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默倒是點了點頭,朝著羽華夫人望去。

「確實,這樣一來便能有效的利用大家的戰力了。」

羽華夫人也點點頭,然後便道,「即是這樣,紫雷聖王你們便挑人組成一隻隊伍好了。」

「好。」

紫雷聖王暗喜,立刻挑選了包括寶鼎聖王在內的七個天王。

接著,李默和蘇雁等人都解除了手中天器的所有權,將這一件件無主之器遞到了紫雷聖王七人的手中。

紫雷聖王等人接過去后,滴血認主,一擁有了這凈魔印的天器,精神皆是大振。

當然,李默等人並不擔心他們不歸還這天器,畢竟一兩百個正道諸宗強者,眾目睽睽之下,誰也不會捨棄名譽來做強佔天器之事。

再說了,這凈魔印是由上仙賦予的,若是告狀到上仙那裡,追責下來更是誰都承擔不起的。

而紫雷聖王提出這要求,最重要的目的當然也是為了證明自己毫不遜色李默等人的戰力。

如今一器在手,底氣有足得不行。

眾人立刻趕路,待朝上行后不久,樹榦上裂出一道大口子,緊接著便見一隻蜥蜴形的異物跳了出來。

無面異物和這東西一比矮了一大截,這東西足有三丈高,體型魁梧,蜥蜴型的腦袋長而尖,宛如個梭子似的,長著墨綠色的眼珠子和銳利的尖牙。

「異物,受死吧!」

紫雷聖王獲得的天器是羽華夫人手裡的黑劍,如今一劍在手,那信心百倍暴棚,一聲暴喝便將黑劍擲了出去。

感受到異物身上的魔性,黑劍上的凈魔印釋放出龐大的光芒,一剎便已逼近蜥蜴人身前半尺之地。

「喝!」

但見蜥蜴人陡地一聲大喝,左右開弓,硬生生的抓住了黑劍。

「滋滋滋——」

黑劍上的凈魔印散出洶湧的力量,但蜥蜴人卻是緊緊抓著黑劍,也不知是劍太鋒利還是凈魔印給予的傷害,他兩隻手掌顯然受了傷,一串串的鮮血順著劍滴落下來,落在寬闊得如同街道般的樹枝上。

