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雀說到這兒,那眼睛再次眯了起來,皺起來的魚尾紋說明他在笑。而我順著他的話往下一想,當即想到了一人,脫口道:「你說那幫助羌鬼族選擇這個地方的人,是張天師!」

這墳頭山的山脈,最早上面沒有斷出缺口時,擋住了這裡的山精地氣,乃是一處貧瘠的凶穴。不過後來這山脈突然斷出了缺口,改變了此處的風水,化作雙龍戲珠,變成了寶穴。這就是為了讓以後羌鬼族的後人,人丁興旺。

這番逆天的風水之術,著實可怕!

「沒錯!」朱雀點點頭,雙手負在身後,眼神轉向了山壁上的土伯雕像。一邊看,一邊自顧的點點頭。片刻之後,這才笑道:「張天師當年降服了鬼帝土伯后,便在此處給他選了墓地。他原本想造福羌鬼族的後人,讓他們後人變成普通人一樣生活。殊不知羌鬼族一心追隨鬼帝土伯,導致他們徹底消失在歷史的長河裡!不過,他們可以消失,但是他們鬼帝流傳下來的東西,卻是不能長埋地底!」

朱雀後面的話變得森然嚴厲了起來,一聽到他這番話,我就知道我猜中了他的目的,他們果然不是為救人而來!

我心裡也在快速的盤算著,我要的東西和他不衝突,我只要救出葉伯他們,然後再去找張道陵天師留下來的道術,這樣我才可以去救王磊!

