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子墨把手放在了大壯的頭上,紫雷在大壯的身上不斷的穿梭著,不一會大壯身體里爆發出了強大的衝擊波,但是被木子墨強行壓制住了。

「我感覺我現在的身體好輕盈。」

大壯看著自己的雙手喃喃自語著。

「現在我傳授你一些心法和劍訣,剩下的就靠你自己了。」

木子墨從空間戒指里拿出來幾本書,分別是《虛空心訣》,《九天玄劍訣》還有木子墨自創的《劍訣》。

當大壯拿到這三本書的時候興奮不已,立刻按照自己的直覺找到了一個鋒力濃厚的地方,對鋒力,沒想到這個世界上擁有元氣的人是這樣的稀少,怪不得有些國家,元氣是貴族的象徵,有些國家元氣是惡魔的象徵,現在木子墨也多多少少的有些理解了。

時間一天一天的過去了,木子墨無時無刻的關注著大壯,而大壯也沒讓木子墨失望,短短的一周時間過去了,大壯就擁有了鏡的實力,而且還在逐漸攀升,而他所掌握的三本秘籍里,《虛空心訣》算是得心應手了。

這也是為什麼大壯的修鍊飛速的原因,因為他能找到增加修鍊速度的最主要方法,而他修鍊的《劍訣》卻出奇不理想,至於《九天玄劍訣》大壯卻玩出了很多的花樣,這讓木子墨暗暗稱讚。

又一周的時間過去了,大壯的實力已經達到的躍的實力,在這樣下去的話,大壯一定會提前完成木子墨所交給他的任務。

又一周的時間過去了,眼看大壯就要進階半神的實力,天空中的白雲突然變黑,難道是天劫?木子墨不忍心這麼一個有天賦的人死於天劫,死死盯著天空,當天劫降落下來的時候,木子墨傻眼了。

因為雷電的顏色不是紫色,而是從未見過的藍色,木子墨不敢上前接住這個藍色的雷電,因為它與紫雷有著天差地別的區別。

而大壯被藍雷轟擊了一段時間,竟然毫髮無損,只是衣服破碎了而已,看來大壯是可以躲過藍雷天劫,果然最終烏雲消失不見,而大壯的身上也出現藍雷。

「師傅!」

大壯跪在木子墨的面前,大喊著師傅,當自己擁有了強大的力量還不忘本,這讓木子墨很驚訝,沒想到他是如此忠誠的一個孩子。

「你都已經得到了這麼強大的力量,為何還要拜我為師?你完全可以自稱一派,帶著你的族人走向巔峰!」

聽到木子墨的話語,大壯不敢抬頭,他知道木子墨說的話是真心話,自己也知道,自己可以這麼做,但是卻不能這麼做,一日為師終身為父,這個道理大壯還是懂的。

冷酷總裁的甜心寶貝 夫人她有鈔能力 「不,您是我的師傅,您教導了我修鍊的方法,所以我才有今天的成就,所以,師傅請收下我吧。」

大壯依舊跪在地上,等待木子墨接下來所要說的話。

「好!我可以收你為徒,但是你的家鄉不可以再有任何人進行修鍊,這是原則!」

大壯眼中閃過一絲失望,木子墨知道大壯也希望自己的父母也可以修鍊,這樣就可以長壽了,畢竟成神之後,壽命增長了很多,至於到底增長了多少,這個是因人而異的,沒有準確的數值。

「從今天開始,你的名字就叫做白無邪!」

「謝師傅賜名。」

「這段時間你好好陪伴家人吧,什麼事情該做,什麼事情不該做,不用我一一去說吧?一周后我們啟程。」

白無邪點了點頭。

接下來的日子白無邪守候在自己的父母身邊,盡著自己的孝道,又一次想給自己的父母疏導經脈,木子墨都看在眼裡,本來想阻止他的,可是木子墨想起了自己也有父母,而自己最後也沒有救下他們,所以木子墨就看著白無邪做了這一切。

