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鋒身前一枚道果出現,玄奧一點不可捉摸,既是萬物初始,也是萬物終點,便連絕皇玄殤那可以扭曲天地法理的強大力量,一時間都被定在半空中,難以下爪。

但就在這時,此前似乎因為受傷,一直顯得有些弱勢的極皇神淵,猛然發出驚天怒吼。

其周身血色星海掀起無邊大潮,在這一刻轟然爆發,巨大的白色猿猴,展現出前所未有的爆炸性力量,縱身一躍,卻不顯絲毫暴烈凶戾,反而不帶任何煙火之氣,縹緲而輕巧,縱身衝出玄天局!

正與絕皇玄殤角力對峙的玄天局,此時面對極皇神淵,難免有些顧此失彼,竟然讓這大妖沖了出去。

極皇神淵突圍,太虛道尊與佛祖也頓時被驚動,但看著眼前這一幕,還是心生震撼之感。

雖然無法同時鎮封壓制兩大妖族聖皇,但林鋒以一己之力,可以同兩大妖皇爭鋒而不落下風,已經是天元大世界從未有過的壯舉。

同樣想法也在極皇神淵和絕皇玄殤心中生出,但還不待他們思索接下來該如何行事,玄天局中的林鋒突然笑了笑。

絲毫沒有因為極皇神淵最終還是突圍的惋惜,亦沒有接下去可能面對兩大妖皇內外夾擊的窘迫,林鋒輕笑著,右手再次捏了個劍訣。

只是這一次,卻不是一元道劍了。(未完待續~^~) 林鋒憑一己之力獨戰兩大妖皇,雖然不落下風,但想要鎮壓封印他們,卻難以做到。

極皇神淵抓住林鋒同絕皇玄殤交手的機會,果斷髮力,從玄天局中跳出。

出了玄天局,便是太極周天星斗大陣,漫天星光涌動之間,極皇神淵齜牙一笑,周身血色星海翻滾,同太極周天星斗大陣對撞。

巨大的法陣頓時變得微微遲滯,如同真實宇宙般的茫茫星空,甚至被染紅了一片。

受此影響,玄天局的封印進一步減弱,絕皇玄殤也趁此機會,衝出棋盤之外。

雖然成功突圍,但兩大妖皇並沒有輕鬆之感,且先不說太虛道尊、昊天鏡和釋迦牟尼如來都在太極周天星斗大陣以外,但就是眼前的林鋒,就仍然讓他們輕忽不得。

林鋒食指二指並立如劍,劍訣一引,一道混沌難明,凶戾無比的劍芒,便出現在他指尖。

那覆滅一切,誅天滅地的恐怖氣息,比之兩大妖皇的神通妖力,都還要更加兇惡。

在劍芒出現的第一時間,本就已經躁動沸騰的靈海,這時更加狂躁。

雖然此刻林鋒同玉京山是處於靈海與其他世界之間交界處的混沌時空內,但當林鋒的誅天劍炁出現,靈海還是變得狂暴起來。

潮水般的靈氣與光流,從靈海中湧出,向著林鋒衝來,那勢頭要將之徹底淹沒。

但是隨著靈海浪潮的加劇,死海之水也隨之高漲,從裂縫中湧出,將那縫隙不斷擴大。

大氣世界中的戾氣被林鋒這一劍引動,開始不停向著這片混沌虛空中匯聚。

厚重戾氣匯聚,形成道道無形氣流,所過之處,生靈寂滅,時空崩頹。

便是玉京山、玄天寶樹和周天紫氣這時都在不停動蕩。

而此刻,林鋒指尖的誅天劍炁。由混沌未明的色澤,漸漸趨向於無色無形,但其中凶戾恐怖的力量氣息,越發鋒銳。令人壓抑。

劍鋒所向,萬物寂滅。

太虛道尊和釋迦牟尼如來,目光一起看向林鋒,帶著幾分凝重之色。

他們能隱約感覺到,林鋒的誅天劍炁。竟隱約同死海的力量氣息有幾分相似,卻又似是而非,另有不同。

但毋庸置疑,那都是崩儀滅道,毀天滅地的恐怖力量,到達鼎盛極致,便是大千世界也要走向滅亡。

超越末法浩劫與大道之崩以上,真正令造化終結,萬道歸無的力量!

