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躍握了握拳頭,任由兩名武將將他押著,深深的看了許建國一眼,點了點頭,道:「我暫時先相信你。」

嚴振平眼中儘是冷笑,報到市局又怎麼樣,老子上頭也有人,這次非整死你這小子不可。

懷有同樣心思的還有小劉,來的路上他已經想好了,這次非要用十幾斤重的大鐵鏈把林躍鎖起來才行,看他小子還怎麼扯斷。

幾名武警押著林躍走出了審訊室走到派出所的大院里,這時許建國的手機響了起來,一接聽,竟然是武警中隊的隊長趙小平打過來的。

「趙隊長,我是許建國……」

「……是,我知道了。」

接完電話,許建國當即用對講機下命令道:「所有人注意,立刻收隊。」

「隊長,他怎麼辦?」前面幾個押著林躍的武警奇怪的問道,不知道為什麼突然會收隊。


「放人,我們走。」許建國揮手喊道。

「是。」幾名武警立刻鬆開了林躍。

林躍疑惑的看了許建國一眼,不知道為什麼他突然就改變了主意。

「林躍,你很不錯,有沒有興趣來當武警?」許建國走到林躍面前,拍了拍他的肩膀笑著說道。

「額,做武警不是要當兵的才可以嗎?」林躍奇怪道。

許建國認真的說道:「只要你願意的話,現在就可以去申請入伍,在部隊里鍛煉一年,我會想辦法把你調過來的。」

林躍笑著搖了搖頭道:「我是學醫的。」

許建國有些惋惜的搖了搖頭,他還真是挺看中林躍的,沉著冷靜,膽大心細,如果好好調教一下的是個好苗子。

「人各有志,我也不勉強你了,有機會再見。」許建國笑了笑,揮手喊道:「收隊!」

嚴振平屁股上有傷,行動不便,在兩個民警的攙扶下好不容易走了出來,一看之下頓時氣的半死,立刻怒道:「許建國,你為什麼放了他,我要到武警中隊去投訴你。」

許建國冷笑了一聲道:「隨你的便。」說完,他也不理會嚴振平,直接轉身帶人走了。

「你混蛋,我一定要投訴你……哎呦……」嚴振平氣急敗壞的指著許建國怒罵,誰知道扯動了傷口,頓是痛的直抽冷氣,他立刻怒目瞪向林躍,喊道:「把他給我抓起來,他敢反抗的話直接開槍……」

幾個帶了槍的民警立刻把手槍對準了林躍,一個個吆喝了起來:「別動,蹲下!」

林躍周圍掃了一圈,派出所里的民警不多,一共也就十來個人,只有兩個拿著手槍,以自己的速度,想要躲開的話應該問題不大,這些民警的槍法應該不算太好,不過風險顯然也是很大,那畢竟可是子彈啊。

「看來,只有故技重施,抓個人質先了。」林躍心裡暗暗打定主意,把目光瞄向了嚴振平,要抓人質的話,當然還是選他最好了。

「轟……轟……」這時,一陣刺耳的轟鳴聲從外面傳了進來,還沒等眾人反應過來,一輛極其拉風的紅色保時捷跑車從外面開了進來,一個急剎車停了下來。

車門打開,一隻穿著紫色高跟鞋的雪白長腿首先出現在眾人的眼中,等到整個人從車裡下來時,所有人的呼吸都為之一緊,目光均被吸引了過去。

女人看起來二十多歲的年紀,一身黑色的ol套裝將她的身材襯托的十分完美,鵝蛋臉,齊耳短髮,嘴唇很薄,看起來卻十分的性感,鼻樑上架著一副鏡框,增添了幾分成熟的知性感,她的五官不算精緻,湊在一起卻出奇的和諧,屬於那種越看越耐看的類型。

當然最吸引人的還是她的那雙極品美腿,光潔如珠,修長細膩,再加上腳踝上的細鑽腳鏈的點綴,性感而充滿了誘惑,漂亮的女人很多,漂亮的美腿卻不多見,僅僅是這一項,這個女人就可列入頂級美女的行列了。

本部小說來自看書罓 「誰是這裡的負責人,我是林躍的代理律師關羽,接下來有關他的案情由我全權處理。」美女一開口,聲如黃鸝,語氣卻是十分的職業化,不帶一絲感情。

「關羽……」林躍聞言頓時有些咋舌,這名字倒是夠霸氣的呀,只是不知道是誰派他來的,難道是胖子和高候?