一周的時間很快的就過去了,木子墨依舊坐在那個山峰上,任憑風吹雨淋,木子墨都不曾換過位置,在這裡等待著白無邪,當白無邪走到木子墨身邊的時候,跪在了木子墨的面前。

「師傅請您責罰我吧。」

「你何罪之有?」

「我為自己的父母疏通了經脈。」

「那是你的孝心使然,並不是私心,起來吧。」

白無邪站了起來,他現在是發自內心的尊敬著木子墨,畢竟木子墨不但疏通了自己的經脈,還傳承自己武學心法。

「走吧,我還有事情要辦,可能接下來的日子,並不是你想象的那樣輕鬆了,無邪。」

白無邪點了點頭,他其實也做好了一些心理準備,自己的父母也不斷的叮囑著白無邪,世道險惡。

說著木子墨渾身被紫雷所包裹,一抬手,白如玉和白無邪身上也出現了紫雷,就這樣三個人離開了這個星球,而在小村子里白無邪的父母看著天空含著眼淚,自己的孩子要去追逐夢想了,這讓他們既開心又失落,也許以後再也看不到自己的孩子了。

在宇宙中白無邪因為擁有藍雷的緣故,可以輕鬆的跟上木子墨的速度,而白如玉無奈之下只能踩著木子墨的白耀在宇宙中飛行著,不知道芊靈兒現在在哪顆星球上,過著什麼樣的生活。

正當木子墨三人路過一個宇宙的時候,三個人竟然瞬間失去了力量墜落到了一個星球上,而這個星球很像以前的藍星,有著高科技的文明卻沒有強大的元氣和鋒力,而這個星球好像是被什麼封印了鋒力和元氣。

但木子墨等人清醒過來的時候發現自己躺在草地上,幸虧周圍沒有人,而白如玉和白無邪此時也醒了過來。

木子墨併發出強大的紫雷,還有有紫雷的存在自己被封印的力量也得到了解放,而白無邪也釋放出藍雷,自身的力量也得到了恢復,木子墨把手放在了白如玉的頭上,一道紫雷貫穿了白如玉的身體,白如玉也恢復如初了。

既然來到了這個星球那麼就尋找一下這裡有沒有芊靈兒的蹤跡,木子墨三人走在大街上,雖然衣服特別顯眼,但這也是沒有辦法的事情,這時木子墨發現這個星球上所用的貨幣正是當初藍星上的貨幣,一模一樣。

木子墨翻找了一下空間戒指,萬幸自己當初留下了不少這樣的貨幣,趁著這個機會木子墨買了一些衣服,又住在了一個旅店裡,木子墨三個人換好衣服之後再次走在大街上。

一個賣電視的商店,電視里播放著一段視頻,而這段視頻里的女主角很像芊靈兒,也許這就是最新的線索也說不定呢。

木子墨不斷的問著周圍的人最後才了解到,電視中的少女是前些日子剛剛火起來的少女,名為靈玉兒,名字讓木子墨想入翩翩。

看來要從尋找這個女人下手了。

接下來的日子裡,木子墨三人不斷的奔波,試圖問出靈玉兒的下落,無論是用錢還是用什麼都是沒有得到任何消息,因為這個靈玉兒在很久之前突然就人間蒸發了一樣。

這可怎麼辦,正當木子墨焦急的時候,一個新聞播放了出來據說在某個深山裡發現了一個天坑,而在這個天坑裡發現了很多奇形怪狀的怪獸,按照正常來說,這樣的新聞不可能出現在老百姓面前。 當木子墨等人來到這個天坑的時候,可以聞到裡面濃厚的腐臭味,不知道這裡面有著什麼樣的存在,木子墨用紫雷當做燈一步一步走了下去,但是這裡的味道的確讓人髮指。

