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來他信心滿滿地出現,然後通過神教特殊的手段將那幾個本來被留在這裡的神教眾人給召集了過來。

不只是他們,所有人都聚集過來。

但是他在這裡苦苦等待了五天的時間,一共六個留守的人,居然才來了四個,他還以為剩下的兩個人是距離比較遠。

不過當一樹和百靈兩個人慢悠悠地抵達時,才從他們的口中得知,原來剩下兩個沒來的白痴,居然被那幾個剛剛從精靈世界抵達這裡的小傢伙們給解決了。

特別是一個名叫青木的小子,兩個人都是死在他手上。

聽到這個消息的時候,黑臉男還一度以為是聯盟知道了他們的計劃,準備對他們出手,否則一個只有十七八歲的年輕小傢伙,怎麼可能能夠擊敗在這裡生活了二十五年的人。

要知道這些人在二十五年前,可一樣都是聯盟天之驕子的存在,當初黑臉男可是親自參與了將那批人拉入到神教的任務,那時候的神教還在蟄伏期,很多神教的人可能除了自己和當時召入他們的人外,就不知道別人了。

其實並不是所有人都只是在這裡度過了二十五年的時間,為了達成神教的目的,甚至有人在這裡待了五十年的時間,而那兩個待了五十年的人,就說是由神教的主教親自招募的,對神教非常忠誠。

並且他們的實力也強的可怕,是神教為數不過的底牌之一。

對於這兩個人,黑臉男也不敢太過命令他們,雖然當初他也是看著他們進去的,但五十年的時間,能夠改變的東西太多了,當然也包括他們的實力。

至於剩下的四個待了二十五年的人,其中兩個負責和一樹還有百靈一起執行任務的人,全都沒有回來。

有時候,總會覺得這裡的時間流速是那麼的誘人,但每當看到那兩個明明只是消失了十年的時間,再次出現卻變成兩個老者的時候,都會有一種毛骨悚然的感覺。

「六個人,六隻精靈,現在缺少兩隻,誰能告訴我那兩個廢物是怎麼把自己給玩死的!」不過黑臉男的怒意還是不可抑制。

這次的事情是主教謀劃了多年的結果,甚至有人為了完成這項任務甘願孤獨地在這裡生活五十年的時間。

眼看著自己的時間是別人五倍的流速,那種恐懼感不是那麼容易就能剋制的。

因為時間流速越快,就代表著距離死亡的距離越近。

四個人默默地站在一旁,其中兩個是頭髮都有些泛白了的老者,他們的身邊分別跟隨著一隻火伊布和水伊布。

另外兩個人看起來是一副中年人的樣子,看年齡可能就和黑臉男差不多,他們身份跟著的是一隻月亮伊布和太陽伊布。

算上被青木拿到手的葉伊布和雷伊布,一共就是六隻進化完成的伊布。

本來人們所知的就只有五種伊布,但不知道神教的主教從哪裡得知了葉伊布的存在,所以才正好湊齊了六個人,六隻精靈。

之所以一定要六隻不同屬性的伊布,這和他們這次的主要任務有關,帝牙盧卡和帕路奇犽的空間和時間屏障,就是需要六隻完全不同屬性的精靈才能夠破除,並且對這六隻有著非常高要求,要求他們彼此之間的能量必須要能夠完美配合。

這也是將六隻精靈全都選擇是伊布的主要原因。

畢竟都是伊布類的進化型,都是從伊布進化而來,彼此之間肯定是非常了解的,再加上他們一起生活了起碼二十五年的時間,再加上他們的訓練家彼此也是有意地磨合他們,才能做到那種程度。

可是現在一下子就損失兩隻精靈,無法做到擊破屏障,這對於這次負責的黑臉男來說,簡直就是致命的打擊。

損失誰都可以,哪怕他的手下全部損失掉,哪怕是一樹和百靈這兩個主教非常欣賞的人損失,甚至於對面那個看好戲,但和他一樣同樣是神教基石的神經男損失都沒有關係。

只要能夠完成這次的任務!

