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虞嘆氣,這夏青染似乎是打定了主意要留在東玉關中。可是麒麟妖王又怎麼是這麼好見的?而看夏青染的意思也不只是僅是見見真容那樣簡單。

麒麟妖王久居洪荒大澤,不知道活了多久,是一個徹徹底底的老妖怪。他的神秘程度比懸鏡宮那位大祭司有過之而無不及。

難得現身人間,怎麼會搭理一聚星境的小輩?

林虞見下方聚集了許多人,連忙拉著夏青染消失在眾人的視線里。

……

洪荒大澤深處,一道身著赤袍的中年人穿梭在群山之中,如果有人看到這番景象定然會覺得驚奇,然而赤袍上的紋綉彰顯的身份足以讓他有這番資格。

因為這便是洪荒大澤里的唯一的麒麟妖王。

天邊一頭赤紅色的妖狼轟然落在赤袍人身前,於半空中化作人形,正是從洪荒大澤邊境回來的赤狼妖王。

「陛下。」赤狼妖王頷首,極為恭敬地說道。他的眼中滿是尊敬,不像在東玉關前那樣囂張冷酷。

這不僅僅來自於麒麟血脈天生對其的威壓,還有麒麟妖王的修為足夠讓赤狼妖王俯首稱臣。要說等級的森嚴,在妖獸中可要比人類還要嚴苛許多。強者對弱者,血脈高貴對血脈卑微。

赤狼妖王的血脈傳承中便是有一絲上古麒麟聖獸的血脈,也正是因此他才能夠成為麒麟妖王的左膀右臂。對於洪荒大澤里的妖獸來說,這是何等殊榮。

麒麟妖王停下身形,威嚴的面容上有著一絲焦急。

「赤狼,有沒有什麼進展?」

赤狼妖王低著頭,直言道:「陛下,暫時還沒有小殿下的下落。我也試探了人類那邊,但是他們似乎也不知道這件事情。」

「沒有下落?你們諾大的族群是幹什麼吃的?」麒麟妖王大怒,他本來就料到了這樣的結果。這些天,他幾乎尋遍了大半個洪荒大澤依舊沒有尋找到小麒麟的蹤跡。

但是這話從赤狼妖王嘴裡說出來又是另外一回事了。

這無妄之災落到赤狼妖王頭上,他也只好受著。

麒麟妖王剛出生的小麒麟不知所蹤震動了整個洪荒大澤,四處皆是尋找小麒麟的妖獸,按理說這些天早就將洪荒大澤翻了個底朝天,卻依舊不見蹤影。

也正是因此,麒麟妖王一怒之下降臨東玉關。

在他看來,洪荒大澤中的妖獸定然沒有這個膽子,因此絕對就是那些貪婪的人類所為。

赤狼妖王不敢反駁,他也能夠明白麒麟妖王的心情。平日里的麒麟妖王溫文爾雅,不露殺氣,從來也沒有施展過殺戮手段,即便是麾下妖獸犯了過失也只是小懲大誡而已,沒有過那些動則流血的懲戒。

但是現在失蹤的可以是麒麟妖王唯一的孩子,要知道麒麟這等聖獸本就是天賜瑞獸,但也遭天妒,其傳宗接代尤為困難。

這是麒麟妖王無數年的期盼,轉眼之間卻失蹤了。

「陛下,不要著急,會不會是其他妖王藏了小殿下,並且掩蓋氣息?」赤狼妖王推測道。

「不會。」麒麟妖王說道,「有膽子的那些大妖,我都一一上門拜訪,如有欺瞞,我滅他全族,諒他們也不敢這樣做事。」

赤狼妖王一驚。洪荒大澤中也有能夠匹敵麒麟妖王的大妖,麒麟妖王卻依舊敢上門威脅,這是真的急了。

「那必然是人類。」赤狼妖王分析道,「洪荒大澤內的死亡地帶皆有妖獸把守,不可能讓小殿下進入,唯有人類可能將小殿下帶出洪荒大澤。」

聞言,麒麟妖王眼神更加冷冽。

由於某些原因,麒麟妖王並不想和人類開戰,但是如果真有人類參與這件事,那就對不起了。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眼見着兩人走進車站之後,舒秋的眼淚開始像斷了線的珠子似的落了下來,她緊緊的盯着兩個人的背影,哭得上氣不接下氣。