我見天色將晚,就試探性的催促道:「朱雀,這鬼王就是羌鬼族聖地的守護者。那也就是說,羌鬼族的聖地就在附近!」

我沒有把話說透,畢竟我找不到這羌鬼族的鬼門關,只能依靠他。

朱雀有些自負,沒有理會我,而是看向了他身後的弟子,厲聲道:「張天師設下的風水墓葬,那就讓我們給他破了吧!靈族鬼算師,看你的了!」

「好的,護法!」而後,我就看到他身後的弟子里站出來了一人。也是穿著一聲的黑袍,只能看到他的眼睛。

但他眼睛和普通人的眼睛不同,幾乎沒有黑色的眼珠子,好像有一層白蒙蒙的東西給蓋住了,看起來像是得了白內障的病人。整雙眼睛里,只能看到一顆差不多黃豆大小的眼珠子。

在我觀察他的時候,他的眼睛就看了我一眼。看的我心裡一陣寒意,好像能看穿我的內心小算盤一樣。我竟然不敢和他對視,轉而看向了那山壁。

跟著,這鬼算師才拿出了一個黑色的羅盤。那羅盤比我們用的要複雜不少,上面的指針不少,就連上面的字也是篆體的古字,

那羅盤,看起來有些年頭了。

只見他端平了黑色羅盤后,一會兒看看手中的黑色羅盤,一會兒又看看山壁上的土伯雕像。看了差不多有兩三分鐘的樣子,猛的往後一退,一直退到了那晚霞照射下來的地方。

我們還沒反應過來他要幹啥,就看到他雙手舉起了黑色羅盤。那晚霞剛好照射在上面,剎那間便反射出了昏黃色的光芒。

等他調整了一下黑色羅盤的角度,那上面反射出來的光便照射在了山壁上。頓時那紅色的山壁上,就投映出了他黑色羅盤上面的內容,天干地支、東南西北方位,八卦風水訣。

最奇特的是,那最中間的地方,赫然出現了兩條指針的影子。那指針在他的擺弄下,竟然重複在了一起,筆直的指向了那最中間的土伯雕像。

而那針尖的地方,更是指著土伯雕像額頭上的第三隻眼睛。我還沒看明白,這鬼算師立馬開口道:「護法,鬼門關的入口,正是那鬼帝的第三隻眼睛!」

「好!」朱雀欣喜的說了一聲,跟著便猛的沖向了山壁。一路俯衝,速度快的驚人,在要接近那山壁的時候,驟然一躍,雙腳蹭蹭的就蹬在了山壁上,借著慣性快速的往山壁上爬。

他的身手很矯健,但衝到一半慣性就沒了,無法繼續往上爬,離那鬼帝的第三隻眼睛還有一段距離。就在他快要落下來之時,他手中的打鬼鞭猛的抽了上去。

只聽見啪的一聲驚響,那打鬼鞭剛好抽打在了鬼帝的第三隻眼睛上。不知道用了多大的力道,抽的那鬼帝的眼睛石屑四濺。

而後就聽到咔的一聲,那被打鬼鞭打中的第三眼睛,竟然猛的往裡面一縮。還沒有發現其他的異常,朱雀便連續幾個翻騰,穩穩的落到了地上。

我一直在觀察著這山壁的變化,差不多過了十幾秒鐘的樣子。那雕像下方的山壁上,竟然傳出了一道道咔咔的聲響。

一聽到這聲響,我連忙把目光移了下來。剛一看到雕像的腳下,那發出響聲的地方,竟然出現了一道石門。

而那石門,就這麼轟隆隆的向兩邊縮了進去。下一秒,一條條黑漆漆的通道赫然出現在我們面前。

在通道的頂端,正往下垂著一塊四四方方的石碑。那石碑上面,還寫著三個篆體古字,鬼門關!

看到這一幕,我心裡也是震驚不已。我完全沒有想到,羌鬼族的聖地就在這山壁里。而葉伯他們,也是被帶進了這個地方。

但一想到這兒,我就猛然一驚。葉伯他們是被帶進去的,絕對不是一般人能夠把他們帶進去的,除非是這鬼門關裡面的東西把他們帶進去的。

「李初九,你一會兒找到了你的人,馬上帶他們走。裡面的東西,是屬於我們的。這點兒規矩,想必你應該明白吧?」這時,朱雀忽然回頭朝我提醒了一聲。

我沒有立即答覆他,含糊其辭的說:「不是我要的東西,絕對不會拿!」

「這樣最好!」朱雀淡淡的說了一句,手一揮,就率先朝那石門的通道走。我正要跟上去,他們的一個弟子從我身邊路過時,突然撞了我一下。

我還沒反應過來,他的手就握住了我的手。很快就鬆開了,假裝啥事兒也沒發生的往前走。

等他一走,我才攤開了我的手,手心裏面赫然出現了一張紙條。我趁著他們沒注意,連忙打開了紙條,只見上面寫著一串串工整的小字:「螳螂捕蟬黃雀在後,小心背後神霄門的人,他們要殺葉家的人!朱雀想要的東西,能夠幫你打開九幽地獄的入口!切勿衝動,見機行事!」 這紙條上面提醒我的字,讓我猛的一驚,下意識就去找那個給我紙條的人。可他們的隊伍已經進入了通道里,哪裡還看得到他們的身影?!

我又看了一遍紙條上的字,很工整,但這字體我認不出來,不像是我認識的人。

可這人為啥要提醒我?而且他好像知道很多的事情,就連我要救王磊的事情他也知道。這人好神秘,可他既然用這種方式來提醒我,那就說明他不會害我。

至於他提到的朱雀要的東西,能夠幫我打開九幽地獄的入口。這應該就是羌鬼族留下來的寶貝,可葉伯告訴我,打開九幽地獄,只有太乙真人坐下的九頭獅才能打開。

九幽地獄是被太乙真人給封印的,書上記載他的九頭獅發出吼聲,才能震開封印。難不成,這九頭獅就關在羌鬼族的聖地里?或者說,還是有其他的東西也能打開九幽地獄的封印。

紙條上還說神霄門背後還有人,他們要殺葉家的人,那就是我和葉伯。細思極恐,如今我和葉伯都來鳳凰坪了,那現在的葉家就沒人鎮守了。

我越想越害怕,我最害怕的就是調虎離山之計,我們都走了,就沒人能保護葉棠了。可我現在沒辦法趕回去,只得儘快拿到東西趕回去。

想到這個辦法,我就連忙跑到了村長和依依的面前,對著村長交代道:「村長,麻煩你把王其鵬還有那兩個葉家弟子帶到你家去。你帶回去之後,還有那些中毒的葉家弟子,都找個地方躲起來,千萬不能露面,直到等我回來!」

