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重!

方正元聽到這個名字,當即就明白了、

林重。林家!

能夠在龍圖戰區有所影響的,就只有林家。

方正元能夠當上局長這個位置,自然不是什麼省油的燈。

只聽到這個名字,方正元就清楚。這是林家針對許林所設下的一個局。

甚至,他們趕到倉庫所見到的那一個場景,說不定也是林家佈下的陷阱。

一想到這裏,方正元就感覺自己的手心開始冒汗,這林家,看樣子是要開始對汪家下手了啊!

至於水冷涵聽到林重的話,只是冷哼一聲,更重要的是。水冷涵看到了林重那眼神深處的那一抹炙熱的慾望,心裏就已經清楚眼前這個男人究竟在想些什麼,這讓她心裏更加的厭惡。

雖然她心裏的確是很厭惡許林,甚至恨不得就將他就地處決,但是至少許林是屬於他們的人,既然是他們的人,那麼怎麼可以就這樣拱手讓人?

她的罪犯,自然是要死在自己的手中才行!

只不過,方正元都已經這樣說了,就算自己想要再怎麼爭取,努力,都沒有任何用處,而且她也不傻,非常清楚方正元既然沒有本事將許林保下來,顯然是背後有巨大的力量在推動這件事情。

所以,水冷涵只是冷哼一聲,淡漠地說道:「你們最好說到做到,不然的話,哼,我不會善罷干休的!」

林重微微一笑,說道:「放心吧,水大副隊長,至少我們都是為民造福,這一點。我們都是相同的。」

水冷涵心中冷笑,不過表面上不動聲色:「跟我來吧。」

「看樣子,這個許林怕是凶多吉少了啊。」看着他們離開的背影,方正元嘆了一口氣,皺着眉毛,無奈地搖了搖頭,喃喃自語道。

就在這個時候,他的手機卻是突然響了起來,看清楚來電提醒的名字,方正元臉色一變,滿臉愁容地低喃道:「真的是怕什麼就怕什麼啊。」

接起電話,另一頭就響起了汪蠻蠻充滿嚴肅的聲音:「許林不是殺人兇手。」

方正元苦笑一聲:「汪總。我知道你的意思,所以我只是暫時將他扣押下來而已,但畢竟我們抵達現場的時候,他就在現場,所以我們只能夠將他收押起來。」

「我知道,我馬上過來。」汪蠻蠻表示理解。

「汪總,恐怕你就算過來了,也已經來不及了。」聽到汪蠻蠻的話,方正元輕嘆一聲,說道。

「怎麼回事?」汪蠻蠻心中有些不安。

「就在剛剛,戰區的少勛帶走了許林,」方正元猶豫了一下。又是出聲說道,「是林家的人。」

汪蠻蠻沉默了一會兒,聲音才在電話裏頭響了起來:「我明白了,局長,這件事情,你不用管了,這個人情,我也會記住的。」

說完之後。不給方正元回答的機會,就直徑地掛掉了電話,至於方正元,則是苦笑了一聲。

掛掉電話后的汪蠻蠻就望向了王二柱,王二柱出聲問道:「嫂子,怎麼了?看你一臉表情很不好的樣子,難道是老大發生了什麼事情?」

汪蠻蠻搖了搖頭,笑着說道:「我沒有事情,二柱,我要出去一趟,你介意當一下我的司機嗎?」

王二柱聞言,先是怔了一下。旋即就點了點頭,說道:「沒有問題。」

「好,那我先去換一下衣服,你稍等一會兒。」汪蠻蠻說完。就轉身上樓去了。

「看樣子,應該是老大受到束縛了,只不過,憑他的手段。想要對付他,恐怕這個世界上還沒有多少人存在。」王二柱冷冷一笑,只不過很快他又是皺起了眉毛,自言自語道,「只是,畢竟是在國內,還是要遵守一下司法機關才好,恩,還是打電話給玫瑰姐比較好。」

一想到這裏,王二柱就拿出了自己的手機,撥通了黑玫瑰的電話,在電話接通了后,王二柱就一臉諂媚地笑道:「嘿嘿,玫瑰大姐,你最近怎麼樣啊,咳咳。被你知道了,我其實是想要說一下我老大的事情……」

與此同時,武衛局審訊室里,幾名戰士一擁而入,林重隨着水冷涵走進去,就見到一名女武官正與許林在……玩剪刀石頭布?

