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來我信心十足的,被他這一句話搞得有點不知道怎麼……說不出來的感覺。

“別他麼廢話了,出去等吧。”我忍不住罵了一句。

“好,你能。”懷罪和尚翻了翻白眼,然後就出去了,蓮花和青寧也出去了。

知音有點不放心,過來看着我說,“你小心點,這人道行不在我師兄之下。”

“放心吧。”我笑了笑,安慰了知音兩句,然後就讓她出去了。

這時院子裏面,只剩下我和無仇兩個人。

我擡起手中的長劍,遙遙指着對面的無仇,今天能夠從這個院子裏走出去的,只能是一個人。

“幾天的時間,你真是讓我刮目相看了。”無仇淡淡的說着,然後提劍一步步走了上來。

他看似輕描淡寫的步子,卻是非常的有規律,即使這麼隨意的走着,我也找不出絲毫破綻。

劍柄在我手裏轉動着,我握着長劍緩緩地迎了上去。

這一次我不再像上次那樣胡亂的橫豎劈斬,而是很小心的挑、刺、斬,腳下也很有節奏的來回挪動,讓自己的身體儘量不處於無仇的攻擊範圍之內。

就這樣試探來試探去,我跟無仇鬥了十來個回合,我是不急,體內力量充沛,而且我知道無仇很厲害,不能操之過急,可是無仇已經沒有耐性了,畢竟他上次那麼簡單的幾招就把我放翻了,這一次卻花了這麼長時間都沒能給我造成任何傷害,他臉上有點掛不住了,開始不再保留,招式凌厲了起來,每一招都直取我要害。

他一出全力我幾乎就只剩下閃躲和招架的份了,根本來不及攻擊他,這傢伙速度太快了,而且劍術不是一般的精湛,出招往往都出人意料,好幾次我差點被他傷到,不過好在我反應迅速,及時躲了過去。

轉眼間我和無仇又戰了十幾個回合,我雖然被逼得有些狼狽,但也沒有受傷,而且絲毫沒有感覺到乏力,倒是無仇漸漸額頭上冒出了汗珠。

一介書蟲 “你這是比劍還是拖延時間?”無仇氣得問了我一句。

“比劍不是這樣比嗎?”我詫異的問他。

“來,用點力,不要太猥瑣,不要躲。”無仇說着對我招了招手。

“好。”我說着衝上去就是當頭一劍,雙手握劍斬了下去,而且用了全力。

無仇舉劍相擋,直接被我一劍斬的退了好幾步。

嫡妃略毒 “這樣可以吧?”我問了他一句。

“力量不是我擅長的,比劍算你贏。”無仇說着單手捏了一個手訣,然後口中唸唸有詞,就開始施法。 樂天一愣。

「我需要做什麼?」他問。

直覺的凶鑰的器靈讓自己做的事就不簡單,凶鑰可是排名第一的血族聖器。

樂天沒說話,凶鑰器靈也沒有說話,兩個完全不同的存在相互對視著。

「我要怎麼做?」樂天開口。

「用凶鑰插進你的胸口!」凶鑰器靈回答。

樂天驚訝的瞪大眼睛。

「你開玩笑吧。」 最強紈褲系統 他果斷的拒絕了。

凶鑰器靈搖搖頭。

樂天的靈魂離開了凶鑰的世界,他睜開眼,看了看手中的凶鑰,開什麼玩笑……這要是插進去自己還能活嗎?

伍紅雨看到樂天走出了自己的辦公室,她急忙迎了過去。

「我目前也沒有太好的辦法,被你送走的人現在還活著,但是他們卻回不來!」樂天皺眉說道。

伍紅雨看著樂天。

「那怎麼辦?」她焦急地問道。

「目前只有一個辦法,你暫時回家休息,這裡讓你的家人或者朋友代為照顧……盡量平穩自己的情緒,不要發怒!其實我建議你最好單獨居住。」樂天說道。

伍紅雨吸了口氣。

「那……我會不會有什麼事?」她擔心地問。

「會!根據我的估計,如果再使用兩三次你的眼睛,你就會徹底瞎掉。」樂天沉聲說道。

伍紅雨嚇得倒退了一步。

「難道就沒有辦法解決嗎?」她哀求的看著樂天。

「目前來說……沒有辦法,我回去再研究研究,這段時間你一定要注意自己的情緒。」樂天叮囑道。

伍紅雨沒有辦法,只能點點頭。

樂天離開之後,她馬上喊來了自己的朋友,讓朋友代為管理自己的影樓,她的老公有自己的事業,兩個人平時都是各忙各的。

樂天坐在自己的車上,他又想了想凶鑰器靈的話。

用自己的命去換別人的命?不好意思……自己可不是如來佛祖,做不到割肉喂鷹的程度。

啟動了車子,樂天開車往西山公墓駛去。

到了西山公墓,樂天愣住了,六陰絕戶陣居然消失了。

毫無疑問,這裡已經被肖功勛放棄了!

樂天走進了西山公墓,裡面荒涼的很,所有的東西幾乎都不見了,樂天一直走到了最深處,他看著一個地下入口。

這裡應該就是肖功勛以前呆的地方。

樂天跳了進去。

地下空間很大,但是不太高,有些地方几乎都能碰到樂天的頭頂了。

這裡應該是一個墓穴,只不過被改造了而已。

樂天轉了一圈,也沒有發現什麼有用的東西,看來肖功勛是離開了這裡,不知道這個人有沒有離開山海市。

樂天打算離開,他不經意的在牆壁上瞥了一眼,牆壁上的一些痕迹讓他停下了腳步。

「鬼文?」

樂天微微一愣。

他拿出手機,調出手機電筒,看著牆壁。

牆壁上只有簡簡單單的幾個字。

「無果!」樂天皺眉。

肖功勛毫無疑問是進入過北山大墓,難道他在北山大墓裡面並沒有發現什麼有價值的東西,或者……北山大墓裡面並沒有解決小助理身上詛咒的東西?

