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美華對她有意見早已經不是一兩天的事了。

「你也不用想太多了,我是相信你為人,而且爺爺也跟我說了很多關於你的事。」

「這麼說,你是站我這一邊了?」

席錦琛微微一笑看著她。

唐小芯也回了他一個笑臉。

他能夠站在自己這一邊已經很不容易了。

她也該知足了。

睡覺的時候……

夫妻已經很久沒見,自然少不了『互動』……

第二天。

唐小芯扶著自己發酸的腰起來。

席錦琛看她這個樣子,就伸手扶了她一把,結果惹來唐小芯嬌嗔瞪眼,他摸了摸自己鼻子,憨厚笑了。

「你還笑!」唐小芯抓枕頭就往他丟。

席錦琛敏銳伸手接過枕頭放在旁邊,「別生氣,我給你特地做了早飯,你是要在這邊吃,還是在外面?」

唐小芯翻白眼看他,她要是在這裡吃,那指不定大姑媽和甘淑英都不知道該怎麼笑話她了。

等唐小芯洗漱好了。

往臉上擦東西,防止寒冬里皮膚干,這時她就在鏡子里看到自己脖子一大圈都是紅點點。

這幸好是大冬天,有穿棉襖遮蓋,不然可就糗大了。

從房間里出來后,唐小芯吃過早飯,開始跟席桂花、甘淑英一塊忙活。

李大狗拉車過來搬貨。

這次要的滷味比較多。

由於快過年了,在外地工作的人,每家每戶都回來了。

吃的,自然也是要好一些。

也是幸好甘淑英的表哥幫忙找了幾戶人家的豬,勉強夠用,不然,她可就慘了。

席飛虎就在十點多的時候跑過來。

十六歲左右的大男孩哭的跟小孩子一樣。

「堂嫂,我姐又給讓周揚名給打了,我爸媽去救人,周揚名也不肯撒手。」

唐小芯一聽,趕緊跟席錦琛回去一趟,由於店裡還很忙,席桂花就走不開了。

他們一到二叔家,唐小芯就聽見了李蓉萍凄厲、哭天喊地的聲音。

「麗瓊呢!」

席國偉一個大男人也熱淚盈眶,沉痛地說:「讓周揚名給帶回去了。」

「你們怎麼讓周揚名給帶回去了呢?」帶回去準是又挨打席麗瓊了。

「我們也攔不住呀!」席國偉痛哭。

他當然也知道自己女兒讓周揚名帶回去,肯定是暴打一頓。

唐小芯看李蓉萍還是在那哭,耳膜都讓她那哭聲給刺疼,沒轍勸說李蓉萍:「好了,你收收哭聲了,你現在哭了,也是沒用,還不如趕緊想想辦法該怎麼處理這件事。」

李蓉萍哭聲戛然而止,兩眼通紅看著唐小芯,「不能讓他們離婚,這才過了多少天,這絕對不能離婚。」

唐小芯很無語看著她,自己這都還沒說話呢,她就給扯出來不能離婚的事。

而且周揚名老是這麼毒打席麗瓊也不是辦法,再這麼打下去,也很容易出人命的。

除了離婚之外,那就沒什麼辦法了。

更何況席麗瓊才十八歲,跟周揚名都還沒登記呢!

