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封謹哭笑不得的道:

「那你也得解凍他啊,你看你把他凍成這麼大的一個大冰坨子,我怎麼弄得開,得拿了它身上的半片玉符我才出得去。」

藍公子一下子也傻了眼:這廝現在的修為越發精深了,要叫他將人凍成一塊大冰坨子,那是不費吹灰之力,可是要解凍的話,卻還當真是沒轍了。所以它想得到的最好辦法就是一爪子拍下去,將這冰坨子砸得粉碎。不過正當它打算這麼乾的時候,林封謹就流著冷汗制止了他:

「喂喂喂,要是那半片玉佩被你弄壞了,我們豈不是要在這裡等一輩子?」

不過這時候,林封謹懷中又發出來了微弱的光芒,那一塊可以將人的hun魄打出體外的神秘石頭自動漂浮了起來,上面也開始凝聚出來了那一團清澈無比的液體,直接飛到了藍公子的面前,藍公子之前經常和這滴液體一起修鍊,所以互相也有所默契。

它們兩個似乎交流了一會兒,就見到這滴液體忽然落向了潘公子的體表,然後向著冰雕內部浸潤了進去。同時,藍公子那龐大的身軀慢慢的隱匿在了空氣裡面,在從林封謹的視線當中消失之前,可以見到它優雅的向著遠處走去。

林封謹在旁邊看著,心中頓時一動道:

「難道,藍公子是要去抓那一副秋山楓紅圖回來?莫非這神秘的清水對它也感興趣?」


這時候,那液體已經瞬間就將冰雕融化了,可憐的潘公子癱軟在了地上,雖然相貌之類的還是栩栩如生,不過已經是一具屍體,林封謹老實不客氣的上前搜索,找到的第一件東西,就是他們用來當做賭注的那件法寶,這東西很可能是用陸九淵殘缺的佩劍煉製的,所以說志在必得。

不過林封謹拿到這件法寶以後,也是嘆息了一聲,原來這裡面蘊藏的劍氣已經幾乎是要消耗殆盡,完全都催動不了了,而這劍氣則是必須要陸九淵本人才能夠填充,難怪得潘公子之前都一直不肯使用。

而藍公子此時的道行太深,所以發出了寒氣太過凌冽,因此潘公子身上有不少的東西都是被徹底的凍壞了,林封謹一碰之下,就是變成了大團大團的粉末散落下來,幸運的是,那半塊當做鑰匙的玉佩還是完整的。

接下來林封謹又在潘公子身上找到了一塊獸皮,看起來應該是來路不凡,所以完好無損,林封謹翻過來一看,頓時就發現了這上面用細密的針法書寫出來了許多文字,原來竟然是十面埋伏幻陣的煉製方法。這東西對林封謹來說還是頗有用處的,所以算得上是意外之喜。

還沒等到林封謹清查完畢的時候,藍公子已經迅速的奔返了回來,叼著那一副已經成精了的秋山楓紅圖,裡面的器hun正在很沒節操的瘋狂求饒,同時藍公子的背上托著還有一團蒲扇大小的冰塊,裡面正是那隻半妖海東青/玉郎君,這傢伙自從見識到了林封謹動用了開天裡面的恐怖殺力以後,立即就被嚇破了膽子,瘋狂逃走,不過在這自成天地當中能跑到哪裡去?

值得一提的是,藍公子也並不是像表面上那麼大大咧咧的,它本來是可以饒這隻半妖一命的——-那啥,妖怪何苦為難妖怪對吧?

但正是這隻玉郎君苦苦哀求,說什麼我很有用的,我可以幫你們做很多事情的話語,比如飛在天上偵查什麼的,卻是徹底打動了藍公子的殺意。

在藍公子的心裏面,有一種奇妙的邏輯,它覺得自己在和林封謹交往當中,付出的東西其實是很少的,林封謹平時騎的是皮墊子,也不是騎它,不被林封謹騎難道自己就不活動筋骨東跑跑西跑跑了么?所以自己是沒有損失的。

除此之外,雖然林封謹有時候也要讓它殺人幫忙做打手,但藍公子很快就說服了自己,就算是不認識林封謹,自己難道就不去打架不去獵食了么?區別就在於對付的獵物身份不一樣而已,因此說到這裡,自己一樣沒有付出啊!

