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方翎天趕緊咬破手指把一滴血滴在水晶上,進行水晶認主,以後這塊水晶就只能他所用。

從容的把水晶收入納戒中,這麼大的一塊水晶,他要花很多時間才能吸收完,起碼現在他們最重要的是出去。

水晶被東方翎天收走後,憑空又出現一塊比那塊要小一點的水晶,顯然剛才那塊是老頭的傳承,這塊是老太太的,她的實力比老頭要低,儲存能量用的水晶也就小一些。

東方翎天已經有一塊水晶了,就催促凌祁雪趕緊的給水晶滴血認主,以後也就可以擁有老太太的傳承。

凌祁雪只是猶豫一下就咬破手指,把血滴在水晶上。

令人詫異的一幕產生了,就在凌祁雪準備把水晶放進混沌世界時,水晶發出一陣刺眼的光芒,刺的凌祁雪的眼睛都睜不開。

一股危險的氣息撲面而來。

不好,水晶要攻擊她!

凌祁雪條件反射的舉劍擋住水晶攻擊,但是水晶的力量太大了,凌祁雪被打飛。

這水晶不是已經認主了?為何還會攻擊主人!

凌祁雪百思不得其解,卻在恍惚間聽到老頭憤怒的吼聲:「你這老太婆為何要害我徒兒!」

接著就是老太太凄然而冷厲的聲音:「為何,要不是你利用自己的實力強行把我綁在身邊,我已經跟師兄雙宿雙飛了,你還妄想傳承一個徒弟,告訴你,我做夢都想讓你永遠的消失在這個世界!」

「為什麼,難道我待你不好嗎?」


「再好也不是我的師兄,我要為師兄報仇!你做夢都想不到吧,我一直在你的飲食中加入慢性的毒藥,種毒藥雖然毒性很慢,卻不容易被發覺,要不是這樣,你還有級會進階更高的境界,還不會隕落,知道嗎,之前你所有的徒弟多慘死,那便是我的傑作,我就是要你死,要你一個傳人都沒有,就算你死了,我也在傳承的水晶中動手腳,讓你的傳承無法進行,連最後的希望都破滅!我就是要讓你死不瞑目!」

接著就是驚天動地的爆炸聲,魔獸的嘶吼聲,凌祁雪擦拭唇邊的血,泥煤的,這到底是一出什麼樣的狗血劇啊!

強者利用自身的實力強大,強行拆散人家青梅竹馬,然後女的心中有恨,為了青梅竹馬報仇,籌劃了上千年,再然後她就華麗麗的躺槍,成為這兩人戰鬥的犧牲品,典型的大神打架,小鬼遭殃。

媽了個雞的!

這叫做什麼事啊!

凌祁雪一口老血吐出來,噴洒在五行劍上。

她想:這把破劍這下嘚瑟了吧,一天之內吃了多少血啊!

水晶一計不成,繼續向凌祁雪攻擊。

與水晶之間的實力太過懸殊,凌祁雪傷重得手都抬不起,無力反擊,以為死定了時,東方翎天一個箭影擋在她的身前,為她生生的抗下了那一擊。

也是一口鮮血噴射而出,身形退後了好幾步才穩住,一雙手,還呈保護狀死死的把凌祁雪護在懷裡。

手腳輕快的把凌祁雪往身旁一推,卻又保持在他周圍一米的距離,一旦有危險可隨時就近保護。

東方翎天雙目赤紅,向老太婆的水晶發力攻擊,這可惡的水晶,竟敢攻擊凌祁雪,即使沒有那個實力,他也要把這塊水晶毀了!

東方翎天學習過一些秘術,把老頭的傳承水晶也拿出來…… 默念咒語,水晶發出紫色的光輝,東方翎天藉助水晶的力量,猛地向老太婆的傳承水晶發力。

兩塊水晶正面對決,老頭的傳承水晶更勝一籌,很快屬於老太婆的傳承水晶就被震出一絲龜裂。

裂口在慢慢的擴大,直至碎開來,最後支離破碎,化作一陣粉塵,化作烏有。

這時,虛空中傳來老太婆凄慘的叫聲,魔獸的慘叫聲,然後就是一片死寂。

凌祁雪知道,那是老頭的殘魂與老太婆的殘魂在爭鬥,老太婆肯定不是老頭的對手,被虐慘了,灰飛煙滅。

接著就是老頭虛弱的聲音:「抱歉了我的徒兒,本來想把畢生的心血都傳授給你的,結果卻給這惡毒的老太婆給破壞了,傳承水晶里的能量已經不多,為師愧對於你啊!」

「為師的力量快要消失,這個秘境也支撐不了多久,你們還是趕緊的把寶貝拿走,不讓別人看到是好。為師愧對你啊!如今為師能夠做的就只有給你們這些寶貝了,哎。報應啊……」老頭的聲音越來越弱,直至虛無。