嚴振平頓時皺了下眉頭,這個女人他知道,東海市有名的美女大律師,關羽,名字很霸道,人也非常的精明幹練,她專門幫上流圈子裡的人打官司,認識的都是有頭有臉的人物,她怎麼會來,這可是個難纏的女人啊。

「關律師,久仰大名了,我是中隊長嚴振平……」

「叫你們所長出來說話。」

關羽毫不客氣的打斷了嚴振平的話,言下之意十分明確,你一個小小的中隊長有什麼資格說話,站一邊去。

「關律師,我們所長去局裡開會了,有什麼事情你跟我說也是一樣的。」

媽的,臭女人,有什麼好囂張的!嚴振平心裡這麼想著,嘴上可不敢說出來,人家認識的人都是局長級別的,自己一個小派出所的中隊長確實不被她看在眼裡。

「那好。」關羽微微點了點頭,直接說道:「據我了解,我的當事人是因為遭受黑社會的尋釁滋事時自衛反抗,被你們派出所請回來做協助調查的,可為什麼我現在看到的卻是像對待一個a級通緝犯一樣的待遇呢,請中隊長給我一個解釋。」

林躍暗暗點頭,這美女律師的嘴巴倒是挺厲害的嘛。

嚴振平頓時暗道一聲厲害,果然是知名大律師,夠聰明狡猾的,說出來的話一針見血,咬死了林躍是自衛反抗和協助調查,不好對付啊。

「胡說!」小劉一聽立刻不服起來,馬上說道:「他明明是於黑社會打架鬥毆,嚴重傷人……」

「你又是什麼人?」關羽冷冷的打斷了小劉的話問道。

「我……」

「小劉,你閉嘴。」嚴振平沒好氣的瞪了一眼,這個小劉真是腦子有問題,自己一個中隊長人家都看不上眼,他一個小片警也敢出來搭腔。

小劉悻悻的退了下去,官大一級壓死人啊,自己一個小片警真是連話都說不上。

「關律師……」嚴振平沉著的說道:「我們派出所接到報案說是有黑社會聚眾鬥毆,我們趕到現場的時候地上傷者無數,有幾個傷勢非常嚴重,而嫌疑人林躍手持利器渾身都是血跡,我們上前詢問的時候他還有意圖襲擊警察,我們把他帶回審訊時他竟然還暴力反抗準備逃脫,而且還在審訊室里挾持了我,所以我們才會採取相應的措施的。」

林躍心裡也不由有些驚訝,這個嚴隊長還是有點本事的,不知道美女律師這次會怎麼接招呢?

要是有人知道他的心思真不知道該會怎麼想,警察和律師在為他的事情針鋒相對,他卻是一副看好戲的樣子,就差沒拉個板凳買包爆米花了。

「證據呢?」關羽絲毫不為所動,淡淡的問了一聲。

「證據?」嚴振平哼了一聲說道:「參與鬥毆的黑社會分子現在都在醫院裡,林躍挾持我的時候這麼多民警都是看見的,還要什麼證據……」

「第一……」關羽豎起一支芊指,冷靜的說道:「你們警方到達現場的時候只看見我的當事人和黑社會份子打鬥結束的情景,對於雙方為何發生爭鬥的原因並不知曉,而我的當事人是永錫大學的學生這一點是肯定的事情,而你們所說的黑社會聚眾鬥毆則只是你們的猜測,這點我沒說錯吧?」