但反過來說,若是不認識林封謹,自己一個人生活,可能度過雷劫么?可能道行暴漲幾百年么?可能吃到這麼多美味的東西么?可能有這麼多的人來服shi么?最重要的是,可能被這麼多妹子抱在xiong前用富有彈xing的xx頂著么?

因此,藍公子很久很久以前就很堅決的認識到,自己是絕對不容許還有妖怪可以跑到林封謹麾下效力的了,林封謹就是藍公子的禁臠,這個人類弄出來的一切好吃的,一切的美味丹藥,一切的可心僕人,一切的香噴噴的富有彈xing的擁抱都統統是自己的!絕對不允許有妖怪可以跑來分享!!

「你這隻海東青這麼有用,那你就可以去死了」這就是藍公子的可愛邏輯。假如這位玉郎君聰明一點的話,將自己說成是廢物,那麼還有幾分生還的希望,遺憾的是,它什麼都不懂,那就只能變成一個大冰坨子。

而見到了那一副秋山楓紅圖以後,那滴清水就忽然的躍了上去,然後從一小團水跡慢慢浸潤了開來,詭異的是,水跡浸潤過去,畫上面被浸潤的地方也開始變成了空白,器hun求饒的聲音也是戛然而止,就彷彿是這畫正在被迅速的褪se一般。

這一戰說實話,這潘鈺銘的實力,確實是比林封謹想象的還要厲害許多,尤其是那一副秋山楓紅圖的攻擊,更是令人目不暇接,倘若不是林封謹多出了上一世的廣博見識,否則的話,單是那器靈的進襲他也是抵擋不住的。

潘鈺銘一死,雖然十面埋伏大陣還在自行的運作,卻是失之呆板了許多,林封謹按照記載的,將那一個一個的陣眼都隨之毀去,自然也就慢慢的停止了下來,這時候他才從容不迫的取好兩片玉佩,將其對好,開啟了那一道可以外出的門戶,然後仔細的打扮了一下,讓自己變得更加狼狽一些,這才折斷一根樹枝當做拐杖,撐在了地下慢慢的走了出去。

林封謹和潘鈺銘這一戰消耗的時間乃是相當的長了,在場圍觀的人至少都散去了一大半,能留下來的當然都是關係極好的同門,還有一些有心人,見到了林封謹一瘸一拐的走了出來以後,毫無疑問,珊延書院的所有人臉se都變了,變得可以說是十分難看!

當然,林封謹吃力的將那一塊凍住了海東青/玉郎君的大冰坨子拽出來以後,臉se變得更加難看的還有那位妖怪專家劉久安,還有可憐的曹祭酒,兩人的嘴劇烈的哆嗦著,然後怒吼一聲道:

「小賊拿命來!」rs!。 當然,與此同時,憤怒出手的還有珊延書院的那一位帶隊的學正,因為他知道,一旦那一副秋山楓紅圖失落等待自己的一定不會有什麼好下場,並且還是失落在了東林書院這種龐然大物手上的時候。

很遺憾的是,他們也是被憤怒沖昏了頭腦,選對了出手的天時和地利,唯一沒有考慮周全的地方,那便是沒有考慮到「人和」的因素——這裡不是別的地方,乃是東林書院的腹心之處,在這裡鎮守的書院大儒,又怎麼可能坐視本人的精英弟子被殺?

所以儘管貌似一開始是這三人聯手攻擊林封謹一人,不過十個呼吸以後,情勢立即就急轉直下,變成了十人聯手準備對付這三個膽大包天的傢伙了

六十個呼吸之後,護犢子的陸九淵也駕臨當場,對於陽明先生來說本來覺得這只是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但陸九淵聽了都十分火大殺了過去,總不可能讓林封謹這個得力的弟子有什麼芥蒂,所以陽明先生也一起前來。

陸九淵更是氣勢洶洶的怒吼道:

「什麼?你們覺得我們人多欺人少?好!我和老王聯手,你們珊延書院的人一起上總好了吧!」

現場鴉雀無聲,似乎根本就沒有人回應看起來怒火正旺的九淵先生的話

於是此事就不了了之,事前被寄託了很大希望的珊延書院鎩羽而歸,非但沒有將神戒取回來,還搭上了最有前途的弟子的性命,而那一副鎮院的寶貝:秋山楓紅圖必然也落入到了對方的手中。