我的語氣好像嚇住了村長,村長眉頭一皺,問我:「小哥,到底發生啥事了?你這樣弄的我心裡很害怕啊。」

「不要害怕!」我鼓勵著他,說:「村長,你只管聽我的便成。躲著不要出來,除非是聽到我的聲音,快回去!」

村長看我一臉嚴肅,也察覺到事情不對勁,嗯了一聲后,就先背著王其鵬下山了,說他下去找人把另外兩個人背下山藏起來。

等看不到村長的身影了,我才拉著林依依,說:「依依,一會兒跟我一起,不要走散!」

「嗯嗯。」林依依嗯嗯了兩聲,也是緊緊拽著我的手。

此時天色已經黑了下來,我手上沒有手電筒,怕落下太多的距離,就趕緊帶著林依依進入了石門裡的通道。

一進入這通道我就發現裡面很潮濕,而且外面的風時不時的吹進來,很冷。這條通道是筆直的,好像很長,遠遠的就能看到朱雀他們的隊伍,正快速的往裡面走。

我加快了速度,追了兩三分鐘,就看到朱雀的隊伍在前面停了下來,好像發現了啥東西。等我追上去后,就看到前面出現了一道石門,擋住了這通道。

而那石門兩邊,還有兩尊土伯雕像。這雕像不是很宏偉,雙手捧著一盞油燈,只是比石門高了十幾公分的樣子。虎頭,牛身,頭上長著一對牛角,額頭的地方還長著一隻豎著的眼睛。

那三隻眼睛雖然是石頭雕刻的,但卻是栩栩如生,好像三隻眼睛都在盯著我們這群闖進來的人。對視一眼,就讓人心裡發虛。

朱雀在石門的最前面,正在看石門上面記錄的字,我湊近一看,也看清楚了上面寫下的古字,「鬼帝冢,羌鬼族聖地,擅闖者死!」

土伯就是羌鬼族的鬼帝,也就是說,這石門背後正是鬼帝的墳墓。

「九哥哥,你看!」就在這時,依依忽然拉了我一下,小聲的喊了我一句。我一回頭看她,依依就指著其中兩個神霄門的弟子。

我仔細一看,這才注意到這兩個弟子背著一個黑色的袋子,沉甸甸的,手電筒射過去的時候還隱約發出了金光。

定睛一看,竟然是金銀珠寶。

一看出他袋子里的東西,我連忙想到了一點,那就是王建偉他爺爺撿到的金銀財寶,說不定就是在這通道外面撿到的。是那守墓人用血蟾蜍把他引進去的,也就是,那守墓人可能來過這個地方。

就在我沉思之時,朱雀忽然開口了,「這石門沒有被開啟過,上面密封的蜂蠟還在。」

在他說話的時候,他就在用匕首划拉上面的蜂蠟。他這麼一說,我立馬就想到了不對勁的地方。葉伯他們被帶入了鬼門關,但是沒有進入鬼帝冢。

那就說明,他們就在這通道里。一想到這兒,我趕緊觀察這通道的地形。這通道是筆直的,但起碼有四五米寬。我雖然沒有手電筒,但從朱雀說話的迴音來看,這通道肯定很大。

我用手摸了一下兩邊的石壁,到處都是凹凸不平的鑿痕。很顯然這不是天然形成的,而是人工刻鑿出來的。

之前我自顧著追他們了,並沒有注意這通道的情況。這是進來唯一的路,那就說明葉伯他們就在這個通道里。

一想到這兒,我就連忙抬頭往上看。可上面黑漆漆的,不知道有多高,根本看不清楚。就在我要藉手電筒時,一滴腥臭的液體就砸到了我的臉上,竟然砸的我生疼。

我用手摸了一下砸在我臉上的液體,冰涼涼的,很粘稠,用手一搓還起絲了。好像不光是我感受到了,神霄門的人也感受到了,趕緊用手電筒往上一照。

手電筒光一射上去,我就看到一雙雙猩紅的眼睛,正虎視眈眈的看著我們。

「護法,上面有東西!」有個弟子當場大喊了一聲,朱雀也是反應了過來,原本還在找機關的他,也是被頂端的東西給怔住了。

好像是手電筒光的原因,這上面的東西竟然發出了吱吱的聲響。那翅膀也是到倒垂著張開了,有的已經開始朝黑暗的地方亂飛了。

「是蝙蝠!快把手電筒關掉!」認出那上面吊著的是蝙蝠后,我當即大喊了一聲。可我這一喊,好像更是驚動了他們。

嗡嗡嗡!