太一道尊、正一道尊和玄一道尊看著這一幕,都感覺到頭皮發麻:「凶性戾氣。比當年更強了,照這樣發展下去,都不需要那誅天劍,此人自己就有可能給大千世界帶來滅世之災!」

絕皇玄殤與極皇神淵,兩大妖皇作為直面其鋒的人,感觸自然更加深刻。

極皇神淵渾身上下雪白毛髮根根豎立,血紅的雙瞳緊緊盯著林鋒,身形猛然提縱,重新變得縹緲難測。

絕皇玄殤神情同樣凝重,渾身鱗片開闔之間。磅礴妖力涌動,道道金光衝天而起,遍布全身。

四大頂尖強者,這一刻都能清楚感覺到。林鋒並不僅僅單純是催動誅天劍炁而已。

在他指尖上,一道道黑色光流湧現,在虛空中瞬間化作難以計數的黑色光劍,環繞在一根直貫九霄的血紅氣柱周圍。

億萬黑色光劍,迅速排列為一個又一個陣紋,然後共同組成一座巨大的劍陣。

驚天煞氣瀰漫四野。令人觸目驚心。

隨著誅天劍的不斷提升,隨著林鋒本人修為的不斷提升,這座原始誅天劍陣的力量,也在飛速提升。

林鋒已經多年不動用此陣,這一刻再試鋒芒,徹底震動天元。

與林鋒指尖那道無形無色之劍光相合,整座龐大的誅天劍陣,這一刻也再次發生變化,進一步升華。

血紅氣柱,和那億萬黑色光劍,也漸漸變得無形無色,但其中蘊含之凶意戾氣,都更加恐怖。

看著這座誅天劍陣,絕皇玄殤和極皇神淵的神色都變得凝重起來。

誅天劍陣現身之處,連太極周天星斗大陣的無盡星光,都彷彿黯淡了幾分,運轉之間甚至有些受到影響。

太皇宮與六座星海之門,在大陣中,都不停震蕩。

自己一方力量尚且如此,作為敵對目標的兩大妖皇,感受如何,更無需多言。

林鋒卻沒有直接催動誅天劍陣,而是哈哈一笑:「玄璃,來!」

在場所有人,這一刻都悚然而驚。

玉京山外,那靈海同死海交匯處,越來越巨大的渦流中,極致而又根本的生滅之力不停交織,力量越來越強,碾碎敢於靠近的一切事物與靈氣。

但是其中卻有一抹劍光,越來越亮,當劍光達到一個巔峰之時,突然於瞬息之間消失不見。

那凶戾異常的劍意,這一刻也一起消失,彷彿那第三次封祭的誅天劍,不見了蹤影。

失敗了?

自然不是!

在林鋒頭頂的誅天劍陣之中,一個冷漠清麗,容顏絕世的女子現出身來,盤膝端坐於其中,正是玄璃!

林鋒的輕笑聲,同玄璃那清冷中帶著絲絲金屬質感的聲音,在此刻異口同聲響起:「誅!天!」

下一瞬間,玄璃的身形在劍陣內消失,而林鋒舉起的右手中,則彷彿握住了一柄無形無色的長劍。

那長劍中,不見點滴分毫凶戾煞氣從中流出,顯得同以往截然不同。

但太一道尊卻面色微微有些灰敗,嘆息不語。

此時此刻的誅天劍,力量真的更上一層樓,氣息全無不代表失去了力量,相反,是不再外流,更加玄奧而又強大。

便如同眼前恐怖的死海,能令大千萬物一起毀滅,天地諸道全部崩解。

但在平日里,莫說世俗凡人,便是修道之人,又有幾個能感覺到其存在,又有幾個能切身體會其中恐怖,又有幾個能真正洞開死海,使得那崩儀滅道,毀天滅地的力量降臨人世?

誅天劍再一次重新出世,太極周天星斗大陣內的太皇宮與星海之門,反而沒有什麼反應。

靈海中的酆都城、彼岸金橋等寶物,大千世界的開天劍、長生蓮座等寶物,也沒有什麼觸動。

有動靜的法寶,只有兩件。

林鋒身旁的造化之鐘,太虛道尊身旁的昊天鏡!

造化之鐘出現在林鋒身旁,不停鳴響,鐘鳴聲前所未有的急促,竟然隱隱帶上了幾分凄厲之意。

大鐘響動間,光影彤彤,每伴隨一聲鐘鳴,便彷彿有一重造化世界在其中破滅,而隨著下一聲鐘鳴響起,便又是一重宇宙大千開闢,然後隨著鐘鳴聲低落,而在此破滅,如此周而復始,循環往複。

無數面昊天鏡在無窮時空中一切顯形,鏡面上的光輝忽明忽暗,也在不停循環重複這一進程。

那連接在昊天鏡上,數不清的一條條大道光流,在這時竟然紛紛斷裂開來。

無數面寶鏡,在虛空中一起震動,聲音響成一片。

所有人在這一刻都注視著林鋒手中那柄無形之劍,感受著其中那看似無形,卻讓人自靈魂深處生出忌憚於恐懼的力量。

無需出劍,所有人便都已經意識到。

如今眼前的誅天劍,已經是當之無愧的天元第一法寶,徹底凌駕於造化之鐘同昊天鏡之上!




那其中的恐怖力量,令人感覺完全不該存在於這天元大世界中,便是一方大千世界,彷彿都無法承受容納!


林鋒這一刻,臉上神情無悲亦無喜,平靜的看著絕皇玄殤同極皇神淵。

然後,他一劍劈落。

轟鳴聲中,整個大千世界天地,不論神州浩土亦或者天荒廣陸,光彩都為之黯淡下去,天空變得晦暗,無盡靈氣彷彿枯竭。

一重又一重異域空間,乃至於中千世界,無端端,直接崩滅!