舒逸輕輕的拍了拍她的肩膀,輕聲安慰道:「好了小舒,事已至此向前看吧,這對你來說,是一個新的開始!」

「哥,我有……

《重回九零當奶爸》第一百六十三章新的開始 煥奕見顧前輩抱著菲絮回來,火冒三丈,走出六親不認的步伐迎了上去:「放下菲絮,老色鬼,怎麼總是趁機占我妹妹便宜。」寰宇連忙勸阻道:「煥奕,你又胡來,想必顧前輩是擔心小妹寒氣入體,對了,你三姐呢?」

煥奕見寰宇沒幫著外人說話,撇著嘴說道:「誰三姐呀,我沒看到。」寰宇又眺望了一下四周,始終不見錦瑤的影子。而錦瑤向來守詩,從不讓他人等候的。「糟糕,想必出事了,我們快起看看。」

菲絮道:「顧前輩放我下來吧。」煥奕見顧前輩方菲絮下來,拉起菲絮的手跟著寰宇朝西面方向跑去。顧前輩苦笑的搖搖頭,也跟了過去。

「錦瑤」「三姐」「錦瑤」…他們一邊奔跑一邊呼喊的錦瑤的名字,沿路除了大小的不同的冰柱冰雕,各種姿勢的屍體,沒有任何活動的痕迹。外面寒冷,內心卻焦灼的如同烈火。

一陣奔跑,四人都累的氣喘噓噓。此處冰冷刺骨,呼出的寒氣能后瞬間凝結,眉毛、睫毛上掛滿一層白霜。忽然煥奕看到前方有一塊五米高周邊雕刻著精緻花紋的拜金鏡子框鏡子,鏡面通透,微微呈現波動。煥奕說道「走去看看」,菲絮還沒有緩過神,便又被煥奕拽走。「唉,四哥…」顧前輩也緊忙跟上。

煥奕跑到鏡子前面仰望,說道:「這鏡子也太奇怪了。」說著伸手便摸去。在不遠處的寰宇見到連忙警告的說道:「那是太虛鏡,別碰。」可一切都已經晚了,煥奕的手早已伸進了鏡子當中,隨即整個人連同菲絮也被卷了進去,顧前輩伸手去拽,剛好撲空。也跟著跳了進去。寰宇見狀,來不及多想,直接沖了進去。

煥奕和菲絮被莫名的捲入太虛鏡中,只聽見耳邊如風聲如水聲嗡嗡作響,用不上任何靈力,只能隨著這股強大的力道搖擺,煥奕緊緊的拉住菲絮的手,還不斷囑託道:「小妹,一定要拽緊握。」「嗯」菲絮話音剛落,兩人邊被另一股強勁的力道摔了出去,重重的摔倒了地上。

「小妹,你怎麼樣?」煥奕忍著痛問道。菲絮起身扭了扭脖子,活動一番手腳,說道:「我沒事。」餘光忽然撒到左側,正看看到錦瑤,菲絮緊張的搖了搖錦瑤,問道:「三姐,你怎麼樣了,三姐。」

錦瑤緩緩的睜開眼睛,問道:「小妹,這是哪裡。」菲絮回答道:「鏡子里。」話音剛落,顧前輩(浩軒)便沖了進來,隨後便是寰宇,見大家都沒事,寰宇鬆了一口氣道:「原來這太虛鏡內別有洞天呀。大家快看哪裡。」寰宇指著前方說道。

眾人聞聲一同看向前方,不遠處正冒著耀眼人的碧霞兩道絢麗的光線,大家異口同聲的說道:「碧雲霞紫劍。」他們內心都無比激動,迅速起身朝那個方向走去。

走近才發現防著光芒的碧雲霞紫劍連同劍鞘一同鑲嵌裡面的黃金山中,其劍鞘銀光透亮,雕刻了淡逸的菊花紋路,與黃金山形成鮮明對比,一個耀眼,一個閑意,一個光芒萬丈,一個低調沉穩。劍四周的半空中懸挂了五幅圖畫。分別是孤雁寒山圖、冰火交融圖、繁花枯葉圖、淚送血狼圖、清水戲蓮圖。每副畫中配有一首題是,從畫中人物攜帶的法器,寰宇認出是五至神器。寰宇說道:「難道這是五行神?」五人環繞一圈,仔細觀摩的每幅畫中的人物,各有所思。

