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東微微挑眉,道:「我想幹什麼?難道你不清楚么?」他進一步禁錮我的雙手,絲毫不給我逃脫的機會,眼中儘是滿滿的侵略。

只見他的唇瓣離我越來越近,我的內心盡幾乎是絕望的。

顧勛還在公司,不可能來這兒,旁邊有沒有人,這次可真的是完蛋了。

我有些絕望地閉上雙眼,這時,一個突兀的聲音阻止了林東的動作。

「林總,拍攝就要開始了,您……」

林東的助理看到這一幕,著實被嚇得不輕:「十分抱歉,總裁,我……」

林東黑著臉「嘖」了一聲:「好事被破壞了。算了,先去拍攝。」

「這次就先放過你,下次,就沒這麼好運了。」林東在離開之前還不忘留下威脅。

我雖然現在仍心有餘悸,到我也還是調整好狀態,回到了拍攝場地。

「安姐,你怎麼這麼慢啊,導演在催了。咦,你的手腕怎麼了?」明晨關切地問道。

我搖了搖頭,道:「沒事,一會兒用粉底蓋一下就可以了。」

「好吧。」明晨雖心有疑慮,但也不再說些什麼。

這次的拍攝很不順利,林東一直對我的表現挑三揀四。

「安諾,這裡的表情不太符合,重來一次!」

「這裡的動作太僵硬了,重來一次!」

諸如此類,本來能順利完成的宣傳片,一拖再拖。我本不想理會林東的無理取鬧,可明晨忍不住了:「你怎麼這麼多事兒啊!這不行那也不行,你怎麼不自己來試試?」

林東真的怒了:「你真當我不敢把你趕出去?我是這次的合作方,我有權提出意見。」

「你……」

「算了,明晨,我們繼續吧。」我急忙上前勸架。

「可是……」明晨還想再繼續說些什麼,看到我有些嚴肅的表情還是憋了回去。

「林總裁,很抱歉,確實是我能力不足,希望您不要放在心上。」我冷著臉對林東道歉。

林東也不再說什麼,拍攝照常進行。

拍攝到了十一點半,總算是完成了全部。休息了一會兒后。公司就將宣傳片正式發布。

說實話我有些忐忑不安,心裡有些沒底,不知道是否做到了最好。

「安姐,公司說我們去開個慶功宴,公司請客哦。」孔菲看上去心情很不錯。

「嗯,好啊!明晨去嗎?」

「當然!」明晨不知什麼時候跑到我身邊,著實把我下了一大跳。

明晨呵呵一笑:「嚇到你了吧?」

我無奈地嘆了口氣,道:「走吧,我們趕快出發吧!」

「說實話,我特別討厭那個林東,有錢了不起啊!」明晨有些憤憤不平,「安姐你也真是的,不讓我說。」

還記著這事呢!

「你以後就知道我這麼做的用意了,趕快吃東西吧!」 我看了一眼明晨的手機,上面是今天今天拍攝的一些照片,也不知道是誰拍的發了出去。

「你看把你拍的挺帥的,看來這肯定是你的粉絲拍了的,不然怎麼全都是你好看,把我們就拍成了這個樣子。」這樣說其實是為了讓明晨開心一點。

顯然聽到我這麼說,明晨一下就有些不好意思了,但是嘴角的笑意還是無法騙人的,一眼就能看出來。

「沒有啦,你看安姐你也很好看啊,這人好看怎麼拍就怎麼好看,我就覺得安姐你最好看了。」也不知道怎麼了,明晨嘴巴就像抹了蜜一樣,不過倒是說的我挺開心的。

有時候,不管人家是客氣還是真的誇獎,讓人舒服的話聽的都是會讓人心情愉悅的,尤其還是從明晨這樣帥氣的男孩子嘴裡說出,感覺更是不一樣了。

「咦,安諾在拍攝現場表演不佳,多次重拍,這是因為太久沒當模特了嗎?」明晨把網頁上的內容念了出來,眉頭也不由得皺了起來,好奇怎麼這個也被爆出去了。

「什麼嘛,明明是那個林東故意為難,搞得別人還以為是你業務不佳,真是太過分了,什麼都不知道,還在這裡亂說。」原本心情已經好了一點的明晨看到這些一下又憤憤不平了起來。

看著明晨為我鳴不平的樣子,突然覺得心裡暖暖的,還會有誰會為了自己這樣呢?誰又會在意自己是不是被冤枉的呢?

