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辰,是以前武玄皇朝第一才女的兒子,誰敢說李辰沒有勢力庇護?

有誰敢瞧不起二十年前就已經震蕩整個武玄皇朝的天才,二十年後,誰都不知道王夢禪現在有多厲害了。

真正的事實出現在了眾人的腦海當中,讓眾人的內心不停震動,看著那傲立在天空中的李辰,也許他,根本就不知道自己的背後有這麼大的勢力吧。

畢竟,李辰他的年紀才十八歲而已,他哪裡能知道二十年前的事情,更不要說知道自己的母親是誰了。

李辰不知道,不過火劍書生劍行雲,他怎麼會不知道?再見到李辰施展出五爪金龍的那一瞬間,他就明白了,他是真沒想到,那個從天武城小族中走出來的少年,竟然會擁有王家的正統血脈。

先不說別的人,就連王家諸人,也都被李辰的武體給徹底震撼了,他們家族的武體?而且還是五爪金龍?

「哎。」

王清玄深深的嘆了一口氣,捂了一下自己的臉頰,隨後揉了揉,再次看向了李辰,不過此刻他的臉上,卻已經充滿了苦澀的味道。

為什麼,老天爺要這麼耍他?他的女兒王夢禪,是王家歷史上天資最強之人,直追當年王家先祖,超越他不知多少倍,可卻和家族決裂,他的外孫,甚至從小就不知道自己體內流著王家的血,可他的武體,卻是五爪金龍,乃是王家血脈之中的至尊,如此天資,王家,只有一個王如意有!

「金龍之上,是什麼?」

這時,眾人的目光看向了那五爪金龍的龍首之上,在龍首的頂端,有一團似人形的幽暗形體盤坐,好像是靈魂,透著一股陰森恐怖的氣息。

這是鬼妖之體,獸魂門門主蕭逸煙的武體!

李辰,他怎麼還擁有這種武體?

據說,吞天武體之五爪金龍,不但可以吞噬妖獸,並且可以掠奪妖獸的靈魂力量,甚至,還可以吞噬別人的武體,化為己有。

那麼,李辰的鬼妖之體,肯定是吞噬了一個擁有鬼妖武體的人。

眾人的目光又看向了獸魂門方向的蕭逸煙,只見這時候的蕭逸煙臉色難看,死死的盯著天空之中的李辰,眼神中閃過一抹陰冷的殺機。

果然是李辰,原來是吞天之五爪金龍武體,怪不得蕭騰雲會失蹤了,是被李辰殺了,並且連武體都給搶走。

想到自己的兒子被李辰殺掉的場景,蕭逸煙的臉龐猙獰了起來,恨不得連李辰扒皮拆骨。

不過這時候的李辰,無論是眾人震驚的目光還是眾人驚訝的目光,他們都感受不到了,此刻在李辰的眼神中,只有劍行雲。

「你曾經說要在這次席位爭奪戰上和我決鬥,可卻趁著我和別人戰鬥時卑鄙偷襲,不過無論如何,你我還是對決了,接下來,請你讓我見識見識,你堂堂火劍書生,除了偷襲的手段之外,還有沒有其他可以讓我佩服的地方。」

李辰看著劍行雲,雄渾的殺戮之力涌動,雙屬性武體神猿武體以及神龍武體,都在天空之中咆哮不停,巨大而森寒的眼神盯著劍行雲,極其的陰寒,讓劍行雲感覺此刻他是被兩頭妖獸鎖定了。

「武體合一!」

李辰暴喝一聲,瞬息間,天空中的兩頭妖獸,竟然漸漸的融為了一體,那龐大的神猿,竟然融入到了吞天神龍之中,變為了一團團冰雲,襯托這神龍,顯得更加高貴!

「嗷!」

震撼的龍吟之聲響徹九天,無數的氣流都開始混亂,融合之後的武體,更加強橫,氣息,也更加深入人心了。

雙屬性武體,竟然合為了一體!

