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以爲那東西到了手心之後能停止了,然而,在稍稍做了停頓之後,那東西又開始行動了,這一次,看着這個架勢,像是要在全身下游走了。

李不忘疼的快要不行了,這種疼痛,真的是從來沒有過,即便是當年被大將軍咬傷的時候,也沒有這麼難受。

疼痛讓李不忘幾乎不能正常思考了。

之前還一直很淡定的李不忘,這會兒開始變得暴躁,站起身,瞪大了幾乎要充血的眼睛,不斷的揮舞着雙手,但凡是伸手能夠得到的地方,全都被瞬間摧毀了。

然而,即便是這樣,也還是不能讓李不忘稍微舒服一丁點兒,渾身下還是疼的厲害。

那種感覺像是要讓身的骨頭和肉徹底分開一樣,疼的李不忘最後乾脆躺在地打滾兒,希望可以稍稍緩解,但是也還是無濟於事。

剛纔李不忘“砸”東西的時候,外面的傭人已經聽到聲音了,也全都很好,今天這是怎麼了,好好的,怎麼開始砸東西了?這不是李不忘的風格啊!

這傢伙平日裏雖然不怎麼喜歡面帶笑容,但是總也不至於砸東西,再說了,書房裏的東西對他來說都是寶貝,算是要砸,也不可能選擇自己喜歡的寶貝來砸吧。

傭人心裏各種好,也都很想知道書房裏面這會兒到底是發生了什麼事情,但是誰也不敢靠近半步,生怕被李不忘知道了,後果,可不是自己能承受的了的。

只是他們不知道的是,這會兒李不忘倒是真的很希望他們可以趕緊發現他,也好趕緊幫他想想辦法,早些擺脫了這樣的痛苦。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疼痛的感覺絲毫沒有要減少的意思,李不忘第一次感覺到了絕望的那種感覺。

自己真的要被活活的疼死嗎?這到底是個什麼東西,爲什麼要這麼對待自己?

李不忘腦袋裏面僅剩下的這些理智,幾乎都用來思考這些問題了,畢竟現在這種時候,其他的東西,真的也不是很重要了。

又過了不知道多少時間,李不忘疼的渾身都是汗了,意識也開始漸漸模糊了。

那個東西還在身不斷的遊走,每到一處,疼痛會增加幾分。

一開始李不忘還會覺得難受,但是疼到最後的時候,大腦都開始麻木了,對於這些疼痛,李不忘也知道,自己算是再掙扎也沒什麼用了,有那個掙扎的時間,還不如多喘口氣,也好讓自己不至於立刻死掉。

時間這麼一分一秒的過着,窗外原本還是亮的,不知道什麼時候開始,竟然變成了黑的。

李不忘仍舊半死不活的躺在地一動不動,要不是偶爾還能動幾下的手指頭,真的會懷疑他已經一命嗚呼了。

臨近午夜的時候,李不忘終於再次睜開了雙眼,並且,這一次,李不忘沒覺得身有任何的疼痛,甚至連之前的疼痛也全都像是從來沒發生過一樣。

取而代之的是一身的輕鬆,這種感覺真的也已經很久沒出現過了。

一陣微風吹過,原本李不忘渾身下都已經被汗水浸溼了,被這麼一吹,瞬間覺得特別的冷。

李不忘一翻身,從地站起來,整個過程動作輕鬆的不行,這種感覺讓李不忘心裏更加疑惑了。

這又是什麼情況?自己不是被那個東西折磨的半死不活的嗎?爲什麼現在又變成這樣了?

李不忘伸手看了看自己手指頭的那個小傷口,本來以爲自己的傷口處會有一些不一樣的地方,如那個傢伙從自己手指頭鑽出來的痕跡。

可仔細的看了好半天,也還是什麼都沒看出來,唯一看出來的,也是傷口附近的鮮血已經變成了暗紅色的了。

這怪了,那東西去哪兒了?這是不打算折磨自己了嗎?

