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主任盯著手中的評估表,嘴角泛起一絲冷酷的笑,他的評估表上,楚香君的各項指標都是零分,這份評估表,足以讓不被櫻蘭錄取的楚香君也進不了其他任何一所普通的中學了。 被櫻蘭否定的人,誰敢要?

櫻蘭歷史悠久,不止在A市地位和影響力超然,在其他省市,櫻蘭的大名亦如雷貫耳,其影響力,甚至於已經影響到帝都。

每年櫻蘭會將大半的名額留在A市,只除了少數的名額交給其他省市,為此,依然有學子擠破了腦袋的想要進入櫻蘭,家庭條件好的,父母更是在其小學還沒畢業就先舉家遷往A市。

早些年的時候,A市人滿為患,為此,領導們特意出台了新的政策:禁止外來人口落戶,但是櫻蘭的影響力實在是太大了,政府提出過要給櫻蘭財政撥出用以擴大校園,卻被櫻蘭拒絕了。

櫻蘭依舊奉行自己的校規,用自己的處事原則,貴族而又神秘的迎來送走一屆又一屆優秀學子。

「分數處理完畢了。」

一位戴著黑框眼鏡的女老師低頭看著手中統計出來的分數總和,確定沒問題了,她一隻手拿起總成績單,另一隻手推了推鼻樑上的黑框眼鏡,然後將成績單遞給了副校長。

副校長約莫四十左右,將軍肚,圓胖臉,厚重的雙下巴,一看就是營養過剩。

他接過成績單,仔仔細細看了看,然後交給了其他老師和領導傳閱。

「結果已經很明顯了,今年的新生班最後一個名額是龍耀的。」副校長道。

龍耀的分數領先楚香君一大截,答案顯而易見。

李主任在接過成績單的時候,眸子中閃過一抹陰險,嘴角微微上揚。

那統計成績的女老師在李主任拿到成績單的時候,小心翼翼的偷瞄了他一眼。

女老師很不明白,明明所有的人都對楚香君的印象成績很好,可李主任卻全部給她零分,身為年級主任,李主任應該比誰都更清楚這樣一份成績單,如果流傳出去的話,楚香君的下半輩子就毀掉了。

李主任眼中精光一閃,若有似無的瞄了一眼用探究視線盯著自己看的女老師。

女老師只覺得全身一寒,立刻就縮回了脖子。

其他人只是隨意的瞄了一眼成績單,快速的就遞了出去,對於結果,大家早就心知肚明。

這都多少年了,校長從未推薦過任何人,今年他就唯獨推薦了龍耀一個,大家敢不給校長面子嗎?

「那我去通知他們面試結果。」

統計成績的女老師道,副校長點了點頭,女老師就往外走。

「等一等。」

副校長忽然叫道,眸中神色未明。

他的手上握著的手機屏幕上,清晰的顯示,來電人是校長。

難道校長是來問結果的?

副校長忐忑的接通了電話,所有人都心知肚明的等著他彙報完畢掛電話,誰知道,掛掉電話的副校長就跟被雷劈了一般,兩眼獃滯無神的站在原地。

「校長是不是不滿意我們特權放得太快了?」李主任小心翼翼的問道。

進入櫻蘭可不止形象一個面試,後面的項目多了去了,可是大家都給校長面子,所以龍耀才這麼輕而易舉的在第一關就通過了。

副校長搖了搖頭,眼神迷茫的對著大家道:「校長讓我們……關照一下楚香君。」

副校長此話一出,所有人都獃滯了。 「可是名額只有一個了啊。」

「校長應該知道今年的新生名額就剩一個了吧,又要關照龍耀,又要關照楚香君,這讓我們很為難啊。」

「校長怎麼昨天不說,今天打電話過來了?」

「剛剛龍耀中途離開了教室,該不會是他出去給校長打電話了吧?」

……老師們七嘴八舌的各抒己見,副校長眉頭緊緊皺起,一旁的李主任臉色更是難看。

這楚香君到底什麼來頭,值得校長出面幫她說話?

「您剛剛有沒有把結果告訴給副校長?」李主任對著副校長問道。

副校長都快哭了。

「當然說了,你沒聽到嗎。」

「那校長還讓我們怎麼關照,這不是為難我們嗎?」

李主任心中忐忑,畢竟自己給楚香君全部零分的事抖了出去,於自己的人品可是有很大影響的。

「可是校長的口氣,似乎帶著命令的口吻。」副校長嘀咕道。

極品小神醫 比起昨天校長打電話來讓大家關照龍耀,今天打電話來說關照楚香君,語氣更加強烈,口氣更加直白,就差沒直接暗示讓副校長給開個後門讓楚香君直接通過了。

校長如此不遺餘力的替楚香君出力,楚香君難道和校長是親戚關係?

