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個人慌張的跑了過來,「將軍,不知道怎麼回事,院子里爬進來很多蛇!」

「蛇有什麼好怕的?」尚坤呵斥道,「慌什麼?」

「不是,將軍!是太多了!」那個人滿臉的驚慌,一點沒有因為尚坤的發火減少半分。

「去看看!」李萬軒從屋裡走出來說道。

兩人跟著來人往前面走去,還沒走到外面,就看到不少人慌亂的往裡面跑著,有人拿著砍刀不停的砍著地上,竟然還有人對著地上的蛇開槍!

但是,隨著尚坤看清那些人腳下和後面的情形后,他的眼睛瞪大了。

只見地上密密麻麻的數不清的蛇,從四面八方爬了過來,各種各樣的毒蛇交錯著前行,就連常年住在這裡的人,也沒有一下子見過這麼多的品種。

屋檐上,忽然垂下來很多蜘蛛,拉著蛛絲,差點掉到李萬軒的頭上。

「快走!」尚坤拉著李萬軒往後面跑去。

後面,蓬卡住的地方,周圍似乎也有動靜,只不過相對其他地方少了很多。

「蓬卡大巫!」尚坤高聲叫道,「快來幫忙!」

蓬卡在屋子裡站起來,走到門口,看到疾步而來的尚坤面無表情。

「蓬卡大巫!」尚坤和李萬軒一起跑到他身邊,指著後面密密麻麻的蛇說道,「院子里忽然就出現了很多蛇!」

蓬卡眼睛微眯,嘴巴里快速的說著什麼,然後就看他從懷裡掏出一個紙包,打開撒了出去。

一陣黃色的粉霧飄散在他們面前,那些蛇見狀,忽然就像失去了方向似的,四下逃竄。

可是,「那邊!」尚坤忽然指著側面大叫道。

李萬軒和蓬卡扭頭看過去,就看到很多老鼠,蜘蛛和數不清的螞蟻黑壓壓的過來了。

放眼望去,讓人頭皮發麻!

「有人竟敢來這裡下蠱!」蓬卡冷笑了一聲,轉身回到屋子裡,尚坤和李萬軒趕緊跟了進去。

蓬卡從身前的瓶瓶罐罐里不斷的往身前的火盆里倒著東西,然後又從旁邊的一個罐子里掏出一隻蠍子扔了進去。

「放心,雕蟲小技!」蓬卡竟然說出一句華國語來。

「怎麼辦?」尚坤的額頭都見了汗了。

「馬上就讓他見識見識什麼才叫真正的降頭師!」蓬卡的話音未落,莊園里的燈忽然全都滅了,頓時陷入了一片黑暗之中。

外面不斷傳來人的驚叫聲和慘叫聲。

「快看!」李萬軒忽然指著右側說道。

在黑暗裡,就像有一塊移動的黑布似的,往這邊伸了過來。

「是……法老蟻……」尚坤這回臉色真的變了,就連蓬卡的臉色也異乎尋常的凝重。

「最好離開這裡!」蓬卡說道,「似乎我的降頭術不能對付這些螞蟻。」

尚坤一聽急了,來回在門口走了兩圈,「跟我來!」說完,他立刻往後面走去。

那裡是芭蕉林,在那邊有個誰都不知道地方,是一個芭蕉葉子堆起來的木架子。

尚坤三兩下把芭蕉葉拿掉,木架子推到了一邊,地面上露出一個木板,他回頭對李萬軒說道:「李兄弟,我們先離開這裡,到了安全地方后,就立刻找人去秦嶺!」

李萬軒笑著點點頭,用手扶了下額頭的碎發,「都聽將軍的!」

尚坤忍不住打了個哆嗦,伸手把木板掀開,露出一個黑黝黝的洞口來。

「李萬軒!就這麼著急離開嗎?」忽然,一道戲謔的聲音傳來,三個人嚇了一跳,來來回回的看著是什麼人說話。

「嗤!真是越來越讓我看不起你了!沒想到,當年堂堂的李家大少,現在都學會鑽洞了!」那個聲音還在繼續,但似乎離得更近了!

