,被譽為萬年來最有可能證道的絕世天才,」華仙輕聲說道,


「轟,」

話音未落,整個天宇中突然響徹起陣陣雷鳴之聲,恐怖的聲波化為了實質,掀起了道道漣漪,將整片虛空都震懾的抖動不停,

天空中,一個金色的身影橫立,周身有九道神環籠罩,散發出聖潔而浩然的氣息,

「周銘,這貨果然得到了一種神力本源,」李昊眉頭微皺,望著那個如同仙神一般屹立在蒼穹的身影,輕聲說道,

周銘年紀輕輕,但是渾身被聖潔而燦爛的光環籠罩,整個人金光瀰漫,簡直如同一尊耀眼的太陽,這亦是一個絕世天才,實力強大無比,甚至能夠跟周靈那個變態大戰,可想而知他的實力如何,

滾滾雷鳴轟隆作響,一道道神環爆炸,快速將他對面的怪物籠罩,『咔嚓』一聲將其徹底炸成了粉末,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