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奕默自豪的吹了一下眼前的劉海,「我這『百事通』的名號可不是浪得虛名!」

她們三個互相對了一下眼神,面帶微笑地異口同聲道:「切!」

李奕默自是笑笑,跑上前挽住了方微雨身側的胳膊,邁著輕盈的步伐,走進了亞蘭購物中心。「姊妹們,今天花錢可要控制住啊,別見什麼都買!」李奕默點著手指頭,給她們三個挨個兒囑咐了一下。

「你們兩個我不放心,趙妮我是不擔心……」她邊走還在邊嘮叨,或許是平時愛八卦的原因,這話匣子只要一打開就很難合上了。

亞蘭一樓是購買化妝品和金銀首飾的,二樓女裝,三樓男裝,四樓電玩城。在師大附近,這算是最氣派的一個購物中心了,師大以後絕對會成為客流量最大的地方。

果不其然,有了亞蘭購物中心以後,師大附近果然比以往更為繁華了。

李奕默拉著她們三個直接上了二樓,手套、圍巾、帽子、外套……她基本樣樣買了件,越買越是興奮地停不下來了。

「李奕默,進門的時候是誰說要控制花錢的……」馮煥儀大包小包提了好幾個,跟在李奕默身後就像個專屬傭人一樣。「呀!親愛的,對不起啦,剛剛看衣服,都忘了讓你提這麼多了,對不起對不起,愛你么么噠……」李奕默一陣肉麻的話傳進馮煥儀的耳朵,馮煥儀只是笑笑不語,對她那種表情更是無奈。

方微雨和趙妮捂著嘴巴笑個不停,方微雨買了件長款羽絨服,好幾百了,花的她心裡不安。可是一想在這三九天氣也正好需要,回家也能穿,花完錢的那種罪惡感很快也就散了。

只有趙妮什麼都沒有買,她一直在考慮要找兼職的事情,怎麼可能再去花錢為自己添置衣物了。

「哎哎,方微雨,那不是苗歡歡嗎?」李奕默拉著方微雨的胳膊,向她指了一下對麵店里的女子。

「還真是她!她旁邊的男的不是我們書法社的副主席嗎……」方微雨眯著眼睛又仔細地瞄了幾眼,她確定那個男的真的就是劉金忠。她一想到劉金忠那個人,就莫名其妙的頭皮發麻,她老覺得那個人心機太重。

趙妮也附和了一聲:「真的就是劉金忠!他們怎麼會在一起……」此話一出,三個姑娘彼此看了看,「他倆肯定搞到一塊兒去了,這麼看著也挺登對的!」馮煥儀抿唇而笑,她僅僅是在開玩笑而已。

「走走,我們也過去溜一圈兒……」李奕默好奇心太重,她想一探究竟二人什麼關係。

李奕默硬是拉著她們三個向對麵店里走去,剛好那家店她們沒逛。

「你看一下,這件穿上好看嗎?」苗歡歡試了一件粉紅色蕾絲邊的羽絨服,短款的衣服搭配她那黑色的格子紋裙子,還真是別有韻味了。這個搭配沒毛病。

「好看!這件衣服簡直就是為你量身訂做的,就它了!你讓她們給你裝起來吧!」劉金忠很是滿意,他的眼睛一直盯著苗歡歡,幾乎沒有離開過。

她先在鏡子里轉來轉去看了好一會兒,又特意問了一遍劉金忠,「真的好看嗎?」

「真的!」這回他笑了一下,「對你,我說的都是真心話!」

這句話把苗歡歡噎住了,也把踏進店裡的那四位姑娘給噎住了。「咳咳——」李奕默故意咳嗽了幾聲,「走吧,要不我們去別的店裡吧!」

她們轉身離開的時候,苗歡歡故意尖細著聲音,「喲,碰到熟人了!哎,也對,我看這店裡的衣服都偏向淑女,恐怕跟你們的風格不太協調!」

「哎喲媽呀,這店是淑女格了!原來淑女都是這副裝扮,這副嘴臉,我算是開眼界了!走吧,我們還真不適合這裡……」李奕默嘴巴毒的時候不知道饒人的,這可是人盡皆知的。苗歡歡還真就撞上她的槍口了。