菲絮忽然說道:「二哥,三姐,我怎麼覺得上古五神沒有一個開心的呢?」

寰宇笑著問道:「為什麼這麼說」

菲絮指著說道靠近身邊的一副說道:「你們看呀,中央之神後土,頭頂著寒雪,腳踩著火海,冰火不相容,他困在中間,那的多難受呀?所以他才自己寫道『地火沖入乾,飄雪墮落坤。正邪古今嗟,善惡爾自吞』,用一個字形容的話就是『困』。」然後又走了兩步說道「旁邊的水神玄冥,隻身孤立面對一座寒山,周圍寂寥無人,估計這一生都是孤寂悲哀,關鍵你看他給自己的題詞『一身寄蒼穹,萬般不由己。目送寒山盡,心悲孤雁聲』,生而不能自己,只能目望寒山,心聽孤雁啼鳴,聲悲心更悲;還有那個金神蓐收,身邊那麼多好看的落花她偏偏拾起一片最格格不入的枯葉,說明她把枯葉比作了自己,才說『枯葉非有意,誤落紅塵中』,相當於孤身一人在和暗中徘徊不得出,簡單說就是『孤』;火神祝融看上去非常勇猛單手殺死一匹巨狼,但那狼顯然並無惡意,那眼角還有淚水,而他也並沒有獲勝的喜悅,而是一臉茫然失措,明顯是『悔』嘛」

菲絮一邊繞著這下畫走一邊說了自己的理解,她似乎能融入道每一幅畫中,迅速感知裡面每個人的感受,走到一副芙蓉花瓣旁,問道:「咦….?這春神芒種是什麼意思『以真至上,機被三根,法凈化蓮,生決定生』?」

寰宇望著這十六個字,一時想出處緣由:「我也不知道,不過看畫中她卧躺在一瓣芙蓉之中,腳戲青蓮,手臂漫舞,清純自然,一蓮一人一芙蓉似乎融為了一體,純潔而美麗。先不說這個,錦瑤去取劍。」

錦瑤一躍而起飛向空中,然後遁入五幅畫的中間取劍,不料還未碰到劍便被強烈的碧紫兩道光線彈出,險些摔倒,幸好寰宇及時接住。寰宇問道:「沒事吧。」錦瑤道:「我沒事,有封印。」

寰宇這才看清,原來五幅騰空掛起的圖畫和碧雲霞紫劍正好眼相呼應,形成了一個閉合的六星封印。顧先生伸手感知了一下封印的力道,說道:「這應該是是千年封印,我們恐怕破解不了,但可以壓制幾秒鐘」。

煥奕不服氣的切了一聲,說道:「沒有金剛鑽就別攔著瓷器活,你破解不了不代表我二哥不行。」

寰宇將玄機傘拋向空中展開,利用玄機傘的力量讓整個封印的圖案閃現出來,上面雕刻的全是古文字和圖案,寰宇認真揣摩再三,依舊推算不出其運行原理。於是說道:「可以壓制瞬間,但從外部著實破除不了。顧前輩,還有勞您幫忙。」

煥奕見這麼快便被打臉,不好意思的低著頭聽著寰宇和顧前輩的對話。顧前輩說道:「我既然都陪你們來到這裡,也必然會出手想助。」

寰宇行禮道謝道:「多謝,你和菲絮一組,我和煥奕一組,這樣力量均衡一些,能從中間撕一條十字口子,錦瑤,你要把握時間,速進速出,我們恐怕堅持不了多久。我若猜的不錯,你拔起見的那一刻,陣法會主動解除。」「好」錦瑤回答道。

就這樣玄機傘立於上空將整個陣法籠罩,顧前輩和菲絮立於東西先生,寰宇和煥奕則站在南北線上。他們共同運轉靈力,四哥方向傳來藍、黃、綠、紅的光線,同碧雲霞紫劍發出的碧霞兩道光芒匯聚在一起,頓時五彩繽紛,融匯出成千上萬中顏色,美不勝收。然後以交匯點為中心,撕裂出一個十字空隙,錦瑤標準時機從空隙中鑽了進去。

四人收力,這個強勁的千年陣法瞬間再次封閉。強大的撕裂感引得整個太虛鏡內震動搖晃。錦瑤換看了一下四人,臉上露出神秘而詭異的表情,讓人捉摸不透。外面的菲絮急壞了,聲聲催促這錦瑤道:「三姐,你快取劍呀,還在猶豫什麼?」「對,錦瑤,快去劍。」寰宇也催到。

