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毅發現小薇有些不好意思,就移開了眼神,問道:「師父人呢?」

「師父還在沐浴,她讓我們先去飯廳等著,一會兒會有人送飯過來。」小薇紅著臉說道。

聽到這話,朱毅就明白了,敢情小薇跟鳳天驕回來之後,只是匆匆的洗了個澡,就出來了,他笑了笑,牽著小薇的手,走進了天驕府。

府內的建築,都是純正的大明風格,倒是沒有外面的模樣奢華,院子里擺滿了盆栽,儘是些朱毅沒有見過的花花草草。

一路上,小薇都是低著頭,任由著朱毅牽著她的手,臉紅紅的跟在她的後面。

看著她害羞的樣子,朱毅不知道哪來的想法,忽然停住腳步,俯下身,輕輕的在小薇的臉上吻了一下。

小薇一下子沒有反應過來,獃獃的站在原地,臉紅的都快滴出血了,好像恨不得找個地方鑽進去一樣。

半天不見小薇說話,眼睛里還泛起了霧氣,朱毅還以為她被自己嚇到了,他心裡暗自責怪自己有些衝動了,連忙道歉道:「小薇,我保證下次再也不會這樣了,我……」

可是小薇依舊是低著頭,沒有半點動靜,過了半天才看著朱毅,幽幽的說道:「少爺,你說這樣會不會有寶寶啊?」

此話一出,朱毅頓時就被逗樂了,小薇還真是純潔的可愛,居然會問出這種問題,他摸了摸小薇的頭髮,說道:「放心,不會有的,只有男女成為夫妻,然後做那種事,才會有小寶寶的。」

「哦。」小薇拍了拍已經含苞待放的胸脯,鬆了一口氣,又問道:「少爺,你說的那種事是什麼事?」

「這……」面對這種問題,朱毅一下子不知道該怎麼回答了。

還好,此時鳳天驕的房門忽然打開了,她穿著一身青綠色的長裙,把兩個香肩都露在了外面,不過胸前那飽滿的雙峰,卻是被裹得嚴嚴實實的,她媚笑一聲道:「兩個小傢伙在談什麼呢?讓師父也聽聽。」

「妖精,勾人魂魄的妖精!」朱毅看了鳳天驕一眼,居然冒出了一些荒唐的想法,想起了那日在青樓,無意間從門縫裡看到的場景,他連忙移開視線,生怕自己會做出什麼無禮的舉動。

「哇,天驕姐姐好漂亮。」同是女子的小薇,倒是沒有異樣,她又問道:「天驕姐姐,那種事是什麼事啊?」

鳳天驕聽到小薇的話,臉上竟然出現了一抹紅暈,她頗有意味的看了朱毅一眼,笑著說道:「咳咳,我也沒有經歷過那種事,我怎麼會知道,你還是等以後問你少爺吧。」

朱毅一時間尷尬無比,好在小薇也夠體貼,發現他的神情有些不對,就沒再追問。

三人兩前一后的走到飯廳,鳳天驕拿過一個木盆,遞給小薇一顆靈丹,道:「把這顆化毒丹吃了。」

「小薇也中毒了?!」朱毅震驚的問道。

「恩,前些日子,我只帶了一顆化毒丹,只能給你服用。」鳳天驕有些歉意的說道:「還好你們中的毒,對於修鍊者來說,危害極大,但對於沒有勁氣的普通人,倒不是多麼嚴重,一路上有我給她壓制毒素,總算沒有出多大問題。」

「我太大意了,當時的心思都放在了武舉考核上,沒有想到自己中了毒,那小薇自然也不例外,以後我絕對不會讓這種事情發生!」

朱毅在心裡連番自責,反倒是小薇還寬慰他說道:「少爺,天驕姐姐都說沒事了,那肯定就是沒事,我把化毒丹吃了就好了。」

服用完化毒丹,小薇往木盆中吐出了一口黑血,鳳天驕又用氣勁幫她恢復了些元氣,看著她的臉色漸漸恢復了些血色,朱毅總算是放下心來了。

不一會兒,就有學院專門安排的人,來天驕府送飯了,飯桌上儘是一些大補的菜式,朱毅頓時明白,這是鳳天驕特意安排的。

剛想感謝她的時候,鳳天驕卻是笑著說道:「徒弟,你知不知道,你已經在大明的新學員裡面出名了?想必過不了多久,甚至學院里大多數人都會知道你的名字。」

「很正常啊,我是師父的第一個徒弟,師父這麼厲害,徒兒想不出名都難啊。」朱毅對鳳天驕的話倒是見怪不怪,反而還變著法的誇了她一句。

鳳天驕笑了笑,搖頭說道:「不止是因為這個原因,你知道嗎,在大明新學員的眼裡,你是依靠燕王的威懾,不斷讓對手投降,才拿到了第一,考上了天道學院。他們都認為你是一個一無是處的紈絝子弟,都想教訓你一頓,想必過兩天就會有人來找你麻煩了吧。」

