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凡有點奇怪地看了王光一眼,心說你連雪晴中了什麼毒都不知道,也不問我一下,就這麼急著想立功?

不過,他既然是方家的御用醫生,那就讓他治吧,自己正好研究一下那些毒,反正現在自己也暫時控制住了方雪晴身上的毒,一時半會也不會有事。

於是,他點了點頭,說道:「行,你過來看吧!不過,你千萬別拔掉雪晴身上的銀針,一旦拔掉,毒性就無法控制了!」

王光看了一下,有點不屑地說:「你是中醫?」

「是的,我是一個中醫!」 一個人的江湖 林凡點頭說。

「中醫會治病么?如果小姐因為你的誤治而出現問題,你得負全責!」王光高傲地說。

林凡的火一下子大了,站了起來,指著王光說:「你可侮辱我,但你不應該侮辱中醫!你一個華夏人,也看不起自己祖宗傳下的東西,還算是華夏人么?」

「如果中醫有作,就不會沒落了!算了,我不跟你爭,你先將這些針拔掉,別耽誤我看病!」王光傲然說道。

「拔掉?你開什麼玩笑,我說過了,一拔掉這針,毒氣馬上就會攻心,你想害死雪晴么?」林凡勃然大怒,這個醫生也太混蛋了,根本就不懂!

「我這裡有解毒藥,不需要你的什麼破銀針,什麼玩意啊,不頂用的東西!」王光不屑地說。

「你知道雪晴中的什麼毒么?你確定你的葯就能解得了?如果因為你的莽撞,導致雪晴救不回來,你負責得起?」林凡怒視著對方,說道。

王光臉色一滯,然後說道:「算了,我不跟你爭,不拔就不拔,我先看一下小姐中了什麼毒再說!」

林凡冷冷地看了他一眼,然後不再理會他,而是小心地觀察起那束花來。

過了一會,他眼睛亮了起來,終於想起了這是什麼毒,一直懸著的心也放了下來。

雪晴,有救了!

這時候,方天豪也走了進來,看著病床上的女兒,他一陣心痛,有點無助地站在一邊,等候王光的檢查結果。

王光的檢查差不多用了半個小時,這才有了結果,他臉色有點難看地對方天豪說:「方先生,情況有點不妙,這毒性太強了!我建議,馬上送院,召集專家會診!」

方天豪臉色大變,馬上就說:「好,馬上送院,用我的名義,召集花城最好的醫生過來!」

「方先生是吧?我是林凡,安康醫院的醫生,同時也是雪晴的朋友,為了她的安全,我必須跟車去!」林凡想來想說自己可以治好,不過想來別人不會信,特別是這個王光,他肯定不會相信的,所以,他便只能先跟著去,到時候等別人都沒有辦法了,自己再出手也不遲。

反正,現在自己也將毒控制住了,一天之內,毒都不會有變化。

不過,為了防止別人拔掉銀針,他必須得跟著。

王光不屑的看著他,正想說話,就聽到方天豪說:「林醫生,小女剛才就是你救下來的吧?」

「是的,而且我也有信心將雪晴治好!」林凡自信地說。

「一個小中醫也敢這麼大言不慚,真是好笑!方先生,我建議還是讓專家會診,千萬不能拿小姐的性命開玩笑!」王光不屑地看著林凡,說道。

「這樣吧,林醫生,王醫生說的也有道理,雖然我對林醫生也有信心,但多一個人就多一分計,最好還是等專家會診過再動手好點!」方天豪不愧是一個大家族的家主,他既不說不相信林凡,也沒有拒絕他。

「也行,只要不拔掉這些銀針,雪晴就能堅持一天。」林凡點頭說。

方天豪能做到一個大家族的家主之位,的確有他不凡之處,王光說自己女兒中了劇毒,而到現在女兒還沒有出現生命危險,也就是說,是這個林醫生的功勞了!

所以,他也相信林凡的話,知道那些銀針對女兒的重要性,便說:「行,你跟在車上!還有,誰也不許動這些銀針,否則,就是害我女兒的兇手!」

后一句話自然是對王光等人說的,這是關係到方雪晴生命安全的重要事情,方天豪是絕對不允許出現意外的。

王光的眼裡閃過一絲嫉妒之色,不過很快就消失了,他知道,方天豪是自己的金主,自己這些年來在方家的特殊津貼,也是利益於自己對方家忠心,如果一旦違犯了方天豪的話,那麼,等待自己的下場,就是掃地出門!

甚至,方家還會讓自己無處營生!以他對方家的了解,這種大家族一旦恨上了一個人,那麼也就基本上宣布這個人廢了!

所以,他根本就不敢有所違背,只是心裡對林凡十分的不滿,這小子有什麼了不起的,一個小中醫,能起什麼作用?

