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元貞卻完全沒有作罷的意思,拽著她的脖領子,「狠毒,惡毒,最毒婦人心。」的罵起來。

秦隴玉聽了幾句,不得不辯解起來。說他的死根本不關她的事,她已經仁至義盡了。

各說各的。

「好了,」秦隴玉喊到,

「明天我追封你為忠義王,這下行了吧。」她早就下過決心,再不異姓封王,這可是天大的面子。

「呸,」李元貞往地下吐了口吐沫。

「不識好歹。」秦隴玉淬道。

秦隴玉廝打起來。

「拽我幹什麼?」秦隴玉滿滿的不滿。他總扯著她領口。

李元貞也不想鬆開。後來就打了起來。

秦隴玉真的火了。下手很重,不管不顧的。李元貞抵擋不住,後來就把她抱起來。

秦隴玉又撕又撓又打挺。

李元貞把臉扭過來轉過去,防止她打到他的臉。

「你再打一下試試。」他吼道。

秦隴玉翻騰得更凶了。

他抱著她向床邊走去。

忽然她摟住他的脖子,靠在他肩上嗚嗚的哭起來。

這樣子他還真挺不適應。

「怎麼了?」

「別以為你哭就算了。」

秦隴玉緊緊的摟著他哭個不停。

李元貞有些慌了。

他走到床邊,把她放到床上。

「到底怎麼了,」

「誰欺負你了嗎?」

秦隴玉拄著胳膊,微微欠起身。

見她有話要說,李元貞忙矮下身子聽。

「你別來了,你要是活著就回來,要是沒有……就別總來了。」秦隴玉淚眼朦朧的說。《豪婿你老婆又跑了》第171章為什麼要解僱我? 雖然已經過了春節,但初春的倒春寒,冷得更清冽,遠遠地,尤葉看到石玉清穿一件薄薄的呢子外套,又揪心又生氣。

見她走出來,石玉清迎上前,將手裏的一個保溫桶遞到尤葉的手裏:「媽剛煮好的紅豆粥,打車過來的,還熱乎,快進屋去喝,上次你說想喝,結果肚子疼沒喝成,媽一直惦記着。

雖然你現在嫁入林家,吃穿不愁,但懷孕時害口,不一定非得吃山珍海味,往往最惦記的那口,就是自己家裏做的。」

石玉清一口氣說了這麼多,風灌進嗓子裏,忍不住咳了起來。

尤葉看到她的手凍得紅腫,心疼的用纏着繃帶的右手蓋上去:「媽,進屋坐會兒吧,緩一緩再回去,不然,你會感冒的。」

「不要緊,我不進去給你添麻煩了,對了,昊楓在家嗎,網上有些傳言,我不知道是不是真的……」

石玉清的話沒有說完,被跑出來的白斯明打斷:「伯母,爺爺請您進來坐。」

「你爺爺?」石玉清這回是真的驚訝。

白長庚那個固執倔強,一輩子瞧不起她的老頭子,會請她進白家的門?