「哎呀,網友又不知道這些事情,他們也只是看片面的東西,所以當然就是看圖說話了,再說我們幹這一行的,本來就是應該生活在風口浪尖上,被大家消費,所以不要太在意了。」

這樣的事情遇到的也不少了,也不能每一件都放在心上,那肯定都累死了,但看著明晨生氣的樣子,還是忍不住像安慰弟弟一樣去安慰他。

「咦,不對不對,你看這評論,安姐你快看。」明晨就像一個小孩子一樣一驚一乍的,突然一下眼睛又亮了起來,激動的抓著我讓我看網頁下面的評論。

「哪裡不行了,你看明明很好啊」

「就是,這是故意有人挑刺吧?」

「就是,誰啊,太噁心了……」

看了很多評論,大家都很神奇的覺得網頁說的不對,逗偏向了我這一邊,我自己都不由得有些意外了,怎麼大家還會幫著自己說話。

「哈哈哈哈,網友的眼光的還是雪亮的,真是太好了。」明晨一下心情又好了起來,看著那些評論忍不住手舞足蹈起來。

「我就說了嘛,不要在意。」把手機還給明晨,表面好像還是什麼都沒有的樣子,但是心裡忍不住還是鬆了一口氣,也突然覺得網友變得非常友好。

「哎呀,這麼一弄,我的胃口都好了,安姐,吃飯吃飯。」明晨激動的擺弄著桌子上的飯菜,一下就胃口大開了。

看著明晨這風風火火的樣子,忍不住笑了一下,也拿起了筷子開始吃東西,莫名的心情也好了很多。

吃飯的時候,孔菲倒了杯酒朝我走了過來,不用說,我就知道她來幹嘛的。

孔菲對著明晨使了個眼神,明晨開始還愣了一下,然後立馬反應過來就借口去旁邊了,留了空間給我和孔菲。

「今天沒事吧?」孔菲的表情看起來有些愧疚,我知道她是在說林東為難我的事情。

「沒事,能有什麼事,又不是第一次遇見了,早就習慣了。」我端起面前的酒杯喝了一口對著孔菲笑了笑說道。

是真的,今天的事情我真的沒有放在心上,也沒有因此不開心,林東只是想藉機為難我,如果我真的放在了心上,那才是真的如他願了。

「我沒想到他會這樣的,真的是,看起來好好一個人,沒想到這麼壞。」孔菲有些替我憤憤不平,更多可能還是覺得林東和她認識的有太多的差距了。

「好啦,不要弄得像個怨婦一樣,那都是別人的事情,我們把工作完成以後就不要在意了,來,喝了這杯酒,就當做什麼都沒有,行嗎?」我幫著孔菲把她手裡的酒杯又倒了些酒,然後兩個人一口乾掉。