「續蹤!」

樂天又看著其他的兩個字。

他站在這四個字面前很久,鬼文這個東西,三分靠認字,七分靠理解……

樂天將自己代入肖功勛的角色,他估計肖功勛可能在北山大墓中找到了一些解除詛咒的線索,這才是他離開的主要原因。

再次四下看了看,樂天這才離開了這裡。

西山公墓已經徹底廢棄了,因為六陰絕戶陣的原因,以後這裡會永遠的寸草不生!

樂天離開了西山公墓,他返回了警局,回到了蘇紫萱的辦公室。

「怎麼了?臉色這麼沉重?」蘇紫萱看著樂天。

升了副局長,她倒是悠閑了許多。

「山海市要有大難了。」樂天沉聲說道。

「什麼?」

蘇紫萱驚訝的看著樂天。

「北山大墓的陰火熾局已經徹底失控了,從現在開始……山海市不會有任何一滴雨水落下來!」樂天說道。

蘇紫萱倒吸了一口冷氣,如果沒有水……那山海市可真的是要完了。

雖然現在的南水北調還是很成功的,但是這可是一座城市啊……沒有自己的水源是根本不可能支撐多少時間的。

「你想做什麼?」蘇紫萱看著樂天。

「我想現在就去超市將所有的礦泉水都買下來……」樂天回答。

蘇紫萱無語。

「你就沒有解決的辦法?」她詢問道。

毫無疑問,現在可以救山海市的人……樂天算是一個了。

樂天搖搖頭。

「很麻煩的……要是我強行破解陰火熾局,那還有巫門的那些傢伙在盯著呢,還有那個老外,蟲蟲這些都在盯著呢!我可不想做這個倒霉的中間人,現在的局勢很微妙的。」他說道。

蘇紫萱想了想。

「你估計山海市還能支持多少時間?」

她問。

「不好說,不過一年半載肯定是可以的。」樂天說道。

「羅剎也不會出手嗎?」蘇紫萱問。

「那我可不知道,羅剎這個傢伙比巫門還要恐怖……」樂天攤了攤手。

蘇紫萱眉頭緊鎖,她一個小小的副局長要說擔心整個山海市的存亡好像有些誇張了,但是樂天的話不可能是會騙自己的。

「這件事最好是和市長說一說。」她開口說道。

「誰會信?再等等吧……我估計再等一個月,真正的危機就會出現,我會慢慢的探查北山大墓,我必須先確定巫門那些人的存在,才能動手……否則這些傢伙就像是定時炸彈一樣的躲在暗處,誰知道他們什麼時候會爆炸!」樂天想了想說道。

蘇紫萱點點頭。

「這件事你要和小呆說嗎?」她問道。

樂天搖搖頭。

「不好說……暫時先這樣吧,實在瞞不住再說也不遲……反正肖功勛又沒死。」

蘇紫萱點點頭。

她的辦公室門突然被推開了,王帥快步的走了進來。

「有事?」蘇紫萱看著王帥。

「有案子了……我想讓樂天顧問和我過去一趟。」王帥點點頭。

蘇紫萱點點頭。

其實她自己也很想去,可是很明顯樂天肯定不會讓的。

樂天和王帥離開了,蘇紫萱想了想,她還是去了局長辦公室,樂天剛剛說的事可不是一件小事,還是要早點做準備。 樂天看了看王帥,他和王帥並不熟,不過也不算是很陌生。

「什麼案子?」他問了一句。

「一家搬家公司的員工來報的警……說他們發現了一具女屍!技術部的人已經過去了!」王帥說道。

其實他還是習慣和顧小冷還有樂包一起破案,感覺那樣會更輕鬆一些。

本來王帥是不想去招呼樂天的,可是思來想去,他還是問了一下,沒想到樂天根本沒有推諉的意思。

樂天點點頭,示意兩個人快一點。

兩個人上了警車,王帥快速的開著車離去。

警車停在山海市西郊的荒地前面,樂天下了車就看到這裡的荒地上放了一些廢棄的傢具。

王帥走了過去。

「查到了什麼?」他問道。

馬上有手下過來彙報。

「王隊……在這些廢棄傢具中的一個衣櫃中發現了一具女屍!屍體的上身穿著一個格子襯衫,****……大概的年齡在三十歲到四十歲之間!」

王帥點了點頭。

「韓法醫來了沒有?」他問道。

「來了,正在對屍體進行初步的檢查。」外勤組的人彙報道。

「好!你們繼續搜查這些傢具中的線索,不要放過一絲一毫的異常。」王帥點點頭。

手下快速的離開。

樂天已經站在屍體的面前了,屍體被放在一個麻袋裡面,現在已經平躺在荒地上,韓妮妮和小助理正在忙碌。

「發現什麼了?」樂天蹲**問道。

「死者脖子上有明顯的勒痕,眼瞼內有明顯的血點,口唇青紫指甲青紫,這都符合窒息的特徵!另外死者的褲子不見了,可能發生過兩性行為!死者的年紀大概在三十五歲左右!」韓妮妮簡單地說道。

樂天看了看這具屍體,這個女人雙目圓瞪,典型的死不瞑目。

王帥也過來看了看,他眉頭緊鎖,自己剛剛上任了大隊長,結果就馬上給自己一個殺人案,這可真的是……

萬一這個案子破不了,那可真的是麻煩大了。

「報案人呢?」王帥詢問。

「在那邊等著呢。」外勤組的人回答。

王帥看了看,兩三個身穿搬家公司的男人正站在不遠處,他走了過去。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