「戰吧!」李辰大喝一聲,雙手長刀一前一後,殺戮之力滾滾不停,再加上他背後的武體,此刻的李辰給人的感覺就是強橫,恐怖,無人可敵。

「或許,火劍書生劍行雲,會死!」

很多人的內心中都出現了這種想法,在這之前他們是不敢想象的,天雪十大守護者之一的火劍書生劍行雲,怎麼可能會死在李辰手裡?

可是李辰帶給他們的衝擊太強了,讓他們不由自主的湧現了這個想法。

「戰!」

李辰喝出一字,滾滾的殺戮之力撲了出去,他的身體天空中旋轉,如同陀螺般向著劍行雲衝去。

天地之間,有一股黑色的旋風,憑空湧現。

巨大的火色長劍在旋風中震蕩,劍行雲臉色凝重,手持雙刀,武體咆哮的李辰,太強了。

「嗡!」一道強烈的劍吟聲從劍行雲的身體之中迸發,只見一道道的火紅色劍芒化作流星,從他身體上爆發出來,向著李辰衝去。

「破!」

李辰身形一轉,一刀橫切,一刀反划,黑色的殺戮之力激蕩起來,那無數的流星劍芒,直接被黑色的殺戮之力湮滅,消失的無影無蹤。

而且,這股黑色的殺戮之力一停不停,繼續向著前方衝擊而去。

劍行雲的身體退後,腰背緊繃,天空上好像出現了一柄火紅色的長弓,而他整個人似乎化成了一桿箭矢,下一刻,就狠狠的衝殺了出去,直接與殺戮之力撞到了一起。

「轟隆!」天空震蕩,火劍書生到底是火劍書生,沒有被這黑色的力量湮滅,不過他的身體,卻也有了些焦黑印記,看起來很是狼狽。

「好,你比黃戰那個廢物強多了,不過還是得死!」

李辰冷喝一聲,又是一刀劈殺而出,身化閃電,快速無比。

與此同時,李辰頭頂之處的融合武體,黃金龍首咆哮衝出,那五爪金龍的身上,一道道白色氣流爆發出去,又快又疾,如狂風驟雨。

那白光,好像化為了暴雪,那神龍,好像成為了暴雪中的神靈!

「轟咔咔!」

那一道道的白光瞬間就追上了劍行雲,隨即化作冰晶,不停對他轟擊,讓他左支右拙,難以抵擋。

「可惡,聖書出世,降服萬難!」在這等危急時刻,火劍書生突然暴吼一聲,一本巨大宛如人一般高的書籍,開始出現,書籍打開,一道青光射出,宛若驕陽升騰,直接把無數的冰晶給化成了水流。

「書武體?還有這種武體!」李辰看到那巨大的書籍立刻愣住了,不過隨即他就神色一冷,這個世界的奇妙之事多了,書武體算什麼,只要自己夠強,就能破開!

「殺!」再次爆吼一聲,黑色的刀光落下,狠狠的斬殺在了那道青光之上,不過詭異的是,那青光竟然和黑色的刀光同時湮滅了!

不待李辰驚訝,那被青光籠罩的劍行雲就說話了,「李辰,我劍行雲,人稱火劍書生,豈能有劍無書?你是第一個,有史以來的第一個,能讓我施展出聖書武體的人,對此,你應該感到榮幸。」

「榮幸個屁。」李辰冷笑一聲,「我早知道你還留有後手,卻沒想到是這武體,不錯,此武體能量玄妙,不屬於任何能量的一種,而是智慧的結晶,其中蘊含教化萬物,降服困難的勇氣,不過,這勇氣你有么?」

「你火劍書生先是偷襲,可面臨我攻擊的時候,你又躲閃,這證明你對我有很大的顧慮,有了顧慮,那就不再是勇!並且這武體,氣勢恢宏,乃是堂堂正正之物,你卻一直不用,而是只用火劍殺人,次序顛倒,是非不分,如何能施展出此武體最大威力?武體是好武體,可惜卻被一個廢物擁有,真是明珠蒙塵!」 李辰的話語傳出,讓天空之中的火劍書生眼神閃爍了起來,似乎對自己的手段真的懷疑了。