最多也是在村長那邊寫一條分開的證明而已。

席錦琛沉聲:「那要不就報警。」

「不能報警,報警了,那不是把周揚名給抓了進去嗎?那麗瓊這一輩子還不是毀了,這不行這不行……」李蓉萍搖頭說道。

看她這樣,唐小芯也火了,「這也不行,那也不行,那你自己說怎麼辦吧!」

「媽,你再這樣下去,姐都可以讓周揚名給打死了。」席飛虎插說。

天降福女:我家王妃是寶貝 「是呀!」唐小芯接著說:「如果這樣下去,那麗瓊就會讓周揚名給打死,就算是現在打不死,那以後也絕對會打死。」

一個打老婆的男人,那根本就不是男人。

這種事情一旦有了,那以後還是會有的。

所以,現在就是杜絕這種事情繼續發生。

「我……」李蓉萍還在猶豫不決。

「你自己想好了,這次和上次不一樣,你要是真的決定了,那以後由你們自己解決,我們以後都不會插手了。」她又不是吃飽沒事做,老是熱臉貼冷屁股。

李蓉萍知道唐小芯指的上次,就是席麗瓊剛讓周揚名給強.暴在醫院時,自己是拒絕了唐小芯的幫忙。

如果這次再拒絕唐小芯的話,那以後唐小芯肯定不會幫忙了。

「那要不再你想想別的辦法,看看能不能委婉處理這件事。」

「這件事本就沒委婉處理的方法。」據她觀察,周揚名根本就是喪心病狂了,已經是沒藥醫治了。

更何況周揚名一直都是喜歡夏雨菲的,對席麗瓊,那哪會有什麼憐香惜玉行為,都打了兩三回了,這對待席麗瓊跟對待畜生沒什麼區別了。

「怎麼會沒有呢!」李蓉萍指著席錦琛,「錦琛不是當兵的嗎?錦琛出門打周揚名一頓,周揚名肯定會安分了,以後都不敢打麗瓊……」

「這是不可能的。」唐小芯還沒等席錦琛出聲,她就已經拒絕李蓉萍的建議。

像周揚名這種人,讓錦琛動手打他,那是髒了錦琛的手。

而且錦琛是營長,這件事要是傳到了部隊去,那是影響部隊的行為,而且也是會影響到錦琛的前途。

這是說什麼都不行的。

「唐小芯!」李蓉萍生氣了,指尖指著她,憤怒指責她:「這明明就是好辦法的事,結果你不願意幫忙,你這是什麼意思?你就是打算眼睜睜看著我們家出事對不對?你就是存心看我們家不順眼,對不對?」

在她說話時,席飛虎拉扯了一下李蓉萍,示意讓她不要再說了,可怎麼勸說,李蓉萍也是不聽。

席國偉站在原地,沉默不做聲。

「二嬸!」唐小芯神色不太高興,看著他們,「能夠幫忙的,那就一定會幫你,幫不了的,你也不要往我身上潑髒水。」

席錦琛看她一心為自己著想,他不出聲,是決定將這件事都由她去處理。

「我們家錦琛當個兵也是不容易的,整天都在外面各種培訓和排斥外敵保護這個國家,那是用命去拼的,為了你家的事,用錦琛保護人的拳頭去打周揚名這個混蛋,那你是把我們家錦琛看得很低。」

「而且你就會為你家著想,你為什麼就不想想,如果這件事要是讓錦琛的領導知道了,那怎麼辦?」

李蓉萍真的很自私。

——————-

PS:今天卡文,暈死去……鍦ㄦ洿鏂頒腑錛岃紼嶅悗鍒鋒柊鏌ョ湅錛 「錦琛的領導不是在千里之外嗎?哪會知道?也不會這麼巧合就知道了。」她看是唐小芯明明就是不肯幫他們家處理周揚名的事。

「世界上的事,就會這麼巧。」她不願意在席錦琛身上留下任何一點污漬,而影響席錦琛的前途。

「哼!」李蓉萍冷笑,三分瞧不起,七分不屑的樣子說:「我看你是推脫,不想幫忙就直接說。」

「二嬸!」

唐小芯一聽她這話,心裡就來火了,「如果我不想幫忙,那我和錦琛也不會站在這裡,雖然你是長輩,但你的態度也很有問題,按道理說都是一家人,我們幫你們家,也是情理之事,不幫,你也說不得我們。」

「可你看看你這態度,你是想拉我們當墊背的吧!」

「你說的是什麼話。」李蓉萍乾瞪眼。

「我說的是事實!」唐小芯絲毫不退縮,直接對視她,振振有詞說道:「當初我們都反對你把麗瓊嫁給周揚名,是你執意非要把麗瓊嫁給周揚名,還覺得我來攪和你們的事,現在惡果你們自己都已經吃了,這能怪誰呀!」