而且,玩得還真的是好歡樂啊!

然後,許林又贏了。旋即哈哈一笑,拿起一條便利貼,貼在了這名女武官的額頭上,嘿嘿笑道:「你又輸了啊,我的運氣可還真的是很好啊!」

說完這句話,許林抬起頭,就看到了已經陰沉得像是要吃人的水冷涵,然而他全然無視了水冷涵臉上的表情,只是沖着她招了招手,笑着說道:「喲,水大副隊長,你來了啊,要不要來一起玩剪刀石頭布啊?」

聽到許林的話,這名與許林玩石頭剪刀布,誰輸誰就在臉上貼便利貼的女武官頓時花容失色,急忙走到一旁,低着頭,嬌軀不停的顫抖著,張著嘴巴,說話都不利索起來了:「水,水大副隊長,你,我,我……」

「還愣在這裏做什麼?給我出去!等會再好好收拾你!」

水冷涵怒聲一吼,她的眼裏滿是羞憤之色,被戰區的人看到自己的下屬居然與嫌疑犯這麼膩膩歪歪的,水冷涵感覺自己的肺都快要爆炸了。

許林揮了揮手,滿不在意地說道:「哎呀,水副隊長,你幹嘛那麼嚴肅呢,不過就是太無聊了,所以玩一玩而已嘛,你要知道,太過嚴肅,可是會造成內分泌失調,容易變老變醜的喔!」

「許林,你真的是一個……混賬!」

水冷涵咬牙切齒地說了一聲,然後目光掃向了林重,寒聲說道:「人就在這裏,你們趕緊帶走!」

。「鼬,你!」

帶土跟絕的心態要崩了。

尾獸沒收集全,輪迴眼現在也沒找到,組織大半人員還成敵人了,這算什麼事?

「殺!」

怕其他人不相信自己,宇智波鼬直接開啟須佐能乎第一次動手,數百米高的紅色巨人左手十拳劍,右手八咫鏡,對著帶土跟昔日隊友鬼鮫就是一通亂殺!

《從拳願開始莽穿諸天》第六十五章:帶土卒! 在這個時候這些蘇家都武者們心中完全沒有想到,今天他們竟然如此輕易的就得到了這些火炎果,要知道,這些火炎果可以非常珍貴的,而且在以前這些蘇家的武者們是根本就不敢去萬妖山脈當中去獲得這些火炎果的。

不過這個時候的這些蘇家的武者們,自己自身的修為境界在現如今得到了極大的提升,作戰實力早已經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所以說這個時候的他媽臉上紛紛的洋溢着自信。

要知道,如果在以前,他們這些蘇家丟武者們,每次遇到這些來自於馮家和歐陽家族的這些高手的時候,往往表現的都極為狼狽,因為這個時候的這些蘇家的武者們,當他們這些人的修為境界也僅僅是處於武體境而已,然而在當時,這些來自於馮家和歐陽家族的這些高手們,他們當中的每個人的修為境界在現如今都已經達到了武魂境界的程度,然而這些蘇家的子弟們以現如今武體境界的修為境界和這些武魂境界的這些武者們進行作戰的話,他們當中都這些蘇家子弟可以說根本就不具備如此強大的實力。

然而當這個時候,自從沈建對它們蘇家進行幫助,並且帶領他們這些蘇家的子弟們在萬妖山脈當中進行歷練的時候,以至於每一名蘇家武者的修為實力都擁有了極大提升,如果說這個時候的這些蘇家武者們沒有表現出自己過於強大的實力都話,是不會有如此自信的。

如果是在以前,這些蘇家的武者們可以說根本就不敢在萬妖山脈當中去執行任務,一方面是因為在萬妖山脈當中危險重重,這些萬妖山脈當中的妖獸十分的痛恨人類的武者,每次遇到人類武者的時候都會以非常強勢態度對這些人類武者們進行攻擊。而另外一方面,就是因為他們這些蘇家的武者夢可以通過和這恰拍妖獸之間進行生死搏殺從而真正都完成薊州學業給t他們安排的學院任務從而獲得更多的火炎果。

