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絕好笑道:“看什麼看,好好吃飯,其他的別想。”

秦露露頓時焉了,又看向蘇若雅。

蘇若雅猶豫了下,還是道:“林絕,你是不是封印了露露的經脈,這些我不太懂,要不,你給露露解開吧。”

“沒門。”

林絕回答得很乾脆。

蘇若雅朝秦露露投去歉意的眼神,“露露,你不會恨你林絕哥哥吧。”

秦露露眼眶紅紅的,搖頭道:“不會的,我現在很開心,比以前任何時候都開心。不做殺手,大不了就做個普通人好了。”

蘇若兮不依了,“姐夫,你就給露露解開吧,她是我的好姐妹,又不是壞人。等她恢復實力,就能傳授給我,到時候我們家一下就增加了兩個高手,這不是天大的好事嗎?”

林絕無語道:“好好讀書,一天想的就是打打殺殺,露露恢復實力的事,以後再說。”

“哼,一天推一天,你們大人就是這樣的。”

蘇若兮拉起委屈的秦露露,上樓去了。

拐個男子當相公 :“你看,把兩個小傢伙惹生氣了。”

林絕無所謂:“小孩子,現在生氣,一會就好了,決不能慣着。”

“露露這小傢伙,是什麼來歷你清楚嗎?”

蘇若雅問道。

林絕道:“大概清楚一些,再觀察一段時間,等我真的放心了,再給她解開封印不遲。”

“嗯,我聽你的。”

蘇若雅乖乖應道。

“我老婆真乖,來,親一個。”

林絕把嘴湊了上去,一臉壞笑。


蘇若雅臉紅如燒,慌張地左右張望:“壞蛋,別被她兩看到了。”

“怕什麼,我們是夫妻,親個小嘴又不犯法。”

林絕的臉皮,豈是蘇若雅能應付的。

最終,林絕一親芳澤,嘖嘖着嘴,真香,真軟。

蘇若雅則是羞得跑開了。

這個壞人,真是越來越過分了。

樓上的房間中。

聽着耳旁蘇若兮的呼吸聲,秦露露眼睛睜得大大的,卻是怎麼也睡不着。

白天放學後,她意外遇到了秦爺的人。

那一刻,她差點想捨棄蘇若兮就走。

心中掙扎了半天,她還是沒離開。

這些日子下來,她喜歡上了好姐妹蘇若兮,喜歡上了學校,喜歡校園裏青春活潑的同學。

這一切,都與她原來的殺手生活截然不同,是她從未體驗過的。

那麼的開心,那麼的自由。

看着蘇若兮熟睡的臉,秦露露眼裏泛起淚花。

“對不起,兮兮。”

夜色下,她悄然推開房間門,如一隻野貓,悄無聲息跑出了龍湖別墅。

絕地求生之王者巔峰 ,林絕也跟着睜開了眼。

秦露露在學校的一切,都被他派人密切監視着。

秦露露與秦爺的人接觸,這也是林絕事先能預料的。

“傻丫頭,看你怎麼選擇了。”林絕面無表情:“如果你做了我不願意見到的選擇,那我就只能放棄你了,就算會讓若兮傷心。”


離開龍湖別墅,秦露露跑啊跑,一直跑到離龍湖別墅很遠的地方,才停下來。

突然,她前面的巷子中緩緩走出了一個人。

“不愧是我教出來的小丫頭,警覺性很高嘛,你以爲跑這麼遠,我就不知道你從哪裏出來的嗎?”

那人話語裏帶着戲謔。

秦露露心頭大驚,戒備道:“師傅,我不允許你傷害那些人。”

風一刀冷笑道:“我的好徒兒,你什麼時候變得這麼善良了?以前你可是小老虎,見誰都咬呢。”

秦露露依然沒放鬆警惕:“他們對我很好,我不想傷害他們。”

“閉嘴。”

風一刀突然怒喝:“你個吃裏扒外的死丫頭,別人給你點甜頭,你就當起了關門狗是吧?我命令你,回去給我把那家人都宰了,一個不留。”

秦露露梨花帶雨:“師傅,我不想幹了。求你了,放過他們吧,他們對我很好,我很喜歡他們,我不想傷害他們。”

風一刀氣極反笑:“果然是個白眼狼,老子辛辛苦苦教你殺手的知識,秦爺在你身上砸了多少錢?你一句不想幹了就想脫身,天底下沒這樣的好事。”

秦露露哭道:“可是,我真的不想做壞事了,我想做個好人,我想去上學。”

