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翠鬱悶的嘀咕了一句。

「阿姨,有一些人可以直接不眨眼買下別墅的人,是不用抽籤的。」

「還有一些,是這湖畔花園背後的老闆願意主動送出別墅的人,這類人就更不用抽籤了。」

「而剛剛那人,就是能讓湖畔花園老闆主動送出別墅的人。」

林浩一臉仰慕之色的看著那道清純動人的身影消失不見。

「什麼?讓湖畔花園的老闆送出價值幾千萬的別墅?怎麼可能?」

林翠搖頭不可置信的說道。

「阿姨,您知道剛剛那人是誰嗎?她叫曹思悅,是金陵曹市長的千金。」

「同時也是湖畔花園老闆喬東的侄女。」

林浩開口解釋了一句,眼角閃過一絲的不屑之色。

要不是看姜雅長得漂亮,他才不會和這種鄉巴佬家族聯姻呢!竟然連曹思悅都不知道?怪不得工程上被人卡。

房地產水那麼深,沒關係還想在房地產行業玩?

痴心妄想!

就在此時,售樓部幾個黑衣大漢一臉猙獰的走了出來。

最初林浩也沒在意這幾個凶神惡煞的大漢,直到這幾人走進隔離區域,然後直直的朝著他走來后。

林浩感覺,事情似乎有點不太對勁啊? 「喬東的侄女啊?如果我能認識她就好了,我們家的工程就不會被卡了。」

王翠羨慕的說了一句,下一秒也是注意到了朝著林浩走去的那幾個大漢,她還以為林浩認識,不禁疑惑的看著林浩。

「阿姨放心,這幾個人應該是喬家的人。」

「我家裡平時也和喬家有生意往來,我曾有幸見過喬先生幾面,想來是喬先生看到了我想要請我進去喝一杯茶。」

林浩看向王翠,一臉淡定的笑著說道。

本來他還以為有人來找麻煩,但想想也不可能。

這裡可是喬家的地盤,誰敢在這裡鬧事?不想在金陵混下去了嗎?

「你就是林浩?」

這時那幾個大漢走到林浩面前,其中一人居高臨下的瞪著林浩問道。

「對。」

看著面前幾個大漢那不善的眼神,林浩忍不住吞了一口吐沫。

「喬先生讓我給你帶一句話。」

那大漢再度說道。

什麼?

林浩瞬間瞪大了雙眼。

喬先生?

難道是喬東喬先生?

我的天!

他真的入了喬東的法眼了?

要知道他可不認識喬東,剛剛完全是在王翠面前裝逼而已。

別說是他了,就算是他老爹在喬東面前都是一個說不上話的小角色而已。

現在,喬東竟然讓人帶話給他?難道他要飛黃騰達了不成?

一時間林浩滿心驚喜期待,差點沒直接跳起來。

王翠更是眼睛放光的看著林浩,滿臉的得意驕傲,一副這是我乘龍快婿我驕傲的樣子。

就連姜雅都滿臉震撼的看著林浩。

她之前還曾聽聞林浩是花花公子,但沒想到林浩已經到了能和喬東結交的地步了。

看來她之前聽聞的都是流言而已。

姜雅的心頭不禁再度浮現出沈風的身影,滿心失望的搖了搖頭。

一個年少有為,一個碌碌無為,根本是一個精英一個廢物,沒有可比性。

「對,是我!」

林浩看著那幾個大漢連連點頭。

「是你就對了!給我打!」

在林浩一臉懵逼的注視下,一雙拳頭在他眼前越變越大,下一秒狠狠的打在他的臉上。

砰!砰!砰!

在周圍人目瞪口呆的注視下,一群黑衣大漢對著林浩瘋狂的拳打腳踢。

「哎?你們幹嘛?別打人啊!」

「他是我女婿,有什麼話好好說啊?」

王翠在一旁急的走來走去,但看那幾個大漢凶神惡煞的樣子,又不敢上去阻止。

那幾個大漢按著林浩足足揍了五六分鐘才停了下來。

此時的林浩衣衫襤褸的躺在地上,整個人鼻青臉腫的完全看不出本來的樣子。

那凄慘的模樣,簡直是聞者傷心見者流淚。

「你們憑什麼打人?還有沒有王法了?」

看著自家最滿意的女婿被打成這鳥樣,王翠都心疼的開始掉眼淚了。

「喬先生讓我告訴你……」

「辱人者,人恆辱之!」

「三十年河東,三十年河西,莫欺少年窮!」

「如果你不服,可以來找我們老闆要個說法。」

幾個大漢冷冷的看了一眼林浩,毫不猶豫的轉身就走。

「你們!你們簡直目無王法!」

「我們一定找你們老闆要一個說法!」

總裁霸愛:惹火純妻 王翠在背後氣得大吼大叫。

「夠了!別喊了!」

「走!快走!」

林浩對著王翠大吼一聲,低著頭捂著臉灰溜溜的轉身就跑。

此時他滿心的憋屈,但更多的是驚恐。

找喬東要說法?開什麼玩笑?