而現如今這些火炎果對於他們這些蘇家丟武者們的幫助極大,但是他們這些人心中完全不敢打這些火炎果的主意,因為他們心中可以說十分清楚,他們在今天能夠如此順利的完成這個任務獨子因為沈建的幫忙,如果沒有沈建對它們這些人的幫助的話,那麼他們這些蘇家的子弟們無論如何也是根本就無法獲得這些火炎果的。

所以說現如今的這些蘇家的武者們,每個人的心情都十分的興奮,因為這一次他們這十位蘇家的子弟竟然在沈建帶領之下,成功的將這五隻銀狼滅殺掉。然而他們如今這十位武魂境界都武者的表現同樣不俗,憑藉自己都力量擊殺掉了十隻血脈境界已經達到了二階中期的妖獸,而這些妖獸在現如今,雖然被這些蘇家武者們紛紛的殺死掉。要知道,五隻血脈境界達到二階中期的銀狼,也同樣是一隻不可或缺的力量。

所以說現在的這些來自於蘇家的這些子弟們,對這個沈建還是非常尊敬的,如果不是這個沈建在如此關鍵的時刻裏面深處了援助之手的話,這些蘇家的子弟們不僅僅自己自身的修為看咩根本就無法獲得真正都提升,與此同時他們還會被這些來自於馮家和歐陽家族的這些高手們虐待和斬殺。

而這個時候的這些蘇家子弟們,他們每個人其實素質人品都很高,而且他們都很有自知之明,而且提前每個人對這個沈建都是心存感恩的。

這個時候當這個沈建手中拿着這十幾顆火炎果並且裝入自己都儲物戒指當中的時候,這些蘇家的武者們,沒有一個人好意思沈建進行反對。

要知道,這些蘇家的武者們在現如今看起來雖然十分的揚眉吐氣,不過要是在幾年前,這些蘇家少年一代的武者夢可以說是非常的狼狽丟,因為在當時的提前根本就沒有太多的實力和這些來自於馮家和歐陽家族修這些武者們進行作戰,即便是這些蘇家武者夢還這和這些馮家和歐陽家丟武者們真正都進行作戰,到了最後是完全是被狂虐,畢竟他們這些蘇家武者的修鍊資源和修鍊天賦擺在那裏,以至於他們這些人的修為境界一隻都無法得到順利提升。

在以前,當這些蘇家的子弟們在外面遇到這些來自於馮家和歐陽家族的這些高手的時候,他們這些蘇家的子弟夢只會被這些馮家和歐陽家族的武者們拚命的欺負,輕則把他們這些人打沉重傷,重則直接就將他們這些人擊殺掉。

所以說這個時候的這個沈建,在他們這些蘇家少年子弟的眼中完全是如同神明一般的存在,彷彿只要有了沈建丟幫助這些人就能到讓自己自身的修為實力得到順利提升。與此同時,這些蘇家的武者們在現如今修為實力真正提升上去而,在外面的時候才敢於如此窮揚眉吐氣,如果不是因為他們這些人的修為實力能夠得到順利提升的,如果沒有沈建對他這些人進行幫助的話,就憑藉着他們所獲取的修鍊資源和修鍊天賦可以說完全都不是這些馮家和歐陽家族武者的對手,到了那個時候他們這些蘇家的子弟們可能結局會非常都凄慘。

不過這個時候擁有了沈建對它們這二卸任的幫助,情況可以說就完全不一樣了,如果這個時候的這個沈建要是能夠通過自己強大的實力和資源培養他們這些蘇家武者,以至於讓這些蘇家武者的實力突飛猛進,當這些蘇家都武者們再次遇到這些都處於馮家和歐陽家族這些高手的時候,再也不用害怕了,因為在現如今這些蘇家的武者悶青嗯能夠藉助於自己如此強大的作戰實力從而和這些來自於馮家和歐陽家族的進行作戰,而且今後這些蘇家武者夢不再懼怕這些馮家和歐陽家族的武者。