「爺爺說外面冷,你們站在這裏說話,尤葉容易受涼,她現在是孕婦,感冒發燒了連葯也不能吃,只能抗著。」白斯明一邊說,一邊往裏請石玉清。

這是白長庚的原話,他去告訴爺爺,尤葉的母親石玉清來了,白長庚臉色一變,想了想,便說出了這番話。

白斯明不能瞎編,說白長庚盛情邀請石玉清進去,到時候兩人見面對不上,都會覺得尷尬。

事實上,看當時白長庚的臉色,確實是看在尤葉的面子上,才讓石玉清進門的。

白斯明以前只知道石玉清是他們白家的遠親,極少來往,如果不是尤葉出現,這些年石玉清跟白家沒有任何瓜葛。

看來是陳年宿怨,也許只是個誤會而已,以白長庚的威名,石玉清是他的晚輩,又是個弱女子,也不會有太深的矛盾。

白長庚邀請她進白家的門,石玉清萬萬沒想到,她會等到這句話。

可是卻不是因為她,而是看在她女兒的面子上,她還是那麼不值錢,如果不是因為尤葉,她凍死在外面,白家也不會管。

按原計劃,石玉清送完紅豆湯,跟尤葉說幾句該說的話就回去,剩下的事她就不管了,夏幽詩就是這麼交待的。

可是事情出現了連石玉清自己也沒有想到的轉機,她多年來的一個心結,竟然有機會解開,在這樣一個身冷心也冷的寒冷冬日。

「媽,進去暖和一下吧,爺爺都親自邀請你了,其實白爺爺是個很好相處的人。」尤葉將保溫桶交給白斯明,沒有受傷的左手挽住了石玉清的胳膊。

「我……進去會不會給你惹麻煩,媽對不起你,給你惹了太多麻煩,尤葉,對不起。」石玉清說着說着,眼圈紅了。

尤葉知道石玉清是指她的身世之謎,那個石玉清不願意碰觸的話題,溫婉一笑:「媽,你怎麼會給我惹麻煩,你生了我,給了我生命,我感謝您還來不及。」

石玉清心中苦笑,她這輩子最大的麻煩,就是當年鬼使神差的生了尤葉,命運在同一時刻又跟她開了一個巨大的玩笑,白赫生失蹤,她已經回不去了。

「那,我就進去坐一會兒吧。」石玉清沒有抵擋得住白家的魅力,隨着尤葉的腳步,邁進了白家的大門。

。 「可是,我現在想讓你留在這裡。」

黑袍道人從寬大的袖子中,伸出一隻枯敗的右手直接挑起了陸沉的頭:「剛才那一瞬間,我突然生出了一種感覺,只要有你在這裡,這一次的迷霧噴涌肯定能得到不少的寶貝。」

「雖然我不知道為什麼會突然出現這中想法,但是我知道修行者的直覺一向都是很準的。」

「呵呵呵呵……」黑袍道人嘶啞的笑著,聲音就像是用手指甲蹭著黑板:「你的修為雖然才調息境,但是你應該聽說過這種玄乎的東西吧,相信自己的直覺肯定沒問題的。」

「前輩我真的不行,我的修為才有調息一層,恐怕這個迷霧都當不過去。」陸沉聽著黑袍道人的笑聲心思更加的慌張,他根本沒有心思留在這裡,不斷地說出自己的不足想要從黑袍道人手下脫身。

「修為低能擋住我的氣勢壓迫?修為低能擁有這般神兵器靈?你這小兒怎麼說謊話就和擦屁股一樣,擦完就扔啊。」

黑袍道人冷喝一聲,釋放靈氣提著陸沉三人飛身而起,來到了藏書樓的正面:「小子,你不是來尋找資源的嗎,現在就進去吧,而且之後的一個月你也必須一直都在這裡,否則你這兩個朋友就會立刻暴斃。」

「你想幹什麼?」陸沉聽著黑袍道人的口氣,雙手拍地直接飛身而起,握著混元巨劍擋在了軍老爺的面前:「雖然你很強,但是我絕對不允許你傷害我的朋友。」

「你剛才不是想起誓嘛?現在我就告訴你天道消失的時間裡,我們是怎麼做出脅迫的。」黑袍道人推開陸沉,蹲在軍老爺、南天一劍身旁:「天道刻痕!!」

「天道刻痕雖然只是模仿天道力量,但是它的使用方式甚至是威力,和天道誓言還是相差無幾的。」

黑袍道人一邊介紹一邊伸手,在二人眉心點下了一道深紅刻痕:「我已經在他們身上刻畫了了一道印記,只要你離開藏書樓三百米,這個印記就會自動引爆。」

「你……」

陸沉聽聞黑袍道人的威脅,瞬間扔掉了混元巨劍,抱起南天一劍不斷蹭著眉心的刻痕,但是陸沉雙手已經開始附帶靈氣,眉心的刻痕卻依舊沒有消除的痕迹。

「你什麼你,不信你可以試試,我記得還有一個女孩呀?怎麼跑了?」黑袍道人撿起地上的混元巨劍左右環視,並沒有看到南天婉兒的身影:「算了,跑了就跑了吧,只要你不跑就沒關係。」

「這個天道刻痕要怎麼消除?」陸沉看著黑袍道人專心把玩混元巨劍,出聲質問道:「你必須先要告訴我,否則我怎麼知道你是不是在騙我?」

「想要解除天道刻痕?這很簡單啊。」

黑袍道人聽著了的質問,停止擺弄手中巨劍:「你只需要找到一個修為比我高的人就能輕易解除,或者說你去找到一件先天至寶也能夠解除,甚至在容易一點的話,你去找到天道也可以輕鬆解決。」