當走到一定深度的時候,發現裡面有很多的屍體,都是普通人類的屍體,木子墨的腳下也有不少的屍體,肯定這裡發生過什麼。

「吼…」

一聲低吼吸引了木子墨的注意,當木子墨尋著聲音走過去的時候,發現一隻怪物,而這隻怪物木子墨在上清宮的藏書室里看到過,它是由陰氣聚集的存在。

「吼…」

吼聲不斷,這讓木子墨等人頭皮發麻,其實並不想惹上這樣的存在,可是為了尋找到芊靈兒的下落,必須前行,但是這個怪獸彷彿不希望木子墨等人前進。

就這樣攔在了木子墨等人的面前。

「讓我們過去,我並不想傷害你。」

這個怪獸彷彿可以聽懂木子墨所說的話一樣,搖了搖頭,依舊站在這裡,木子墨的耐心此時已經沒有了,準備動手了。

「吼!!」

怪獸怒吼著,木子墨召喚出夜魅,一刀斬了過去可以看到的是金屬之間摩擦出來的火花,沒想到他身上的鱗甲竟然如此的堅硬,這讓木子墨很驚訝。

就這樣木子墨不斷的揮舞著自己的長刀,可是無法破開對方的防禦,木子墨此時特別興奮,終於找到了一個可以勢均力敵的對手,立刻召喚出了白耀,增加自身的強度,瞬間提升紫雷。

正當木子墨打算大幹一場的時候,這個怪獸竟然躲在角落瑟瑟發抖,木子墨一臉懵逼看著面前的怪獸,這時發生了什麼?

「你這是做什麼,站起來,與我一戰。」

怪獸依舊瑟瑟發抖的樣子,木子墨嘆了一口,什麼也不想說了,機選向前走吧,正當木子墨打算繼續前進的時候,怪獸再次攔住了木子墨的去路,白無邪一氣之下一拳就將這個怪獸打飛了,原來是一個紙老虎。

我用餘生紀念你 木子墨等人走進了深處,看到不少人被吸到牆壁上,牆壁彷彿在吸取著這些人的生命力,木子墨皺了皺眉頭繼續向前走著。

越往深處,腐臭的味道越來越濃烈,木子墨也看到了自己要找的人,不遠處,神似芊靈兒的少女被吸附在牆壁上,看著她慘白的臉色,木子墨心中特別心疼。

立刻走了過去打碎了牆壁,將她救了下來。

「你是?」

果然這個人並不是芊靈兒。

「我們好像在哪裡見過,我好像認得你。」

聽到她說出這麼一句話,木子墨皺了皺眉頭,難道她與芊靈兒有著一些關係,或者說她就是芊靈兒?