「現如今我們已經獲得了很多的火炎果,不過在現如今這僅僅十幾顆火炎果還遠遠不夠,這次我們在薊州學院那邊去接任務的時候,制定的任務克火獲得一百顆火炎果,而現如今我們只得到這十幾顆火炎果是不夠的。我們現如今必須去其她的妖獸領地去看看,然後去順便尋找一下有沒有合適的火炎果,不過這次我們遇到的這些銀狼都自己自身的學妹境界其實並不是十分強大,目前這些銀狼都血脈境界也僅僅是處於二階中期血脈境界而已,而且銀狼都血脈力量並不是十分強大,你們如今雖然能夠戰勝這些銀狼,不過這些銀狼比較弱小,而且這些銀狼在自己自身的實力上本來對於你們就很難造成一定都威脅,而你們在人數上卻也偏偏的佔據了一些優勢,所以說你們才能夠獲得如此勝利,進攻非常都值得慶幸,卻沒有必要驕傲。」

此時此刻,周圍一片鴉雀無聲,這些每一位蘇家的子弟們此刻都靜靜的聆聽着沈建對他們的指示和教誨。

然後,沈建便帶領這些蘇家的子弟們離開了這裏,想要去其它的地方去看一看有沒有火炎果,這些火炎果根本不夠,所以說沈建這個時候想要帶領他們去得到更多的火炎果,從而想要順利完成薊州學院給他們佈置的任務。

所以說這個時候的這個沈建,對於今天太忙完成這個任務可以說非常都有信心,不過這個時候的沈建並不僅僅是想要幫助這些蘇家的素質們去執行這些任務,沈建這個時候還有更加重要的事情要做,就是想要藉助於他們執行學院任務的機會去對付這些來自於馮家和歐陽家族的這些少年武者們,因為薊州學院的這些少年武者們是他們家族的後備軍,只要將這些薊州學院裏面的這些來自於馮家和歐陽家族的這些武者們都通通的擊殺掉的話,那麼他們馮家和歐陽家族在今後必然會遭受到青黃不接的局面,所以說只有到了那個時候才是馮家和歐陽家族真正沒落的時候。

而與此同時,當這個沈建剛剛起身,想要帶領這些蘇家的武者們離開此地,然後去外面獲取火炎果的時候,他們竟然看到了一行身影。

這行身影當中,是由十幾名少年組成,不過這十幾個少年當中,為首的那個人年紀要大一些,大概二十七八歲的年紀,而這個人沈建正好任務,讓就是馮叢。

馮叢,是馮堂的哥哥,而那個馮堂,在幾個月之前沈建剛剛來到薊州學院的時候,曾經被沈建擊殺掉,所以說這個馮叢才那時候開始就對這個沈建懷恨在心。

所以說這個時候的這個沈建,在看到馮叢這一行人的時候,不禁感嘆了一句冤家路窄,竟然剛剛回到薊州學院就在萬妖山脈當中看到來這個死對頭馮叢。

而這些人出了馮叢之外還有兩個人年紀大一些,大概二十四五歲,不過他們的修為境界也都分別達到了武魂境七段和武魂境八段。而他們兩個人的名字沈建也出任意的,他們的名字分別叫做馮康和馮原。

馮叢,馮康和馮原這三個人,在他們馮家可以說是非常都有地位的。這樣一來,當這些蘇家的武者們,紛紛看到這些來自於馮家這些高手的時候,心中都感覺到十分的驚訝,而這個時候,這些馮家的子弟也同樣看到了這個沈建和這些蘇家的子弟們。

如果是在以前,當這些蘇家的子弟們遇到這些來自於馮家的高手的時候,他們絕大多數都只會選擇逃跑而並不會真正的去選硬拼,因為那個群時候的這些蘇家的子弟們,他們,他們自己自身的修為境界和作戰實力太差了,根本就不可能長時間的進行作戰。

而且在當時的這些蘇家的子弟們的修為境界也僅僅處於武體境而已,和這些修為境界早已經達到了武魂境的這些馮家武者可以說完全沒法比,即便他們當中一些性格剛烈不服輸的武者們真正都和這些馮家武者夢進行作戰的時候也往往會遭受到被他們這些馮家武者們擊殺和虐待的下場,畢竟現如今他們這些人的修為實力擺在那裏,和他們這些人硬拼的話必然會十分吃虧。

因此在這個時候的這個沈建,想要進一步的幫助這些蘇家的武者們,不過如果要想真正的讓這些蘇家武者夢提升自己相應的實力,僅僅憑藉着和這些妖獸之間進行作戰是遠遠不夠的的,還需要他們這些人和那些人類都武者們進行針錐的激烈作戰,這樣才能讓他們這些蘇家武者的實力得到真正都提升。