方雪晴讓推上了救護車,林凡自然也跟了上去,而趙子媚等人,則是開著車跟在後面,她們放心不了好友的安全,都想守到她平安無事再回家。

救護車是方家自備的,所以林凡就建議乾脆送到安康醫院,方天豪沒有反對,安康醫院在整個花城也是排前三的醫院,而且設施也是最齊全的。

車子來到醫院時,方家很多人都來了,特別是方雪晴的媽媽,更是哭得稀里嘩啦,不斷地哭訴那個下毒的混蛋不得好死!

李靜雯也來了,她聽到這件事也是大吃一驚,居然有人敢對方家大小姐下毒,簡直就是吃了熊心豹子膽了!

最主要的是,這件事還牽扯到了林凡,加上人送到自己的醫院裡,她是必須到場主持的。

上官婉兒和張菁菁也來了,雖然她們跟方雪晴並不算太熟,但怎麼說大家都同是花城四大家族的人,而且最近也因為林凡的原因有了交流。

寧靜和王蓉也來了,作為方雪晴最好的朋友之一,她們聽到方雪晴出了事,都是急得團團轉。

她們不但來了,還將自己家裡的醫生也帶來了,想幫上一幫。

花城最好的醫生都來了,甚至,整個嶺南省一帶的好醫生也正在趕來,就因為這個中毒的人是方家的大小姐,而方家,是嶺南一帶跺跺腳都會讓地面抖一抖的大家族!

先來的一群醫生已經聚集在一起,進行對方雪晴病情的會診,血樣經過重新抽驗,報告也出來了。

緊張地會診了兩個小時,一群大夫得出了兩個方案:第一個,是換血,因為方雪晴體內的血液都讓毒染了大半,基本上都成了毒血,不換掉就無法治好;第二個是用藥化解。

第二個方案很難實現,這種葯很難弄到,特別是他們提出的萬年冰蟾,更是有點不現實!

而第一個方案,換血的難度也很高,需要找到最合適的血液,而且過程非常危險,一旦出現半點意外,方雪晴都會香消玉殞!

所以,儘管有方案了,但這兩個方案都難度太高,可行性並不大,這也讓一群醫生都有點手足無措。

「其實,中醫也是可以的,如果有誰的針灸技術夠好,完全可以將毒逼出來,當然,這個人還得具備很深厚的內功,否則也無法做得到!」這時候,一個老中醫站出來說。

方天豪認得這個老中醫,他是花城有名的濟世神醫余天成,當然,那是他年輕一點的事了,現在都七十多歲,動動口還可以,讓他親自操刀,也是力不從心了。

「余老前輩,你說這話等於沒說,現在的中醫是有不少,可要符合你的要求,應該很難找到了吧?」作為花城知名的醫生,梁洛巍也參與了會診,可惜他也找不到更好的辦法,聽到說中醫可以,他便有點不屑地說。

「是啊,我覺得還是換血比較現實,雖然危險是有,但總比這樣乾等好一點。」王光也附和說。

說到這裡,他突然想起林凡來,那個小子也是不念舊惡中醫,而且還能用銀針止住毒性侵入,不知道他能不能治好方雪晴呢?

然後,他馬上就否定了這種想法,就憑那個小子,怎麼也不象是一個有內功的中醫。就算他真練過內功,可余天成不是說了么,還要內功深厚,就他那點年齡,就算是在娘胎里開始練,也無法達到要求的吧?

「我想,還是由我來治吧!」這時候,一個讓王光心裡一沉的聲音響起。 聽著一群醫生討論,方天豪也由希望到陷入了絕望,他怎麼不知道,如果換血的話,風險之高,簡直就不可想像,一點點小小的失誤,就會導致自己永遠失去女兒!

而萬年冰蟾,好吧,他聽都沒有聽過,光聽這名字就知道,基本上沒有可能找得到!

就算知道有這種東西,可是女兒能支持到將東西找到?

所以,他的心也沉到了谷底。

而就在這個時候,突然聽到有人說願意出手,讓他頓時精神一振,抬頭看去,就看到了林凡自信的面容。

他幾乎是馬上跳到了林凡面前,緊張地說:「林醫生,你說什麼?」

「我說,我有信心治好雪晴!」林凡一字一句地說。

方天豪死死地盯著他的臉,說道:「你確定?」

「我確定!」林凡沒有退縮,堅定地點了點頭。

方天豪還沒有說話,就聽到王光開口了:「林醫生,你就別想著出風頭了,我們這麼多醫生都沒有不敢說一定能治好,你一個小小的中醫,也敢說這種大話?想出名,也不是你這麼出的,方小姐這麼尊貴的身份,你也敢亂來?」