「這……」嚴振平皺起了眉頭,說道:「這個我們正在調查之中……」

不等他把話說完,關羽接著又豎起兩跟手指,說道:「第二,至於你說我的當事人在審訊室里挾持你,請問你有證據嗎?哦,對了,你可以把審訊時的監控錄像調出來我看一下。」

「這……」嚴振平頓時有點頭大,審訊室確實有監控設備,但是他本來就是要教訓林躍的,又怎麼可能開監控呢,他當即說道:「我們審訊室的監控壞掉了,不過當時我們派出所的民警都是看見的。」

「你是派出所的中隊長,所以你們派出所內部人的證詞是無法提供可信度的。」關羽依舊一副鎮定自若的摸樣,不過卻暗暗看了林躍一眼,心裡有些驚訝,這個傢伙真的只是一個學生而已嗎,竟然敢挾持警察,這膽子也太大了吧。

「就算這樣,當時我們還請了武警協助,武警支隊的隊長許建國也是可以作證……」

「嚴隊長,你要我做什麼證?」

嚴振平話剛開口,外面傳來一個洪亮的聲音,只見剛剛離開沒多久的許建國不知為何又回來了。

當看到從大門外走進來的許建國時,林躍頓時笑了起來,跟他進來的還有好多人,其中一胖一瘦特別的醒目,正是曾俊和高候兩人。

「許隊長,你來的正好……」嚴振平雖然不知道為什麼許建國又回來了,不過正好他都快招架不住關羽了,這個有利的證據來的正是時候,不過當他看到其他人時頓時一愣:「所長,你怎麼回來了……」

「你知道還有我這個所長啊。」東華派出所的所長趙光年黑著一張臉瞪了嚴振平一眼,環視一周,當看到兩名持槍對著林躍的民警時臉色更加難看,大聲吼道:「都幹什麼呢,還不趕緊把槍收起來!」

「是,所長。」

派出所的一把手發話了,其他人那裡還敢不聽,連忙把槍收了起來。

「都幹活去,別在這丟人現眼。」趙光年揮手把人都趕走,走到林躍面前,擺出笑臉,道:「你就是林躍同學吧,我們已經調查清楚了,今天事情錯不在你,你也是出於自衛,至於王炮那伙黑社會份子我們會嚴肅處理,你可以回去了。」

嚴振平頓時臉色一變,連忙喊道:「所長,你怎麼能放他走……」

本書首發於看書網 「住嘴!」趙光年朝他吼了一聲,冷著臉喝道:「丟的人還嫌不夠嗎,你的事情我待會再跟你算賬!」

「所長,林躍打傷了這麼多人,而且在所里的時候態度非常惡劣,剛才還乘機打我,甚至還挾持了我,這些事情小劉和許隊長都是知道的,你就這麼放他走了我不服氣。」


嚴振平自然是不服氣的,要是這麼就把林躍放走了,那自己一頓打不是白挨了嗎。

這時,許建國突然開口說道:「嚴隊長,據我所知,是你用強硬手段審訊林躍,用偽造的審訊記錄逼他簽字,至於你說被挾持什麼的,我可沒看見。」

「許建國你……」嚴振平頓時憤怒的瞪著許建國,當然他知道許建國跟自己不對付,可完全沒想道他竟然會反口。

「小劉,當時你還被林躍打了一棍,你來給我作證。」許建國不能指望,嚴振平當即找向了小劉,這個好歹也算是自己的人,怎麼都比外人強了。

「這……」小劉摸了摸額頭的紅印,看了眼嚴振平和趙光年,諾諾的說道:「這是我不小心自己弄到的……」

「媽的,劉風你這個牆頭草,風一吹就隨風倒,你忘了是誰把你從協警提上來的嗎!」嚴振平勃然大怒,沒想到連小劉都反水了,簡直快氣死他了。


「嚴振平你給我閉嘴!」趙所長威嚴的吼了一聲,說道:「張口閉口媽的,還有沒有點警務人員的樣子了,偽造審訊記錄,製造偽證,這種事情是一個人民警察做的嗎,我看你不太適合擔任中隊長的職務了,你先暫停所有職務,等待組織上的調查吧。」