但問題是現在沒有辦法做到。

「這裡還有沒有人使用的精靈是雷伊布的,如果有就站出來,這次你的機緣到了。」黑臉男朝著所有人喊到。

「這…這裡,大人,屬下有一隻雷伊布,不過並不是主戰精靈,所以等級比較低。」此時一個黑臉男的手下戰戰兢兢地走了出來。

在黑臉男的示意下,他立刻召喚出了自己的雷伊布。

一隻看起來還算健康,只是怎麼看都知道培養得不怎麼樣。

而當黑臉男看到這隻才准天王實力的雷伊布時,他的臉色變得越發的黑了,但是等了許久都沒有人再站出來,那他也只能認命了。

唯一值得他慶幸的是,經過測試后發現這隻雷伊布雖然等級不高,但潛力還算不錯,肯定是沒有原來的那隻雷伊布好,但勉強也能夠接受。

所幸他這次進來帶了不少的好東西,資源也不少,而且這片大路上最不缺少的也就是資源了。

那個黑臉男的手下一開始是有些害怕,但當他看到黑臉男一副捏著鼻子認命了的表情,他心中就湧現出一股狂喜。

他知道自己要走運了,他的雷伊布可能會被選中成為替代品,雖然最後肯定無法達到原來那隻雷伊布的程度,但是相比於他的實力來說,這已經是屬於走狗屎運。

對於現在這個情況,黑臉男也是沒有任何的辦法。

雷伊布還好弄,相對簡單一點,但葉伊布是真的沒有什麼辦法,就連葉伊布是怎麼進化出來的,黑臉男也不知道,更別說胚培養一隻實力強大的葉伊布出來。

不過有一點比較好的是,草系精靈這裡是比較多,可以嘗試一下這些草系精靈中,有沒有和這幾隻伊布相性比較高的,能夠和他們的能量組合起來,代替葉伊布的程度。

但估計想要做到那種完美組合的程度,不是那麼簡單的,否則主教也不會一定要安排六隻伊布,肯定是知道這個屏障對於能量的組合要求非常高。

提前準備這麼多,如果知道這一切都因為那兩個人太傻,估計就連喜歡運籌帷幄的主教也會被氣著。

「做兩手準備,擁有冠軍級草系精靈的人都來嘗試一下和幾隻伊布的組合,另外的人全都出去,把那個叫青木的人給我帶過來!」黑臉男環顧四周,除了本就是他的手下那群人乖乖聽話外,其餘人都是一副敷衍的態度。

再次想到青木這個名字,黑臉男突然覺得這個名字好像有點熟悉,在哪裡聽說過一樣。

轉念一想,一樹前一任的那個黑使者,好不容易從聯盟中挖過來的第二軍團軍團長,不就隕落在了這個名叫青木的年輕人手中嗎?

這麼算來,他們神教已經有不少實力強大的人都隕落在這個「青木」的手中了,黑臉男突然對青木產生了很大的興趣。

不過畢竟他表面上還是這次事件的負責人,他們多多少少還是要給點面子。

在神經男的帶領下,直屬於他的那群人和他一起消失在了原地,瞬間移動對於他們這種層次的超能力者來說,沒有任何問題。

至於那四個原本就在這裡的人,隱約以兩個最年長的老者為首,他們顯然不會參與到這次搜查行動中。

而一樹和百靈也慢慢地離開了這裡,反正以他們的實力就算是找到了青木也打不過,而且一樹和百靈可是知道現在的青木並不是一個人,如果他身邊真的聚集了大量的聯盟成員,就算單個人的實力相比於神教眾人來說是弱了一點,但聚集起來還是一股非常強大的力量。

而且還有更重要的一點,神教眾人看似是一個組織的人,但其實貌合神離,彼此心中多多少少都有一些小算盤,不可能真的做到完美的合作,如果說以少數人碰到了聯盟的大群人,那還真的不一定誰能夠獲勝。

至於說青木火箭隊的身份,在他們看來,那已經不重要了,反正無論他們怎麼說,對方也不會相信。

最重要的是,青木作為一個火箭隊成員,居然能夠交好這麼多的聯盟嫡系成員,得到他們的信任,這一點是一樹和百靈怎麼也想不到的。

如果他們知道在他們眼中簡直就是卧底標杆的,火箭隊成員青木此時居然已經成為了聯盟在這裡所有人的臨時負責人,估計心中的驚訝會更甚。

其實青木能夠做到這一步,也和他的處事方式還有火箭隊內部坂木的關照有很大的關係。

青木對待大吾等人,除了有些東西會刻意隱瞞外,其餘的時刻對待他們都是真心實意的。

而火箭隊是屬於關東地區和城都地區的強大地下勢力,當時的豐緣地區被熔岩隊和海洋隊還有大量別的小勢力所掌控,極度排外,火箭隊很難插手到豐緣地區的事情。

當時青木又是混跡於豐緣地區,所有的行動都擁有極高的自主性,火箭隊基本不會安排他去做什麼任務,就算是有任務,坂木也盡量不讓他去接觸聯盟,所以青木雖然作為火箭隊,但其實並未觸及到聯盟的利益。