「哼,光明正大的能量被你當成了最後保命的力量,蘊含殺戮的火劍力量卻被你當成了最先釋放的力量,這已經證明你嗜殺成性的扭曲心靈,如此的你,豈能駕馭這種力量,又豈會是我的對手!」

李辰冷喝一聲,話語落地的同時就再次劈出一刀,滾滾的黑色力量在天空中劃出了一道溝壑,狠狠的轟擊在了被聖書能量包裹的劍行雲身上,發出吱吱啦啦的聲響。

身影靠近,李辰的黑色力量不停前進,同時他那冷漠的雙眼看向了劍行雲,冷笑說道,「聽到了么?你的聖書能量,在悲鳴!」

火劍書生死死的抵擋著殺戮之力的衝擊,不過雙眼中卻露出了一絲畏懼,他怎麼也想不到,自己始終深藏不漏的聖書武體,卻被李辰一刀逼迫到了這個程度。

「你給我滾!」

畏懼的劍行雲怒吼一聲,手掌一揮,炙熱的火色劍芒突然爆發,沖向了李辰,不過李辰卻是冷笑不停,左手的黑色長刀猛然刺出,黑光與火光碰撞,剎那間就湮滅了劍行雲的劍芒,並且黑色的殺戮之力,直接滲透了青色的光芒,覆蓋在了劍行雲的身上。

劇烈的痛苦開始襲來,劍行雲心中最後一點的戰鬥意志被擊潰,身影一轉,竟然化作一道流光向著遠處逃遁。

「你還走得了么?」陰冷的聲音傳出,李辰的身影如鬼魅一般出現在了劍行雲的背後,當頭就是一斬!

「轟隆!」

爆炸巨響傳出,火劍書生的能量直接爆炸,口鼻之中鮮血狂噴,身體無力的向下墜落,只要在一擊,劍行雲就必死無疑。

「行雲!」

天雪派方向,雪寒天的身影突然破空而出,不管不顧的向著李辰衝去,劍行雲是他天雪派的未來,決不能就這麼死了!

可他的速度再快,又豈能快過李辰的刀?

李辰渾身殺氣凜凜,黑色的長刀破滅一切,身影如電,神龍怒吼,那攻擊過來的冰寒力量一下就被神龍吞噬,李辰沒有收到任何傷害,手中的長刀,再次劈下。

「噗嗤!」

黑色的長刀蘊含著殺戮之力,鋒利無比,鮮血飛灑,一聲凄厲的慘叫在天空中震蕩,劍行雲的背後被劈出了一道長長的血口,血液如雨滴般飄落,不過還活著,只剩一口氣了。

生命力,是武者最強大的地方,生命力越強,武者越強,現在的劍行雲,已經用自己的生命力宣告了自己的確是很強的,不過,他也快死了。

就在李辰還要再次追擊的時候,雪寒天的身影出現了,從下往上,身上攜帶者滾滾的冰寒力量,向著李辰轟殺而去。

「去死吧!」

雪寒天暴吼一聲,掌力如山,到達李辰的前行,雪寒天的眼中全都是殺意。

「吞!」李辰似乎根本不在乎雪寒天的攻擊,背後的吞天神龍張嘴一吸,頓時把那些冰寒的力量全部吸收進了身體之內,並且有一大部分都轉化成了純凈能量,注入李辰的身體。

雪寒天神色凝重,剛想再次出手,可已經吸收了他能量的李辰豈會再給他機會,身影一閃,就來到了雪寒天的面前,兩人的距離,不到咫尺。

「死的是你!」

李辰嘴裡吐出一道冷冷的聲音,明月之下,一個高大的人影,被兩柄黑色的長刀貫穿了胸膛。

下一刻,長刀左右拉扯,這高大的身影,直接被撕成了碎片。

直道被撕成碎片的前一刻,雪寒天都不明白,到底發生了什麼。

「我的天!」

眾人目光驚駭,心臟劇烈的跳動著,天雪派宗主雪寒天,就這樣被李辰用雙刀生生碎了?