接著,房間里的景象再次迅速的轉換,變成一個堆滿了各種寶貝的房間。

凌祁雪還來不及看到底是什麼樣的寶貝,東方翎天就道:「時間來不及了,我們還是回去后再慢慢看!」

凌祁雪聽得有理,纖細小手一揮,轉眼間,滿房間里的寶貝就消失在東方翎天的眼前。

寶貝當前,就算混沌空間被東方翎天發現,她也相信東方翎天是不會出賣她的。

那一刻,東方翎天不假思索的擋在她的身前,她就感到,這個男人是一個絕對值得信任的男人。

這個秘境不是東方翎天製造出來的,也就是說水晶攻擊他也沒有預料到,那一擊是否會給他帶來致命的傷,他也沒有時間估計,他卻義無反顧的幫她擋下。

她不是沒有感動的,可是時間也不允許她跟他說一聲謝謝,這個秘境就要坍塌了。

凌祁雪才把寶貝收好,腳下的地板就在動搖,地動山搖,緊接著眼前一陣光芒大作,他們就回到了先前進入秘境的那個院子里,不僅是他們,所有進入秘境的十六強與皇家子弟都被秘境排斥出來。


他們顯然不知道是怎麼回事,一個個面面相窺,雙肩聳動,雙手無奈的攤著,表示自己不知道。

凌祁雪不想自己異類,也學著他們的樣子,聳聳肩,看向東方翎天,這時的東方翎天還是進入時的那個普通十六強的臉,也學著凌祁雪的樣子望向她。

詢問之意明顯:你還好嗎?

剛才被水晶攻擊時,她都沒有來得及吃復元丹,秘境就坍塌了,這裡人多眼雜,也不好吃復元丹,東方翎天怕她撐不住。

凌祁雪用唇形告訴他:吃過復元丹了,在你專心對付水晶的時候。

東方翎天的心頭大石落下,想牽著凌祁雪的手直接走出這裡,卻忍住了。

接下來的事情他可以獨善其身,畢竟在南陵國,沒有幾個人敢明目張胆的跟天華宮做對。

然凌祁雪不同,她的敵人已經夠多了,要是再讓人得知她身上有寶貝,以後的處境將會更加的困難。

東方翎天忍住抓住凌祁雪小手的衝動,主動的退開一步,站在凌祁雪身後一步之境保護她,以防出現突髮狀況。

(只是,東方宮主,這裡能發生什麼突髮狀況!

東方翎天:秘境都可能坍塌,誰造你個無良作者會不會來個隕石突然落下,砸在我家雪兒腦袋上方,不過有我在,諒你也不敢!

小妖:算你狠,我閃!)

伊晴在人群中看到凌祁雪,邁著碎小的步子向她走來,小心翼翼的問道:「大小·姐,您沒事吧,這是怎麼一回事。」

「你問我問誰,這秘境怎麼會把我們都擠出來了?」凌祁雪語氣很是不耐煩,故作無辜,「你說說本來追蹤南宮悟好好的,說不定很快就要看到寶貝了,怎麼突然間什麼都沒有了!」

東方翎天暗笑:雪兒的演技不錯,起碼要不是他經歷過哪些惡戰,也會相信凌祁雪所說。

伊晴比凌祁雪矮一些,仰頭看一眼凌祁雪略顯蒼白的臉色,若有所思,卻是關心的安慰凌祁雪道:「大小·姐您別生氣,我們在外面也什麼都沒有得到就被送出來了。」

凌祁雪看著她小臉兒上的關心,只覺得太假,之前她就懷疑伊晴,經過東方翎天的述說,她更加的討厭伊晴那虛假的笑臉。

女人啊,我與你無冤無仇,你為何卻要害我!

凌祁雪略顯疲憊的眸子閃過一抹殺意,轉瞬即逝。

伊晴,要不是這裡人多,我不會讓你看到明天的太陽!