「已經有人找過了。」朱毅不在意的笑道,怪不得他一來學院就有人找他麻煩,原來都把他當成了軟柿子,都想來他身上找自信。 ?休息了一夜,朱毅一早起來,在院子里練了一會兒武技,聽著遠處的鐘聲響起,便走出了天驕府。

天道學院的住宅區,分為兩個部分,一部分是普通學院的集體宿舍,每人一小間房子。另一部分則是像天驕府這樣的大宅院,裡面多是住的學院的導師,還有一些天賦異稟的學員。

當然,這裡面的天賦異稟,可不是像萬和天那種的天才,而是天才中的天才。

所謂天才,修為自然是不俗,朱毅發現,從自己身邊走過的三三兩兩的學員,大多數實力都已經達到了凝神級別以上。至於更強的人,以朱毅現在的修為,還看不出他們的實力。

這些人沒有想象中的倨傲,但個個都很冷漠,至始至終,沒有人把眼神在朱毅身上停留過半秒鐘,甚至乾脆選擇了無視他。

「小子,你就是朱毅吧!」

剛走出住宅區,五個身著綾羅綢緞,手上拿著一把摺扇的少年,朝著朱毅喊了一聲,直接擋住了他的去路。

「麻煩來了嗎?還真當我是軟柿子了,看來我需要給他們來個殺雞儆猴了。」

朱毅被眾人攔住,非但沒有生氣,嘴角上還露出了點笑意。

「朱毅,你笑什麼笑!知不知道我們是誰!」站在五人中間,面龐稍顯白凈的少年,還以為朱毅是在嘲笑他們,當即就大吼了一句。

「我管你們是誰?好狗不擋道,趕快給我讓開。」朱毅冷冷的說道。

從宿舍里走出的學員,很快就注意到了這邊的動靜,普通學員都是一副看熱鬧的樣子,圍在了朱毅他們附近,大有著一副你們打架我看戲的架勢。

不過,從天驕府那邊出來的學員,只是淡淡的往這邊看了一眼,便向著修鍊場走去,顯然是對廢柴之間的爭勇鬥狠沒什麼興趣。

眼見人聚得越來越多,為首的那個少年,頓時提高的聲調,道:「我們五人乃是江南五大才子,不論是琴棋書畫,還是修鍊武技,全都樣樣精通,而且曾經我們還聯手斬殺過一個凝神修為的東瀛人,然後名震江南,我就是他們的老大花飛花。」

「噗!」

不等朱毅發表看法,圍觀的少男少女們,都忍不住笑噴了出來。

「江南五大才子?那是什麼東西?俗世的稱謂拿到我們修鍊界來炫耀,這五個人是腦子有病嗎?」

「就是就是,他們居然還把修鍊排在了琴棋書畫後面,那種東西,在俗世也只能騙騙那些不出深閨的凡人女子,在我們學院,他們還有臉說出來。」

「更可笑的是,還自稱殺了一個凝神修為的高手,簡直是笑話,就憑他們的實力,凝神修為的修鍊者,隨隨便便就能弄死他們。」

……

朱毅聽了眾人的話,一時間竟然覺得這五個人有些可憐,心想:我拿這五個腦子有病的人立威,是不是有點太過分了?

花飛花五人,在自報身份之後,原本是等著接受眾人的讚譽,還有少女們的尖叫和投懷送抱,哪曾想會被人罵成腦子有病!

在俗世的時候,他們何曾遇到過這種情況,頓時眾人羞憤的臉都漲成了紫紅色,恨不得把說話的這些人嘴都撕碎。

可是在看到嘲笑他們的人,大多都是養氣六級以上的學員之後,他們就默默的移回了視線,把殺人的目光重新放在了朱毅身上,反正聽說這個傢伙是靠著對手投降,才獲得了來天道學院的機會,就把今日所受的羞辱,全都還到他身上好了!