天雪派的一些人全都站起來了,獃獃的看著從天空飄灑而下的血肉,僅僅是一瞬間,雪寒天的身影就不復存在,徹底死亡。

死了,天雪派的宗主,真的就這麼死了。

而且,這還遠遠沒有結束,李辰在把雪寒天的身影撕碎之後,殺戮之力依舊澎湃,從高空向下俯衝,黑色的雙刀,同時劈下。

漆黑的殺戮溝壑在明月的照耀下是那麼的刺眼,黑色長刀落下,劍行雲的眼中露出了一絲絕望,驀然間悲吼一聲,透出了極度的不甘。

可惜在不甘也沒用,天雪十大守護者之一的劍行雲,何等傳奇的人物,曾經的他根本不會想到,他當年進入風雲宗,要風雲宗交出的那個武元氣境界的螞蟻,會成為他今日的索命之人。

以前,武元氣的人,是多麼的弱小,對他來說簡直就是塵埃,可此刻,卻殺了他,一代天才傳奇,就此終結,天雪十大守護者第七,死。

「轟隆!」

一聲爆響傳出,劍行雲的身體徹底化為了碎肉,落入艷陽江中,染得一片紅,隨後,被濤濤的江水沖走。

至此,天雪派的宗主,以及未來的頂樑柱,全部被李辰抹殺。

天雪派的人一個個身體顫抖,臉色蒼白,死了,宗主死了,宗門唯一能擔當大任的人選,也死了,天雪派,已經完蛋了。

而且,連為其報仇的人都不會有,誰現在還敢找李辰報仇?連宗主雪寒天,都被李辰瞬間撕裂身體。

眾人看著那傲立在天空中的身影,有種不現實的夢幻感覺,這個年輕人,再度帶給了他們一次來自靈魂的震撼,充分的讓他們認識了什麼是真正的天才。

今日之後,李辰,就會成為武玄皇朝的一個象徵,天雪的守護者,也會把他列為勁敵。

葉狂被殺,黃戰被殺,雪寒天被殺,還有天雪十大守護者第七的劍行雲也被李辰所殺,如此戰績,那個守護者敢小瞧?

最重要的一點,這小子,竟然是那個女人的兒子。

驚雷公子的臉色同樣很難看,本來,他還想替門派中的劍無道報仇,誅殺李辰,可現在,他已經沒有半點類似的想法了,殺李辰?毫無疑問,要是真戰鬥起來,他會被李辰抹殺。

而在驚雷公子的旁邊,則是李婷,此刻她的雙眼之中,帶著無盡的惆悵之意。

死了,劍行雲,她唯一的護身符,也死了。

而且可以說,劍行雲的死,完全就是因為她,如果沒有她,劍行雲根本不會認識李辰,也根本不會和李辰結仇,自然也不會一直想要誅殺李辰,從而有了今天的死亡。

因為她這個女人,李家徹底分裂了,一代絕世天才卻被逐出的家族,因為她,如今的天雪派,也完了,徹徹底底的完了,恐怕這些人在回去的半路上,就會被其他門派的人截殺。

宗主死了,火劍書生死了,天雪派以前稱霸天雪一方的實力徹底沒了,畢竟之前就被李辰殺了不少,其他門派怎麼會放棄這麼一個趁火打劫的好機會?

不過李辰卻沒有考慮這麼多,他只知道,想殺他的人,他就用殺來奉還!