風一刀面色猙獰:“小賤.人,你想得美。既然做了一次壞人,那你就只能做一輩子的壞人。你是秦爺的工具,他不會放過你的。”

“現在聽我的,去把那家人殺了。特別是那個林絕,只要你偷襲傷了他,我就能徹底解決他。只要你辦到,秦爺和我都會原諒你的。”

風一刀威逼利誘,不斷衝擊着秦露露微弱的心房。

秦露露突然抓住腦袋,痛苦道:“不,我不會這樣做的。要是我這樣做了,若兮,還有若雅姐姐,她們都會恨我的,我不想她們傷心。”

風一刀徹底怒了:“那我就先廢了你這個死丫頭,再讓你眼睜睜看着我是如何將這些人折磨至死的。”

如一陣風,風一刀撲向秦露露。


“不,你想要傷害她們,先從我的屍體上踏過再說。”

秦露露絕望了,但卻是張開雙手,攔在了風一刀面前。

“露露,你這個傻瓜,不要啊。”

突然身後傳來蘇若兮的尖叫。

秦露露不可置信轉身,“兮兮,你怎麼會在這裏?”

“當然是你林大哥哥帶她來的。”

林絕也現出身形,“小丫頭,恭喜你過關了,從此就是我們家的一員。”

說着,林絕轉向風一刀:“你居然敢對我的家人下手,嘖嘖,不弄殘你,難消我們露露的委屈。”

風一刀生硬地停下衝向秦露露的身體,驚駭道:“林絕,這一切你早就知道了吧? 帝國霸業之崛起 ?” “這不很明顯嗎?就算露露不想和你們接觸,秦爺也不會放過她的。”

林絕隨意道:“既然這樣,那我等着就是,遲早你們會找露露的。沒想到會是你,嗯,作爲殺手,你實力確實不錯,可惜,你遇到了我。”

風一刀面目扭曲:“混蛋,上次你吸走我幾十年的真氣,害我實力大跌,此仇不共戴天,我必殺你。”

林絕不屑道:“那是你作死,居然來暗殺我。現在,留下吧。”

隨着一聲帶有殺氣的低喝,林絕衝向風一刀。

風一刀巔峯時尚且不是對手,現在更不用說。

沒有猶豫,他轉身就逃。

“如果沒到六品,還怕留不住你,但是六品的我,要留住你,輕而易舉。”

林絕身影如電,風一刀的身法雖然高明,卻是被他直接近身,然後一掌就印在了後者的背上。

噗!

一大口鮮血當即就噴了出來,風一刀駭然道:“六品,龍級高手?怎麼可能?”

“把你的真氣交給我吧。”

林絕的笑容如同魔鬼,漸漸靠近風一刀。

風一刀拖着重傷的身軀,吼叫起來:“泥奏凱,你離我遠點,不要啊。”

隨着一聲淒厲的慘叫,林絕卻是不客氣的運轉丹田的吸力,風一刀好不容易恢復些許的真氣,當即就被林絕吸走了。

感受着那洶涌而來的真氣,林絕忍不住笑了。

“我這門功法太霸道了,簡直就是吸星大法一般的存在,長此以往,我升級的速度怕是要嚇死人。”

片刻後,風一刀軟踏踏地倒在地上,丹田枯竭,與常人無異。

林絕意猶未盡:“早知道等你全面恢復再動手,還能狠狠的吸一次。”

這是人話嗎?

你當時割韭菜呢?混賬,王八蛋。

風一刀怒罵不停,半響後實在累了。

從此淪爲廢人,無法接受的他,昏過去了。

蘇若雅雙手分別牽着蘇若兮和秦露露,:“沒事了露露,你的林哥哥已經打倒壞人了,從此你就可以安安心心和兮兮上學,知道嗎?”

“知道了。”

秦露露擦了一把眼淚,看着林絕:“謝謝林哥哥,我以後會好好聽若雅姐姐的話,做一個好人。”

林絕笑道:“想通了就好,過來吧小傢伙,我給你解開你封印的經脈。”

“真的嗎?”

秦露露狂喜,雖然她現在過得很好,但身懷實力不能使用,還是挺憋屈的。

林絕替她解開封印,拍拍小丫頭的頭:“當然是真的,試試看。”

秦露露感受到實力迴歸,大喜着和蘇若兮抱在一起。

只聽蘇若兮歡快道:“太好了露露,明天我們就去一中,打遍無敵手,我兩要做一中的大姐頭。”

蘇若雅求助地看向林絕,這個妹妹,她無招了。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