「是啊,小林,別說我這個做同事的說你,雖然我知道你有一定的能力,但是,這麼多醫生都在這裡,你也不想想自己的身份?」看到王光出言擠兌林凡,梁洛巍自然不甘落後,也出聲說道。

「你們不行,不代表我不行!再說了,你們對我了解多少?對我的醫術了解多少?我能將雪晴的毒控制住,現在也自然能找到辦法將她治好!」林凡淡淡地說。

「你……你怎麼說話的,我們再怎麼說也比你行醫多個十幾年……」王光氣憤地說。

「年齡不是決定成就的標準,一個沒什麼天分的人,再努力也沒有什麼用!」林凡冷冷地說。

「方先生,我覺得你不應該相信他,萬一他失手……當然,我不是希望他失手,只是懷疑他的醫術沒有那麼高明。」王光轉頭對方天豪說。

方天豪沒有說話,而是看向林凡,而林凡是非常平靜地看著他,沒有半點的慌亂。

「我相信林醫生!」方天豪重重地吐了口氣,說道。

「方先生……」王光急道。

方天豪擺了擺手,沉聲說道:「我意已決,誰也別勸我了!林醫生,有勞你了!」

「院長,安排兩個手腳快的護士跟我進去!」林凡點了點頭,對李靜雯說。

「方先生,我想一起去,萬一有什麼需要幫忙的地方,也可以及時援手!」王光眼珠一轉,說道。

「我不需要助手!」林凡淡淡地說。

「我覺得有必要,萬一你對方小姐有什麼非分之舉……」王光急聲說道。

「你在侮辱我的人格么?」林凡眉毛一揚,有點怒了。

「方平,一會你去算一下王醫生的人工,都付了吧!」方天豪突然說道。

王光臉色一白,方天豪這話無疑是宣布解聘他了!

「方先生,是我失言了,再給我一個機會吧?」王光顫抖著說,方家的待遇很高,比在醫院裡任職還要高,所以他不想失去這份工。

但方天豪的目光已經轉向一邊,根本就不想再跟他說話了,讓王光沒了辦法,只能臉色慘白地退到一邊。

他真恨自己多話,如果保持沉默的話,也不會惹得方天豪這麼惱怒。

梁洛巍本來也想損林凡一下的,但看到王光的下場,頓時也怕了,他雖然不知道方家有多恐怖,但從對方能這麼短時間就召集全市的著名醫生到這裡,就可以看出一點,自己是萬萬惹不起這個人的!

所以,他乖乖的選擇了沉默,只是對於林凡的恨,又多了一分,這個混蛋,為什麼總能出風頭,而自己卻處處落入下風?

「老公,雪晴會不會有事啊?」方太太剛才哭暈了過去,現在剛剛醒過來,聽到有人出手相救,頓時緊張地問。

方天豪緊緊地握住她的手,說道:「你忘記了么,雪晴小時候有大師幫她算過命的,在她二十歲的時候會有一場劫難,不過最後會逢凶化吉,有貴人相助!今年雪晴正好二十歲,也正好出事了,這不是應驗了大師的話么?」

方太太怔了一下,然後驚喜地說:「對啊,當時我還不相信,沒想到有這麼巧,那就是說,雪晴不會有事?」

「一定不會有事的!」方天豪堅定地說。

其實他心裡並沒有底,雖然大師的確是這麼說,但算命這種東西真有太玄了,所謂信則有不信則無,也不知準不準。

但在這個時候,作為一個男人,他一定要堅持住,這樣才能讓老婆安心。

林凡,你一定要成功,一定要成功啊!

從來沒有什麼信仰的他,這時候也在心裡默默地求神拜佛:「如來佛祖、三清道祖、玉皇大帝……或者是耶酥、撒旦……不管是那一個,只要保佑我女兒沒事,我就信你了!」

他這裡在求神拜佛,而林凡也走進了手術室里,跟在他身後的是李靜雯和一個護士,她不放心別人,所以就不顧自己院長的身份,來充當一個護士的角色了。

當然,以她的水平,別說護士,醫生都可以做,而且林凡說了,她們真正的作用,只是幫他擦汗!