也正是因為這樣,就算有不少人說青木來歷不正,可能有火箭隊的背景,聯盟大部分的情況也選擇視而不見。

至於說此時在豐緣地區的天空隊,除了少數人知道天空隊和火箭隊有一定的關係外,就算是現在天空隊的臨時負責人薔薇,還有天空隊海中分部的負責人泉都不知道天空隊和火箭隊有關係。

除了斯凱、宮本、亞力克這些一開始跟隨青木的人外,其餘的人都不知道天空隊和火箭隊還有一定的關係,而且現在天空隊已經代替熔岩隊和海洋隊成為了豐緣地區最大的地下勢力。

在青木的操作下,天空隊甚至成為了豐緣地區的「官方」地下勢力,這應該就是所謂的官方許可。

所以說,青木雖然身份是火箭隊,但其實平時的活動都非常的「乾淨」!

在一樹和百靈也都離開后,黑臉男接過了那隻雷伊布的精靈球,帶著他走向了山頂另一邊他們的居住地,至於他的那些手下,在目送他離開后也紛紛出動,尋找青木他們的所在。



對於山上神教的所作所為,青木他們並不知道。

但青木能夠感知到,原本聚集在山上的那股強大的超能力此刻已經完全散去。

會出現這樣的情況只有一種可能,那就是這些神教眾人終於開始散開來了,此時這片大陸上就真的變得危機四伏。

不過在他們分開后,就算是未知圖騰們再怎麼特殊,也不可能感知到每隻精靈的位置,這對於青木來說,屬於他的優勢一下子就消失不見。

青木將自己知道的這件事情告訴了大吾等人。

像渡、希羅娜這樣的本就不是害怕戰鬥的人,所以他們還是決定要以這個山谷為中心,一點點地出去探查,留下特殊的印記,召集人手。

既然神教的人也分開行動,雖然代表著遇到神教之人的可能性會上升,但其實危險反倒是沒有那麼大了。

單對單,就算是實力不如對方,暫時的撤退應該是能夠做到的,畢竟每個人都還有著自己的底牌。

特別是從青木手中得到了超進化之後,自信更是越來越濃郁。

所以他們決定修整一天,第二天就按照計劃進行探索。

在這樣多方面的壓力下,他們這些人的腎上腺素都有些難以抑制,戰鬥的熱情也是愈發高漲,這可能意味著眾人都有一種遇強則強的心態。

高壓的環境下會更快速地促進他們的實力提升。

這裡的人都不是等閑之輩,所以青木才不會限制他們的行動,要是現在在這裡的幾個人全都成長到最巔峰,別的不說,平推一個地區的聯盟肯定沒有任何問題,這還是算上這個地區聯盟有著隱藏實力的情況下。

於是,這樣緊張又刺激的生活就此開始,他們每天做的事情就是吃放、睡覺打怪獸,偶爾也會和神教的人有一點接觸。

不過在短暫的接觸,確定了對方的實力后,眾人還是會暫時選擇撤退。

不留下痕迹的撤退,在波導之力的輔助下,倒是有了一個能安穩生活的地方。

青木在一開始給精靈們休息了一段時間,然後又安排了一段時間給精靈們消化從戰鬥中得到的收穫后,之後的時間和大吾還有渡他們一樣,慢慢地從山谷出發,找野生精靈戰鬥歷練去了。

而芙蓉則每天都要花至少一個小時的時間去幫助達克萊伊去調整他體內的幽靈系能量,速度比想象中的要慢一點,不過芙蓉的幽之力在不斷提升,掌控力也在加強,能夠持續的時間也越來越長,後面速度絕對會加速提升。

一個月的時間就在這樣緊張刺激的環境中度過了。

神教對於青木他們所在的位置並沒有暴露,但因為和神教的人有過幾次接觸,所以他們這一片的搜查頻率慢慢地多了起來。

不過也並沒有到很誇張的程度,因為他們還有不少人四散在這片大路上的各個地方,所以神教的人也不能確定這裡就是他們的聚集地。

倒是讓大吾等人慢慢清楚了神教眾人真正的目標是誰,正是解決了他們兩名成員的青木!