伊晴因為要裝作小心翼翼,沒有抬頭看到凌祁雪眼中的殺意,還一直在絮絮叨叨安慰的話:「大小·姐您是一個有福氣的人,日後定會大富大貴,福壽無雙的,也不在乎這秘境中一點的寶貝。」

凌祁雪還想說什麼,南宮老祖來了,所有人都恭敬的給他行禮,儘管什麼寶貝都沒有得到,但在裡面行動幾天,即使只呼吸裡面的空氣,他們的修為都提高了很多,很多卡在瓶頸處的人都得到了升級,他們還是很感激皇家給予他們機會,進入秘境之中,實力得到提升。

老祖沒有了他們進去時的淡然,眉頭緊蹙,老花白的眉毛糾結在一起,像是兩隻變異的毛毛蟲一般,甚是可愛。

他的身後還跟著另一個老頭,應該是皇家另一個老祖,暫且稱作皇家老祖吧。

南宮老祖沒有發話,皇家老祖就陰嗖嗖的把神識散在所有人身上,一雙如鷹隼般的眼睛死死的鎖定下面的人群,彷彿要把他們所有人的身體都看穿。

自然看他們是否得到寶貝。

寶貝在混沌空間里,凌祁雪也不怕他看,要看就看吧,這可是她的專屬私人領域,就連老孟都沒有看出來,皇家老祖的實力跟他不相上下,她不信皇家老祖還能看出來。 凌祁雪淡然的站在人群中,好在其他的人經過叢林穿梭,幾經奔走下來,大部分人身上衣服刮破,皮膚划傷,她在這群人中不算突兀。

皇家老祖一邊看,一邊不斷的向人群釋放威壓。

強大的元尊中期級別的威壓壓的很多人受不住,屈膝跪下來。

皇家老祖之意在震懾這些人,沒有下狠手殺人之意,釋放的威壓也只在元將中期左右,很多人還是撐了下來。

凌祁雪與東方翎天是這批人中精神力最強的,頂住遊刃有餘,但是不想自己在人群中顯得異類,也都做出冷汗很辛苦的樣子。

老祖來了一個下馬威之後,瘦骨嶙峋的右手捋了捋花白的鬍子,沙著嗓子道:「這秘境為何會坍塌!」

他每天都在皇家的禁地中修鍊,外面發生的事從來都不過問,卻不代表他什麼都不知道,相反,每天戈羅城什麼重大的消息都會有人在第一時間報告到他的耳朵中。

這秘境是他的發家之地,如此重要,更是他關注的重中之重,在秘境坍塌的第一時間,他就從修鍊的禁地出來,飛向這裡。

神識看不出人群中的異常,皇家老祖把神識收回,嚴聲厲色,「這秘境為何會坍塌,誰能告訴我發生了什麼事?」

年輕人集體沉默,他們也不知道啊!為了減少自己的存在感,他們盡量把腦袋縮進脖子里,防止被皇家老祖盯上問話。

皇家老祖的等級在他們的爺爺的爺爺等級之上,要殺了他們就事捏死一隻螞蟻的事,要是他們的回答惹得皇家老祖不滿意,一隻手就能把他們擰斷。

凌祁雪十分驚訝,這位就是最初在城門口救下凌岳的那個聲音,也就是在皇宮裡組織老孟殺掉裴家的人與皇后的那個聲音!

原來他就是那位神秘的老者,凌祁雪多留了一個心眼。

凌祁雪也學著他們的樣子把脖子縮了縮,可是已經來不及了。

可能是上次引來老孟的事情被這位老祖記下了,他一眼就認出凌祁雪,厲聲道:「凌家的嫡女,你來說!」

凌祁雪無語吐槽,她的臉很吸引人么?怎麼大家都記住她!

恩,想到平時鏡子里那個唇紅齒白的年輕女孩,凌祁雪覺得她的顏值的確蠻高的,有回頭率。

自戀一番,凌祁雪恭敬的回答皇家老祖的話:「回老祖,臣女也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正在努力的尋找寶貝,眼看這走到禁制里,就要發生什麼了,突然就回到了這裡!」

商場里廝殺出來的,那個裝傻的功夫不是爐火純青,她也不例外。

說來皇家的人真是小氣,一邊對外宣布有天賦的年輕人可以進入秘境尋找寶貝,一邊告訴她們有禁制的地方不能進去,那裡有危險。

可,寶貝卻在有禁制的地方,這不是忽悠人是什麼!

原本就南宮老祖產生的好印象頓時消逝無蹤。

凌祁雪卻不知,她是真的誤會南宮老祖了,皇家老祖狡猾的連自家弟弟都沒有告訴這個秘密,而是每年都告訴那個被他指派的人,不出來的就算了,一旦出來,就用特殊的手法,給他們吃下一種能夠令人喪失記憶的毒藥。

這些事皇家所有的人都被他蒙在鼓中,都真以為有禁制的地方就是危險之地。

皇家老祖不相信凌祁雪說的話,一雙陰鷙的眼睛在她的身上來回掃,彷彿要把凌祁雪看透。

凌祁雪唇角噙著優雅的笑,任由老祖在打量,絲毫不見心虛。


心虛毛線啊,就算是她手裡有寶貝,那也是她九死一生的得來的,跟皇家的人沒有半毛錢關係。

儘管秘境是他們發現的,可是他們據為己有已經幾千年了,都沒能的得到寶貝。那就是寶貝跟他們無緣,強者不喜歡他們。

凌祁雪不知道皇家的老祖為何能夠得到強者的寶貝,但她對這位皇家老祖的影響豈止是差一個字了得!