李奕默拉著幾位姐妹笑著走了,「你……你……」苗歡歡氣得追了出來,不料腳下沒有注意,被模特的一隻腳絆了一下,整個人重心失衡,向前撲了過去,「啊……」她的尖叫聲引得四位姑娘回過了頭。

「天哪……他們……」四位轉身後看到的畫面確是伸手極快的劉金忠從她身後攔腰抱住了她。她們四個驚訝的捂著嘴巴,默默轉身離開了。剛轉入另一個點裡,四個人同時放聲大笑,「哈哈哈哈……」

這種泡妞手段對劉金忠這個情場高手來說,真是太小兒科了。他就那個姿勢那麼抱了一會兒,直到苗歡歡起身說謝謝,他才裝出一副害羞的樣子,直勾勾地看著她的眼睛。

沒想到苗歡歡沒有迴避他的眼神,她還一臉淡定。劉金忠這回還真是遇見了對手,他下決心到一定要把這個女孩兒追到手,無論用怎樣的手段,都必須讓她臣服與他。

「親愛的們,我大概猜出他們倆的關係了!」回到宿舍,李奕默又開始八卦了。「他倆什麼關係,說來聽聽!」幾位都很好奇。

「從劉金忠看苗歡歡的眼神不難判斷,他想泡苗歡歡!苗歡歡對劉金忠了,不過就是逢場作戲,說白了劉金忠就是她目前的飯票,我敢打賭今天她手裡的那件衣服最少也要兩三百吧,那錢肯定是劉金忠付的!」

「這學校對劉金忠的傳言可是多的說上三天三夜也說不完的!不過這回他遇上苗歡歡,也算他倒霉,苗歡歡可不是那麼好糊弄的!你們別看她人長得一般,個子也不高,人家腦袋裡裝著的彎彎繞繞可多了去了!這樣的姑娘還是小心一點!」

她們三個都很佩服的盯著李奕默看了半天,然後深有同感的點了點頭。

付款的時候劉金忠還真是大方地掏了錢,那晚還請苗歡歡吃了一頓晚餐。那半天下來,少說也花了五六百了。

沒過幾天就是聖誕節了,平安夜那天,李奕默攛掇起宿舍的姑娘,穿著比較露骨的舞衣,在外面套上外套,硬拉著她們去舞會了。

步步驚婚 方微雨很不願意出席那樣的場合,她對跳舞真的是一竅不通,趙妮也是,她也不想去,可是李奕默死纏爛打,非要拉著她們一起,最後,她倆就想穿著大棉襖跑去舞會。

「你們倆的腦子是豬腦子啊,那裡面有暖氣,你們穿成這樣是要進去當烤豬啊……」李奕默早早為她們轉備好了舞會用的衣服和面具,「這倆套你們自己試試吧,哪套合適穿哪套,快點換衣服,我的耐心有限!不然等一下姑奶奶我就要親自扒衣服了……」她故意舞動著兩隻像鳳爪一樣細長的手指,弄得趙妮渾身打哆嗦。

李奕默給她們化妝用的東西好多都是那天在亞蘭購物中心買的,四位姑娘都誇她未雨綢繆了。她們化好妝,配好面具,慢悠悠地走去禮堂了。

「平安夜原來這麼過啊,你看路上走著的都帶著面具,還都穿的花里胡哨的,我還真是第一次去這樣的場合!微微,等一下,我倆一直拉著手吧,我緊張……」趙妮不自覺地緊緊抓著方微雨的手。

方微雨也是第一次經歷這種場合,她也不能預測等一下會是什麼場面,「別緊張,我們隨機應變,不會跳就找個地方坐著吧,喝喝紅酒遲遲水果也還不錯!」她的眼神里充滿淡定,反正燕飛飛又不在身邊,她也沒有什麼好激動的。

走在一旁的李奕默卻詭笑了一聲,眼神里透著古靈精怪,好像她的什麼計劃已經得逞的樣子。她的計劃確實得逞了,她答應某人的事情完成的不錯。

舞會還沒有正式開始,大家都在陸陸續續地進場。進場的人都帶著面具,三個一堆,四個一團地在說閑話。

進場時便要脫掉外面的衣服,只能穿著禮服進去,方微雨的那套衣服是露肩的,趙妮的那套太小她又穿不了,她只好穿著這露肩裙了,它的下擺帶點魚尾,通體鵝黃色,看起來很暖很素雅。素雅的衣服陪著她高挑的身材在進場時就已經引起了很多人的注意。