突然,包包里的手機響了,我拿出手機,是顧鄖打來的。

「還沒結束嗎?都這麼晚了,我去接你吧?」才接通,顧鄖就著急的在電話里說道。

聽著他著急擔心的聲音,我很是開心,也覺得很是幸福,嘴角都忍不住上揚了起來。

「還有一會兒,沒關係,你先睡嘛,我再過一會兒就回去。」結束的時候我就給顧鄖說了我還要和他們來聚個餐,只是沒想到這麼快顧鄖就打電話來催我回去了。

但是這種被人催回家的感覺很好,一點也沒有覺得不耐煩,因為這是有人在關心我,在挂念我。

「嘖嘖嘖,又是我們顧總吧?」看著我那幸福的樣子,孔菲在旁邊一副一眼就看穿的樣子問道。我沖著她點了點頭,不由得有些炫耀的感覺。

「不行,你不回來我怎麼睡得著,好了,你把位置發給我,我來接你。」顧鄖霸道的說道。

「好,那你慢點來,我還想多待一會。」我知道,只要顧鄖一來我就肯定會被他拉回去,一刻也不容許我在這多待。

再加上我這身體本來就有些問題,顧鄖也是不允許我熬夜的,現在這麼晚了,顧鄖肯定恨不得直接把我抗回去休息。

看著周圍大家開心喝酒聊天的樣子,我覺得很舒服,很想和他們多待一段時間。

「好,我知道了。」聽到我的話,在電話那頭的顧鄖忍不住笑了起來,寵溺的答應了我,知道我貪玩。

「嗯!」開心的掛完電話,我就抓緊時間和他們一起聊天去了。

聽著大家講著遇到的有趣的事情,我笑的非常開心,酒也不自覺喝了很多杯。

不知不覺,我就感覺自己好像有些暈乎乎的,但還是開心的和大家聊著,大聲的笑著,太開心了以至於我都沒有發現顧鄖其實已經到了。

顧鄖站在一旁看著笑的那麼開心的我,不忍心打擾,就在一旁看著,像是被我的笑感染了,他的嘴角也不自覺跟著上揚了。

「接你的來了。」孔菲不知道什麼時候看到了在旁邊站著的顧鄖,便好心的提醒著我這個還在開心玩耍完全沒有注意到的人。

「嗯?」我轉過頭一看,就看到顧鄖叉著手倚在牆上,一臉笑意的看著我,臉上沒有絲毫的不耐煩。

「顧鄖。」這時候的我已經有些醉了,指著顧鄖居然傻乎乎的笑了起來,連我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傻笑什麼,好像就是純粹的開心。

暈乎乎的腦袋讓我起身的時候都是歪歪扭扭的,還差點摔下去,嚇得顧鄖在旁邊都忍不住擔心,還好旁邊的孔菲扶住了我,才沒有出洋相。

「你怎麼這麼快就來了?」我顫顫巍巍的走向顧鄖,然後就直接倒在了他的懷裡,抓著他的衣服好奇的問道。

我就知道顧鄖不會那麼聽話,我才聊一會天,顧鄖就過來了。

「這麼快,你自己看你給我打電話是什麼時間。」聽到我這麼說,顧鄖臉上閃過一絲驚訝,但是看到我兩頰緋紅的樣子,就明白是怎麼回事了。 「我看看,是幾點。」我打開手機,翻著通話記錄,但不知道為什麼,總覺得眼睛是花的,然後就拚命揉著眼睛。