嚴振平聞言腳下一個踉蹌站立不穩,一屁股坐到了地上,他那傷痕纍纍的屁股哪經得起他這麼一坐,頓時一陣殺豬般的嚎叫從他口中喊了出來。

「啊……」

「真是丟人。」趙所長皺著眉頭,一臉嫌棄的看了嚴振平一眼,揮手喊道:「小劉,你把他先送醫院去。」

「是,所長。」小劉頓時點頭哈腰的應下,心裡暗暗得意,果然自己還是走對了路,以後要是能成為所長的親信,可比當一個中隊長的跟班強多了。

趙所長處理完嚴振平,笑眯眯的走到林躍面前,打量了他幾眼,說道:「你就是林躍吧,真是英雄出少年啊,王炮十幾個混混都不是你的對手,以前練過功夫吧。」

林躍輕輕笑了笑,道:「從小干農活的,力氣大點而已,算不得什麼。」

趙所長聞言笑了笑,道:「年輕有為,不驕不躁,難怪老許這麼看中你。」他當然不相信林躍說的,干農活能厲害到以一敵十,干農活的能有個市長公子的朋友,這傢伙扮豬吃老虎啊。

笑了一下他接著說道:「今天是事情是我們派出所的失誤,讓你受委屈了,我在這裡向你道歉。」

「趙所長客氣了。」林躍笑著搖了搖頭,問道:「那我可以走了嗎?」

「當然,你隨時可以離開。」趙所長笑著說道。

許建國走到林躍面前,拍了拍他的肩膀,說道:「林躍,我先前的建議你要再考慮一下嗎?」

林躍笑了笑道:「許隊長,謝謝。」

「唉,那好吧,我先走了。」許建國嘆了一聲,點了點頭轉身帶人走了。

「哥們,沒事吧。」胖子笑眯眯的走到林躍面前,捶了他的胸口一下,放低聲音說道:「牛啊,連警察也敢打。」

林躍笑了笑,道:「他要打我,我自然要打他……不說這個,這次謝謝你們了。」

「哪的話呀,咱們是兄弟嘛。」胖子笑呵呵的拍了拍林躍的肩膀,臉色一轉,道:「說起來這次還是我們連累了你呢,我查過了,炮哥這夥人是蘇別風找來對付你的。」

林躍點了點頭道:「我已經知道了。」

「你放心,這件事我們會搞定的。」高候沉聲說道。

「那倒不用太麻煩……」林躍突然露出絲壞笑,喃喃的說道:「很快,他就會自顧不暇了。」

「嗯?」高候疑惑的看了林躍一眼,不知道他為什麼說的這麼肯定,這傢伙好像藏著什麼秘密似得,讓人有些難以捉摸。

「呵呵。」林躍笑了笑也沒解釋,指了指邊上的關羽說道:「你們怎麼知道我被抓到這裡來了,派了律師還把所長給找來了,這陣勢讓我有點受寵若驚啊。」

「嘿嘿。」胖子兩隻賊眼正不停的往關羽身上瞄著,聽到林躍的話頓時笑道:「我在微博看到你和炮哥他們干架的視頻知道你出事了,皮猴的叔叔就是市局的局長,正好趙所長在市局開會,就一起來了,至於這位關大律師……我們可請不動啊。」

「咦?」林躍頓時奇怪道:「那她怎麼會來幫我?難道是看我太帥,對我有非分之想?」

高候頓時滿臉黑線,這傢伙,也忒不要臉了吧。

「哈哈哈……」胖子忍不住捧腹大笑,說道:「你知道在東海市有多少年輕才俊想要追求她嗎,排起來有好幾條街呢,人家會看上你……哈哈哈……笑死我了……」


林躍絲毫沒有不好意思的樣子,用手指撓了撓下巴,一本正經的說道:「這也說不定呢,那些排幾條街的她看不上,也許就喜歡我這一款呢,要不然她怎麼會好端端的跑派出所來幫我辯護呢。」