喬東這種大鱷,動動手指他們林家就完了。

喬東打他,他哪裡敢上門找喬東要說法?

「什麼玩意嗎?有錢就可以欺負人啊?有錢就不講道理的啊?」

王翠憤憤不平的嘀咕了一句,看了一眼湖畔花園那豪華的售樓部,忍不住又咬牙說道:

「本來還考慮湖畔花園的房子呢!你們這麼囂張跋扈,老娘不買你們家房子了。」

看著一臉不平的王翠,姜建國忍不住嘴角抽搐。

還不買了?

說的好像你買得起一樣。

下一秒姜建國卻是猛然一愣,在他目光注視的方向,一道穿著普通的身影被異常恭敬的請入售樓部。

「那人好像是沈風?」

姜建國楞楞的開口說道。

瞬間旁邊姜雅幾人都轉身看去,不過只看到一道一閃而逝的背影。

「沈風?你眼花了吧?就那鄉巴佬,他一輩子都沒資格走進湖畔花園的售樓部。」

王翠不屑的撇了撇嘴說道。

「伯父,他一個大山裡走出來的小偷,如果沒有什麼意外,這輩子都不可能有大出息的。」

「湖畔花園售樓部這種地方,不是這種人可以進去的。」

林浩也是滿臉不屑的說道,下一秒眼中猙獰之色一閃而逝。

那個臭屌絲竟然敢對他動手?

看來他要找人給沈風一個終身難忘的教訓了。

看了一眼一邊不停BB的王翠,林浩眼中閃過一絲的不耐。

天天BB個沒完,真把自己當他丈母娘了?

還想讓他家裡出資接手姜家的爛攤子?也不看看姜家那爛攤子有多爛,他傻了才會去接手。

要不是想著先把姜雅搞到手,他才沒心思在這陪王翠BB個沒完呢!

「也是。」

姜建國搖了搖頭,把心頭那個可笑的念頭甩了出去。

確實如同林浩所說,沈風恐怕一輩子都沒資格踏足湖畔花園這種地方。

而他之前竟然還說,等沈風有本事了讓他去買湖畔花園的房子?現在想起來是如此的可笑。

……

「先生您好,您先在貴賓室休息一會,我們老闆正在趕來很快就到。」

「您要是有任何吩咐,請隨時開口。」

湖畔花園售樓部內的一間豪華房間內,一個身材妖嬈,臉蛋精緻美麗的銷售員異常恭敬的蹲在沈風面前為他倒茶。

湖畔花園的銷售員穿的都是古典旗袍,剛好將那妖嬈動人的身材完美的展現。

此時沈風居高臨下的面對那銷售員,剛好可以看到那銷售員領口那雪白動人的風景。

那銷售員顯然也注意到了沈風的目光,臉上湧上一絲絲的紅雲,但卻絲毫沒有要躲閃的意思,身體反倒是更進一步的朝著沈風傾倒了幾分,顯然是想要讓沈風看的更清楚一點。

「先生您好,我叫范雪彤。」

「請喝茶。」

范雪彤對著沈風羞澀一笑,把泡好的茶恭敬的送到沈風面前。

在沈風接過茶杯之時,范雪彤手指柔若無骨的在沈風的掌心颳了一下。

「哎呀!」

這時范雪彤突然驚呼一聲,整個人柔弱無骨的倒在地攤上,那一雙胸前的柔軟剛好蓋在沈風的腿上。

「先生…對不起呢!」

「砸疼您了吧?我這邊幫您按摩一下~」

范雪彤對著沈風嬌羞一笑,纖纖玉手輕撫上沈風的大腿。

「咳咳!那個不用了!」

「你先出去,我一個人靜一靜!」

一口把手裡的茶喝乾,平復了一下內心那躁動的心情,沈風連忙揮手示意范雪彤先離開。

「好的先生,那您有什麼吩咐隨時叫我。」

范雪彤幽怨無比的看了一眼沈風,緩緩起身轉身恭敬的離開。

「握草!現在人都這麼大膽的嗎?」

看著四周的透明玻璃,沈風忍不住嘴角微微抽搐。

剛剛有那麼一瞬間他確實都要忍不住了,可周圍的透明玻璃如同一盆冷水澆滅了他心頭的火焰。

一個人呆了一會也比較無聊,看了一眼大廳里有別墅模型,沈風想了一下準備先去看一下別墅,先選好喜歡的戶型后就可以直接買下來了。

開門走出房間后,沈風有些傻眼了。

剛剛他沒注意,在外面才發現房間里都是單向玻璃,從外面是看不到裡面的,而裡面看外面則是看的清清楚楚的。

我他么還能說什麼?

城裡人真會玩!

找了一圈沒看到范雪彤的身影,沈風頓時鬱悶的搖了搖頭。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