話說這東西若是落在其他的地方,估計還有幾分希望收回來,不過很顯然,既然是落到了林封謹的手裡面,還有王陽明和陸九淵撐腰,想要採取非常規手段拿回來的幾率估計就非常之小了。

哦,對了,曹祭酒還饒上了一頭半妖海東青,這個仇想要報回來的話,估計也是有著巨大的難度,更令人痛心的是,林封謹帶進去的那隻又肥又懶的貓死死的撲在了那塊凍住了海東青的大冰坨子上,一看就是護食的模樣,估計這隻半妖就連屍骨想要保存完好也有巨大難度啊

但是珊延書院能做什麼呢?事情是他們先挑起來的,卻是偏偏選擇了林封謹這麼一個對手!最重要的是,林封謹背後的勢力十分龐大,大到了珊延書院根本就沒辦法賴賬的地步啊。

經過了這麼的一系列事情以後,書院之間的交流也就和氣多了,在明知已經沒有辦法將東林書院拉下馬來的情況下,也步入了正常交流的正軌。什麼?為什麼非攻書院不直接來找林封謹討回門中的至寶?

咳咳,想那須彌芥子戒乃是何等神物,我墨門的機關術又是何等的高超,一個東林書院的區區士子,怎麼可能獲得如此至寶?那我大墨門的臉往哪裡放,所以這些都是謠言,都是東林書院千方百計想出來要往自家臉上貼金的假話,誰信誰是王八蛋!

既然墨門都根本不承認有這種事情,那麼當然就不可能有墨門的高手在明面上站出來找林封謹討東西的事情發生了,當然,另外有很重要的原因就是:林封謹背後的兩條鋼鐵大粗腿也實在是很有分量,墨門當中很是商量了一番,覺得哪怕是用強也沒有把握將戒指奪回來所以只能在暗中行事,事實上欺軟怕硬這種事情從古到今,從兒童到成人,從國家到國家,從現實到小說都是屢有發生的了。

風平浪靜,無驚無險的結束了書院之間的大比以後,東林書院總算是清凈了下來,平時往往是書院大比之後,就要選定外出遊歷的人選,這種事情自然是和林封謹沒有什麼關係,無論是九淵先生和陽明先生都達成了共識,不能讓這小子到處亂跑,他的閱歷倒是早就夠了,反而學問和根基現在正是需要夯實的時候,兩位名師和嚴師當然也看得出來這一點,不會讓這個飛揚跳脫的弟子出現如此大的缺陷。

不過貌似孫向又被選中了,他這一次卻是因為才具有限,在才學和武道方面上升空間不多,不過外出的經驗豐富,所以書院裡面的師長便指定他去做領隊當保姆的,大概一個月後出發。

這件事情若是弄妥當了的話,最後卻是可以給孫向帶來一個較高的評價,在日後大比的時候可以被書院推薦到遠離鄴都的浩零,營漳等地方,這些地方應試的士子數量少,水平低,至少在初試的時候競爭不會太激烈,所以孫向也是趨之若鶩。

「唔,這件事我可得抓緊了。」林封謹在背地裡沉吟道:「孫向這一去一來的話,不出意外都要半年,半年以後這傢伙的姐姐是否得寵就很難說了,君王的恩愛是最不靠譜的東西,沒有之一唐玄宗對楊玉環說什麼在天願作比翼鳥,在地願為連理枝,結果馬嵬坡兵變還不是直接把楊美女乾脆利落的丟出來,讓亂軍勒死。孫向還有一個月時間要走,那我就趁著這段時間運籌帷幄一番就好了。」

話說第三天,孫向又帶著一幫人到天下第一樓海吃胡喝了一番,話說孫向其實也不是什麼紈絝,只是功利心重了一些,而且一聽恭維話以後頭腦容易發熱,交遊也是十分廣闊。臨走的時候也是照常掛賬,不過這一次孫向喝得有些多,所以把客人送走的以後又去茅廁嘔吐了一陣,再出來的時候他就看到了笑眯眯的掌柜:

「孫公子,本店是每三個月都要盤一次大帳,您老要是手頭方便的話,這幾天就把積欠了的銀子結了怎麼樣?」

孫向此時還有幾分醉意,大手一揮便咕噥道:

「拿,拿,拿來!你們是是林兄弟的屬下,我,我也不能讓你們作難。」

掌柜笑得見牙不見眼的道:

『是是是,孫公子最是仁義大方的,外面人都說說您老人家是當世孟嘗君一流的英傑人物。」

不過,當孫向拿過帳本以後一眼,頓時八分酒就醒來了一大半,完全是被那個驚人的數字嚇的,忍不住顫聲道:

「怎的會這麼多的!」

掌柜便陪著笑,將一條一條的小賬給列舉了出來,這其中可不僅僅有飯錢,還有孫向有時候手緊會從櫃檯上面帶些錢財,每一條小賬上面,如果沒有孫向的手印和簽字,就有他隨手拋下來的信物為證據,孫向越看越驚,心中卻是越看越涼,只能尷尬的笑了幾聲道:

「我這就回去籌錢。」

他一路上可以說是絞盡腦汁,卻也是完全拿這筆巨款沒有辦法,長吁短嘆之際,賴賬這個念頭不是沒有,而是剛剛升起來就徹底的破滅了——林封謹的錢是那麼好賴的?他背後的兩尊神誰惹得起?這廝初入書院的時候,就連刁小侯爺也要走避三分,何況是自己?

當天晚上孫向整整一夜都彷彿是在煎烙餅那樣,每隔一會兒就要翻身一下,一直唉聲嘆氣輾轉到第二天天亮,卻依然拿不出這一筆錢財來——事實上除非他老頭子馬上回去賣房子賣地,否則的話勢必添補不了這樣的虧空,而孫向哪裡有膽子說出這種話來?

結果又隔了三五天,一大早起來,就有人跑進來稟告,說是林封謹上門來尋,孫向更是六神無主,只道林封謹是來要賬的了,立即焦躁若熱鍋上的螞蟻那樣團團轉,那種嘴裡叫哥哥背地裡抽刀子的人他可是見多了。


沒想到林封謹一進來,便是爽朗大笑道:

「孫賢弟今日是不是有空,聽說你在馬道上也是有所賞鑒,我家在草原上面的掌柜趁著兩個部族交戰的時候得了一筆好彩頭,運了幾頭畜生回來,據說裡面有一頭牲口,似馬而非馬,具有大食那邊的血統呢,好像還有自己的特殊名字,叫做佩格薩斯。」

「大食寶馬?」孫向也是喜歡賭馬的人,對相馬之道頗為精通,聽到了這四個字,兩隻眼睛都亮了起來,就彷彿賭徒明明欠了一屁股債,卻又聽說了一種新的賭法,那是一下子精神煥發,說什麼都是要圖謀染指一番的了。

此時在北齊國內,對於大食寶馬的諸多認識都是來自於西戎,畢竟那一邊具有得天獨厚的地利優勢,這種寶馬據說通體雪白,並不高大,卻是天生就擁有抗衡天地元氣神通的能力,最典型的特徵,就是額頭上生長出來有獨角。是的,這就是後世被稱呼為獨角獸的動物,不過現在北齊人因為它的模樣酷似馬匹,所以起了個大食寶馬的名字。

「那牲口是什麼樣子的啊?」孫向已經急急的開始追問了起來:「真的有角嗎?」

「有。」林封謹很肯定的道:「他們在這方面是絕對不至於欺瞞我的。」

孫向便立即驚嘆道:

「我曾經看到過記載,說是最上等的大食寶馬身體是白色的,頭是深紅色,眼睛是深藍色。它們的角從額頭正中伸出,大約一尺半長,更重要的是,角的顏色是金色的,這就意味著它們擁有強大的單方面豁免神通的能力,但同時卻還可以施展神通攻擊敵人。這從某種程度上來說,已經接近於大牧首的特權了。」(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本站)訂閱,打賞,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 林封謹道:

「那麼其它顏色的角呢?」

孫向道:

「我只記得銀色的角表示擁有豁免神通的結界,但它自身也沒有辦法用神通攻擊對手,黑色的角表示對陰邪,鬼類具有十分強悍的殺傷作用。」

很快的,兩人就緊趕慢趕的來到了林家在鄴都外的固定馬場,這裡早就聚了一群人,就彷彿是嗡嗡亂飛的蒼蠅一般,這些人被稱為是「馬蛆」,而鄴都裡面有兩類特殊的人:「馬蛆」和「拾話屎的」。這兩種人都是屬於當時特定環境的催生出來的產物。