「微微,你好像已經成為焦點人物了哎,等下可要保護好自己啊!別被人抱走了!」李奕默嬉皮笑臉地調侃到。

方微雨順著她的腰掐了她一把,「我叫你胡說!」李奕默小聲的尖叫了一下,「你手勁兒好大啊,痛死我了!」她伸手摸著被方微雨掐過的地方。 現在的方微雨出脫的更加成熟了,平日里她都穿著寬鬆舒適的服裝,看不出來她身材的比例,見了她的人只會她個子高。今天這一聲衣服,猛地將她提升到了熟女的行列,並且是那種能讓男子見了就垂涎三尺的熟女。

「那姑娘誰啊,看起來挺漂亮的!人家那身材,前凸后翹的,等一下我們去跟她斗舞!」

「怎麼,這麼著急就盯上獵物了嗎?」

「對啊,就盯上了,這場里的人我還真就看上她了!」

「等一下看你好戲!」

幾個戴著面具的男子嬉笑地互相調侃著。

「姊妹們,你們看!」李奕默伸手指著門口進來的兩個女生,「旁邊那個看起來小腿肚鼓鼓的那個小個子女生絕對是苗歡歡!不信你們看著!」她們三人順著她指的方向看過去,怎麼看也不覺得像是苗歡歡啊。

李奕默拉著她們非要過去驗證一下,她站到苗歡歡面前,主動同她打招呼,「嗨,苗歡歡吧!這裙子是不是太短了點啊!」

苗歡歡一愣,很快便反應過來,「你的不也是很短嗎?穿個長裙子看著都扎眼!呀,你這面具好黑啊……」她瞪著眼睛氣狠狠的說。

她的聲音一出來,那三位立馬斷定此人還真是苗歡歡。

穿著長裙的方微雨一把拉過李奕默,故意靠近苗歡歡站著,「和你比起來,我一直都很『扎眼』,不是嗎?因為我們倆怎麼看怎麼沒有可比性!你壓根兒就和我不在一個頻道上……」方微雨出馬,這毒舌的功夫也是沒誰了。不知道她中什麼邪了,懟這個苗歡歡的時候分外來勁。

苗歡歡氣的牙痒痒,「等一下,會場上見!」她咬著牙關放出了狠話。「好啊,我等著你!」李奕默接過了苗歡歡的話。

跳舞這塊兒方微雨可真是黑的,她擔心的看著李奕默。「別為我擔心,等一下也讓你們見識見識我的真本事!」她們三個都睜大了眼睛看著李奕默,這傢伙莫非還有絕活嗎?看她說話一臉自信的樣子讓她們三個也不得不信啊。

方微雨抬手看了看錶,「快八點了,舞會要開始了……」她抓著趙妮的手,已經開始尋找等一下能容身的地方。她倆早已做好打算,找個地方,安安靜靜看別人跳舞。

李奕默滿眼焦急,不斷地看著門口,到了八點,禮堂的門就要關上了。「這個傢伙不是和我說好他也戴著黑色面具的嗎……怎麼回事,怎麼還不來……」她在心裡范著嘀咕。

過了幾分鐘,那個戴著黑色面具的人終於出現在了禮堂門口,他的出現,引起了騷動。

「哇哦,好帥啊……」

「等一下我要找他做我的舞伴……」

「我也要和他跳……」

李奕默沒好氣地嘆了一聲,「我以為你不來了了,這麼晚才到!」她和那位黑色面具的男生對了一眼目光,她一轉身便把自己的黑色面具換了下來,她換上了之前準備好的金色狐狸的面具,這下叫他自己去找方微雨吧!

「嘩」一下所有的燈滅掉了,那個瞬間,方微雨只感覺到有一隻手猛地抓住自己的手腕,用力拉扯著她在往前走,她有些驚慌地問到:「你誰啊,幹什麼……放開我……」她試圖要甩開手腕,無奈對方的手很是用力,她無法擺脫,只得任由其拉著向前走。趙妮不知道被丟在了哪裡,她怕是找不見趙妮了。