「額……,這幾個好像一個比一個難啊。」陸沉看著黑袍道人,輕聲吐槽著:「這不就是擺明著為難人嘛。」

「對啊,就是再為難你,要不然怎麼能脅迫你留在這裡?」

「嗯?這小子身上的刻痕怎麼沒有了?」黑袍道人將軍老爺翻騰過來,看著陸沉輕聲說道:「喂小子,這個昏迷的小子是什麼人?怎麼天道刻痕在他身上沒有反應?」

「沒有任何的先天至寶啊,修為也只有調息境啊,這個世上能夠免疫天道刻痕的,也只有本家了,難道……,喂小子,他姓什麼?」

「他姓軍,怎麼了嘛?」陸沉反覆折騰了半天也只能放棄銷毀刻痕,聽到黑袍道人的疑惑,立刻站起身來到了軍老爺身邊:「難道是天道刻痕出現了問題?」

「姓軍?這就難怪了。」黑袍道人將混元巨劍,重新拋給了陸沉:「小子,如果我沒有猜錯的話,他在這裡應該有個叔叔叫軍無敵吧。」

陸沉一把接住了混元巨劍,摸著頭的說道:「額……,確實是這樣,怎麼了嘛?」

「沒事,既然他是姓軍,那這個天道刻痕也就沒有必要存在了,就算是強行刻畫下來,也起不到任何的作用的。」

黑袍道人雙手人抬起,直接摘下了頭上的兜帽,大笑著說道:「雖然不知道他是那一脈的弟子,但是想起來老夫爺之前也是姓軍,而且和這軍無敵還有些善緣。」

「嗯?難道前輩你也姓軍?和他們是一個家族的人?」陸沉看著黑袍老人蒼老的面孔,眉宇間隱隱和軍老爺都有幾分相似,又聯想到沖虛弟子稱呼軍老爺為二少爺,心思發散瞬間也就明白了許多。

陸沉低著頭眼睛迅速的轉動,他想借著軍老爺的這份關係,說不定他們不僅不會被要挾,而且想要通過眼前的黑袍道人進入懸崖,撈上一點油水也是大有可能的。

「好像,很久很久很久之前,我真的和他們是一個家族,但是現在對我來說,家族什麼的已經沒有必要了。」黑袍道人搓了搓手,看著陸沉展現出了一個笑臉:「不過你們和軍小子是什麼關係?」

「小陸兒拜見軍前輩,小子我是軍叔叔新收的關門弟子,敢為軍叔叔和前輩是什麼關係?」

陸沉看著黑袍道人一副想要認親的架勢,雙手上前直接單膝跪在地上,端端正正的行了一個晚輩禮:「除了軍老爺,另外一個也是我的師弟,他叫南天一劍。」

「剛才的那個女孩叫南天婉兒,和軍叔叔也有著千絲萬縷的聯繫,等一會就會回來了。」陸沉不斷介紹著自己的身份,順勢也給南天婉兒再次出現做出一個鋪墊。

「你們是軍小子新收的徒弟?軍小子真的是可以啊。」黑袍道人伸出枯朽的右手,重重的拍在陸沉地肩膀上:「六百年沒收徒,現在終於收徒了竟然是個妖孽,甚至還有南天宗的人,這眼光真的是可以啊。」

「既然是後輩子侄,我也不難為你們了,你進去尋找秘籍吧,我就不用這天道刻痕限制你們了,但是你你也要答應我不能離開這裡,等過幾日迷霧噴涌后,我帶你們下去轉轉順便撈點油水。」

「我明白,既然軍前輩都這麼說了,我們肯定不會離開的,畢竟有機緣送過來誰會不喜歡呢?」陸沉再次向著黑袍道人行了一禮,低頭微微一笑就準備帶著昏迷二人進入藏書樓。

「等等!」

陸沉聽到黑袍大人的呼喊,保持著微笑回頭:「怎麼了軍前輩,還有什麼事情要吩咐嗎?」

「這個給你們,黑袍人不止我一個,有這個你們進去的時候能相對輕鬆一點。」黑袍道人向著陸沉揮了揮手,拋出了一枚令牌:「還有,在這裡不要相信任何人,藏書樓內的也是有勢力分割的。」

陸沉接住身份令牌只是掃了一眼,便立刻出現了一種眩暈的感覺,陸沉連忙咬破舌尖口念冰心決,強行讓自己清醒過來。

「我明白了,謝謝軍前輩。」陸沉收起身份令牌,再次向著黑袍道人行了一禮,迅速扛起扛起軍老爺與南天一劍進入了藏書樓。

「還不錯,我這令牌跟了我近萬年,上面已經沾染了我一部分的靈氣威壓,就算是沖田境的人看到一眼都會立刻沉入進去,沒想到你一個調息境的人竟然能保持清醒。」

黑袍道人抬起頭大笑著,在一次看向前方時,卻已經看不到陸沉的身影了:「進去了?怎麼會這麼著急呢?那個南天小子身上的咒印還沒有解除呢。」

「年輕人還是有些毛毛躁躁的,不過這個天賦真的時千年難見啊,既然進去了,那咒印京當作一縷聯繫吧,出現問題我也好及時出手。」

黑袍道人爽朗的笑了一聲,雙手背後再次來到了懸崖之前,雙眸中不斷釋放著靈氣查看著迷霧,看了半天,黑袍道人也沒有看出迷霧具體什麼時候噴涌,喃喃自語了兩句直接飛身而起,消失在了雲層中。

黑袍道人離開之後,又有數十名的黑袍道人出現在懸崖邊,反覆勘察著迷霧噴涌的情況,雖然每個人的都是穿著黑袍,但是行事動作,以及期間的說話語調都完全不同。

……

……

藏書樓第一層內。

第一層內部,長寬近百丈的面積大小此時空蕩蕩的,落針可聞,因為一個月前有提前說明,所以這第一層除了陸沉三人,也就沒有其他人了。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