「算了算了,我們還是直接回去吧好嗎?」看到我這樣,顧鄖是又覺得好笑又覺得無奈,直接把我手機放進口袋,扶著我就準備往外面走。

「不要不要,我還沒有玩夠呢!」一聽要回去,我就不開心了,甩開顧鄖抱著旁邊的柱子不願意走,還嘟著嘴一副委屈的樣子。

旁邊在聚餐的同事們看到我這樣,都忍不住笑了起來,但是礙於顧鄖又不敢直接笑,只能捂著嘴偷笑。

「不回去不回去。」我抱著柱子就是不願意回去,還覺得柱子特別舒服,臉貼在柱子上不停的蹭著。

顧鄖不知道是覺得丟臉還是,無奈的搖了搖頭按住了自己的太陽穴。

然後走到我旁邊,在我耳邊小聲的說道。「老婆,不要當著這麼多人的面誘惑我,你這樣子我會忍不住的。」

很神奇的,顧鄖的話讓我一下就清醒了,瞪大雙眼看著顧鄖。

「好了,回去吧!」顧鄖溫柔的摸了摸我的頭,然後直接攔腰將我抱起就出去了,有的時候還不忘給大家打了聲招呼。

顧鄖是了解我的,只是要是不這麼做,我肯定會借著酒勁在這裡胡攪蠻纏半天才肯回去,顧鄖也不想讓我在這麼多人面前丟人,就乾脆直接把我抱走。

顧鄖的懷抱很是溫暖,靠在他厚實的肩膀上,讓我安心的睡著了。

顧鄖抱我出來的時候剛好與趕來的林東插肩而過,兩個人沒有講話,林東只是看了一眼在顧鄖懷裡睡著的我。

等顧鄖走遠,林東停了下來,然後又轉身走了,今晚的聚餐林東因為有事所以沒來,也不知道他為什麼現在來了。

顧鄖把我輕輕的放在副駕駛,貼心的幫我系好安全帶,又從後備箱拿出了毯子幫我蓋上,然後才啟動車子回去。

我不知道現在其實已經晚上兩點多了,顧鄖也聽了我的話,晚了一會才過來,而且過來以後還等了我很久。只是我沉浸在自己開心的氛圍中,忘記了時間。

一路上,顧鄖一邊開車一邊時不時的看我兩眼,我睡了一路都沒有醒,到家也是顧鄖把我放在了床上,替我換了睡衣。

等把我弄好,已經三點了,顧鄖這才得以睡覺,他輕輕的上床,抱著我,很快也睡著了。

第二天,不知道什麼時候我才伸了懶腰起床。起床以後就覺得全身酸痛,肚子也空落落的非常不舒服。

「咦,這是什麼?」突然看到旁邊床頭柜上有一碗不知道什麼東西的東西,下面還墊著一張紙條。

「醒來就把醒酒湯喝了,要是冷了就去微波加熱一下,然後記得吃早飯,還有打個電話給我,老公」在紙條的最後,還留了一個愛心。

看著這張紙條,好像所有的不舒服一下就散了,心裡也暖暖的。

端起那碗醒酒湯,確實已經冷了,再看看時間,已經十點多了,我知道我睡了很久,這醒酒湯冷了也不奇怪。

端著醒酒湯我就下樓了,來到廚房,把它放進微波爐加熱,趁著加熱趕緊給顧鄖打了個電話。

「我就知道你要睡到這個時候。」顧鄖的口氣像是猜中了彩票一樣,很是開心。

「怎麼了嘛,不就多睡了一會兒嗎?」聽著顧鄖有些笑話的話,不由得有些不開心了。

「沒,又不是不讓你睡,睡醒了嗎?醒酒湯你喝了沒,現在肯定都冷了,你要熱了再喝,不準不喝,喝完就把早餐吃了。」顧鄖噼里啪啦的說道。

「現在正在熱呢,你怎麼像個老媽子一樣,碎碎念的。」我裝作一副很嫌棄的樣子,但心裡開心的不得了,這時候微波爐「叮」了一聲,醒酒湯也熱好了,趕緊端了出來。

「行,那我不嘮叨了,我還有工作,你在家好好休息。」

「知道了。」

掛了電話,我端起醒酒湯就喝了下去,以前不喜歡喝這個東西,覺得不好喝,但現在慢慢的好像覺得味道還不錯了。

喝完醒酒湯,記著顧鄖的話,又自己隨便弄了點早餐吃了,吃完上樓洗了個澡,收拾了一下自己。

「媽咪。」正在收拾的時候,突然一個小腦袋從門口伸了進來,希澤歪著個小腦袋,兩個眼睛眨巴眨巴的看著我。

「怎麼了?」看到希澤那個樣子,就忍不住想抱住他,然後捏捏他肉嘟嘟的小臉蛋,再在上面吧唧一口。

「媽媽你醒啦?」希澤用他肉乎乎的小手捧著我的臉甜甜的問道。

「是啊,媽媽睡醒了,你呢,早上去哪了?」說完,又忍不住捏了一下希澤的臉。他的臉又軟又q,捏起來特別舒服。

「去外面玩了。」

「好玩嗎?玩了些什麼?」

「嗯,玩了滑滑梯,還和大哥哥他們玩了陀螺,可有意思了,這樣一拉,然後它就會自己一直轉。」希澤興奮的向我描述著,看著他那激動的樣子,我就知道他玩的很開心。

「是嗎?那麼好玩啊?」我都忍不住被希澤的描述給吸引了,也很想玩玩他說的那個東西。

「可是我沒有陀螺。」突然,希澤一下低下了頭,一副委屈的樣子,看起來特別可憐。

「那我們去買。」看到希澤那個樣子,我實在是不忍心,雖然我知道他可能是故意這樣想讓我給他買陀螺,但是我還是願意上當。

「真的嗎?媽媽你太好了,我好愛你啊!」一聽我要給他買陀螺,原本低下頭的希澤一下就興奮的抬起了頭,眼睛里發著光,還抱著我親了一口。

小孩子就是小孩子,一個小玩具就能讓他很開心。

二話不說,我帶著希澤就出門了,反正今天公司也沒什麼事,想著也很久沒有陪希澤出來了,就順便出來玩一玩。

在路上,希澤就顯得特別興奮,一路上都在哼著歌,看著他真的開心,我也覺得很是開心,和他一起唱起了歌。

到了商場我們就直接奔去了玩具店,剛進店,希澤一眼就看到了他想要的陀螺,愛不釋手的拿在手裡。

「要不要順便再看看其他的?」平時也很少給希澤買玩具,家裡的很多玩具還都是朋友送的,希澤也特別懂事,不怎麼會要玩具來玩。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