這一劍落下,絕皇玄殤和極皇神淵,兩個盡皆站在天元大世界巔峰的強者,心中產生的第一個念頭,竟然是嘆息。

此時此地,他們隱約間感到,自己就彷彿是在面對那最終的天地浩劫一般。

太虛道尊和釋迦牟尼如來,亦都是一聲輕嘆。

太一道尊臉色慘白,視線向著通往大千世界的裂縫處望去,就見大千世界在這一瞬間,彷彿就要徹底走向末路似的。

所幸林鋒這一劍是斬向兩大妖皇而不是斬向大千,否則其結果,太一道尊完全不敢想象。

天元七海,這一刻盡數被震動。

玄海、瀛海、空海、冥海、星海這一刻卻不是掀起滔天波瀾,而是彷彿被定住不動。

玄海中的波光浪濤,這時如同雕塑一般凝固。

瀛海中的浩渺煙波,也變得僵硬凝滯。

空海風暴盡數平息,前所未有風平浪靜。

冥海中萬千災劫盡數低落,顯露詭異的安寧景象。

星海中無盡星光,停止了閃爍,看上去彷彿一副靜謐的圖畫。

而近在眼前的靈海與死海,則掀起前所未有的驚濤駭浪,空間界域劇烈扭曲撕裂,靈海大潮和死海大潮同時遍布混沌虛空!

絕皇玄殤和極皇神淵齊齊咆哮,然後一起踏破混沌時空遠遁。

這樣的一劍,便是他們也不敢以身試法!

而隨著劍光斬落,混沌中響起一聲驚天怒吼!

大千世界轟然震動,天穹與大地一起崩裂,縱貫整個世界,界域之力扭曲分隔,重定世界!

此時,天元大世界,竟彷彿要重演太古紀元末年,上古紀元之初,天地分裂的景象!(~^~) 當林鋒舉起誅天劍的那一剎那,便連他自己的太極周天星斗大陣、造化之鐘、玄天局,都退避三舍。

這讓兩大妖皇渾身一輕,擺脫了束縛,但心頭壓力卻更加沉重。

因為這一刻,他們都清楚感受到了死亡的威脅。

便是絕皇玄殤和極皇神淵,盡皆是站在天元大世界頂點的強者,面對林鋒這一劍,也無力對抗!

這時他們只能趁機衝出玄天宙光洞天,遠遠遁走,只要能爭取瞬息之間的機會遠離,便還有生機。

但林鋒已然一劍落下,所向披靡!

那是這天元大世界,無盡漫長歲月中,從來不曾出現過的強大力量,以至於讓整個大千世界都為之顫抖,彷彿無法承受。

這一劍目標,直指極皇神淵!

劍鋒所向,極皇周身血色光霧,滾滾散開,盡數消散。

血紅光霧中沉浮的顆顆星辰,盡數大量泯滅,黯淡破碎。

血色宇宙星海,在這一刻也迎來末路,走向滅絕,時空完全崩毀,碎滅成虛無的混沌。

極皇神淵身形提縱間,施展靈極天縱,但是拿扭曲晃動的時空法理,被林鋒一劍斬落,頓時歸於平淡,再無法發揮作用,使得極皇先前的動作,全成了無用,彷彿從來不曾發生過。

道道妖力如同狂潮一般湧現,在混沌之中噴薄。

極皇神淵雙目血紅,額頭上甚至有真靈神紋浮現。

大千世界靈淵山脈。無需通天大聖、朱厭大聖動作。整座靈山上頓時有無數妖氣衝天而起,在虛空中顯化難以計數的巨大妖猴,仰天嘶吼,彷彿在同大千之外的極皇神淵共鳴。

但隨著林鋒一劍斬落,極皇神淵周身妖氣頓時開始磨滅,被從中斬開。

那縱使不如絕皇玄殤,也是世間有數強大。仿若一方世界般的身軀,同樣被林鋒一劍劈開!

驚天怒吼聲中,極皇神淵從左肩到右腰,現出一道恐怖的傷痕,下半截身軀連同左臂,盡數消失!

不朽之境,踏上永恆之橋的天元妖族聖皇,原形真身同大千世界緊密相合,幾乎不分彼此。天地即我。

但就是這樣強大的身軀,卻被林鋒一劍斬斷!

真正誅天滅道的恐怖一劍,如同天地宇宙終焉浩劫一般。

極皇神淵下半截身軀,更是完全泯滅,消失不見!

大氣世界在這一刻也劇烈動蕩,天穹和大地一起撕裂。扭曲的界域分割兩界。

不論是天荒廣陸。還是神州浩土,在這一刻彷彿也要一起斷裂開來,重新劃分為四方世界!

凶戾劍意籠罩之下,極皇神淵身旁的混沌時空都完全凝固,彷彿一方死域,猶如最初波瀾不興,寂靜無聲的死海。

連林鋒自家的玄天宙光洞天,都被打穿,破開一個彷彿難以癒合的缺口,自林鋒同極皇神淵之間的虛空。一片渾沌死寂,呈現一片虛空的狀態。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