「但是結果已經出了,而且名額也只剩一個。」

李主任口氣十分為難,心裡卻憤憤猜測楚香君肯定是靠美色讓龍耀幫忙,這樣的人是千萬不能招入櫻蘭的,完全就是老鼠屎啊。

「要不就將她安排進老生班好了。」副校長拳頭拍手掌,神色鄭重。

其他老師一聽,也紛紛點頭。

似乎好像也只有這個辦法了。

「要進老生班,那就繼續接下來的考核吧。」李主任咬牙切齒道。

副校長一聽,問道:「校長都打電話了,我看就沒這個必要了吧。」反正今天的事是櫻蘭內部的事,不會有外人知道的。

就算走關係就走關係嘛,這在以往也不是沒有特例。

李主任一聽副校長無所謂的口氣,立刻化身老學究,堅持著自己的原則:「這怎麼能行呢,被其他的學子知道了,他們會怎麼想,傳出去了,外面的人會怎麼看?既然他二人都是被關照過的,我們就公平的當裁判,真真正正的考驗一把二人的才學,看他們有沒有資格成為我們櫻蘭的學子。」

李主任這番話說的慷慨激昂,一雙眼睛憤憤不平,身上好似閃閃發光的領袖,在向著眾人傳遞著櫻蘭辦學的初衷和校訓。

所有人都被他的話感染了,大家紛紛點頭表示贊同。

副校長思索了一番,也點了點頭。

「那就繼續接下來的考核吧,但是大家一定要公平公正。」副校長囑咐道。

所有人都神色嚴肅的點了點頭,心裡卻激動的要死。

終於可以光明正大的發表內心真實想法了!

同時,大家也十分期待。

究竟楚香君和龍耀有著怎樣的本事,讓校長都親自打電話了。

雖然他二人屬於關係戶,可是,校長既然推薦,那必然有其道理的,因為櫻蘭初中部的校長,可是個極其嚴厲的人,他會推薦龍耀和楚香君,實際代表著他已經認同了二人足夠有實力能夠成為櫻蘭初中部的學子。 來櫻蘭之前,楚香君最怕的就是櫻蘭拋出一張試卷讓自己做題,畢竟於成績而言,對來到現代還不到一年的楚香君來說,絕對是弱勢。

但是櫻蘭別出心裁,考核新生的項目裡面竟沒有一項是看成績的。

這讓楚香君十分開心,除了應試教育的考試,其他考什麼楚香君都不怕。

楚香君信心滿滿,龍耀看她那自信到渾身發光的樣子看得呆了去。

二人從階梯教室移步巨大的室內操場,此刻雖然是中午,但是操場卻搞了中央空調,將溫度維持在二十六七度,人體的皮膚最佳感知溫度,十分的舒適。

楚香君驚訝於櫻蘭的壕氣,心道楚展鵬還真是夠意思,給自己轉學和接下來的生活費應該是花費了不少錢的,可他愣是沒在自己面前提起過半分。

操場座位的主席台上,坐著一票神色表情嚴肅冷酷的考官老師。

楚香君和龍耀站在操場的田徑跑到上,滿眼茫然。

這一關,不會是要考跑步吧?

「請各位同學繞著操場開始跑步,計時開始。」

學校的喇叭忽然響起清脆悅耳的女生提示音。

楚香君:「……」

龍耀:「……」

還真的是考核身體素質啊!

這櫻蘭的考試實在是太奇葩,不過楚香君表示很開心。

因為,只要不考卷子,楚香君都有把握能夠通過。

龍耀一聽跑步,臉色漆黑。

昨天晚上校長都打電話跟他說了只考個面試,根本沒說考身體素質什麼的,是以,龍耀才穿得如此正式。

龍耀低頭望了一眼自己腳上的皮鞋,眼眸里閃過一絲不耐煩。

皮鞋啊,怎麼跑?

看台上的老師們明顯也發現了龍耀的不悅,雖然距離遠遠的,但大家依然被他身上散發出的冷酷氣場冰凍的一個哆嗦。

副校長抹了一把額頭上的汗,忐忑的望向李主任。

「我都說取消這一項了,你看龍耀的鞋,怎麼跑?」

李主任卻不以為然:「沒有條件,創造條件也要上,這不是我們櫻蘭一直秉持的優秀傳統嗎,而且,楚香君都已經在跑了。」

李主任口氣酸溜溜,眼神不屑的望著楚香君。

看來她似乎很想進入櫻蘭呢!