「噠,噠,噠……」清脆的高跟鞋敲擊水泥地面的聲音響了起來,關羽大律師面無表情走到林躍面前,冷冷的看著他,眼神中閃過一絲怒意。

剛和趙所長說了幾句話,老遠就聽見這般傢伙的嚼舌頭,特別是林躍,這傢伙也太不要臉了吧,關羽心裡著實有些惱怒。

「嘿嘿……」胖子幸災樂禍的一陣偷笑,朝高候擠了擠眼睛,一副看林躍好戲的樣子。

關羽就這樣盯著林躍,也不說話,她的身高和林躍差不多,加上高跟鞋甚至比他還高了一點,加上她身上那股冷艷高傲的氣質,會讓人感覺到很有壓迫感。

本書源自看書惘 林躍又豈是那種容易被震懾到的人,他毫不示弱的於關羽對視,眼睛還不時在她臉上打量,這麼近的距離下,更能清楚的看出關大律師的樣子,粉嫩的臉蛋,冷艷的精緻的眉毛,白皙的脖頸,還有領口間驚鴻一瞥的雪白。

「漂亮是漂亮,就是胸有點小了。」肆無忌憚的打量了一番后,林躍突然冒出一句驚人之語。

胖子和高候兩人頓時被雷的里嫩外焦,眼神獃滯的看著林躍,半天說不出話來。

關羽的臉上霎時一片羞怒之色,一張俏臉漲的通紅,立刻罵道:「你這個沒素質的流氓!」

她是真的被氣到了,還沒有人敢當著自己的面說出這樣的話來,而且,自己的胸哪裡小了,就是有點瘦而已好不好。

「no,no……」林躍笑嘻嘻的舉起一支手指在關羽面前搖了搖,說道:「我說你漂亮,這是實話,說你胸小,也是實話,作為一名醫生,我可以很負責的告訴你,你這是因為小時候營養不良導致發育不健全,如果我來幫你治療一下的話,你完全可以再大至少兩個尺碼,你要不要考慮一下?」

「考慮你……無恥流氓!」關羽被氣的胸口不停的起伏,差點就要爆粗口。

不過關羽到底是關羽,吸了口氣后很快就平靜了下來,語氣淡漠的說道:「你就是用這種方法來表現你的特殊和另類嗎,說實話,我不僅看不上你這一款,而且還覺得十分的討厭。」

在她看來,林躍這種手段之不過是一種很低劣的搭訕方法而已,這種方法用在涉世未深的小姑娘上或許還有點用,她關羽又怎麼會放在眼裡。

胖子聽關羽這麼一說也是恍然大悟,心裡暗暗給林躍翹了個大拇指的同時也是搖了搖頭,哥們,招是好招,不過就是用錯對象了。

林躍無所謂的聳了聳肩膀,道:「道不輕傳,醫不叩門,本來我看你幫了我一把想還你個人情,不過你不相信的話那就算了,說吧,誰讓你來的?」

關羽見林躍說的真誠,不由心裡奇怪,突然想了起來,唐董事長要自己來保釋這個傢伙不就是為了給小琪治病嗎,難道他說的都是真的?要是自己真的可以再大兩個尺碼的話,那就不會老是給那個死丫頭嘲笑了……不行,不行,自己這是怎麼了,怎麼會相信這個流氓說的話,可是……


女人啊,一說到關乎自己身材樣貌的事情就無法自制了,就算是以冷靜幹練著稱的關大律師也不能免俗。

林躍見關羽發起愣來,用手在她面前揮了揮,笑道:「這麼深情款款的看著我,還說對我這款沒興趣,你好口不對心嘛。」

「你……」關羽瞪了林躍一眼,不再亂想,吸了口氣說道:「是唐永錫董事長委託我來保釋你的,他想請你去見他一下。」

「唐校長!」胖子頓時驚訝的喊出聲來,心裡突然又開始無比的失落,這傢伙和唐晴的關係也進展的太快了吧,這就要見家長了嗎。

林躍此時也收起了玩鬧之心,點了點頭的問道:「唐永錫找我是因為唐晴吧,她的病情怎麼樣了?」

唐永錫找自己沒有別的原因,肯定是因為唐晴的病情,只是林躍也有些奇怪,只是很普通的一個闌尾炎而已,大不了開刀好了,為什麼還會讓唐永錫特地讓關羽來找自己,而且還是用了請字。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