在李不忘心裏疑惑的時候,李不忘猛的想到,那東西不會也鑽進了自己的骨頭裏面吧!要真的是這樣的話,那自己會不會被那個東西控制了?

想來,那東西肯定也是有智商的,不然剛纔不可能摔碎那個瓶子,再是,那東西能讓自己渾身都難受,回頭自己要是順了那個東西的意思也罷了,這要是不順從,豈不是又要遭罪了?

李不忘心裏糾結,但是這會兒,也不知道如何確定一下這件事兒,心存僥倖的不斷告訴自己,沒準兒是自己想太多了。 第126章搶走姜南初,下下輩子都不可能

【相信你,晚點我去接你。】

陸司寒想了想之後,發送一條微信過去。

接二連三的湊巧碰到,實在可疑,陸司寒十分感興趣,究竟是誰趁著這次緋聞想要攪和他和南初的感情。

晚上八點,四人從火鍋店出來,汪寄真提議去KTV唱歌,這一次姜南初直接拒絕,說過會陸司寒會來接她,汪寄真這才作數。

在外面等了兩分鐘,陸司寒就開車抵達。

長腿邁下車門,陸司寒來到幾人面前,發現江白朮居然還沒有走。

「玩累了吧,我們早點回家?」

「嗯,好。」

姜南初親昵的挽住了陸司寒的手臂,小心翼翼的看著他的表情,嗯,這次終於沒有生氣了。

「陸先生,我有些話想要單獨和你說。」

江白朮突然的叫住了陸司寒。

陸司寒轉身看向他,自己沒有來找他的麻煩,已經是給了濟世堂面子,如果他敢再說出一些讓自己不開心的話,陸司寒絕對一拳打過去。

「南初,你上車等我。」

「好,那寄真,半雨,我們明天見。」

姜南初朝著大家揮了揮手,轉身上車。

陸司寒與江白朮一起走到偏僻的角落。

「你想和我說什麼?」

「姜南初是真的很喜歡你,絕對不要辜負她,不然我會把她從你身邊搶走的。」

「搶走?下輩子,下下輩子都不可能。」

「最好是這樣。」

江白朮說完之後拿出了手機,交給陸司寒。

「你一定很好奇為什麼我這段時間總是會出現在你和南初的身邊吧,這就是原因。」

那幾條匿名簡訊他沒有刪除,陸司寒很快就看到了。

「其實昨天我也在勝山路別墅,只不過比你晚了一步,如果當時我比你早一步,只怕是解釋不清楚了。」

陸司寒的手緊緊握成了拳,這是他動怒的表現。

「南初的身邊始終有人想要對付她,我希望你能夠保護好她。」

「非常感謝你願意和我解釋清楚。」

陸司寒真誠的說。

「你不用謝我,但凡南初有一點喜歡我,我都不會讓步的,實在是因為我的喜歡變成了一種負擔,她現在看到我就躲,所以我才只能夠退出,作為她的普通朋友守護她。」

江白朮說完轉身落寞離開。

陸司寒回到車上的時候,姜南初立刻就圍了過來,打量著陸司寒。

「看什麼呢,不認識了?」

「我就是擔心你和江白朮吵架。」

「只是說了幾句話而已。」

陸司寒寵溺的摸了摸姜南初的頭髮,因為一場小小的誤會,他可是讓她受了好大的委屈。

「南初,所有想要傷害你的人,我都會一個一個抓出來。」

陸司寒認真的說。

另一邊,晚上八點鐘的帝都還是最熱鬧的時候,謝半雨準備走路回家,卻發現有一輛汽車始終跟在她的身後。

劫財還是劫色?謝半雨慌張著想要躲起來時,那輛汽車停了下來。

從汽車裡面出來一位頭髮花白,面容和善的老人。

他同樣擁有一雙湛藍的眸子,同樣是充滿著異國風情的五官,難道他是景霽的家人嗎? 興許那東西根本沒鑽進自己的骨頭裏面,不過是覺得自己沒什麼意思,這麼離開了。!