五人默契的對視了一眼,都讀懂了對方的意思,相視一笑,竟產生了一種英雄識英雄的想法。

花飛花一臉蔑視的看著朱毅道:「朱毅,你敢不敢接受我們五人的挑戰!」

「沒想到這幾人心智還算堅韌,沒有氣的拂袖而去,那就拿他們立威了!」

但朱毅嘴上卻說道:「我為什麼要跟你打?給我個理由。」

花飛花嘴角露出一絲陰毒的笑容,說道:「理由?朱毅,我原本還想給你留點臉面,既然你畏畏縮縮不敢跟我們打,那就別怪我揭你的老底了!」

花飛花提高了聲調,繼續道:「聽說,你是靠著家族的關係,脅迫和你比斗的考生投降,才取得了金陵武舉考核的第一,是這樣嗎?」

周圍的人聽到這話,頓時嘩然一聲,他們從來沒有聽說過,依靠對手投降的人,能夠進入天道學院,一時間把注意力都放在了朱毅身上。

「等的就是你這句話!不然今天的立威,就沒什麼作用了!」

朱毅點了點頭說道:「的確,和我比斗的人,大多都投降了,所以我才能拿到武舉考核第一,不過,在我連續殺了三個養氣六級考生之後所造成的結果。」

連殺三人!

還是三個養氣六級的修為的人!

花飛花五人倒吸了一口涼氣,他們可沒聽說過朱毅在武舉考核里,殺人的事情,頓時他們的臉色一陣慘白,好像是怕朱毅忽然動手殺他們似的。

周圍的學員,倒是出奇的沒有議論什麼,而是靜靜的關注事態的發展,看看還有沒有好戲看。

不過,花飛花轉念一想,朱毅才養氣四級的修為,怎麼可能殺的了養氣六級的考生,想通了這一點,他不屑的笑道:「依靠家族的庇護就直說嘛,還說什麼連殺三人!吹牛誰不會啊!」

看著他們裝腔作勢的模樣,就好像朱毅參加武舉考核的時候,他們在場一樣。殊不知,他們先前所說的聯手殺了凝神修為的東瀛人,在眾人眼裡也是吹牛。

「哦,不信啊。」朱毅笑了笑道:「不信,那我們就打一場如何?不知道你們敢不敢」

底氣十足的朱毅,讓花飛花一下子有些心裡沒底了,但他還是嘴硬道:「打就打,我們江南五大才子,今天就要讓天道學院的所有人,認清楚你這個只會依靠家世的紈絝子弟的真面目!」

「那就來吧!」

「雷鳴之音——震蕩之法!」

朱毅大吼一聲,一陣響徹雲霄的雷鳴聲,瞬間籠罩住了花飛花,地面上也隨之晃動了起來,肉眼可見的雷電,順著地面就竄到了花飛花的腳下。

周圍的學員看見他們開打了,極有默契的都後退了幾步,給他們留出足夠的場地,看樣子這樣的打鬥,在天道學院十分常見。

花飛花被突如其來的雷鳴聲,震的有些頭暈目眩,宛若就像是被雷劈了一樣,好在他的實力也不弱,已經有養氣五級的修為,運轉氣勁,瞬間就清醒了過來。

「鐵盾術!」

瞬間,花飛花的身前,就泛起了一陣金屬的光芒,他自鳴得意的看著朱毅,竟然是想硬抗這一擊。

世間比較容易領悟的秘法,大多都是金木水火土這五行,而花飛花的秘法,就是金,殺傷力極強,而防禦力也不差,他在家鄉的時候,在同等修為的少年裡面,幾乎罕逢敵手。

可就在花飛花得意的笑容,還沒有浮現在臉上的時候,隨著晃動的地面,冒出來的一股雷電,直接擊中了他。

金屬導電,以至於花飛花的鐵盾術根本沒有起到半點作用,雷電完全傾瀉在了他的身體里,打的他如同抽風了一樣,四肢不停的抖動著。

「烈焰之炎——掠劫式!」

隨著朱毅身形如風的出現在了花飛花面前,震蕩之法的餘威終於顯現,被電的頭頂冒出一陣黑煙的花飛花,直接被震到了空中。

朱毅沒有把烈焰之炎凝聚成小火苗,而是催動氣勁,把烈焰之炎的火焰,增強到了頂峰,恍若火龍出世,咆哮著攻向了花飛花。

「嘭!」

朱毅一手抓碎了他的護身鐵盾,又是一爪捏向了他的肩膀,只聽『咔擦』一聲,花飛花的右肩就垂了下來,明顯是廢掉了。

烈焰之炎的威勢,讓周圍的學員,下意識的後退了幾步。他們之中,雖然修為比朱毅厲害的數不勝數,但沒有一個人有自信,能夠像他一樣,把修為比自己高的人,打的毫無還手之力。

在朱毅兩招把花飛花打敗之後,並沒有收手,而是揮舞著拳頭,直接把他打成了豬頭。

既然是立威,不打的狠一點,怎麼能夠震懾的住,其他對他有想法的人!