錦瑤又瞥了他們一眼,便走上前去取劍,她每靠近一步,碧雲霞紫劍發出的光芒便愈加強烈,而這股強光同錦瑤的手臂有著旣吸引又抵觸的張力,當錦瑤握住碧雲霞紫劍的那一刻,光芒四射,逼的寰宇等人閉上了眼睛。

錦瑤握緊碧雲霞紫劍用力拔出,五幅懸挂的畫面伴著霞紫光線一同消失匿跡,陣法也隱匿不見。在每一幅畫的位置各留下一排字。

錦瑤不禁念出面朝著自己的一排字:「心地須要光明,念頭不可暗昧」,感覺這句話就像說給自己一樣,低下頭若有所思。

菲絮念到:「心體瑩然,不失本真」。

浩軒念到:「明世相之本體,負天下之重任」。

煥奕念到:「伏魔先伏自心,馭橫先平此氣」。

寰宇念到:「勉勵現行之業,圖謀未來之功」。

他們都各自體味著眼前這一排字的含義,聯繫先前畫中的人和旁邊的題詞,總覺得有著說不清的聯繫。

菲絮忍不住問道:「二哥,心體瑩然,不失本真什麼意思?」在她的世界里,寰宇就是萬能通,什麼都懂。

寰宇道:「我想這是在贊荷花的品性,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漣而不妖,無論身處污泥之中還是清水之中,都能保持自己的本真。」

寰宇又看了看其他幾排文字,說道:「這五句話可能是五至神各自總結一生的心得體會或者指導他們行事的箴言。」

煥奕看不懂這些文字,心頭一燥,顯然有些不耐煩,說道:「好了,五至神都仙逝千年,我們在這琢磨這些文字也沒有什麼意義,既然三姐拿到了碧雲霞紫劍,我們就出去吧,這水底涼個嗖的。」他慫了慫肩,胡搜著兩個胳膊。

忽然菲絮大叫道:「三姐,你怎麼滿手的鮮血?傷在了那裡?」錦瑤邪魅一笑,說道:「我怎麼會受傷呢,這是你三姐的血,不是我的血。」 在分析出葉修選手可能轉化的是一個螞蟻類的物種之後,這個肥頭大耳的特邀嘉賓緊接着說道:「如果真的是螞蟻內的,不中的話,可能葉修拋去守護的話是非常弱小的,這樣一來的話,他就必須要小心謹慎的了,要時刻安排護衛守在自己的身旁,以防其他玩家的偷襲。」

聽到這一番話之後,另外一名男性主持人也是眉頭緊鎖的看着這個肥頭大耳之人,察覺到主持人的目光之後,這個肥頭大也是趕緊低下了頭,知道自己的小心思被識破了。

這個時候就連他國的德夜都沒有這樣說,可是他現在卻在這舉世矚目的直播欄目之中,把英雄的弱點透露了出去,其中的意思就很明顯了。

不出意外的,此人說的這一番話,很快便被外國的有心之人知道了。

M國的資深研究者此時也是知道了這一則消息,立馬便建立了更加詳盡的數據分析板塊,並且把這個板塊送到了麥迪遜的手上。

「切!竟然只是轉化成了類似於螞蟻的種族嗎?如此一來的話,也就簡單多了,雖然他的這些隨從或許挺強悍的,一旦讓他們形成一個部隊的話,可能就更加強大了,可是現在他還沒有發育起來,正是對付他的最好時候,而且他身邊緊緊跟隨着那個暗夜主宰,應該就是最強的了,你把這個消息告訴狙殺者,如果葉修不願成為我們的人的話,那便派人把他給狙殺了,越早越好。如果等他發育起來的話,就很難,很難了。」

麥迪遜的權利其實還是很大的,許多的權貴之人都是不敢不從他的話,聽到了他的這一番話之後,手下便連忙去傳達消息了。

此時此刻,看似還風平浪靜的樣子,可是暗地裏早已波濤洶湧了。

「必須要減少夜宵的信息,而且還要做好相應的措施,一定要平安的把他迎接回來,對了!我們更不能忘了守護好慶國安,以防我們的對手聲東擊西。」華夏國的一名權貴之人開口吩咐道。

這一番話其實還敲響了警鐘,讓外面的敵對勢力最好不要輕舉妄動,如若不然的話,他將要迎接我們華夏國的怒火。

「嘿嘿嘿,這個小男孩還真是青出於藍而勝於藍,這才進入柔性多長的時間呀,竟然給我們的國家帶來了三次國運之力的加持了,接下來,我便期待着他更精彩的表演了。」

華夏國許多面色紅潤的老人正笑眯眯的看着這一幕,他們也是十分的看重葉修,畢竟這可是希望的種子呀!