身影一閃,李辰身體破空,再次來到那被長劍控制住的老者身前。

此刻的老者臉色蒼白,氣息委頓,沒有一點的強橫了,眼中只有這無窮無盡的後悔。

他到底犯了什麼糊塗,要插手李辰的事情,結果,惹怒了這個女人,那二十年就已經震驚武玄的傳奇女人,他很清楚的指導,武玄皇朝,已經沒人能救他了,那馬車之中的人也救不了他,甚至根本就不會管他。

老者當然知道那馬車之中坐著的是什麼人,他的生命在那個人的眼裡,根本就算不上什麼。

那是一個極端霸道,極端理智,極端無情的人,誰得罪他,誰就會死,誰背叛他,誰也會死,那個人,就是一個披著人皮的魔鬼。

李辰來到了老者面前,眼神冷漠,殺氣滾滾。

「你以為我沒勢力庇護,沒有門閥幫助,所以就不停的為難我,幫助黃戰對付我,我李辰,只能死,不能活,可現在你的性命,在我一念之間,你有蛇呢么話想說?」

李辰看著老者,冷冷的問道,如果不是這老者阻攔他尋找飛仙,飛仙也不會受傷。

聽到李辰冷冷的話語,老者不知道說什麼好,他有什麼能說的?

就如同李辰說的那樣,他現在的生死,全在李辰的一念之間。

「我們做一個交易如何,一個讓我活命,你能得利的交易。」老者的眼睛認真的看著李辰,問道。

「沒興趣。」李辰沒有任何的考慮,直接就拒絕了。

「你勢力強,所以你羞辱我,想怎麼逼迫我就怎麼逼迫我,要殺我,現在,勢力比擬強,你認為,我還會讓你活著,並且接受你的交易么?」

聽到李辰的話眾人暗暗點頭,不錯,剛才老者是怎麼對待李辰的,所有的人都看的清楚,在九天玄龍幻境之中,他故意讓李辰找不到飛仙,無法插手飛仙和黃戰的戰鬥。

而從環境中出來之後,李辰和黃戰決鬥,黃戰佔據上風的時候,他不管不問,似乎還樂見其成,看當李辰即將殺掉黃戰的時候,他卻突然出手阻止,還縱容劍行雲和黃戰兩人同時攻擊李辰,很明顯,他是要李辰死,要李辰的命,現在局勢轉過來了,李辰的勢力強,掌握著他的姓名,怎麼會放過他?換成任何人,都不可能放過他的。

至於交易,只有同等的力量才有主交易的資格,這老者現在連命都不是自己的,有什麼交易可做?李辰,根本不屑。

老者長嘆一聲,眼中露出了後悔之意,真是一失足成千古恨啊。

「我沒什麼可說的,成王敗寇,我瞎了眼,被自負蒙蔽了心靈,的確該死。」老者淡淡說了一句,眼睛一下閉上,嘴裡說道,「別的不求,只求一個痛快。」

「看在你還知道自己愚蠢的份上,好,我就給你一個痛快!」

李辰一點頭,手掌揚起,一團黑色的力量在他的手掌之內凝聚,帶著一股股毀滅的氣息。

手掌落下,李手中的黑色力量轟向了老者的腦袋,頓時,一股恐怖的力量在老者的體內爆發,摧毀者老者的生機,很快,老者身體抽了一下,隨即腦袋一卸,再也無法動了,他的身體,還在被黑色的力量腐蝕著。 先天境五重的高手,死,而且,還是皇宮之中的人。

眾人的內心一陣嘆息,這是今天是的第幾個高手了?葉狂,黃戰,劍行雲,雪寒天,以及這個先天五重的老者,全部死在了李辰手裡。

腐蝕的力量吧老者的身體化作了飛灰,無數的長劍同時飛灰,一個暗淡武廣的儲物袋出現在了天空之中,讓李辰的眼神一閃。

伸手一抓,李辰把這儲物袋拿在了手裡,隨後收了起來。

怎麼也是先天五重境界的高手,再加上皇宮中人的身份,肯定有不好好東西吧。

做完這些,李辰的目光轉過,看向了那個青裙女子,帶著一抹不解之意,他到現在都搞不懂,這女人為什麼要幫他,還有那股怪異的感覺,到底怎麼出現的。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