現在這些事情都不重要,最主要的事情就是離開這裡,這時一個黑衣人出現在木子墨的面前,木子墨將這個女孩子交給了白如玉,拿出刀劍虎視眈眈的看著眼前的黑衣人。

「這個女孩子你不能帶走,她也不是你尋找的人。」

木子墨緊緊的等著對方,生怕對方搶走這個女孩子。

「你是誰?你怎麼知道她不是我尋找的人,難道你知道我要尋找誰?」

黑衣人沒有回答木子墨的話,而是自顧自的在周圍來回移動著,瞬間一劍斬了過來,木子墨也用夜魅抵擋著攻擊,可能是因為夜魅過於鋒力,直接將對方的長劍斬出來一個小缺口。

黑衣人身上爆發著強大的黑色氣息,迅速的沖了過來,攻擊的速度非常快,給人的感覺好像有八隻手在不斷斬擊一樣,這讓木子墨特別吃力。

木子墨連連後退,因為兩個人的攻擊力特彆強,周圍的石頭全部破碎,一些人也因此得救,但是沒等他們跑出去幾步,就化為了濃水,至於原因,沒有人知道。

木子墨不斷的抵擋著對方攻擊,也不斷的想辦法反敗為勝,明明在北宇宙自己的實力很強大,為什麼對方可以這樣的剋制自己。

正當自己的兩個徒弟樣幫自己的時候,木子墨轉身大喊。

「快走!帶著她快走!」

白如玉和白無邪帶著那個女孩子頭也不回的離開了這裡。

而整個天坑也逐漸的開始坍塌,這樣下去木子墨肯定會被埋在裡面的。

「真·劍技·黑月。」

四道劍氣衝天而起,打開了一個出口,木子墨飛到了天上,而黑衣人也追了上來,黑衣人手中的長劍在顫抖著,彷彿是因為什麼在生氣一樣。

「你!你!你竟然把我的心血毀於一旦!該死!」

說著黑衣人再次沖了過來,而不遠處一些不知死活的人類開著直升飛機想直播現在發生的情況,木子墨本想救下來他們的,但是現在自己都自身難保,只能看著直升飛機被自己與黑衣人碰撞造成的氣勁所吹飛。

木子墨看著直升飛機墜入大海,閉上雙眼,本來木子墨已經不希望再出現犧牲了,畢竟這裡很想自己曾經的故鄉,自己很想保護住這個地方,可是為什麼自己的面前偏偏出現了這麼一個變態!

木子墨身上的紫雷狂暴的閃爍著,看到紫雷的黑衣人不斷的後退著,好像特別害怕這些紫雷一樣,木子墨也抓到了對方的弱點,將紫雷包裹在長劍和長刀上,開始繼續進行的攻擊。

因為紫雷的緣故,黑衣人連連敗退,畢竟在這個世界上邪不勝正,很正常的事情,最終木子墨簡簡單單的一擊將對方轟出了這個星球,木子墨也追了出去,站在宇宙當中木子墨發現對方的實力在逐漸攀升。

「你個傻瓜,宇宙才是我才主場,這個星球只是西宇宙的一個投影,只是那個小姑娘很奇怪,她竟然是獨立存在的。」

木子墨也開始懷疑那個女孩子的身份了,難道她是芊靈兒失散多年的妹妹?也不像啊,看來只有帶著她找到芊靈兒才能真相大白。

但是現在最主要的問題是解決面前的這個黑衣人,只有他死掉了木子墨才可以放心的離開,但是面前的這個黑衣人的實力逐漸在攀升著,不知道什麼樣的實力才是他的極限。

正當木子墨苦惱的時候,北宇宙中存在著一些細小的紫雷,而這些紫雷竟然全部融入到了木子墨的體內,這個時候木子墨的實力也開始逐漸的攀升。

「這….這不可能!我不相信,你怎麼可能也能將自己的力量進一步的提升?你並不是我們一族的人!」

我們一族?看來這個人大有來歷,可惜不能留下活口,否則後悔的肯定是自己不用想了。

兩個人的戰鬥一觸即發,在宇宙中不斷的碰撞,每一次的碰撞兩個人都會將周圍的隕石毀滅成粉末狀,就這樣兩個人在宇宙中大戰了三天三夜,依舊沒有分出勝負。

木子墨氣喘吁吁的看著黑衣人,黑衣人也氣喘吁吁的看著木子墨,如果現在兩個人不是敵對的狀態,應該是很好的朋友,可惜雙方都恨不得對方死的不能再死。

兩個人簡單的恢復了一下,開始了第二場戰鬥,就在兩個人打的正激烈的時候,從星球中發射出來了一道鐳射炮,一道鐳射炮直接將兩個人分開,而兩個人都氣憤的看著星球上的一個島國,兩個人同時使用鋒力將這個島國毀滅。

兩個開始繼續的戰鬥,而星球上竟然開起了世界會議,他們特別害怕木子墨和黑衣人將這個星球毀滅掉,誰知道他們本來是一同希望拯救這個國家,看到了島國的毀滅,一個個都瑟瑟發抖,都不在研究什麼抵擋外敵了。