不過這個時候的這些物價武者們,自己自身的修為境界和作戰實力儘管如今已經得到了順利提升,然而這種實力上的提升還是遠遠不夠,因為他們提升境界之後的最主要目的就是要和這些來自於馮家和歐陽家族都這些高手們進行相互之間的作戰,然而現如今的他們目前還沒有和這些馮家武者們進行作戰過,因此當這些蘇家武者夢遇到這些馮家武者的時候,可以說心中極為驚訝,能拉他們這些戰意熊熊的蘇家武者們剛剛和這些銀狼戰鬥完畢,每個人在戰鬥上幾乎都有一些意猶未盡,很想繼續找一些對手進行作戰。而這個時候他們卻正好遇到了這些來自於馮家的武者們,這些馮家武者們的現如今的修為實力目前還比他們強一些,不過他們這些人由於自己自身實力也同樣得到提升,所以說這個時候的提前對於他們面前的這些馮家武者夢完全都不害怕。

而這個時候的這些蘇家武者們,當見到這些馮家武者的時候,每個人都迅速丟施展了自己的武魂,他媽相信今天在這個沈建都帶領之下,他們這些人完全可以通過自己都實力和這些馮家武者們決一死戰。

而這個時候,當沈建和這些蘇家的子弟們發現這些來自於馮家武者的時候,沈建和馮叢兩個人正好目光相對。。 死亡兩次的賽娜明白了一個小小的驚喜,原來每一次發放獎品的時候,跑在最前面的是不一樣的。賽娜看着自己手裏的短刀,開心的已經不能自已了。

這是她最喜歡的武器之一,只要短刀在手她就是天下無敵。一想到這裏賽娜立刻撒丫子的跑了,她要當名列前茅的人,這樣才能拿到自己想要的東西。

此刻賽娜才明白過來,為什麼有些人會拚命的往前跑。原來他們從一開始就明白,排名越是靠前的,獲得的獎勵就越好。

不一樣的獎品調動了賽娜全身的積極性,她感覺到自己移動的速度越來越快。趁著自己精神高昂,賽娜一口氣衝到了自己之前犧牲的地方。

看着無比眼熟的敵人,賽娜這一次直接拿出了自己的短刀,衝上去和敵人對砍。很快自信心爆棚的賽娜,一路上解決了不少的敵人。一時興起之後,她還幫着別人解決了不少迷彩的敵人。