病床上,方雪晴靜靜地躺在那裡,臉上的黑色淡了許多,除了還有呼吸之外,怎麼看都跟死去了沒有區別。

「鄭婷,將兩副銀針消毒,準備好毛巾!」林凡轉頭對護士說。

這個護士正是跟他相識的鄭婷,林凡對她的專業水平很認可,見到她在值班,便毫不猶豫地點名讓她跟來。

「是!」鄭婷馬上開始動手,她的動作很快,沒一會就將銀針消好了毒。

「靜雯,幫雪晴脫掉衣服!注意點,別拔掉她身上的銀針!」林凡淡淡地對李靜雯說。

李靜雯一愣,有點不自然地說:「一定要脫么?」

「是的,必須要脫!一會我幫她逼毒,如果穿著衣服,一來不方便施針,二來那些毒會沾到衣服上,產生二次中毒現象!」林凡沉聲說道。

「還有,你認為一個醫生在治病時,會有性別之分么?」他嚴肅地看著李靜雯,說道。

李靜雯一陣的羞愧,對於這些東西她其實也知道,只是由於醫生是自己喜歡的人,這才會想歪了。

儘管嘴裡說自己不會在乎性別,但當李靜雯將方雪晴身上的衣服脫了后,林凡還是有點心跳加劇的感覺。

沒辦法,他這種純潔無比的初哥,除了看過塑料人體模特外,還從來沒有見過真正的女人身體,現在突然間看到一個發育得非常好的女孩子的身體,就算是早就有了心理準備,但一時間,還是有一種無法平靜以對的視覺衝擊。

看到他傻傻地站在那裡,李靜雯心裡有氣,這個壞蛋剛才說得多麼的正經,讓人還真以為他達到了那種境界,誰知還不是一個樣,根本就是色胚一個!

「咳咳……」她故意咳嗽兩聲,同時用手輕輕碰了他一下。

林凡頓時驚醒,老臉紅了一下,努力地平復著心情,支支唔唔地說:「不好意思,想著步驟,一時走神了!」

鄭婷「噗」的一聲笑了出來,她自然也看得出林凡的情況了,聽到他用這麼蹩腳的借口來掩飾,頓時忍俊不住笑了出來。

李靜雯則是狠狠地瞪了他一眼,說道:「開始吧,別讓人家在外面等急了!」

林凡略顯狼狽地說:「這就開始,注意聽我的指揮!」

說完,他拿起幾根銀針,兩根扎在了方雪晴的脖子下三寸處,另外兩根則扎在肩頭上。

然後,他一路沿著她一條手臂紮下去,一直延續後手掌,總共扎了十八根針!

然後,在李靜雯和鄭婷震驚的目光中,他的手掌蓋上了方雪晴的胸口,慢慢地揉了起來。

「這個死色胚,他到底是在治病還是在占人家便宜啊?」李靜雯目瞪口呆地看著他的動作,有點無語了。

而鄭婷也是有點羞澀地看著他的動作,特別是他的手還在方雪晴身體最高的地方揉了一會,更讓她差點叫出來!

但林凡的神色,卻又讓兩人有點奇怪,在做著這種事的時候,他居然一臉嚴肅,好象他面對的不是一個美麗少女的身體,而是一具沒人生命的人體雕像一般!

「毛巾!幫我擦汗!」林凡的聲音將兩人驚醒,然後不約而同地拿起了毛巾,看著他滿頭的大汗,這才驚覺,他居然了那麼大的勁!

直到這時,李靜雯才明白,他並不是故意佔方雪晴的便宜,而是正在運起內功幫她逼毒!

沒錯,林國平正利用他深厚的內功,將方雪晴體內的毒一點點順著布好的路線逼出去,那些銀針,就是他給毒血運行的路線。

他這套推拿手法,也是從來沒有用過的,非常的複雜,如果治的是一個男人還好,他會非常的自然,但現在治的是一個女人,還是一個青春少女,這讓他壓力很大,不但在小心行功,還要分心去抵擋那種來自方雪晴身體上巨大的誘惑。

好幾次,他差點就崩潰了,如果不是自小鍛鍊出強大的控制力,也許根本就無法正常運功!

整整一個小時,他終於將位於方雪晴上半身的毒素從手臂上逼到了手掌處,看著那烏黑的手掌,李靜雯和鄭婷兩人都是震驚無比,這毒,還真是夠毒!

「拿銅盆過來,放到手掌下面!」林凡有點虛弱地叫道。

鄭婷馬上就取過早就準備好的銅盆,林凡取過一根銀針,輕輕扎進了方雪晴的手指尖,然後再取出來,便看到一小股黑色的血從刺破的口子流了下來!

看著這比墨汁還要黑的血,李靜雯倒吸了一口涼氣,這該有多毒啊!如果不是遇上林凡,估計照那些醫生的做法,方雪晴真是性命堪憂啊!

一直放了差不多三分鐘,毒血也流了有一小碗那麼多,林凡用力的擠壓了幾下,終於不再有黑血流出,這才停下手來。 看著方雪晴那漸漸有了血色的臉,李靜雯驚喜地問:「好了么?」

林凡搖了搖頭,說道:「還沒有,這只是好了一大半,等會還要繼續!你們幫她擦乾淨身體,不過千萬別動那些銀針,我要調息一會!」

說完,他也顧不得什麼了,直接就盤腿坐到地上,開始運功調息,恢復體力和內力。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