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炎不咸不淡地回道。

而在此刻,方修遠這邊的人除了方修遠外,大家都是對林炎心生佩服。

還不曾見到有哪個年輕俊傑敢如此對魏楓等人如此針鋒相對,渾然不將魏楓等人放在眼裡。

魏楓等人一直很囂張很高調,別人對他們也一直敢怒不敢言,忽然有一天出現了林炎這麼一號人,竟讓大家隱隱有種熱血澎湃的感覺。

「恭喜你,你已經成功激怒了我。」

魏楓嘴角抽搐不斷,臉上的恨意已經難以掩飾。

「我還以為我早就激怒你了呢。」

林炎撇了撇嘴,道:「看來上次在觀壑客棧一戰,還是沒有把你揍疼,不過下次我會注意,爭取下手稍微狠一點。」

「你!」

魏楓怒氣更甚,觀壑客棧那一戰乃是他生平首敗,而且敗得十分憋屈。

「別發火,要大度,僅僅輸了一萬塊中品靈石而已,以後還要輸很多呢。」

林炎悠然說道。

方修遠雖然很不喜歡林炎搶了自己的風頭,可還是很想為林炎喝彩,林炎把他想說而猶豫著要不要說的話都說了出來。

其實,即便今天贏了一場賭鬥,方修遠也不可能在魏楓等人面前顯得太過張揚得意,因為他輸過很多次,也知道自己以後極有可能還要輸很多次……

「那小子什麼來頭,竟然敢這麼對西川四將家的年輕精英這麼說話?這不是活膩了嗎?」

「應該也是西川劍閣的弟子,看樣子必然來頭不小。」

「在整個西川,敢如此奚落魏楓等人的年輕人,恐怕就只有侯府的那幾位了,不過此子並非侯府的那幾位。」

「也未必只有侯府的幾位,西川劍閣里的那幾個妖孽其實也不懼魏楓等人,也許他就是某位劍閣妖孽級的弟子。」

觀戰的客人們議論紛紛,不過大家的聲音都壓得很低。

「我們走著瞧。」

魏楓實在沒有心情再玩下去,當下黑著臉帶著他那一幫人離開了。

「林老弟果然是奇人呀!」

「林老弟這次可是為我等出了一口惡氣呢!」

「林炎老弟以後還是小心一些為好,魏楓等人皆非善茬,他們對劍閣的規矩,對劍閣強者的脾氣更為熟悉,他們若是對你使壞招,你也不好防範,畢竟明槍易躲暗箭難防呀!」

「林炎老弟今日仗義出手,助我們方老大贏得賭局,日後若是有用得著我們兄弟幾個的地方,儘管開口,就算與魏楓等人拚命,我們也絕不推辭!」

賈龍等人出言稱讚,今晚大家的心情都不錯。

方修遠則是臉色變得清淡了許多,他在一邊看著被眾人簇擁的林炎,眉頭微微皺起。

這些人都是他的跟班,與林炎只是剛剛認識,竟然顯得如此投緣,這對他方修遠似乎是個隱患。

林炎只是微笑回應,沒有半點得意之色,也不會刻意裝作多麼謙遜。

他早就魏楓等人惦記上,在這種情況下,他越是低調,魏楓等人就越會找茬,還不如他高調一點,反而會讓魏楓等人更加忌憚而不敢找太多麻煩。

躲避永遠不會讓敵人滅了欺負你的心思,強硬回擊,打到敵人膽寒才更可取。

西川四將又如何?老子當年還是縱橫宇內的一代魔仙呢!