李主任猜測楚香君是想著進來之後泡更多高富帥,不然那麼努力幹嗎。

小姑娘年紀不大,心機卻很重嘛,這樣的人進入櫻蘭,那還不成為害群之馬啊。

李主任感慨就是早上喬山不給自己打那個電話,自己也絕對不會允許楚香君這種人進入櫻蘭敗壞學校名聲的。

所以,且看楚香君能不能通過考核了。

讓楚香君考核是沒有辦法的辦法,畢竟,校長都打電話發話了,大家只能執行,李主任唯一能做的,就是提出繼續考核,如果二人考核不通過的話,校長也不能說什麼。

這是李主任的殺手鐧,李主任原本以為楚香君肯定會輸的,畢竟她是個女孩子,而跟她一起參加考核是男孩子,可是,李主任卻怎麼也沒有想到,在接下來的各項考核中,楚香君的表現出人意料的優秀。

楚香君的表現,讓老師和副校長對她都十分滿意,李主任簡直要氣死了,這完全是楚香君想睡覺,自己就給她送枕頭了,本來想借著考核不通過趕她走,誰知道讓她參加考核反而給了她機會增強在副校長和老師們心中的印象分。 不行,這樣下去,楚香君肯定就輕而易舉的通過考核了啊。

而且還是高分通過,以後傳出去,楚香君還不得瑟死啊。

自己得做點什麼了!

李主任這般想著,望著此刻正在操場上摩拳擦掌,滿臉自信準備參加舉重的楚香君,眼眸深處閃過一抹算計。

不如就給他們增加一點重量好了。

在李主任看來,現在的孩子們頭腦發達,四肢卻很簡單。

長期缺少鍛煉的他們,就跟養在溫室里的花朵似的,弱不禁風。

櫻蘭可不招書獃子,是以李主任笑眯眯的對著副校長道:「這兩個孩子挺不錯啊。」

從之前的長跑,在到短跑,龍耀和楚香君完成的非常輕鬆,這讓所有人都很驚訝二人的身體素質居然如此之好,明明看起來跟養尊處優的大少爺、小姐一般,可做起事情來卻半點不嬌氣啊。

「校長推薦的人,自然是不錯的。」

副校長笑眯眯的摸了摸自己的大肚腩,眼睛望著操場上的二人,眼裡笑意濃濃,臉上是滿意神情。

李主任環視一圈,除了副校長,其他老師也對二人讚揚有加,李主任眼眸深處閃過一抹不悅,不過臉上卻是帶著虛假的笑,道:「不如我親自去考考他們吧。」

副校長聽到李主任這般說,點點頭道:「李主任親自指點,是他們的福氣,去吧。」

讓兩個還未受過任何挫折的娃娃見識一下櫻蘭的鐵血教育手腕也不錯,畢竟太自信的人容易自負。

從剛剛到現在,楚香君和龍耀的表現太輕而易舉了,副校長讚揚的同時也有些擔憂。

通常來說,這樣有能力的孩子,也比較有性格,只怕招進學校不好管教啊。

先挫挫他們的銳氣也好!

「李主任,他們是校長推薦過來的人,你多少給點面子啊。」副校長囑咐道,正欲站起身的李主任身子一頓,轉過頭對副校長微微一笑,點頭道:「放心,我有分寸的。」

給面子是吧,不讓你們洋相出盡我就不當這個年級主任了。

李主任這般想著,就要離開,副校長的手機響了起來。

「李主任,先等一等。」副校長驚呼出聲。

李主任心中疑惑,莫非校長又打電話來了嗎?

不過看副校長的神情,這打電話的人應該不是校長吧。

只見副校長如同觸電一般,「蹭」的就從座位上彈跳起來,圓胖的身軀此刻跟站軍姿似的站得筆直。

他恭敬的對著電話輕言細語,臉上帶著恭敬又敬畏的莊重。

如此舉動,讓周圍的其他老師亦大氣都不敢出一下。

等到副校長打完電話,他神色莫名的望了一眼李主任。

李主任:「……」所以,這個電話是誰打的?

怎麼感覺副校長接完電話后整個人的氣場都變了,李主任心中有不好的預感閃過。

果然——副校長發話了:「李主任,不用考核了,直接給他二人辦入學手續,立刻。」

副校長此話一出,其他老師和領導更加疑惑了。

到底是誰如此有面子,只一個電話就直接辦理入學了啊。

難道……該不會……

所有老師心中猜測,擁有此許可權的全校上下唯有一人,可是以那人的性子,是絕對絕對不可能推薦任何學子的啊。 「安校長,打電話過來的,該不會是那位吧?」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