皇家老祖不信凌祁雪所說,又找了一個人問了,還是跟凌祁雪一樣的回答,他便陷入沉思中。

良久,久到凌祁雪受傷的身體站在這裡腳都軟了,已經在心裡問候他的祖宗幾千遍后,皇家老祖再次把目光凝注在凌祁雪身上,「那被擠出來時你在哪裡?」

她在房間里跟南宮悟見過面,也不可能睜眼說瞎話,就道:「正在一個空蕩蕩的房間里,還想著怎麼走出房間拿到寶貝,就被擠出來了!」

南宮悟適時的站出來,道:「這點孩兒可以作證,我們還在房間里見過面,後來就各自走開了。」

他沒有把被她打暈一事說出來,這點凌祁雪很驚訝,不過也能想明白:南宮悟想拉攏她,又怕發生類似於南宮擎的事,就不敢得罪,而是改用懷柔政策,以為能以此打動凌祁雪,換得她的青睞。

且看他的表現吧,要是他真的能夠光明磊落,她也不介意多一個朋友。

南宮悟是皇家老祖派去的人,他都這麼說了,皇家老祖就算還懷疑什麼,也說不出來,最後只得作罷。

他的目的就是那堆積如山的寶貝,可是寶貝沒有被拿出來,秘境怎麼會坍塌,這也解釋不過去。

最後,還是南宮老祖出來解圍:「你也就別疑神疑鬼的了,真要有寶貝你能看不出來?」

是呀,他的等級要比這些人強大許多,能一眼看出這些人的戒中放了什麼東西。

可是皇家老祖很快就發現了不對勁,凌祁雪的納戒里清一色的放著吃的,難道她就一顆丹藥都沒有?

這也太反常了,一般修鍊者誰的納戒里沒有一些修鍊的資源,哪怕再低級!

皇家老祖揪住凌祁雪不放:「你的納戒中為何只放食物,本老祖就不信了,你一點丹藥也沒有?」

凌祁雪心一個咯噔,這皇家老祖的實力真是強悍到恐怖!

一般人是很難看穿別人的納戒的,可他竟然能看穿她的納戒,要是讓他得知她身懷寶貝,懷壁有罪啊!

一股冰冷的寒意從腳底冒出,看來這皇家老祖是盯上她了。 凌祁雪心裡雖然震撼,但面上卻能維持鎮定,面不改色的說道:「不是沒有,而是在裡面受了傷,全部都吃完了,就連藥材,也被我吃完了。」

南宮老祖說了,裡面危機四伏,一不小心就會送命,丹藥多吃點說得過去。

南宮老祖一直欣賞凌祁雪的天賦,再次笑呵呵的出來幫凌祁雪解圍,「我說老哥,你怎麼老是跟凌家的嫡女過不去。想想我們年輕時進入大森林裡歷練,經常是被環境逼的納戒比我的臉還乾淨,記得那時你也有幾次出現過這樣的情況……」

「咳咳……」皇家老祖也是要面子滴,打斷了南宮老祖揭老底。

「那你把進入秘境后發生的事情一點一滴的告訴我,我才能相信!」皇家老祖就是覺得凌祁雪可疑,可是究竟哪裡可疑,他又說不上來,只能一點一點的讓她把過程說出來,以便從中找出破綻。

老祖的意圖太過明顯,凌祁雪心知肚明,便把進入秘境發現南宮悟的痕迹開始,事無巨細的跟皇家老祖道來。

反正前面部分有伊晴作證,她也不怕皇家老祖知道,後來的,南宮悟暈了,誰看到了她在幹什麼,還不是由她一張嘴胡謅。

皇家老祖聽不出凌祁雪的破綻,卻又不死心,還想揪著不放,被南宮老祖攔住了,「我說老哥哥,你一大把年紀了,怎麼老是跟一個小輩過不去,也太掉身份了,凌家嫡女說的要是有什麼不對,這些人不是都能作證嗎,還有什麼懷疑的,他們在裡面也歷練了幾天,都疲倦了,還是先讓他們回家休息,日後再談吧。」

好吧,南宮老祖的話使得凌祁雪對他的印象再次的好轉了一點點點。

南宮老祖都這樣說了,皇家老祖再糾纏下去,也只是自掉身份,便不好再說什麼,只得作罷。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