「嘩」一下,閃爍耀眼的燈光亮起,伴隨著的還有能刺激人全身血液沸騰的音樂,全場的人瘋狂地嘶吼吶喊,跟著音樂扭動著身體。

方微雨睜大眼睛看著周圍陌生的各種面孔,心下一陣驚慌掠過,「趙妮了……」她四下里瞅了瞅,無奈燈光搖曳,群人亂舞,她哪裡能看見趙妮的人影。

被人群隔在另一端的趙妮,同樣也找不見方微雨了。她們都被分散了。

方微雨杵在那裡,不知道該動胳膊還是該動腿,還是該扭腰……天哪,她真是尷尬死了,她真的是一個跳舞的白痴。

周圍的男男女女,都極力擺動著身軀,他們看起來個個都是一頂一的跳舞能手,此刻方微雨才在心裡暗悔起來,「為什麼小學那會兒媽媽要我去跳舞,我怎麼就沒去學一下了……」

勁爆的音樂響了好一會兒猛地停下,燈光又一次「嘩」的滅掉了,全場又陷入一片黑暗。

又像剛才一樣,她的手腕又被人抓住了,不同的是這次抓的是她的兩隻手腕,應該是有兩個人同時抓住了她。

「你們放開我……」方微雨莫名地說了一句。她真不知道該怎麼辦。沒想左手邊的男生一個華麗的轉身,已經面對面和她站在一起,他的一隻手搭上了她的腰,「不好意思,她是我的舞伴!」他的聲音一出,方微雨便辨識出來了,「馬天國……他這是要和我跳舞嗎……可是我……我不會跳啊……這次糗大了……」她心裡七上八下的。

她見那位男生還不放手,便朝他點點頭,表示自己同意做馬天國的舞伴。他才鬆開了她的手。他就是那個說要找方微雨斗舞的人,這次搶人失敗,只能等到斗舞的時候才找上她了。他轉身搭上了另一個女同學。

方微雨抬眼看著馬天國,「你是認出我了嗎……」她低聲問道。

「是你!大家都帶著面具,我怎麼認得出?我也沒想到會是你!那我們就一起跳第一支舞吧!」馬天國嘴上說沒有認出是她,可是眼裡的深情已經出賣了自己的嘴。只可惜是黑暗沒有讓對方看見他的眼睛。

「我不會跳舞……」

「不會吧,你不會跳?我才不信!」

「嘩」一下閃爍的燈光再次亮起,只是音樂已經變成了雙人舞的音樂。所有戴著面具的人都成雙成對地搭著肩,攬著腰,他們已經跟著音樂在翩翩起舞了。方微雨這次啊看清馬天國也戴著和李奕默一樣的黑色面具。

「你跟著我跳,我帶你!我進你退,你進我退……」馬天國表面上平靜如水,心裡早已波濤洶湧了,他第一次離她這麼近,近的彷彿就要貼在一起了。他往日的淡定早已灰飛煙滅,現在除了緊張和激動,也就只剩緊張和激動了。

方微雨一下一下地踩在了他的腳上,一句又一句「對不起」不斷地砸向馬天國,這樣下去,今晚這一支舞還沒有跳完,估計馬天國得廢一隻腳了。

開場要連跳三支舞的,期間可以換舞伴,也可以不換。

等到音樂停下來換上另一首舞曲時,方微雨氣餒到:「我真不是跳舞的料,你還是另找一個舞伴吧……」

「你就是我今晚的舞伴了,我還不信你把跳舞學不會了……我願意教你!」馬天國又主動邀請她繼續做他的舞伴。

剛剛那一曲結束,方微雨才找到一點點感覺,面對馬天國的誠摯邀請,她只能繼續踩他了。

這一曲下來,方微雨踩到馬天國的次數比上一曲少了一半了,到了第三曲的時候,她幾乎不怎麼踩到他了,就是她的身體還是很笨拙,不能隨著音樂動起來。

一年一度的舞會是師大最為隆重的狂歡派對,大家從八點會狂歡到凌晨以後。每年的舞會都會成就那麼幾對情侶,好多人來參加舞會的目的也是為了找個對象。

平時大家都規規矩矩地受著學校的管制,可只有今晚可以這麼肆無忌憚地放縱。學校舞會上找到的情侶一般都很難分手了,這才更加激起其他單身同學的慾望了。

李奕默和一個男生連跳了三曲,兩人跳舞搭在一起的感覺很自然,李奕默的舞姿就和那種感覺一樣,她是隨心在舞動,也是隨著音樂在舞動。

「你的舞跳得很好!」第三曲快結束的時候那位男生先開口說話了。「謝謝!」李奕默眼含微笑的說到。開玩笑,本姑娘可是從小就喜歡跳舞了,她的舞齡算起來也有十多年了,能跳的不好嗎……