只聽見一陣嗡嗡的翅膀煽動聲響,那密密麻麻的蝙蝠全都開始亂飛亂撞了起來。它們一亂,越來越多的腥臭液體就從它們嘴裡吐了出來。

好像是下雨了一樣,頃刻之間,我們的身上就全都是腥臭的液體,頭髮上,衣服上到處都是。那種腥臭的味道,熏的人直想吐。

可這通道就這麼大,我們根本無法躲。我趕緊抱住了林依依,那些落下來的蝙蝠唾沫就全數落在了我的身上。

「快把手電筒關掉,蝙蝠會攻擊人!」這時,朱雀也怒吼了一聲。這些人只聽他的命令,連忙就全數把手電筒給關上了。

剎那間,這通道就變得漆黑無比,連眼前的人都看不清楚,只能看到他的眼珠子還有白牙。

蝙蝠怕光,沒有了手電筒光之後,這些蝙蝠就沒有剛才那麼混亂了。周圍一下子變的很安靜,靜的能聽到所有人的呼吸聲。

「咯咯(gege)……咯咯……」

而就在通道剛剛安靜下來,通道入口的地方當即傳來了一陣咯咯的叫聲。一聽到這叫聲,我心裡猛的一驚,當即大叫不好,是那血蟾蜍的叫聲!

聽這此起彼伏的叫聲,這血蟾蜍的數量好像不少。我知道那血蟾蜍的厲害,特別是它們背上的疙瘩,爆出的血漿可以讓人當場昏死過去。

意識到這一點,我當即大喊了一聲,跑!喊完拉著林依依就往外面跑,我一跑,後面的手電筒就射了上來。

順著手電筒看過去,那通道口的地方,竟然趴著上百隻個頭奇大的血蟾蜍,完全把通道口給堵死了。不停的咯咯叫著,正快速的朝我們跳了進來!

「該死!」我還沒反應過來,朱雀突然驚呼了一聲,「是這蝙蝠的唾沫,把這些血蟾蜍給吸引了進來!」 第一次見桑天羽,是在青陽拍賣會。他送給月千歡一枚價值四十萬下品靈石的塑元丹。不過這塑元丹有毒,不能吃。

第二次見面,就在這藥師盟中。月千歡心跳加快,預感有些不妙。

「月姑娘,主人就在屋內等候。月姑娘請。」

「恩人咱們在門外等你。你出來了咱們帶你圍觀藥師盟好不好?」

「笨蛋!」老大拍了拍他的頭,「月姑娘的三叔在外面等著呢。咱們就別搗亂了。」

「哦哦。那下次好了,大哥你也不用打我啊。」

三兄弟的互動逗樂了月千歡。嚴肅沉悶的心情得到緩解,月千歡笑了笑:「待會再見。」

走進屋中,月千歡抬眸打量。這裡不比青陽拍賣會差,同樣奢侈點綴珠寶的房間。一張放在窗前的椅子,桑天羽慵懶坐在上面,手中端著一杯酒。

歪頭看向月千歡,桑天羽笑的散漫戲謔。「恭喜你成為武師。」

心底咯噔一下。月千歡皺眉,她的隱藏被桑天羽看穿了?然而接下來一句,給了月千歡答案。

「塑元丹的滋味如何?能挺過那塑骨涅槃的味道,不愧是月家大小姐。」

桑天羽以為她吃了塑元丹?將計就計,月千歡拱手行禮。「月千歡應該感謝場主賜葯。才能聚氣修鍊,重新開始。」

「聽說墨九卿是你的朋友對嗎?」

桑天羽散漫的語氣,前言不搭后語。眯眸盯著月千歡打量,讓月千歡警惕察覺到了危險和不善。

她淡淡勾唇,語氣不卑不亢。「場主不是早就知道了嗎?」

「呵呵~」起身桑天羽走向月千歡。華美的衣擺在他身後盪開瀲灧的弧度。「如果正如本君了解的那樣,他為什麼沒有阻止你?」

「現在看來,你對他而言也不過如此。」

桑天羽的話讓月千歡摸不著頭腦。只是覺得,桑天羽是不是誤會了什麼?

