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默點點頭。

於是幾人各回了房間,閉門修鍊。

雖然和翼澤一行的戰鬥,以大獲全勝而告終,但是顯然翼澤在王都勢力中絕對算不上頂尖的高手,因此實力的提升是刻不容緩。

李默在院里設好七十二尊大鼎,組成了流光聚靈陣,令這原本天地之氣充沛的空間變成了更高程度的寶地。

如此一晃便是第二日,清晨的時候,丫鬟過來邀請李默幾人到大廳里,說是北翼侯翼方也會到場。

到大廳坐下沒多久,便有二人走了進來,前面一人五十來歲,其貌威武,鬢角如刀,雖氣息匿而不發,卻仍然散發出一股強者的氣勢。

不消說,此人必定就北翼侯翼方了,後面一人自然是翼暮雪。

李默幾人立刻站了起來,行禮拜見。

「都起來吧,讓本侯好好看看。」

翼方笑著拂拂手,待目落到幾人身上,頓時目露神彩,大讚道,「都說玄門之土靈骨千年一現,這一來就是好幾個啊,真是難得難得,讓本侯大開眼界。」

如意事 說著,他大笑著坐到上位,朝著李默幾人說道:「你們的事情本侯已聽雪兒說了,你們就放心住在這裡,不會有任何人敢來搗亂的。」

「多謝侯爺,不知道那兩人的事情可有進展了?」

李默問道。

翼方收斂起笑意,說道:「今天我親自過來就是為了告訴你們這件事情,這事我也是昨晚才知道,而這事情可比我想象中複雜多了。」

「侯爺的意思是……」

李默問道。

翼方答道:「據雪兒講,昨天傍晚的時候厲統領就已經找到了那兩人,他們住在一間客棧里,被密切監視著,而就在深夜的時候他們便出了門,接著去了南翼侯的府上。」

「四大侯之一的南翼侯府?」

李默驚訝道。

「沒錯。」

翼方眼神一凝,「南翼侯秘密接待暗龍國的人,而且還是製造了一系列兇殺案的人,如果他知道對方的來歷,更清楚他們犯下的罪行,那麼這件事情就絕不簡單。」

「也就是說,在沒有確定南翼侯和這二人有何狀況之前不能夠打草驚蛇。」

李默琢磨道。

翼方微微頷首:「賢侄果是明白人,正是這樣。」

微微一頓,他說道,「南翼侯翼昌海是翼王的大伯父,一身修為已入臻境,可謂深不可測。論權勢也是四大侯中最強的,而且他一貫都主張以強勢的態度對暗龍國,但如今突如暗龍國的人秘密拜訪,這事情便透著蹊蹺。」

李默沉吟著,他當然清楚這事態的嚴重性,而且明顯感覺得到王都里有著什麼暗流在涌動著。

「那翼人國和暗龍國的關係很糟糕嗎?」

蘇雁在一邊問道。

翼方回道:「在歷史上,三個國家都曾發生過戰爭,無論是內亂還是外戰,其圍繞著的關鍵都是『碎片』。碎片的數量雖然龐大,但是強者能夠容納的碎片數量並不止一枚,因此自從碎片被發現起,明裡暗裡各種爭奪碎片的事端就從沒有停止過。」

話到這裡,他又說道:「我聽說李小弟曾經擊敗了監察院的人?」

「不過僥倖罷了。」

李默謙虛道。

翼方淡淡說道:「若是他們施展全力而擊敗,那絕對是實力。但若然是他們輕敵的話,那麼李小弟可千萬驕傲不得啊。他們的實力絕不僅僅如此,只是監察院的人向來高傲,而那翼澤更是如此,怕是連神通都沒有施展吧。」