斯時賭馬之風盛行,這些人都是些被派來打探消息的閑漢,比如誰家的馬傷了蹄,誰家的馬配種了因為這些人都是無孔不入,嬉皮笑臉,不擇手段,所以就被稱為馬蛆。

而另外一類「拾話屎的」的身份格調略微會高些,都是些舞文弄墨,善於逢迎的清客,每逢大考,這些人便會去圍繞主考官,看主考官說話的時候喜歡些什麼內容,愛好誰,厭惡誰,最後呢,根據這主考官的泄露的這些支離破碎的線索,擬定出幾個考題出來,升斗小民便將這些人叫成是「拾話屎的」,還不要小瞧了這些人,他們弄出來的東西,往往每一屆還是都能掛沾著些邊。


話說自從鄴都的幾家大的賭馬老闆在被太子坑了一次以後,這些探聽消息的「馬蛆」隊伍則是更加壯大了,哪裡有什麼關於馬匹的事情總逃不開他們的耳目。

林封謹和孫向也不理會這些人,走到了門口以後,自然有一幫凶漢湧出來將那些「馬蛆」趕散,然後兩人便去瞧來的這批新貨,這一看之下,孫向都是艷羨不已,還沒見到那大食寶馬,單是天馬血脈的駿馬又有兩匹送了過來,十分矯健雄壯,等到見了那一匹大食寶馬的時候,孫向更是要叫一聲好!

這馬兒通體雪白,鬃毛悠長,自有一種悠然的氣概,額頭上的那支獨角雖然不是金銀色,卻也是難得的水藍色,這表示它可以加持一些輔助類的神通,接下來自然是將它牽出來做一系列的測試,最特殊的是,這「大食寶馬」根本就不用韁繩,隨口令便可進退自如,根據一同前來的馬夫說,此馬天生就智慧不凡,具備半妖水準,靈慧非常。

這一趟弄下來,也就是堪堪中午了,不消說肯定是要一起吃頓便飯,在吃飯的時候,林封謹卻是露出了有些鬱鬱不樂的樣子,只是喝悶酒,孫向也是乖覺,知道自己欠的錢對林封謹來說根本就是九牛一毛,單是今日運來的這幾匹馬兒販賣出去,自己的欠債簡直都是不值一提了。所以他料定林封謹也不是為了自己欠的那筆錢,便主動開口詢問道:

「林兄有什麼不暢快的地方,可是和苻敏兒有了生分?」

話說林封謹和苻敏兒兩人之間也是經常有吵鬧的,好的時候若蜜裡面調油,不過苻敏兒家裡面嬌縱長大,免不了就要發些小性子小脾氣,只等人來哄,林封謹卻沒有興趣來做這等水磨功夫,兩人之間也是吵吵鬧鬧,分分合合的,孫向也是司空見慣了。

林封謹此時卻是看起來喝得有了六七分酒意,長嘆了一聲道:

「兒女情長本來只是小事而已,算得了什麼!哎,這件事我一不相信答應了某位大人,本來以為是舉手之勞沒想到現在竟是出到了二十萬兩銀子加一匹寶馬也沒人敢做,罷了罷了,大不了去給他老人家負荊去,喝酒喝酒。」

孫向一聽林封謹說的條件,心裏面竟是「咯噔」一聲,端起了杯子走了一口,然後小心翼翼的道:

「什麼事情,竟然出到這樣大的價錢都辦不了?」

林封謹苦笑道:

「也不是什麼謀逆篡位,殺人放火的大事——說得不好聽一點,這種事情他老人家需要我來做么——我這是喝多了,你就當沒聽到就好,來來來,吃菜吃菜。」

但是人都有犯賤的逆反心理,總是想要打破砂鍋問到底的,何況還有二十萬兩銀子!!一匹寶馬??

銀子便可以解孫向的燃眉之急,剩餘下來的更是足夠他揮霍好幾年!