趙妮從來沒有和男生近距離接觸過,她保守到認為能那樣抱在一起跳舞的都是有情侶關係的人,她不喜歡那樣。所以她被邀請了三次,她硬生生拒絕了三次。以至於自己一個人縮在一個角落裡,看著大家在跳舞。她呆了沒多久就溜走了,那樣的場合真不適合她這個保守派。

馮煥儀只要抓住能瘋狂的機會那是絕對不會放過的,她的舞跳得一般一般吧,可是她的性格確是屬於這裡的。三支舞曲她便換了三個舞伴,她不想一直和同一個人跳那麼久,她怕尷尬。

這不方微雨和馬天國也陷入了一波尷尬中,兩人沉默不語,方微雨小心謹慎地轉動腳尖,她怕又踩到他,又要說抱歉,每說一次她都覺得自己好丟臉。

「你已經入行了!」馬天國笑著鼓勵到。「以後還真得學一下了,不然每次都這麼尷尬,我……」方微雨不好意思的尬笑了一下。

「你想學跳舞嗎?」

「大概想吧……可是我還是覺得我沒有跳舞的基因!學也就學些簡單的吧!」

「那是你沒有學過,我覺得你可以跳各種舞!我認識我們學校的舞蹈社的舍長,完了介紹你認識?」 馬天國眼裡飄過一絲閃爍,剛好借著那閃爍的燈光做了掩護,「沒有啊……你這麼扎眼,肯定很受歡迎了!」

「有嗎?怎麼都覺得我扎眼了……」方微雨眼裡流露的那份天真和單純打動了馬天國的心,他就是喜歡這樣的方微雨,沒辦法,當愛情來臨的時候還真就像那歌里唱到的一樣,「我的愛如潮水……」

方微雨隨手拿了一杯飲料,坐在沙發的一隅喝了幾口,她腦子裡滿滿都是自己剛剛跳舞的樣子,她想象著自己跳舞的樣子是不是像一隻笨重的企鵝走路一樣難看……

勁爆的音樂再度響起,斗舞才真正上演了。禮堂的正中心搭建了一個略高出地面的檯子,想要斗舞的人都會跳上那個檯子,只要對方用眼神向你示意邀你上台,被示意的人就必須上台斗舞。不然就會被認作是慫包,會受到懲罰的。台下的人也可以自由上台向對手發起斗舞的邀請。

最先走上檯子的是戴著粉色面具的一個姑娘,她妖嬈嫵媚的步伐勾魂似的走到了檯子中央,她沒有發出挑戰,先自由自在地隨著音樂狂舞了一陣。檯子正中有一根長長的鐵杆子矗立在那裡。

粉色面具一上台,台下就爆發出一股雷鳴般的掌聲和嘶吼聲,台下的人也都極力扭動身軀,大家看起來就好像徹底瘋狂了一樣,一個個哪裡有什麼學生樣。她圍著鐵杆子轉了兩圈,一手抓住鐵杆子,跳起了鋼管舞……

「天哪,這也可以……」仍舊坐在沙發角落裡的方微雨,恰巧可以看見舞台正中央跳舞的姑娘,她看的心驚肉跳的。作為女生她都看的都這麼緊張,其他男同胞什麼感受就可想而知了。方微雨看這陣勢,更不敢靠近舞池了。她想她這個舞痴就悄悄躲在這裡看這別人跳就好。

粉色面具獨舞了一陣,突然向台下戴著黑色面具的馬天國發起了挑戰,馬天國用了一個幾近完美的跳躍姿勢跳上了台。

他輕盈一躍,那戴著燕尾的禮服在身後擺了一下,配合他完成了這個姿勢。台下又是一陣瘋狂的喊叫,「斗舞!」「斗舞!」「斗舞!」……

李奕默站在第一排,她直接被這粉色面具的獨舞看傻了眼,她沒想到開場就這麼燃,「不過,本姑娘也不是吃素的……」她又在心裡暗暗為自己加油打氣。她的目的就是跟苗歡歡斗舞。苗歡歡應該也在躍躍欲試地等著她了吧。