一路向上,保持愉悅的心情,迷彩的敵人也收拾了三層樓。到了第四層之後,樓層的正中間站了一個人影。

「又是迷彩,它們這是和迷彩杠上了嘛!」看着無比熟悉的衣服,賽娜還以為這個挑戰已經結束了。

似乎是聽到了賽娜的吐槽,一直背對着賽娜的敵人突然轉了過來。同時過來的還有敵人的匕首,賽娜用短刀擋住匕首的攻擊。一聲清脆的『當』金屬撞擊的聲音,匕首被甩開了很遠。

「再來!」意猶未盡的賽娜用自己的左手朝着敵人比劃,絲毫沒有意識到自己動作有什麼不對勁的地方。

這一次敵人丟過來的是一顆黑色的小球,見識過手榴彈的賽娜,連忙躲到了一邊。突然一盆冷水從天而降,直接把賽娜澆得是透心涼。

「什麼情況!潑水節!還是……」正在破口大罵的賽娜突然回想起什麼,安靜的站在原地一動不動。

「我是魔怔了!被殺戮感迷惑了雙眼,不應該是這樣的。」賽娜這時候才意識到自己有多麼的蠢。

原本她想要的只是不一樣的獎品,但是伴隨着戰鬥殺戮的誕生,她開始沉浸在這種喜悅之中。結果導致她開始出現了不理智的行為,一心只想不停的戰鬥,不停的殺戮。

如果不是剛才那一盆有味道的冷水,只怕她到現在還沉浸在這種感覺之中。賽娜摸了一下身上殘留的水漬,指尖在鼻子前聞了一下,這個液體有問題。

『水裏被他們添加了驚喜,幸好你沒有上當,不然我都不知道怎麼叫醒你。』系統一想起剛才賽娜無比興奮的狀態,不論自己怎麼呼喊都沒有反應,就已經被嚇到了。

「這個天塔從最開始進來,就一直在影響着我們所有一切的行為。只要我們在天塔裏面待的越久,它們對於自己的影響就更加厲害。

看來想要突破這裏,不單單需要靈活的身手,強悍的戰鬥力,還要堅定的信念。」現在賽娜算是知道天塔到底考核的是什麼東西。為什麼之前進來的人,一個活着出去的都沒有。

賽娜突然明白了自己的情緒被天塔控制了,馬上閉目養神開始休息。等到心真正的冷靜下來了,她才發現這一層空無一人,就連之前襲擊自己的迷彩人影也不見了。

如果她真的迷失了,就會一直和自己的假想敵人戰鬥。結果就是敵人永遠不會有事,賽娜本人就變的疲憊不堪永遠的迷失,永遠永遠的被困在這裏。

安靜的樓層什麼也沒有,一眼看過去只有一個空蕩蕩的房間。賽娜不明白這個房間放在這裏的目的是什麼,可惜她已經沒有權利往回走了。

天塔的守則第一條就是,在天塔內永遠無法回頭,永遠沒有可以返回的道路,只能一路向前,勇往直前。這樣你就不會看見隊友凄慘的下場,為了勝利這一個信念活下來。

賽娜安撫好了自己狂躁的內心,握著短刀謹慎的走上了樓梯,驚喜也很快就來迎接她。一把和自己的一樣的飛刀,朝着賽娜的腦門兒來,她要是不多看一下,現在這個飛刀就要送走自己了。

「現在考核是不是有問題,這種高內涵的關卡一般都是放在最後的。」賽娜看着眼前和自己一模一樣的賽娜。她剛要轉身離開,就被賽娜喊住了離去的腳步。

「你好,我還是賽娜,請多多指教。」趁著原主發獃思考的一瞬間,影子賽娜一步衝到了原主的面前。

賽娜嚇得用短刀擋住了猛烈的攻擊,結果這個影子賽娜真的繼承了自己的攻擊方式。抬腿就是一腳用力的踹在了原主的側腰,原主沒有預料到這一招直接中招。

賽娜直接就被影子賽娜踢飛了,整個人都蒙在了原地。

「K,這個貨真的和我一樣,喜歡用這些招數。」賽娜摸了摸自己的側腰,不用想也知道肯定是一大塊淤青。

『你也知道,還行問題不大。』

「現在才到哪裏,就開始和自己對決了。這種高級的招數難倒不是最後,用來審判自己的,怎麼那麼快就出現了。」

賽娜詫異的看着自己眼前的影子,她的身手和移動速度和自己幾乎沒有什麼差別。這個天塔是怎麼複製出來的,自己這個樣子要追上來還是很有一定的難度。

「需要幫忙嘛?看得出來你好像不是很喜歡我。」影子賽娜連說話的語氣都和原主一樣,一樣的那麼欠。

「那倒沒有,就是覺得有點神奇,你倒是和我真的很像。」對於賽娜來說現在驚訝大於憤怒,真的是很神奇的表情。

「我就是你,你就是我,我們是一樣的。」

「不不不,我從來不會說這種話。至少不會對着自己說這種話,只會……」賽娜眼睛一米(眯),拿着短刀沖了上去。

「我也很好奇你會說什麼,不如你來告訴我。」影子賽娜淡定的站在那裏,等著賽娜衝過來。

賽娜使用的是自己經常使用的招數,快速的衝到了敵人的面前。在距離敵人最近的地方來一個拐彎,繞到敵人的側面或者是身後,來個致命一擊。

「巧了,我們想到一起了。」影子賽娜預料到了賽娜的攻擊,在賽娜拐彎的一瞬間,她也跟着拐彎了。

結果兩人在同一個方向撞在了一起,使出全力的兩人碰撞出了劇烈的火花。一陣耀眼的光芒之後,賽娜狼狽的靠着石牆不停的咳嗽。

這一場戰鬥不知是誰勝,誰負,原主直接就失去了意識暈了過去。

。 第十二章修鍊爻術

突然歐陽辰睜開眼睛,迫不及待的想要試試自己剛剛學會的爻術。

只見歐陽辰雙手笨捉的在自己胸前捏動著手勢。大聲喊道:

「爻法之火——火球術。」

接著歐陽辰深深的一口氣,然後雙指併攏,放在嘴前,一呼。

……傻瓜,傻瓜。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