贏了那麼多靈石,而眼下唯一的女子靈韻也不在,大家自然放得更開,玩得更加盡興。

方修遠顯得更加大方,一塊塊中品靈石不斷拿出來,好酒好菜請大家,還讓知客女子帶來了幾位陪酒的水靈姑娘。

這晚,大家都沒有離開水雲間,這裡有上好的客房,大家各挑一間,帶著心儀的姑娘入住其中,快活一晚。

劍閣對於弟子的生活瑣事從來是不會過問與干涉的,而大家又剛剛自萬壑森林歷練回來,歷練時經歷過不少廝殺,身心皆需要好好放鬆一下。

林炎沒有要任何女子來陪他,他獨自在房中盤膝打坐,默默消化獨自里的酒勁與靈力。

今晚喝了很多中品靈釀上雲端,他的靈魂之力變渾厚了許多,靈魂修為提升一截,直逼劍體境後期頂峰。

酒中靈力,幾乎都用來淬鍊身體了。

不過,以靈力淬鍊身體,乃是最普遍也最簡單的煉體之法,這種法子往往耗時比較久,因為吸收天地間的劍道靈氣本就需要時間去積累,而常人也沒有太多的靈石可供煉體之用。


用靈石去修鍊,多是用來提升功力,或者是在關鍵時刻用於迅速恢復功力,在煉體上用靈石,尋常人根本消耗不起。


靈石都消耗不起,更遑論用靈釀了。

因為身體的強韌度並不是很強,林炎不敢大幅提升功力修為,他覺得自己應該修鍊一種煉體法門。

他記憶里的高明的煉體之法還真不少,多數都堪比仙法,奈何其中多數都不適合如今的他。

他不僅修鍊了《噬靈訣》,而且還處在這個只能修劍道的劍霄大陸,可供他選擇的煉體之法實在不多。

林炎認真思量許久,還是將所有前世記憶里的煉體之法都捨棄了,覺得只能自創一種功法來。

而劍體境的修鍊特點給了他不少啟發,他決定就由此入手。

經過一晚上的推衍,他有了一個比較成熟的想法,不過需要先試驗一番才知道效果如何。

來到龍脊城的第二天一大早,林炎只是跟賈龍打了個招呼,然後就獨自出了水雲間,在龍脊城裡轉悠。

相對於洛水城,龍脊城不僅佔地面積更為廣闊,而且城中建築也顯得更多更宏偉,三五層的木質或石質樓房比比皆是。

城中的街道也顯得更為寬敞,縱然是清晨時分,街道上也非常熱鬧,但並不算擁擠。

林炎很快就在一個十字路口找到了龍脊城的萬劍齋,步入其中后,很快就有一位知客女子迎了上來,殷勤伺候。

萬劍齋有很多分店,據說他們的店鋪遍及整個人族世界的每個重要城池,雖是商家,但如此規模的商家實在不多見,其財力很強,其武力必然不差。

林炎第一次去劍門要塞時,就進過一家萬劍齋,也是在那家萬劍齋里發現了斬魂劍,只不過西川四將在那裡設局,進而使之化為了廢墟。

「給我來三把下品靈劍,沒有什麼特別要求,價值不要太昂貴就行。」

林炎先是在一樓瞟了幾眼,然後直截了當地說道。

「公子稍待片刻,我這就去取劍來。」

知客女子也挺乾脆,她只讓林炎等了不到百息時間,就將三把品質一般的下品靈劍擺在了林炎面前。

林炎大概看了看,沒有發現任何問題,他只是付了十幾塊中品靈石,便將這三把下品靈劍取走。

十幾塊中品靈石,聽起來不多,可若是換成下品靈石也足有一千幾百塊。

這裡的下品靈劍的價格,比之劍門要塞那邊要貴了不少,還好林炎如今身家頗為殷實,而且這些靈石多是昨晚贏來的,他也不在乎。

走出萬劍齋后,林炎又在附近的幾家靈粹店鋪轉了轉,買下了不少靈粹藥材,花費了幾塊中品靈石。

唯有在買東西的時候,才知道自己兩千多塊中品靈石的身家是多麼富足,也才算明白昨晚魏楓等人輸了一萬塊中品靈石為何會那般惱火。

中午,林炎由東城門而出,獨自一人,沿著一條寬闊的大路,走進了龍脊山裡。

龍脊山橫卧在龍脊城東邊,左右皆看不到盡頭,綿延無盡,而群山聳立,也看不出有多麼寬。

這條山脈很長也很寬厚,其中多有險峻山嶺,唯有一條長長的峽谷貫通東西,而越過龍脊山,便是一馬平川的大平原,故而龍脊山脈對於整個人族世界而言,乃是一道天塹,鎮守著那條大峽谷的龍脊城,則是由西向東通往人族世界的最重要關口。