「他確實還沒來得及施展神通。」

李默說道。

「喔,果然么……能夠在他施展神通之前將其拿下,李小弟的身手確實也不俗,難怪能夠突破重圍抵達我國王都了。」

翼方點點頭,然後便道,「你們應該還不知道碎片的能力吧?」

「還請侯爺指教。」

李默立刻問道。

翼方便解釋道:「碎片一般有兩種能力,一種是可以大大增強自身的體質,將身體提升到近乎靈骨的程度,而強者甚至可以直接提升到靈骨的等級。」

李默幾人立刻明白過來,怪不得這裡為何高修為者的數量非常多,原來碎片有這等能力。

靈骨在玄門可是千年一現的資質,但在這裡人人都可以擁有近乎於其的根骨,再加上這方寶地無盡的資源,因此大批高修為者的誕生也就理所當然了。

翼方繼續說道:「第二種則是關乎神通,一般的是可以強化神通的力量,這種強化因人而異,有的能夠將神通的力量提升一個等級,甚至是——兩個等級。」

李默幾人頓時心頭一沉,這也就意味著這裡神通等級的劃分完全超過了外界,這裡的二等神通很可能在外界就相當於三等神通甚至更強。

原本這些上古時代的遺民擁有著的上古功法就已經令人忌憚,而靈骨的資質,強化的神通,那麼這些人的戰鬥力比推斷中又高了好幾個檔次。

此刻幾人不免慶幸,幸虧關卡之戰李默當機立斷親自出手制出了幾人,否則他們真箇全力以赴,施展神通對敵的話,很可能會拖延到其他監察院的隊伍。

這時,翼方又沉聲說道:「而其中佼佼者,更能夠通過碎片獲得第二神通。」

「第二神通!」

蘇雁幾人都輕噓一聲,同時朝著李默望去。

李默眉頭又是一皺,一人只有一個神通是半界的定律,他因為有著靈境強者的傳承,因而才成為產生了第二神通的特殊能力。

但是沒想到在這裡,第二神通卻並不希奇。

「怪不得這些人如此想獲得碎片的力量,確實太有誘惑力了。」

略一沉吟,李默嘖嘆道。

翼方長長嘆了一聲,慨嘆道:「是啊,身為玄師本就是在追求無盡的力量,碎片的存在恰好給了人這麼一個捷徑。但誰也沒有想到,成為碎片者便無法從這裡離開,幾千年了,我們的先輩連同我們的後輩也一併都將被束縛在這裡。」

話到這裡,他朝著幾人語重心長的說道:「賢侄你們最好還是離開這裡,別去尋找什麼無根島了。一旦你們對力量的渴望被點燃,而將碎片吸入身體之後便也將無法再離開這裡。」

李默神色一肅道:「多謝侯爺勸告,但是我們必須尋找到無根島。而且,無論我們如何渴望力量,也絕不會因此放棄自由!」

四女都重重點著頭,翼方便沒再說下去,只是又道:「既然你們決心已定,那本侯也不便再多說什麼。 我在女子監獄當管教 你們就在府上好好獃著,在事件水落石出前可千萬別亂跑呢。」

李默立刻問道:「那不知道這事情會花多少時間?」

翼方蹙眉說道:「這就難說了,首先光是監視南翼侯府就是一件非常棘手的事情。南翼侯府耳目眾多,在全城可都是有眼線的,他對咱們北翼侯府的人也是知根知底的,我們有什麼舉動的話很容易就打草驚蛇了。如果他們在密謀什麼大事,也不是這麼快就會露面的。」

「那麼就這麼等下去可也不是上策。」

李默蹙著眉頭。

「當然不是上策,不過眼下這景況卻唯有死等這個法子。」

翼方也是一臉犯難。

李默略一思索,便沉聲說道:「侯爺何不幹脆直接到南翼侯府去拜訪一番呢?」

「拜訪?」

翼方看了他一眼。

「弟弟的意思是——刺探?」

翼暮雪則一下子明白了過來。

李默說道:「只要侯爺帶人進入南翼侯府,再讓手下秘密刺探情報,那麼很可能提前搞清楚兩個暗龍國國民的目的。」

「派人刺探可不容易,南翼侯府不是什麼人都能夠亂闖的地方,而且我也說過了,北翼侯府的人對咱們的人也是知根知底,我帶了什麼人過去,這些人有什麼能耐對方是再清楚不過的。」