這些東西木子墨並不知道,現在的他不斷的戰鬥著,這樣高強度戰鬥已經很久沒有遇到過了,身上傷痕纍纍的,而對方也好不到那裡去。

兩個人都已經消耗的差不多了,但是木子墨卻邪邪的一笑,從空間戒指中拿出了四個小瓶子,一口喝了下去,身上的鋒力和元氣不斷的恢復著,就這樣木子墨再次回復到了巔峰狀態,緊接著又拿出果酒大口大口的喝了起來,身上的傷口也快速的癒合著。

木子墨再次沖了過去,誰知道黑衣人竟然再次爆出了黑色的氣息,而且比之前還要可怕。

「你聽說過愈戰愈勇嗎?」

說完這句話黑衣人一拳將木子墨打飛,隨後一劍斬了下來,可惜的是斬到的是木子墨的虛影。

「劍技·無痕!」

木子墨再次出現時候是黑衣人的身後,最終木子墨將這個黑衣人攔腰斬斷,用紫雷將他化為飛灰,而身旁的星球也開始崩潰隨後消失不見,宇宙中只剩下了木子墨和他的兩個徒弟,還有一個少女。

果然這個少女是獨立存在的。

「那個,請問我的家…」

木子墨走了過來搖了搖頭,如果不是白無邪用鋒力支撐著少女的呼吸,現在她就窒息而亡了,看來現在需要尋找一個適合人類居住的星球,在仔細研究這些東西。

就這樣木子墨等人在宇宙中不斷的飛行著,而這個名為靈玉兒的少女也好奇的看著周圍的星辰,這可是她有史以來第一次來到宇宙,也是第一次看到這樣的星辰。

此時木子墨心中擔心的是芊靈兒,真的很害怕芊靈兒發生意外,內心不斷的祈禱著。 不遠處一個青色的星球吸引的木子墨的注意,最終一行四人在這個星球上降落。

因為靈玉兒剛剛來到這個星球的緣故,根本無法適應這裡的氣候,感覺特別的難受,也幸虧有木子墨用鋒力幫她適應這裡的環境,就這樣一行四人在這個星球上安營紮寨。

「我從來沒有想過離開地球。」

原來鏡像的藍星名字叫做地球,可是這個地球消失以後,為何靈玉兒會真實存在呢?這真是一個謎團。

「靈玉兒,你的星球消失不見了,為何你還可以出現在這裡?」

靈玉兒小腦袋一歪,思考著這個問題,隨後說道。

「我記得我經常做一個夢,一個很像我的女孩子一直在呼喚著我,讓我去尋找她,她告訴我,只有見到了她,我就會知道我想知道的一切,你們認識這個女孩子嗎?」

木子墨點了點頭,的確靈玉兒夢中的女孩子是芊靈兒沒有錯了,只是不知道發生了什麼變成了現在這個樣子。

不遠處一個村姑在洗衣服,但是她的發色吸引了木子墨的注意,沒想到的是她的發色竟然是純白的,木子墨記憶中的有純白色頭髮的只有白雪柔。

木子墨走上前去,而木子墨身後的人卻一臉疑惑。

「請問,你認識一個叫做白雪柔的人嗎?」

這個村姑抬起頭,大約也有三十多歲的樣子,她疑惑的看著木子墨。

「我就是,請問有什麼事情嗎?」

木子墨震驚的看著眼前的這個人,她竟然也是白雪柔,而她轉過來的一瞬間,木子墨看到她的臉龐是多麼像白雪柔本人,就是年老了一些而已。

「媽媽。」

一個小男孩跑了過來,白雪柔不斷的教訓小男孩貪玩。

「我們是旅行者,如果方便的話可以讓我借住一段時間嗎?」

白雪柔思考了一下就點了點頭,算是答應下來了,當來到了她所居住的地方,竟然是一個殘破的稻草屋。

「就是簡陋了點,見笑了。」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