一匹寶馬林封謹雖然沒有明確說什麼,但孫向知道林封謹的大手筆,肯定至少也是天馬血脈的,搞不好那頭獨角獸也有得談。孫向又如何不愛馬啊,那一日他騎著林封謹的那一匹寶馬招搖過市,人人恭維的風光,現在都幾度在夢中出現!!

所以這好奇心被吊起來了以後,孫向就千方百計的要林封謹吐露真相,林封謹看起來有些醉了,卻是口風守得極嚴,只是在喝悶酒,然後很乾脆的醉倒了,趴在桌案上打起來了呼嚕。

孫向此時正是心急得和貓抓似的,忽然見到一個矮小邋遢的道士溜了進來,一看到了林封謹就翹著老鼠鬍鬚連聲急道:」哎呀,怎麼喝醉成這樣了,來人來人!」


見到了這邋遢道士,孫向眼前頓時一亮,他卻認識這道士乃是林封謹的心腹管家,十分信重,更關鍵的是異常貪財。孫向立即就從腰間摸出了一個小銀元寶,笑眯眯的塞給了付道士,低聲道:

「聽說你家主人最近遇到了難題?給我說說?看我能不能為他分憂。」

付道士立即眉開眼笑的將小銀元寶接了過去,同時嘆了口氣道:

「那還真是遇到了一件麻煩事,我家主人拍著胸脯在一位大人面前接的差事,哪裡知道這差使聽起來簡單,做起來卻是難上加難!我們開出來的賞格一漲再漲,都沒人肯做。」

孫向急道:

「快說說看什麼事情?」

付道士左右望了一下,低聲道:

「有一位大人無意當中,找到了前朝的一項重要的隱秘,具體的隱秘是什麼也沒對我們說,只是說要解開這隱秘的鑰匙,卻是被前朝的衛烈帝藏在了北都的皇宮當中,你知道的,現在君上對於各位王爺可是忌憚得很,哎呀哎呀,我在胡說什麼——王宮裡面可以說是水泄不通,而這差使就是將這鑰匙從裡面取出來」

孫向聽了以後,心中一陣激動,他的姐姐正受寵,王宮裡面什麼地方不能去?而且這種事情既不是謀逆,也不是殺人,還不是偷盜!所以他就發覺一片光明正在向著他覆蓋了過來,只剩餘下來了最後一個關鍵的問題:

「那鑰匙是放在什麼地方你知道嗎?」

付道士大大咧咧的道:

「怎麼不知道?就放在前朝的桂麻軒裡面,就是現在的給宮內的太監瞧病的醫坊當中啊。」

孫向頓時有一種熱淚盈眶時來走運的感覺,他只覺得漫天神佛在這時候都在保佑自己了,好在這廝還是有一些城府的,沒有當場就大包大攬。但是,當孫公子第二天一大早頂著一對熊貓眼,提著早飯眼巴巴笑眯眯的在林封謹的書寓門口候著的時候,就連藍公子這麼單純的貓也看得出來他心中的渴切了。

孫向還是沒有去找林封謹,因為愛面子的他覺得自己還是要和林封謹維繫這麼一個朋友的身份,所以便繼續和付道士談,孫向也是懂得一些談判技巧的,所以一來就叫價五十萬兩銀子,三匹寶馬,可惜他選錯了談判對象,或者說,用錯了談判方式,他絲毫都沒有表露出要給付真人半點回扣的意思,所以惱羞成怒的付真人也肯定是寸步不讓,甚至壓價到了十兩銀子,一隻毛驢

最後還是驚動了林封謹,因為好歹孫向也算是個朋友,所以兩人之間的談判也是頗有君子的爽快,你一言我一語的就將這事定了下來。

首先,孫向之前掛賬的幾萬兩銀子免單。

其次,二十萬兩銀子不變,但林封謹額外添十萬兩的門包錢,這是用來疏通那些宮女太監的。

最後,孫向可以選擇兩匹寶馬或者是一頭獨角獸,不過孫向最後還是選了兩匹天馬血脈的寶馬,因為他覺得自己目前的實力也只能夠庇護住寶馬這個級別的玩物,刁小侯爺的前車之鑒可是歷歷在目了。

接下來自然就是孫向和他姐姐去商議細節了,最後林封謹發覺自己依然是低估了這位孫才人的受寵程度,她居然說再加五萬兩,就可以讓林封謹派遣個信得過的女人進去宮中一起行事,順便她也好多個幫手。