不過在這一個月後的一天里,青木他們這個波導山谷終於是迎來了第一位小夥伴,渡和希羅娜等人夜以繼日地在各地方留下特殊的印記和符號,終於是發揮了作用。

來的也算是青木的老熟人,關東地區,渡的老冤家,擅長使用冰系精靈的科科拿。

只不過朵拉塞娜的狀態可是真的不太好,因為她的出現並非是醒著來的,而是在她的呆殼獸的幫助下,勉強抵達了山谷,但在進入山谷的瞬間,科拿就因為受傷太重而陷入了昏迷。

能發現她還是因為青木的超能力一直充斥著整個山谷,山谷內的一舉一動都在他的掌控下。

這是一個巨大的消耗,算是在隱約地鍛煉青木自身的超能力,也是鍛煉的一種。

當注意到科拿的抵達的青木帶著幾隻精靈第一時間出現在她面前時,看到已經陷入了昏厥中的科拿以及一隻是滿身都是傷痕,但卻一臉警惕地待在她身旁的呆殼獸。

粉色的皮膚上有著大量的傷口,上面鮮血如注,只不過此時呆殼獸卻沒有那種呆呆傻傻的樣子,眼中滿是凝重,時刻注意著周圍的情況。

當青木在獃獃王的幫助下突然出現在她們面前時,迎接他的卻是一枚巨大的冰球。

所幸獃獃王的反應速度足夠快,再次帶著青木進行了一個短距離的瞬間移動,躲開了攻擊。

攻擊結束后呆殼獸才發現來的人是誰,頓時停下了攻擊,但卻依舊警惕地看著青木,生怕他做出什麼事情。

呆殼獸記得青木,但她其實最記得的還是青木的獃獃王。

現在是白天,渡他們全都出去了,只留下了青木一個人留守,按照他們現在的任務,每個人輪流留守山谷一天,不僅是為了守住根據地,也是為了訓練精靈,不讓他們過度的高強度戰鬥。

青木下意識地掃描了科拿這隻呆殼獸的數據。

小精靈:呆殼獸(藍色)——虛弱

性別:雌性

等級:79級

屬性:水系+超能力系

特性:遲鈍

攜帶道具:無

遺傳技能:預知未來、夢話、奇妙空間、打嗝

基礎技能:縮入殼中、治癒波動、詛咒、哈欠、撞擊、叫聲、水槍、念力、定身法、頭錘、水之波動、意念頭錘、偷懶、瞬間失憶、精神強念、求雨、自我暗示

傳授技能:水流尾、欺詐、鐵尾、水之波動、意念移物、冰凍之風、擋路、魔法反射、打鼾、鐵壁、戲法、吸收拳、冰凍拳

技能學習器:守住、精神衝擊、冰雹、冰凍光束、暴風雪、光牆、地震、睡覺、熱水、替身

准冠軍級的實力,藍色的資質,這隻呆殼獸應該是科拿的主力精靈之一。

只不過現在這隻呆殼獸卻異常的虛弱,看樣子就知道他現在是在強撐著,外強中乾,隨時都有可能會倒下,能在此時還堅持著,和他是一隻超能力系精靈,自身意志比較強大有很大的關係。

但這已經是極限了。

如果來的是渡,估計呆殼獸就不會這麼排斥,雖然科拿和渡的戰鬥不斷,但他們的精靈都知道,只是科拿在發脾氣罷了。

「呆殼獸,你先休息一下,剩下的交給我,你再這樣堅持下去,可能會損傷根基。

請你相信我。」青木攤開雙手,示意自己沒有任何的威脅。

越是在這種時刻,就越是不能急,否則可能會激發獃殼獸最後拚死的抵抗。

「呀咚」獃獃王也朝著呆殼獸喊道,他的超能力也早就感知到了科拿和呆殼獸的情況,如果不及時治療,絕對會與生命危險的,就算是治好了,如果拖得時間太久,也很有可能會影響到她的潛力。

獃獃王作為呆殼獸的同族精靈,再加上青木的獃獃王本身攜帶的首領氣息,讓呆殼獸慢慢放下了了戒備。

青木丟出三枚精靈球,將花潔夫人、瑪機雅娜以及蒂安希都召喚了出來。

不用青木多說,三隻精靈只是簡單地看了一眼現場,就明白了青木叫她們出來做的事。

花潔夫人在呆殼獸和科拿的身下製造出了一片翠綠的青草場地,大量翠綠色的純凈的能量從她們身上的傷口處慢慢地鑽入到她們的體內。

瑪機雅娜邁著小碎步跑到呆殼獸的身旁,雙手平舉,從她的身上溢散出了大量的生命能量,鑽入到呆殼獸的體內,幫助她恢復身體上的傷勢。

不過呆殼獸只是輕輕地瞥了一眼瑪機雅娜后,就繼續雙眼一直看著正在給科拿處理傷勢的青木,雖然她不再拒絕青木靠近科拿,但她還是有些不放心。

和蒂安希一起走到科拿的身旁,看著她身上的一些因為在樹林間或者是在其它複雜地帶跑動所造成的划痕或者是擦傷,這些皮外傷在花潔夫人的青草場地治療下很快就能夠恢復。

青木皺著眉頭看著倒在地上的科拿,他是一個培育家的,做的是治療精靈的事,對於人類倒是沒有那麼擅長。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