好戲就要上演。

李奕默聽見周圍有女生在議論。

「每年斗舞的開場都是這樣,他們倆可是斗舞之王啊,那都是有著真實本事的,他們要先跳個開場我們才能上!」

「不知道那男的是誰,年年看卻都不知道他的真容,真實遺憾,我曾為他可不眠好幾個日夜了!」

「看他那舞姿就知道他本尊長得也是帥氣無敵了!和我的男友真的沒有可比性啊……」

李奕默在心裡暗笑那幾位師姐的孤陋寡聞,因為台上的他倆她都知道,一個是馬天國,一個便是舞蹈社的社長劉佳秀。她報了舞蹈社,對這位社長的舞蹈功底也算是佩服的五體投地。什麼拉丁舞、肚皮舞、爵士、華爾茲……劉家秀可是樣樣都跳得能拿得出手。

這位馬天國算是自學成才的,他和劉家秀那可不是一般的關係,外界曾一度認為他倆處對象了。無奈兩人在感情里都屬於那種高傲冷漠型的,誰也沒有向誰表白過。追劉家秀的那可都是精英中的精英啊,她也算是擁有這得天獨厚的條件,可就是太高傲了,似乎有種這些美男子她都瞧不上眼的感覺,這也讓很多追她的人打了退堂鼓。

馬天國和她恰好相反,他看上去對很多女生都溫柔有情,可也是最無情。沒見他和誰拍拖過,也沒聽到過關於他的流言蜚語。這樣「出淤泥而不染」的美男子,不知道最後會被什麼樣的女子收在石榴裙下。

馬天國配合著劉家秀的舞姿,兩人一高一低,一前一後,一快一慢……變換著多種舞姿,不斷地引來台下的尖叫。

劉家秀一手勾起他的領帶,看似就像是在挑逗,馬天國也很識趣的伸手摟住她的腰,兩人這是跳起了極盡曖昧的舞姿。

台下的人早就看的按捺不住了,忽地從不同方位一下跳上來好幾個男男女女,他們混合在一起,有兩位男生同時圍在粉色面具的身旁,向她發起了斗舞的邀請。

方微雨眼睛一亮,那不是李奕默嘛,我的天哪,她跳舞那麼瘋狂嗎。這傢伙還是有兩把刷子啊!真羨慕……

台上戴著黑色面具的男生一邊兒和人斗舞,一邊兒在台下不斷搜尋著一個人的身影,找了好久,才看見坐在遠處沙發角落裡的方微雨。這傢伙坐這麼遠,肯定是有意躲著的,他必須想辦法把她弄到舞台上來。

發起斗舞的雙方,誰先下台誰就輸了,只要上台的人除非跳到沒有力氣,所以這也是一場體能的較量。

台下的人也可以不向台上的人發起斗舞邀請,也可以在台下的人群里自由邀請自己想要挑戰的人。但是只要台上的人向台下的人發起斗舞,那就必須接受,他就失去了自由選擇的機會。

方微雨不知道斗舞的細則,不知道怎麼保全自己,她以為她躲在那裡沒人在意她,殊不知她早已成為別人的目標。

苗歡歡終於找見了方微雨,她就想挑戰她,讓她變成慫包,等著看懲罰。苗歡歡剛要轉身朝方微雨走去時,不料台上的李奕默已經向她發出斗舞邀請。

「上台!」「上台!」苗歡歡周圍爆發出一陣喊叫。她知道那個人是李奕默,她也躍躍欲試了很久,腿腳早就痒痒了,她一步跨上了台。

苗歡歡進攻猛烈,幾個舞姿下來,好似李奕默處在下風似的,可李奕默淡定從容沒有一點兒要發起進攻的意思,她這是在觀察苗歡歡的招數了吧。

「你丫招數用盡了吧,該是讓你見見本姑娘真實的本事了!」李奕默心下思忖著,身體已經隨著音樂變換著各種舞姿,苗歡歡有些看傻眼了,她跳的這是什麼舞,怎麼自己從來都沒見到過,這下要出糗了吧!沒多大功夫,苗歡歡就敗下陣來了。她輸給了李奕默。

台下的人為李奕默的勝利爆發出晴天霹靂般的掌聲,接著又不斷有人上台向她發出挑戰……

人群中有人向方微雨走了過去,是馬天國,他幾下pass掉了向他斗舞的人,這才抽出空隙下台來專門找上方微雨的。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