無數年來,人族與蠻族爭鋒,蠻族大軍可以繞過劍門要塞等邊防重鎮,卻無法繞過龍脊山脈,龍脊城曾數次遭受戰火洗禮,有無數人族與蠻族強者埋骨於此。

據說,若是飛躍到高空中俯瞰,整個龍脊山脈如同一條蒼龍的脊背,故而得名。

作為西川人族劍修強者的搖籃,西川劍閣就設在龍脊山中,距離龍脊城不算很遠,而且緊挨著山中的那條十分重要的大峽谷。

林炎經過一條崎嶇山路,很快就來到了西川劍閣的門口。 西川劍閣之門,看著十分簡陋,甚至可以說根本沒有門戶。

林炎經由一條山路到此,見到旁邊一面陡峭石壁上,刻著「西川劍閣」四個大字,還有「擅闖者殺無赦」六個稍小的字,每個字都是蒼勁有力,宛如銀鉤鐵畫。

若是多看幾眼,還能從那十個古篆字中,感受到明顯的劍勢波動,令人不寒而慄。

劍勢波動比劍意波動要強了無數倍,尋常低階劍修面對劍意波動都會感到無力,若是被劍勢波動長久籠罩,只怕靈魂都要潰散。

林炎沒有多看,如今的他同樣無法在劍勢波動下堅持多久。

沒有劍閣強者鎮守在大門,林炎可以隨意邁步進入其中,其實就是沿河這條狹窄的山路繼續前進。

不過,一路上他已經看到一些或木質或石質的房屋,都不算高大宏偉,而且零零散散。

又走了大概一盞茶時間,這條山路終於到了盡頭,一棟如庭院大門一樣的石樓擋在了前面。

這棟石樓外面,倒是十分熱鬧,有不少年輕人在此等候著。

這些年輕人有少部分讓林炎很是眼熟,絕大部分都只是第一次見到。

眼熟的那些年輕人都是來自於西嶺,而其他年輕人應該是來自於西川其它地域。

這些年輕人多數修為皆不凡,弱者也到了劍骨境後期,而強者甚至到了劍體境後期。

林炎有理由相信,這次被西川劍閣招收的年輕弟子中,必然有劍意境的天才存在,只是那些天才往往都是被提前帶到了這裡。

「林公子……哦不,以後我應該叫你林師兄或林師弟才對。」

靈韻也在石樓門前,她挪步來到林炎跟前,笑吟吟地道。

今日的靈韻,仍舊穿著白色長衫,髮絲輕舞,笑顏如花,氣質輕靈而出塵,讓很多年輕弟子都怦然心動。

「改改很好,我實在不喜歡別人叫我公子或少爺。」

林炎一邊點頭回話,一邊目光在人群中掃量。

自己已經不再是原來的那個林炎,而是重生的一代魔仙,總是被人稱呼公子少爺,聽著很彆扭。


「林兄,你是找笑兒妹妹,還是在找月華小姐?」

靈韻挑著柳眉問道。

「都找。」

林炎似鬱悶地道:「可惜她們都不在這裡,估計是已經開始了在劍閣的修鍊,被重點關照的她們,只怕以後相見一面都不太容易。」

「確實,我聽說一些資質特別高的弟子,會由劍閣閣老親自教導,平常很少與尋常弟子有交集。」


靈韻也點頭,又若有所指地道:「笑兒妹妹與月華小姐既然都是劍閣特招,肯定會是重點栽培,也只有那些罕見的修鍊奇才才會經常與她們見面,時間久了,也能交幾個朋友的,畢竟那些奇才個個不凡……」

「如此甚好,免得她們孤寂。」

林炎知道靈韻想說什麼,卻風輕雲淡地回道。

大家逐個進入石樓,做了記錄后,領取幾套劍閣弟子服飾,便去往了其它地方。

這就是錄名了,過程很簡單,石樓里那位白髮蒼蒼的老者甚至一直是一副昏昏欲睡的樣子,對每個剛入閣到此的年輕弟子,都不會多說半句話。

不過,林炎進入石樓,來到那白髮老者的木桌前,讓白髮老者多看了他幾眼,也多說了幾句話。

「你身上的氣息不對,應該是修了魔功吧?」

老者臉上滿是溝壑縱橫的皺紋,眼眸有些渾濁,但眼力絕然不差,此刻他就皺眉盯著林炎,像是看出了什麼。

「實話說,我也不知道自己修的功法是不是魔功,偶然間得到,只覺得很厲害,沒有考慮也沒有能力考慮那麼多。」

林炎表情沉靜地搪塞道。

「你如今境界尚低,倒真是無法做出準確判斷。」

白髮老者也點了點頭,又道:「還好的是,你雖修了魔功,但並無魔性,心境也很沉穩,不過以後還需更加謹慎才行。我們劍閣並無規定說不讓閣內弟子修魔功,只是修鍊魔功將異常艱險,日後還要經歷厲害天劫,稍有不慎,便會灰飛煙滅,前功盡棄。」

「謝前輩指點。」

林炎其實更清楚在這劍霄大陸修鍊魔功的艱難,表面上卻還要對這位劍閣強者顯出尊敬態度,如今他的身份只是一個初入劍閣的年輕弟子,不可能擺出一代魔仙的架子。

「嗯,去吧。」

老者先是在一個厚厚的書卷冊子里寫了幾筆,而後沖林炎揮了揮手。


林炎抱著幾疊衣物,從容走出石樓。

靈韻與林炎擦肩而過,進入石樓之前,笑著道:「還請林兄等我片刻。」

沒多久,靈韻也抱著一疊衣物出來,道:「走吧,我們一起去尋個住處。」

「姑娘該不會想與在下住在一起吧?」

林炎邊走邊問道。

「難道不行嗎?」

靈韻反問。

「恐怕多有不便。」

林炎淡然回道。

「有什麼不便?哦,林兄是怕月華小姐誤會吧?」

靈韻含笑說道。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