正想著,脖子上一緊。

桑天羽的速度快的月千歡壓根來不及反應,緊緊捏著月千歡脖子。手指在脆弱的皮膚上磨蹭。月千歡瞳孔駭然緊縮,冷靜銳利盯著桑天羽。

桑天羽:「這是不是代表你沒用了呢?如果是別人,本君今天就扭斷了她的脖子,剝下她的皮做成燈籠。可惜,這個人是你~~」

「你要殺我?」

「不。你是月千歡,是他們的女兒。本君不能殺你。」

鬆開手。月千歡咳嗽著迅速後退。冷戾盯著桑天羽,右手藏在袖中握上鋒利的匕首。

桑天羽瞥了眼,嘴角微勾。「咔擦!」

「嘶!」痛倒吸口涼氣。匕首「砰咚」掉落在地面。月千歡右手軟軟垂在身側。一瞬間,桑天羽卸了她的右手骨頭。

月千歡感到了絕對力量之間的差距!她雖強,能一路反殺了高階武師。可是她在絕對強者面前,不堪一擊。

桑天羽笑著搖頭。「你真是太讓本君失望了。再不聽話,本君下一次扭斷的可能就是你的脖子。」

「桑天羽,你到底想做什麼!」

「呵呵。居然直接叫本君的名字,你生氣了?」 蝙蝠唾沫能夠吸引這血蟾蜍?

我一聽到朱雀的說法,心裡就疑惑了起來。但很快就回憶起了一件事情,在麻溝村的時候,周八字要把我娘養成惡鬼,就是用蝙蝠血來祭拜她的墳。蝙蝠血屬極陰之物,能夠增加我娘的怨氣!

而蝙蝠唾沫也是極陰之物,這才吸引了這些怪異的血蟾蜍。

這血蟾蜍肯定是被人養的,我一想就想到村長口中的那個守墓人了。極有可能,這血蟾蜍和蝙蝠唾沫就是他搞的鬼,他做這麼多,就是想要守住入口,獨吞這羌鬼族的財富。

「鬼算師留下,其他人去對付血蟾蜍!」慌亂中,朱雀又下達了一道命令。

不得不承認,這些神霄門的弟子。不對,朱雀帶來的這對人馬,不應該說是神霄門的弟子,應該正是靈族的弟子。

這些弟子的心裡素質比我想象的還要過硬,就算遇到了這麼多恐怖的血蟾蜍,他們還是保持著隊形,臨危不亂。

這種差距,真不是現在的道門弟子所能夠比擬的。在我愣住的這幾秒鐘,那些原本安靜下來的蝙蝠,突然發出了吱吱的叫聲,跟著就聽到一陣翅膀撲騰的聲音,一窩蜂的朝洞口飛了出去。

這些蝙蝠的個頭都不大,在飛出通道口的時候,那些跳進來的血蟾蜍竟然在開始捕食它們了。這血蟾蜍個個都像圓鼓鼓的皮球,通體幽紅,那舌頭一伸出來,當即卷下了一隻蝙蝠,直接吞了進去。

看到這一幕的時候,我才明白了過來,這些血蟾蜍並不是只吃死人肉長大的,還吃這些有毒的蝙蝠長大的。怪不得它們的個頭能長的這麼大,怪不得它們全都變成了幽紅色的,除了吞噬了這地方的風水精氣外,它們平日里還捕食蝙蝠為生。

我拉著林依依躲到了邊上,這些真正的靈族弟子全數沖了上去,就堵在我們的前方,讓這些血蟾蜍無法跳進來。

在他們對付血蟾蜍之時,我就聽到了一陣陣輕微的爆裂聲,正是那血蟾蜍背上的疙瘩爆裂的聲音。一時之間,靈符亂飛,血漿四射。

不一會兒的功夫,地上就倒下了好幾個人。但這些人沒有退後半步,他們還在給朱雀拖延時間。朱雀和那鬼算師一直沒有離開石門,還在找進去的機關。

「啊!九哥哥……」就在我準備上去幫忙的時候,林依依忽然驚呼了一聲,跟著我就感覺我的手一緊,順便也把我給帶了進去。

我還沒來得及拉住依依,我自己也是被帶了進去。是通道石壁上的暗門,設計的很巧妙,是旋轉的。隨著依依把我帶進去之後,這門立馬關上了。

我趕緊去推了一下,發現這門根本推不動,而且連門縫都找不到,嚴絲合縫,好像這門不存在一樣。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