【叮咚!祝賀你砍伐一顆巨樹后獲得了木柴×490!】

一陣的轟鳴聲過去之後,暗影主宰也是把自己10米長的大砍刀收了起來,一顆巨大的樹頭已經被他分成了一小塊一小塊的,每一塊等大小几乎都一樣,就像是機器砍伐的一般,夜宵也是滿臉笑意的,把這些木材收納進了自己的大背包里。

換做是其他的選手的話,恐怕在這裏砍伐大半天都砍不到這一顆大樹,可是自己有着暗夜主宰,它僅僅只是一刀便把這棵大樹給砍倒了,而且還收穫的這一堆木柴,這些已經可以支撐好久了。

雖然他的營地之火已經可以燃燒其他的東西了,可是如果把那些珍貴的東西來充當燃料的話,實在是太暴殄天物了。

一想到自己的營地之火,葉修突然回想起了之前收貨的那一個聖火,直到現在還放在自己的背包里呢,所以他便想着等回到營地之後,便嘗試一下能不能將它與營地之火合二為一了?

現在他已經身處叢林之中,目前最重要的事情便是多採集一下物資。

就在此時,尋寶蟲突然大叫了起來,兩個可愛的小手不斷的在葉修的手上撓來撓去的,隨後又用小手指向了一個方向。

「哈哈,你個小東西,怎麼如此的着急呢?莫非你發現了有什麼寶物嗎?」

說着,葉修便跟着尋寶蟲的腳步走了上去,畢竟他自己的身上穿著作戰服,根本就無需害怕這些叢林之中的小毒物襲擊自己,特別是他自己的身上,還帶着吞噬製造工廠的氣場,不會有不開眼的東西接近的。

安逸所載,此時也是緊緊的跟在葉修的背後,突然間,一個細長的影子閃現了出來。

葉修此時也是注意到了,在密叢之中有着一個箱子,這一個影子應該是想要保護著這個箱子的,而箱子裏應該是藏有寶物了。

這一道現身的身影只是一條碧綠蛇罷了,還沒等葉修動身,他的眼前便閃過了一道亮光,而這一條蛇也是直接被一分為二了。

【遊戲通告:暗夜主宰滅殺了碧綠蛇(武徒7階)!能量+12,碧綠蛇基因樣板+1!】

「儘管葉修可能挺弱的,但是他有暗影主宰的輔助,如此一來的話,恐怕就沒有任何人能夠敵得過他。」

見狀,正在看着直播的人們也是議論紛紛,他國的玩家們恐怕正在生死邊緣掙扎著,顫顫巍巍的收集著物資,可是葉修卻有着一個武力值爆表的跟班,走到哪裏都跟如履平地一般。

就在這時,又有一位運氣不好的玩家被怪物所擊殺了,可謂是倒霉透頂。

【遊戲通告:風車國的玩家林小龍在營地外遭受了毒蛇,被毒蛇撕咬之後毒發身亡,風車國的國人全員生命力-1,而且風車國還會有蛇災爆發,請謹防被毒蛇咬傷。】

看到這一則通告,在營地外收集著物資的這些人都是慌張的起來,畢竟在這營地之外,可能每一個地方都充滿著危險。

可是葉修此時卻不慌不忙的處理著碧綠蛇的屍首,把這一條蛇斬殺之後,他更是收穫了碧綠蛇皮×1、蛇晶×2、蛇之血肉×45、碧綠之膽×1。

把這些收穫放進背包之後,葉修又去打開了那一個寶箱,而暗影主宰則是在一旁護衛了起來,葉修一點兒也不擔心,連忙把黑鐵級的箱子打開了…… 她只是一個農村娃,吃過很多苦,最大夢想就是像她堂姐秦淮如一樣嫁到城裡來。

事實上,她一直都在朝這個方向努力。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