「哈哈,只要不擔心有什麼古怪的能力,異物也沒有什麼可怕的嘛。」

紫雷聖王一招得勝,免不了哈哈大笑。

李默幾人看在眼裡,皆是暗暗搖頭。

若單論修為,確實紫雷聖王可以排位十三信徒之列了。

但可惜的是,心性修為太低,心胸狹窄又好功利,因此,實際戰力反是大打折扣的。

如今得了凈魔印的天器,便想著能夠輕鬆壓制異物,卻不知道李默等人即使有寶器在手,對付異物的時候也是百倍小心。

「看本王一劍穿透你的胸膛!」

紫雷聖王大笑著,雙掌朝前一推。

黑劍上力量暴漲,在蜥蜴人雙掌間硬生生朝前滑動,一下子已抵在了對方的胸膛上。

「給本王去死!」

紫雷聖王又是一聲大喝,戰力全面爆,黑劍頓時刺入蜥蜴人的胸膛中,透背而出。

蜥蜴人直挺挺的倒地,片刻間已然沒有聲息。

一招擊殺異物,紫雷聖王按捺不住興奮,一手吸回黑劍,朝著李默一行傲然一笑道:「果然,上仙加持的東西真是寶貝,有了這東西,殺異物就跟切西瓜沒什麼兩樣嘛。」

這話分明帶著幾分輕視之意,只因為李默幾人在之前對異物的戰鬥中,絕沒有一招擊殺的可能,多是耗費幾十上百招才重創對手的。

見著紫雷聖王如此傲慢的樣子,李默倒也不生氣,只是笑他太過天真,便淡淡說道:「聖王若是小看異物,就算有師姐的天器在手,怕也要吃虧的。」

「吃虧?就憑它嗎?」

紫雷聖王大笑一聲,一劍指向死掉的蜥蜴人。

這一劍指去的時候,但見那蜥蜴人突地直起上身,慢慢的又站了起來。

「恩?沒殺透嗎?好,這一劍把你心臟給震碎掉!」

紫雷聖王略有意外,但很快意識到可能是這異物的生命力比較頑強,話一落,又是一劍射去。

蜥蜴人似乎因為受傷動作慢了不少,因此幾乎連阻攔都沒有,直接被一劍射中胸膛。

「蓬——」

黑劍攜帶的爆炸力在胸膛中震開,眾人幾乎都聽到了骨骼斷裂和經脈爆炸的聲響。

然後,蜥蜴人二度直挺挺的倒了地。

「本王說過,就跟切西瓜一樣,真沒什麼區別。」

紫雷聖王一臉驕傲。

李默淡然不語,柳凝璇則是冷笑一聲道:「聖王這麼大的口氣,不如回頭看看。」

紫雷聖王聽得皺了下眉頭,扭頭回望時臉色頓時一沉,只因為那剛倒地的蜥蜴人又站了起來。

「原來如此,原來是這樣啊,到底是異物,所以有著和人類不一樣的身體構造,或許根本連心臟都沒有,要害在其他地方。」

紫雷聖王自以為是的分析著,然後雙臂一展,但見周遭冒出數以百計的雷劍。

「看本王把你打成個馬蜂窩!」

話落間,百枚雷劍連同黑劍一道射中蜥蜴人,饒是那蜥蜴人乃是異物之軀,似乎也承受不住這樣的力道,轟然間化為一灘灘血肉,落在這一大片樹枝上。

「這下子你還不死?」

紫雷聖王聳著肩笑了起來,然後又不無得意的扭頭看著李默等人道,「雖然花了三招,不過,比起諸位來說,好象也不在一個檔次上啊。」

「如果真是三招殺了異物,當然比我們高明多了。」

李默說道。

這話說得紫雷聖王面泛喜色,正待說話,卻見寶鼎聖王指著後方,不安的叫道:「老哥,還沒殺死。」

「什麼?」

紫雷聖王臉一沉,扭頭回看。

但見那落在樹枝上的一灘灘血肉,此刻朝上湧起,迅的繁殖,一下子便已經變成了十幾頭蜥蜴人。

「它的能力是繁殖?」

眾人臉色不由得一變。

雖然有凈魔印在手,但是似乎對它的能力也沒有起到限制的作用,殺死之後居然變成這麼多,而且從感知上來看,這些蜥蜴人的氣息強度和之前本體是一模一樣的,也就是說,每一個都和之前的一樣強大。

「哼,一群螻蟻,來多少殺多少!」

紫雷聖王眉頭一挑,揚手間黑劍飆射,奔雷如虹,幾記大招施展開去,將十幾頭蜥蜴人砍成一截截的倒在地上。

但是,事情並沒有因此而結束。

但見那些殘軀斷臂,每一個部位落地生根般的快繁殖,一眨眼間,剛才十幾頭蜥蜴人如今已經變成了四五十頭的陣容。 「這……」

看著眼前一大堆異物,紫雷聖王有點愣。

寶鼎聖王等人也都是面面相覷,原本剛才見到紫雷聖王一招擊殺蜥蜴人時還信心大增,然而如今,情況似乎有些不對了。

這凈魔印之器在李默等人手中時,那確實是壓制住了異物的能力,雖然打起來也不算輕鬆,但是仍是占著上風的。

然而眼下,換了個人持器,似乎事情變得棘手起來了。

「我說二位前輩,是不是這凈魔印的驅動是需要什麼竅門?否則的話,怎麼這劍根本壓制不住對方的能力?」

紫雷聖王沉聲質問道。

「你這人真是不知好歹,這凈魔印哪有什麼竅門,就是加持在天器上的刻印,遇到異物就會自動動。」

柳凝璇聽得大怒,叉著腰怒叱道。

「是嗎?」

紫雷聖王慢慢掃過眾人,眼中分明流露著懷疑。

見他如此表情,饒是眾人心胸寬廣也不由得暗生怒氣,李默聲音冷了下來,伸出指頭敲著腦袋道:「聖王,不是誰拿著凈魔印的天器都能夠壓制住異物,這天器只是一種途徑,更重要的是這裡。」

「你敢罵本王愚蠢?」

紫雷聖王勃然大怒。

李默冷笑一聲,聲音一抬道:「如果這異物的能力當真是死後繁殖,那麼,被凈魔印殺死之後,這種能力確實會受到限制。即使真能繁殖,也不會這麼誇張的數量。因此,面對這種情況,第一種需要考慮的問題便是這東西是不是異物。」