「你們還打嗎?!」朱毅冷冷的看著其他四人,朝著他們走了過去。

駭然的殺意從他的身上散發了出來,讓這些往日里多是舞文弄墨,很少見到這種場面的四人,一下子被嚇到了。

其中三人連忙搖了搖頭道:「不打了,你贏了,你贏了。」

但還有一個瘦高的少年,雖然有些害怕,但還是握緊了拳頭,大喊道:「打!為什麼不打!你傷了我兄弟,我焉能不替他報仇!」

「倒是有幾分義氣,但我不會就此放過你,怪就怪你交友不慎吧!」朱毅說道。

「寒冰秘術——冰凌破!」

瘦高少年和朱毅都是修為同時養氣四級,但卻沒有信心戰勝他,所以就選擇了先下手為強。

只見他右手捏成一個拳頭,手上頓時瀰漫出了一股寒氣,右手一甩,五根手指長短的冰錐,齊齊的朝著朱毅胸口激射而來。

「火盾術!」

濃烈的寒意,讓朱毅感覺到了一絲危險,他暗中使用玉珏,把火盾加強了一倍。

「砰砰砰!」

五根冰錐盡數擊打在了朱毅的火盾之上,熊熊燃燒的火盾,竟然被消耗的只有先前三分之一的厚度。

「看來這五人之中,倒是還有一個有實力的人,幸虧我早有防範。」朱毅暗自想到。

為了避免出現什麼意外,朱毅直接用玉珏,把火盾術加持到最強,他身前的火焰暴漲了兩倍之多。

這讓圍觀眾人無不驚駭,他們實在是難以相信,養氣四級能夠使用出這麼強的火盾術。

「烈焰之炎——劫掠式!」

朱毅丹田內的氣勁瘋狂運轉,猛的沖向了瘦高少年,暴漲的烈焰,竟讓他的身形在眾人眼中留下了一道道火焰殘影。

瘦高少年感覺自己就像是被傳說中,遠古的麒麟神獸盯上了一樣,連寒冰盾都來不及使用,眼前一花,身體劇痛,然後就失去了知覺。

一招解決掉瘦高少年,朱毅冷冷的看著那些昨日一同來到學院的學員,大喝道:「誰還想來試試我這個武舉第一,到底是不是軟柿子!」

休息了一夜,朱毅一早起來,在院子里練了一會兒武技,聽著遠處的鐘聲響起,便走出了天驕府。

天道學院的住宅區,分為兩個部分,一部分是普通學院的集體宿舍,每人一小間房子。另一部分則是像天驕府這樣的大宅院,裡面多是住的學院的導師,還有一些天賦異稟的學員。

當然,這裡面的天賦異稟,可不是像萬和天那種的天才,而是天才中的天才。

所謂天才,修為自然是不俗,朱毅發現,從自己身邊走過的三三兩兩的學員,大多數實力都已經達到了凝神級別以上。至於更強的人,以朱毅現在的修為,還看不出他們的實力。

這些人沒有想象中的倨傲,但個個都很冷漠,至始至終,沒有人把眼神在朱毅身上停留過半秒鐘,甚至乾脆選擇了無視他。

「小子,你就是朱毅吧!」

剛走出住宅區,五個身著綾羅綢緞,手上拿著一把摺扇的少年,朝著朱毅喊了一聲,直接擋住了他的去路。

「麻煩來了嗎?還真當我是軟柿子了,看來我需要給他們來個殺雞儆猴了。」

朱毅被眾人攔住,非但沒有生氣,嘴角上還露出了點笑意。

「朱毅,你笑什麼笑!知不知道我們是誰!」站在五人中間,面龐稍顯白凈的少年,還以為朱毅是在嘲笑他們,當即就大吼了一句。

「我管你們是誰?好狗不擋道,趕快給我讓開。」朱毅冷冷的說道。

從宿舍里走出的學員,很快就注意到了這邊的動靜,普通學員都是一副看熱鬧的樣子,圍在了朱毅他們附近,大有著一副你們打架我看戲的架勢。

不過,從天驕府那邊出來的學員,只是淡淡的往這邊看了一眼,便向著修鍊場走去,顯然是對廢柴之間的爭勇鬥狠沒什麼興趣。

眼見人聚得越來越多,為首的那個少年,頓時提高的聲調,道:「我們五人乃是江南五大才子,不論是琴棋書畫,還是修鍊武技,全都樣樣精通,而且曾經我們還聯手斬殺過一個凝神修為的東瀛人,然後名震江南,我就是他們的老大花飛花。」

「噗!」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