是這樣的!一定是這樣的!

然而,這個想法還沒等真的落地呢,李不忘感覺到身猛的又是一陣疼痛。

這種疼痛跟之前的疼痛是一樣的,只是程度會較輕微。

可是這麼輕微的一下,讓李不忘瞬間確定了,那東西根本沒離開,是藏在自己的身了!

這往後可怎麼辦啊!

李不忘忽然有一種生無可戀的感覺,自己好歹也是有頭有臉的,現在竟然被這麼個東西給控制住了,這往後,自己還怎麼混?

再是,這傢伙現在還僅僅只是能窺探自己的想法,回頭會不會直接控制了自己的想法?要真的到那個時候,那自己跟傀儡還有什麼區別?

要是時間可以倒流的話,李不忘真的很希望自己沒動那個骸骨,自然也不會發現這個東西,也不會有現在的這個麻煩了。

但是這些事兒終究也是沒有如果的,李不忘心裏明白,現在自己能做的,也是順其自然,順帶着,想想有什麼好的解決辦法沒有。

最完美之愛情公寓 看着窗外,李不忘不知道爲什麼,竟然有些犯困了,這讓他自己都覺得怪,自己不是剛醒過來嗎,怎麼好好的,又開始犯困了?

雖然大腦裏不是很明白,但是這種犯困的意識是李不忘根本控制不住的,要是可以的話,都想重新躺好在地,繼續睡覺了。

爲了不讓自己真的這麼做了,李不忘還是趕緊離開了書房,朝着自己的臥室走。

傭人原本心裏擔心,不知道李不忘會不會喊自己,要是他喊自己的時候自己沒搭理,回頭肯定不會有什麼好結果的。

所以當經過客廳的時候,發現家裏的傭人竟然全都乖乖的等在客廳,像是還在等待自己的召見一樣。

“行了,你們都去休息吧。”李不忘也覺得時間不早了,他們也應該休息了。

可這些話說出來的時候,不說家裏的傭人了,連李不忘自己,也覺得十分怪了,因爲李不忘的聲音,竟然發生了變化了!

“這,這,這不是我的聲音。”李不忘驚愕的後退了好幾步,一臉難以置信的看着自己的雙手,想知道這到底是什麼情況,自己好好的,爲什麼聲音發生了改變。

此時傭人也都是一臉驚愕的看着李不忘,像是看到了什麼一樣。

李不忘根本沒注意到傭人的眼神,一門心思的只想知道自己現在的狀況到底是什麼意思,爲什麼自己一覺醒來,會發生這種幾乎不可能的變化。

只是,一想到自己剛纔昏睡了,李不忘開始擔心,不知道是不是那個傢伙在自己昏睡的時候,在自己身做了什麼手腳,要真的是這樣的話……

後面的事兒,李不忘根本不敢往下想了,趕緊又一次衝回到書房,想看看書房裏是否有什麼可以幫助自己的東西。

他快速的衝到書架跟前,那裏擺放着不少他引以爲傲的寶貝,但是這會兒,他根本沒什麼是心思管什麼寶貝不寶貝的,唯一知道的,是這些東西對現在的自己是否有用。

當看到那些東西一樣都沒用的時候,李不忘真的很想知道,自己這麼多年,收集了這麼多所謂的寶貝,這到底都是一些什麼垃圾,爲什麼到了關鍵的時候,竟然一丁點兒作用也起不到了?

家裏的傭人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只知道現在的李不忘很不正常,相當的不正常!

有膽子大的,乾脆跟到了書房門口,想看看李不忘到底要做什麼。

當他們看到李不忘在書房裏瘋子一樣的到處翻找的時候,這些傭人全都下意識的後退了很遠,生怕在這個時候被李不忘看到了一樣,這要是真的在他生氣的時候,或者是心情這麼不好的時候被他看到了,肯定不會有什麼好的結果的!