翼方擺擺手道。

李默便微微一笑道:「只要侯爺把我帶進去,那我必定能夠刺探出有用的情報。」

「你?」

翼方皺了下眉頭,說道,「且不說賢侄你有何過人的能耐,就算我把你帶進去,那麼多雙眼睛盯著,你連刺探的機會都沒有。」

李默說道:「侯爺帶的不是我,而是這東西。」

說罷,他將鏡中界拿了出來。

「這是……」

翼方微微眯起眼來,以他的修為自是感受得到這鏡中界的古樸魅力。

「此物乃是我的一件天器,它能藏活物。」

李默答道。

翼方頓時眼睛一亮,恍然大悟道,「你的意思是說……你藏在此物中,我再帶此物進去就可以了。」

李默點點頭道:「正是如此,只要找機會將這東**在府里,那麼我便可以找機會從裡面溜出來,再行刺探。」

… ?深深看了李默一眼,翼方說道:「這計倒是好計,不過其中的風險可也絕不小,南翼侯府裡面可是步步殺機啊。」

李默說道:「晚輩很清楚侯爺的擔心,但是晚輩能夠和幾位師妹走到翼人國的王都便也不是單單憑了運氣。」

說話間,他身上已流溢出一股強者的氣息。

翼方眼睛陡然一亮,閃過一抹濃濃的異彩:「喔,本侯倒是看走了眼,賢侄居然是神通境中期。」

「正是。」李默微微一笑。

「弟弟可真是藏得好深啊,我還一直以為你是神通境初期呢,這等匿氣手法可不簡單。」

翼暮雪也贊道。

然後,她便說道:「爹,我看弟弟既修為了得,又是一身虎膽,咱們現在即想不出什麼法子,不如就照弟弟的法子試試。」

翼方便點點頭道:「也好,不過賢侄啊,一旦遇到危險,你要立刻撤退,咱們這次不求無功,但求無過。」

「晚輩明白。」

李默答罷,說道,「雁兒你們便在這裡等我消息。」

四女自知他的能耐,倒也沒多擔心,都輕輕點著頭。

於是,李默便進到鏡中界中,由翼暮雪親自帶著,一行人趕往了南翼侯府。

一聽有翼方來訪,護衛哪敢遲疑,立刻趕去通知南翼侯。

自然,也沒有人敢讓翼方在府門口等著,恭恭敬敬的迎了進去。

趁著這些門口的護衛修為都很低,翼暮雪很快找到了個空檔,將鏡中界丟了出去,落在一片竹林的深處。

一行人朝著府邸深處而去,這片竹林區則漸漸的冷清了下來,直到不見了蹤影。

沒過多久,鏡中界上光澤一閃,李默從裡面冒了出來。

他在鏡中界中雖然觀察不到外界的情況,不過來路上一行早就計劃好了,因此估摸著時間也差不多了,如今出來果然恰好。

他在鏡中界上一拂,一縷氣息從裡面竄了出來。

這府邸不僅規模大,而且強者如雲,要想在這裡通過釋放感知而捕捉到暗羅二人的蹤跡是極為困難的。

好在李默早在經過關卡的時候,在空氣中提取了一縷二人的氣息。

按常理而言,二人在空氣中殘留的氣息會以極快的速度消失。

但是氣息一進鏡中界,就為李默所掌控,強制令其處於存在狀態,甚至被李默強化。

因此,如今這一縷強化的氣息出來,並不會很快消失,反倒自動的朝著其氣息主人的所在地飛去,就好似羅盤一般。

李默順著氣息的走向飛快的深入,沒走多久,一側大道上便有一隊巡邏隊伍過來,十來人的隊伍,領頭的便是一個神通境初期的玄師。

李默收斂著氣息,自然不會被其發覺,待到他們一走,立刻輕飄飄的飛了出去,宛如一陣風似的。

他大開著靈通眼,百丈之地的萬物巨細猶如透明般的呈現在視野間。

在府邸里的大道小巷都是三關五卡,還不時有巡邏隊伍出現,可謂森嚴之極,而在其他地方更設有一個個陣法和機關。

陣法都是古老而艱澀,機關也是巧妙而危險,但是對於李默而言要通過機關那就太簡單了。

而且因為翼方的到來,很快不少守衛被調動到了過去,行監視之事,如此也給李默提供了方便。

時間並不多,李默快速深入著,路徑越發偏僻,然後便來到了一個竹林小道的外圍。

小道口有著一隻隊伍守衛著,領頭的是個神通境玄師,看眾人嚴守以待的樣子要想通過並不容易。

無上殺神 但李默自有主意,他隨手在鏡中界上一拂,抓出一隻蒼耳鼠來,朝著竹林一角甩去。

「什麼人。」

諸守衛立刻被驚動,一股腦的沖了上去。

趁著眾人一分神的機會,李默唰的一下穿過大道,竄入了林中。

林中大道,兩旁竹林深處建有幽靜的建築,一看就是給客人所居住的別館區。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