一說到這時,李蓉萍也氣惱了,一副很道理的表情說道:「當初要不是因為你跟周揚名有仇,有矛盾,周揚名怎麼會對我們家麗瓊下手,那都是因為你的錯!現在我們家麗瓊都成這樣了,你還說這樣的話,你還是不是人呀!」

唐小芯冷笑:「當初周揚名找上麗瓊,那跟我有什麼關係,周揚名真要是跟我有仇,那就會直接找我,而不是找麗瓊,這其中肯定是麗瓊做了什麼引起周揚名注意,或者讓周揚名生氣了,他才會決定對麗瓊下手。」

就是因為這件事,她前前後後都想了好幾回了。

要說周揚名真跟她有仇,直接找她唄!

反而去找了席麗瓊,這說都說不過去。

再說了,席麗瓊跟她之前都沒來往,周揚名報復席麗瓊,那又有什麼用,這推斷根本就不成立。

反而,席麗瓊在不知不覺得罪了周揚名,這才說的過去,推斷才合理。

「是呀,現在我們家麗瓊都已經成了你的替罪羊了,你現在說什麼都行!」

面對李蓉萍跟瘋狗一樣咬住自己不放,還不斷的譏諷自己,唐小芯深吸了口氣,將心中的怒火壓了又壓,要不是有席錦琛在,要是看席麗瓊也是個可憐人,她才懶得李蓉萍,她早就走人了。

「二叔你說句話吧!你是打算怎麼處理這件事?你是打算繼續讓麗瓊和周揚名過下去呢,還是讓他們兩個分開,你是一家之主,你做決定吧!」唐小芯乾脆將李蓉萍給忽視掉,直接問席國偉。

席國偉心裡頭也是矛盾,這閨女剛結婚就要分開,這名聲也不太好,可又一想到自己的閨女遭周揚名毒打,再這麼下去,都很有可能會把自己閨女給打死了。

李蓉萍一看他真的有在認真思考唐小芯的話,裡面就破口大罵他,「你還想什麼想,你閨女要是跟周揚名分開了,她以後就註定是一個人,以後都不會有人要她了,你想看她一輩子孤單到老嗎?我們兩個要是走了,那她怎麼辦呀!」

席國偉內心又開始傾斜了,覺得李蓉萍說很對,哪家夫妻都有吵架和打架的時候,這要是一打架就鬧分開,這都不知道有多少人離婚了。

唐小芯看得出他在猶豫了,甚至逐漸偏向李蓉萍說的,她心底無聲嘆氣,「這打老婆的男人,品性註定不怎麼樣,繼續下去,肯定也是麗瓊吃盡苦頭。」

席飛虎:「爸,媽,我覺得堂嫂說的很對,爸你也看到了姐被周揚名毒打的鼻青臉腫的,姐這才嫁過去第四天,這要是以後還不得天天打姐。」

「你一個小孩子懂什麼,這夫妻之間那點事,床頭打床尾和,沒事的。」

「你確定沒事嗎?」唐小芯涼涼問她,唇角輕輕一勾,很是諷刺地說:「你都說沒事了,那我和錦琛繼續留在這裡也是沒用,我跟他先回去了,我店裡還要忙活呢!」

都市無敵神醫 說著,她就牽著席錦琛的手臂往外走。

席飛虎急了,將唐小芯和席錦琛喊住之後,他也知道周揚名就是畏懼席錦琛,這要是都走了,誰還給他姐主持公道呀!「媽,大不了姐以後由我來養,姐她也是你女兒,你都已經親眼目睹了她被周揚名打了,你是不是應該為她出頭?我們是她唯一的親人,如果我們都不站在她那一邊的話,那她肯定會很難過,連活著的意義都沒有了。」

席飛虎知道可能一時半會說服不了他媽,但他將目光聚集在席國偉身上,「爸!你也為姐想想,她都已經這樣了,心裡一定是很絕望,她是你女兒,你眼睜睜看著她被周揚名毒打,你難道也不管嗎?」

「我不是不喜歡想管,你姐以後那怎麼辦?」他們都老了,都走了,誰來招呼她呀!