「你說這東西不是異物?」

紫雷聖王眉頭一皺,他雖然一心挑刺,但是卻也絕不愚蠢,聽得這話便好似撥雲見日似的一下子心頭明了起來。

然後,他陡地察覺到什麼,一揚手,黑劍飆射,刺入了左側不遠處的樹枝上。

劍入三分,冒出一股黑血,緊接著,但見一道黑影從樹枝里竄了出來。

那是一隻身材矮小不過尺高的蜥蜴人,雖如侏儒般,但是身上散出來的氣息卻是再純正不過的異物氣息。

而且,這蜥蜴人的手中分明有著一條條的白線,那白線竄入樹枝中,似連接著什麼東西,而仔細一數,那白線的數量和後方繁殖出來的數十個蜥蜴人數量完全一致。

「原來如此,這些只是人偶!」

寶鼎聖王等人頓時恍然大悟,同時又不免驚奇的看了李默一眼,眼中除了驚奇之外更是滿滿的欽佩。

畢竟,能夠敏銳的察覺到這背後的事情,而不被這假象所迷惑,沒有然而敏銳的五感,沒有極多的作戰經驗是很難做到的。

正如李默所言,凈魔印只是工具,要將這工具的力量揮出來,靠的還是人的智慧啊。

「聖王可別愣啊,這東西能隱藏在樹里,只怕要對付起來也不容易。」

柳凝璇抱臂冷笑,調侃道。

「可惡!」

紫雷聖王暗罵了一句,揚手又是一劍射了出去。

果不其然,那小蜥蜴人的動作快得驚人,一頭扎進樹枝里便不見了蹤跡,同時,周邊那些人偶都紛紛撲了過來,一窩蜂的殺向紫雷聖王。

「哼!」

紫雷聖王冷哼一聲,一劍橫掃開去,紫雷鞭同時動,一波便將十來人給擊殺。

但是,被擊殺的人偶立刻就站了起來。

此刻,樹榦上的裂縫已在剛才短短時間裡裂開了不少,緊接著,一頭頭三丈高的蜥蜴人跳了出來。

「大家注意這東西的真身,若我猜得沒錯,這東西是試圖以人偶來迷惑和消耗對手的體能,趁著對手露出漏洞的時候再動致命的攻擊。」

李默提醒道。

眾人都點著頭,一個個嚴謹上陣,接著和蜥蜴人打鬥起來。

一開始,戰鬥都已經進入了白熾化。

似乎是因為真身暴露的緣故,所以並沒有象紫雷聖王的戰鬥那樣把人偶斬殺之後,多餘的人偶才繁殖出來,眼下的處境是蜥蜴人偶並沒有死亡,而新的人偶卻在不斷的誕生。

不過一會兒工夫,放眼望去,周遭樹枝上滿滿的都是蜥蜴人。

這些蜥蜴人動作極快,攻擊也很迅猛,跳來彈去,而藏在樹枝里的蜥蜴真身本來度就快,如今加上這麼多的干擾因素,因此要想傷害到它也很是耗費時間。

這一點,就連紫雷聖王也不例外。

他一路衝鋒狂追,不時動猛攻,但那侏儒蜥蜴卻是聰明得很,專門朝人群里沖,大大幹擾到他的度。

以至於這場戰事很快陷入了一場混戰中,一**的蜥蜴人偶在場中追擊著各自的對手亂竄,七大強者則在應對這些人偶的時候追殺侏儒蜥蜴,蜥蜴侏儒又刻意朝著人群里竄……這樣循環來去,直是一片亂象。

「這……怎麼會這樣……」

吳俊看得目瞪口呆。

這話更是道出了眾人的心聲,眼下百來個強者,其中還有十幾個天王未曾參戰,都也曾想著若是自己手握凈魔印,那必定能夠大殺四方。

然而,如今擺在眼前的事實卻撼動著眾人的信心。

即使凈魔印在手,缺乏足夠的經驗和戰鬥技巧,要想壓制住這些異物也絕非易事。

之前從樹底上來,李默幾人面對兩類異物,有條不紊的攻擊和壓制,當時在眾人看來是何其簡單,然而如今這麼一看,才知道事情的難度。

這場戰鬥持續了整整兩個時辰才落下帷幕,待到戰鬥結束時,除了紫雷聖王和寶鼎聖王沒有受傷外,杜天王等五人都受了些輕傷,當然更重要的則是體能的消耗。

之前看得李默等人戰得輕鬆,打完一波之後氣不喘臉不紅,但是親自這麼上去一打,卻是免不了喘氣連連。

「這一戰諸位辛苦了,接下來的一戰就交給我們吧。」

這時,蘇雁說道。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