然而,那些傭人雖然心裏害怕,但是也十分擔心,畢竟這是李不忘啊,這傢伙的本事不是蓋的,要是真的有個什麼三長兩短的,自己會不會也被波及到?

這時候有些傭人已經準備想要逃跑了,畢竟這個地方現在真的是太危險了,說不準什麼時候,自己的性命會被永遠的留在這裏了。

心裏雖然都是這麼想的,但是還真的沒誰敢真的行動,李不忘從來不是吃素的,要是被他知道是誰帶頭往外跑,這下場肯定要更加嚴重了。

這樣,這些傭人小心的守在門口,想要看看後面會如何發展,要是李不忘沒什麼大事兒,那肯定是要留下來的,但是如果李不忘這傢伙真的出現了什麼很嚴重的狀況,那還真的要趕緊想辦法離開這裏了!

一開始李不忘還是拼命的到處尋找可以解決的辦法,或者是東西,但是幾次失望之後,李不忘癱坐在地,目光呆滯了。

這可怎麼辦?自己真的要被那個東西支配了不成?

李不忘心有不甘,但是又無計可施,現在,甚至連那個東西到底是什麼都不知道,又怎麼可能跟這個傢伙對抗?

心裏的失望一陣接着一陣,但是等了好半天,也沒發覺自己的身有任何變化,李不忘又開始不明白了,這傢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兒,又不打算控制自己了嗎?

大半夜的時候,人這心裏一放鬆很容易犯困,尤其是李不忘這多年的生物鐘,一到了這個時間段,那是肯定要睡覺的。

想着既然現在沒什麼反應,更沒什麼解決辦法,還不如好好休息休息,興許等到自己休息夠了,也能想到更多的方法也說不定呢!

這個想法讓李不忘再次走出書房,只是這一次,李不忘根本不管傭人們的目光,直接回到了自己的房間,簡單的收拾了自己幾下之後,這麼睡着了。

不知道過了多久,李不忘開始覺得有人在呼喊自己的名字,只是這個聲音一會兒遠,一會兒近,也辨別不出來到底是在什麼方向,弄的李不忘相當的煩躁。 第127章謝半雨,你是不是不要我了?

「謝小姐,你好。」

老人朝著謝半雨伸出手,謝半雨微微點頭,同樣握住了老人的手。

「請容許我先做一個自我介紹,在下是蘇格蘭愛丁城堡的管家,也是隸屬於段家的僕人——比爾德·弗格斯。」

「那你和景霽認識,對嗎?」

「沒錯,他是我的少爺。」

謝半雨沒有想到段景霽家中這麼富有,居然還有專門的僕人。

「那你找我是想做什麼?」

謝半雨小聲的問,心中已經隱隱有了一個不好的預感。

「我要帶少爺回去,但聽說少爺失去記憶,所以希望你可以引路帶我去見少爺。」

「帶他回去?去Y國?我不同意。」

謝半雨搖著頭說,其實她心裡一直都清楚,他並不是屬於這裡的,但是當得知他要離開時,謝半雨的心裡還是好難受。

「他的病還沒有好全,他還離不開我。」

「謝小姐,請你注意自己的分寸,難道你想讓少爺永遠在酒店工作嗎? 錦年流殤,終成錯 你的命都是少爺救的,你就打算這麼報答他的恩情嗎?」

弗格斯的話讓謝半雨根本沒法反駁。

最終還是謝半雨妥協了,謝半雨沒有乘坐弗格斯的高檔汽車,選擇了走路。

半個小時后,幾人來到了謝半雨家樓下。

「你就讓少爺住在這種鳥窩一般大的地方?」

弗格斯斥責道,隨後大步上樓,敲了敲房門。

段景霽聽到敲門聲,以為是謝半雨那小迷糊又忘記帶鑰匙了,立刻跑過來開門。

「半雨,我今天學會拖地,洗碗……」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