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天武發出一聲慘叫!

「這是今天你欺辱我母親的代價。」

嘭!

一腳踢去!

蛋碎!

林天武倒在地上不停的打滾!

「這是你晚讓人殺我代價。」

喀嚓!

他的一條腿被林昊硬生生的給扯了下來,鮮血直流!

林昊一腳踩上去,斷腿變成一堆碎肉。

「這是多年你對我母子欺辱的利息。」

整個過程不到一分鐘,剛才還耀武揚威的林天武,四肢只剩下一條腿。

林天武昏死過去!

林昊卻在這個上「好心」的給林天武止住血,此人他還有用。

「昊兒,你……」

鳳清雅愣住了!

眼前這個還是自己的兒子嗎?

自己的兒子自己最清楚,膽小懦弱,今天怎麼變得這麼冷血。

「媽,你放心,凡是欺我們的人都要死,從今天以後誰要敢動您一根手指我滅他全家。」

給鳳清雅披上一件外套!

將昏迷的林天武給弄醒,林昊不讓他死,他就是只剩下一顆腦袋也不會死!

東廠有位爺 魔氣封住他的了傷口,林天武感受不到不到任何疼痛。

「說密碼是多少?」

一張銀行卡!

他們母子需要錢,太需要錢了,這也是林昊給他止血的一個目的!

林天武看著眼前這個惡魔,欲言又止!

「看起來你選擇死了,如此我那就是送你上路。」

「不,我說,我說!」

密碼說出來,林昊也沒有任何的客氣,將他僅剩的一條腿也給卸了下來。

「我已經說了,你怎麼不守信用,放了我?」

沒有了痛楚的林天武求生欲依然十分強烈!

「我沒有說過要放你一馬,只不過讓你死的痛快一點而已。」

林昊何曾說過放過他。

沒有!

從來沒有!

即使有,那又如何?

他是魔,魔何曾將這些放在眼中。

「你不得好死,林家的人不會放過你的。」

林天武厲聲說道。

「不好意思,那你看不到了,林家我會親手覆滅,不過在此之前你可要去九幽報道了。」

「林昊,我詛咒你不得好死,不得……」

後面的話沒有了,腦袋變得稀碎。

地上一堆爛肉,令人作嘔!

「你們幾個給我滾進來。」

林天武的保鏢剛才只是被林昊雷霆手段給鎮住,並沒有被殺死。

「林昊少爺,這可不管我們的事情,一切都是林天武逼我們的。」

保鏢看到屋內的慘像臉色蒼白,這才一會的功夫,耀武揚威的林七少就成了這個樣子。

還有剛才在外面林昊可是一巴掌將他們同伴得的腦袋給拍碎了。

「少廢話給我將地上收拾乾淨,三分鐘完不成,你們下去陪他吧!」

收拾乾淨,怎麼收拾?

還三分鐘!

三十分鐘也不能處理完呀!

這一灘污穢,怎麼辦,怎麼辦?

怕死!

廢話誰不怕死,碰到這麼一個瘋子,打也打不過,自家主子都被人給變成了肉醬,不害怕?誰不害怕,你不害怕,你上呀!

「給我舔乾淨,將這些肉給我吃下去!」

林昊語氣中沒有一絲感情。

什麼?

吃……吃下去?

這不是豬肉,這是?

哼!

「死或者吃下去,選一樣!」

看著林昊布滿寒氣的臉,他們冷汗直流。

五個保鏢戰戰兢兢的,忍著嘔吐,用舌頭將地上的血跡給舔乾淨。

至於那些碎肉真的的被他們忍著噁心嘔吐給吃了下去!

和性命相比,這些不算什麼!

可是接下來的話讓他們亡魂大冒。

「哼,果然是毫無人性,看起來你們也沒少跟著他為非作歹。」

黑氣環繞,五人倒地,一團火焰覆蓋在他們的屍體之上,很快屋內只剩下一堆灰燼。

「媽,我們走吧,這裡我們不能住了!」

天賜一品 鳳清雅也沒有說什麼,出了這麼大的事情住在這裡也不安心。

跟著林昊離開,這裡起了大火,將一切燒的精光!

「媽,你放心,凡是曾經欺負我們的人,我會一一找他們算賬,我要殺光他們,要用他們的血來洗刷曾經帶給我們的恥辱!」

欺我者,殺!

辱我者,殺!

殺他一個血染大地!

殺他一個血流漂櫓!

我家愛妃超凶噠 殺他一個屍骨如山!

這是林昊的規矩,這是無天的法則。 永市一家高級酒店!

「媽,今晚您就先住在這裡吧,等明天去買個房子,以後您也不要出去工作了,就在家享福吧。」

林昊握著鳳清雅的手,語氣十分溫柔,和剛才那個殺人魔王判若兩人!

眼前這位是他的生身母親,生他養他的母親。

已經有多少紀元沒有見到母親了,此時再見他忍不住落淚了。

前世的時候母親為了他吃了多少苦,受了多少屈辱,這些林昊怎麼可能忘記?

他對敵人冷血無情,抬手即滅!

他可以在魔界隻手遮天,翻手為雲覆手為雨,是一代無情的魔主,可是面對至親的母親他只不過是一個孩子而已。

「昊兒你怎麼變得?」

鳳清雅還沒有從剛才的血腥之中清醒過來。

一向懦弱膽小的兒子怎麼轉眼之前變成了這麼冷酷無情的一個人?

剛才他殺林天武和那些保鏢的時候沒有絲毫的猶豫,出手果斷!

絕對是心狠手辣之輩,這真是自己的兒子嗎?

「媽,馬善被人騎,人善被人欺,只有比敵人更狠我們才能不被他們欺負!

這五年來我們母子受盡折磨,林家何曾有過一絲憐憫?」

沒有!

不僅沒有,反而變本加厲!

就連鳳清雅找個工作,都沒有人敢收留!

最後只能去撿垃圾!

這是什麼日子?

還時不時的受到林天武的騷擾,林家不知道?

鬼才相信!

前世林昊在這一段日子,簡直是人不像人鬼不像鬼。

全身上下就沒有一處完好的地方,隔三差五就被人揍一頓!

經常遍體鱗傷!

現在他的身上傷疤無數,經常是新傷蓋舊傷。

「媽,我知道您只想我們平平安安的,可是這可能嗎?

我們一味退讓得到的是什麼?」

鳳清雅低下了頭!

兒子說的,她何嘗不知道!

可是林家在永市勢力龐大,他們母子能躲的過嗎?

她現在什麼都沒有了,只剩下兒子,兒子她所有的希望,所有的忍辱負重都是為了兒子!

「昊兒可是你殺了人了,這?」

還是擔心自己的兒子!

殺人可是大罪!

如果被人知道那可了不得!

林昊沒有覺得好笑,反而覺得心裡暖暖的!

「放心吧,媽,誰見到我殺人了,總要講究證據的,您就放心吧!」

也對!

什麼都沒有了!

林天武屍骨無存,那下保鏢也葬生火海!

想到這裡鳳清雅也就放心了,擔心了一晚上也累了,林昊讓母親沉睡了過去!

而他則一個人悄悄的走了出去。

前世母親為他受盡折磨,今生他就是母親背後的那棵大樹!

為了母親他可以做任何事,殺任何該殺之人?

他身為魔主,不要說這幾個人,即使是千倍萬倍又如何?

區區幾個條人命,還不夠洗刷他們對自己母子二人多年的羞辱,這才是一個開始!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