林封謹卻是有些茫然,自己哪裡去找個信得過的女人心腹?讓苻敏兒去?兩人吵架都七八天沒有聯繫了,再說這還沒圓房娶過門的女人也不能相信,最後林封謹想了想,發覺這一次三里部送馬過來的人當中,娜熱赫然在場,這女人之前被草原上面的大喇嘛念經洗腦以後,深信林封謹是龍象菩薩轉世,基本上算是他的狂信徒了。

俗話說得好,用宗教武器武裝起來的人就是最可靠的同志,而娜熱本來就是漢族混血,也會說漢話,打扮一番以後和宮女的相貌也是差不離,林封謹便將這個光榮而艱巨的任務交託給了她。 接下來孫才人如何具體操作之類的,林封謹都沒有去關心了,他只要結果就行了,儘管林封謹知道,這件事無論從任何角度上來說,自己可以說都是做得盡善盡美,竭盡全力,那麼剩餘下來的事情就只能用天意來形容了。正所謂謀事在人,成事在天啊,要是老天爺不作美,那麼說到底也是白給。

相反孫向對他的姐姐倒是充滿了信心,大概是因為孫才人平時的表現實在太給力的緣故,她平日里可勁兒的將宮中的東西往娘家倒騰也從未出過事,並且這些事情也沒有瞞著國君呂康,平時老呂也就是一笑而過,何況現在拿的根本就不屬於是老呂家的東西?

因此,此時在孫向的心中,那就更不算個什麼事兒了,輕輕鬆鬆的舉手之勞,那些醫坊裡面的太監敢攔著?支支嘴就能打個臭死!是覺得活得太舒坦嗎,敢來擋小爺的好事?

事實證明,林封謹的擔憂是多餘的,孫向的判斷是準確的,大概還不到一個時辰,作宮女打扮的娜熱就被太監送了出來,手臂上面挽著一個籃子,上了馬車以後,便恭恭敬敬的將籃子遞了過來。

籃子當中放著兩樣東西,一件便是衛烈帝的衣角,一件便是一個林封謹看起來有些眼熟的木頭盒子,看到了這玩意兒,林封謹甚至都有一種熱淚盈眶的衝動,自己耗費了多少心血,吃了多少苦頭,動用了多少人力物力,這才終於將這該死的三個盒子三條線索湊齊啊!

付給孫向的報酬林封謹早就給了,也不怕他賴賬,此時孫向也是乖覺,等林封謹確認無誤以後,便笑吟吟的拱手告辭下了馬車,肯定是要去和姐姐分贓了。而林封謹則是迫不及待的將拿到的那個盒子拿了出來,放在了馬車裡面的桌几上,然後打開。

頓時,林封謹就見到,新得到的盒子的底部也刻著有四個字,也是衛烈帝的手跡:「走,卻把青」,這四個字單獨看起來或許沒有什麼,但是,將三個盒子並排起來以後,又在三個盒子的側面浮現出來了「倚門回首」四個字,略一組合,便拼湊出來了剩餘下來的小半闕詞。

「和羞走,倚門回首,卻把青梅嗅。」

而這一闋殘詞則是被徹底補完了,加起來便是:

「蹴罷鞦韆,起來慵整纖縴手。露濃花瘦,薄汗輕衣透,襪橫金釵溜,和羞走,倚門回首,卻把青梅嗅。」

林封謹將這首詞念了又念,然後仔細的端詳著這三個盒子,還有那烈帝龍袍上被撕扯下來的一袂衣腳,眉頭也是越皺越深好一會林封謹才焦躁的道:

「真是見鬼了!不是說我只要找到了這三個秘密,就可以拿到一件神兵利器譜上排名前二十的寶物嗎?這寶物在哪裡?更不要說什麼隱藏著天大的秘密了!這真是滑稽無比,難道我竟然被那群亡國了的鮮卑人給糊弄了?!」


「不對讓我再想想!仔細的再想想,當時他是這麼說的:這個隱秘,卻是涉及到一件至寶的下落!據說只要根據這線索順藤摸瓜,便可以獲得這件至寶。而它穩穩噹噹的可以排入神兵利器譜前二十的行列!更重要的是,這件至寶,與另外一件神兵有著千絲萬縷的關係。」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