「爸,我都說了,我來照顧姐,以後我來養她,你們都不用擔心。」他就這麼唯一一個親姐,等真要是他爸媽都走了,那他就剩下她這麼一個親人了,所以,他不照顧她,誰來照顧他。

邪性老公太霸道 更何況,他姐一直以為都對他這麼好。

「你以後會結婚生孩子,你養你姐,你帶著她,那也只能會拖累你。」李蓉萍是心疼自己兒子。

說她偏心她也好,反正這農村裡,都是重男輕女。

做什麼都,那都是優先想到了兒子。

「我不怕姐會這樣。」

「你現在還小,你以後就會後悔的……」

唐小芯忍不住插話:「如果你要是擔心麗瓊連自己都養不活,那你可以放心,我可以收留麗瓊,你要是覺得麗瓊在家裡丟臉,你可以讓她到鎮上去住一段時間,甚至我都可以把她帶到市裡去。」

等大姑媽一結完婚之後,她就會到城裡去,她打算在城裡那邊落地生根,最重要也是席錦琛也在離城裡不遠處,以後她去看席錦琛也會很方便。

聞言,席飛虎高興壞了,拉著李蓉萍手臂笑說:「媽你聽,堂嫂都說了,她會帶姐去打工,她也會給姐提供地方住,姐以後不會有錢,不會愁什麼,你和爸更不用擔心她了。」 李蓉萍還是有點不太願意,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你現在說的好好的,誰知道以後會不會變數呀,你得要給保證條子,你把麗瓊帶出去住,你還得也要答應麗瓊有工作做,以後都不能把工作給丟了。」最少麗瓊工作幾十年後,也會有錢養老。

「媽!」席飛虎很是不滿看到她這樣子,「堂嫂都已經這麼說了,那自然就不會騙我們,再說了,姐以後怎麼生存,那也是姐的問題,堂嫂只是提供地方給姐住一段時間。」

「你懂什麼,我這是為了你姐後半輩子做打算,她要是離開了周揚名,那以後沒人可以依靠了,那還得要有錢和工作才有的保障。」

「工作的事我可以幫忙,麗瓊也是高中文憑了,找一份工作也不難。」她知道現在外面要去學歷什麼的,目前還不是很嚴重,以席麗瓊勤快勁,長期做一份工作,那也是沒問題的。

「你現在說的很輕巧……」

她實在看不下去李蓉萍再這樣猶豫不決,一心以為是對席麗瓊好,結果偏偏還是害了席麗瓊罪魁禍首。「你再跟我糾結找工作的事,那麗瓊可等不起,萬一周揚名真的瘋起來,把她打進住院大半個月都說不準。」

「走吧!」席國偉沉聲說道:「我們去周家把麗瓊給接回來。」

他也不願意看到別人這麼作踐自己閨女。

他心疼。

竟然都已經有了唐小芯的幫忙,讓麗瓊到外頭躲避一陣子,等差不多人都忘了麗瓊和周揚名的事之後,麗瓊還是可以再找一門親事的。

當然,這也是很樂觀的想法。

他也只能這麼安慰自己。

席飛虎高興:「走,姐看到我們一定會很高興的。」

他拉著李蓉萍,跟在席國偉身後走出家裡。

唐小芯和席錦琛也跟在他們後面。

席錦琛趁沒人注意時,他五指靜靜扣住了她手指,十指緊扣在一起。

唐小芯抿嘴輕笑,斜眼看他,「怎麼?是覺得我剛才的表現很不錯?」

席錦琛沉聲笑而不語。

過了幾秒鐘后,他才由衷地:「我是謝謝你這麼為我著想,也能夠體諒我的處境。」其實他要處理掉周揚名並不困難,辦法只要稍微一想還是會有的。

只是他特別愉悅,是因為她捨不得他有半點為難之處,更捨不得他糾纏在家裡瑣碎之事里。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