「快走!」蓬卡大巫在後面使勁兒的推了尚坤一把,緊接著把李萬軒也推了進去。

他轉過身,身後的樹梢上,迎風站立著一個人影。 「我想,你就是那個降頭師吧!」周天淡淡的問道,從上到下俯視著蓬卡。

蓬卡見到周天就是一驚,雙手合十,嘴裡大聲的說著周天聽不懂的話。

「嗖」的一聲,周天手腕上的小蛇忽然竄了出來,一口咬在蓬卡的胳膊上。

「啊!」蓬卡慘叫一聲,想要甩掉胳膊上的蛇,結果,小蛇早就回到了周天的手上。

周天從樹上跳了下來,「想跑?」低頭跟小蛇說道:「你先去追人,這個降頭師就留給我吧!」

小蛇吐了吐信子,閃電般竄進了地上的黑洞。

蓬卡的胳膊肉眼可見的變黑了,還不斷像上蔓延,他忍痛想要阻攔已經來不急,從口袋裡掏出一包東西,一把按在了胳膊上的傷口。

「去死吧!」蓬卡邪笑著看著周天。

忽然,周天感到眼前一片模糊,哪怕只是瞬間,也讓他心裡警鈴大作,不能小看了這個降頭師。

可是,周天瞬間清醒后,發現眼前的降頭師已經失去了蹤跡!

他趕緊仔細看向周圍,在他右邊的地上,一個隆起地面的小土包緩慢的移動著。

周天折下一根樹枝,運起本源之力一把甩了過去。

就見那個小土包猛地停住了移動,然後從地面炸了開來,蓬卡口裡吐著鮮血從地下鑽了上來。

「你……」蓬卡指著周天,「壞我大事……」

周天剛要過去,就見蓬卡忽然對著天上一聲尖叫,「嘭」的一聲,身體變成了一片血霧。

季少,我投降 周天趕緊飛身往後退,以免被血霧沾染上。

就這麼一轉眼的功夫,外面邵晨帶著人已經沖了進來,莊園里的人不是被蛇咬傷中毒,就是被他的人殺了。

等到黑鷹帶著劉佟和尕姑他們過來的時候,周天正在黑洞口往裡面看。

「人呢?」邵晨問道。

「那個降頭師應該死了,李萬軒和一個人下去了,那個人應該就是尚坤!」周天道:「我讓蠱王去追了!」

「哦!」所有人都鬆了口氣。

「我去看看去!」周天說完就跳了進去,邵晨攔都攔不住。

回頭趕緊招呼人,「趕緊跟上!」

但是,話剛出口,黑鷹和劉佟已經一前一後跟著進去了,邵晨氣的一跺腳,「一個個的都不要命啦!」

剛過來的土狼也要下去,被邵晨攔住了,「算了,你帶人把這裡處理一下!」

尕姑和月姑把自己的本命蠱招了回來,院子里的所有蛇啊螞蟻老鼠什麼的,漸漸的散去了,院子里也亮起了燈光。

地下,周天跳進去后才發現,這裡就是個逃命用的地道,也沒有多長,也就二三十米就到頭了。

出來后,周天才意識到自己真的是大意了。

這裡是莊園外面的一條路,而路邊留下的車輪印子,說明,兩人已經離開了。

可是,兩邊都有車離開,一時間還真的無法判斷他們到底是往那邊走了。

跳上樹梢,周天往兩邊望去,就見遠處至少有四五輛車在飛馳,而越來越遠的距離,根本看不清楚李萬軒究竟坐在哪輛車裡。

「啪」的一聲輕響,小蛇從旁邊跳到了周天的肩膀上,順著胳膊爬到了他的手上。

「你也沒跟上是不?」周天看著它好像很不高興的樣子就問道,「沒事,早晚要抓到他!」

身後傳來響動,黑鷹和劉佟從裡面鑽了出來。

「哥!」

「老闆!」

「回去吧!」周天道。

「跑了?」黑鷹道,「這小子現在長能耐了!」

「跑的了和尚跑不了廟!回頭讓六子查查!」周天道,雖然心裡有點遺憾,但也知道現在不是追人的好時候。

「我讓大仙兒跟著,肯定能找到他!」劉佟剛要動手,周天一把拉住他。

「別耽誤時間,我們要馬上離開,以後有的是時間收拾他!」周天道。

三個人沿著地道回到了莊園裡面。

邵晨已經讓人把莊園裡外搜索了一遍,並沒有什麼其他發現。

「準備撤退!」 位面三國爭霸 邵晨說道。

所有人立刻快速的從各個方向離開了這裡。

很快,莊園里就安靜了下來,過了半個小時候后,尚坤終於帶著人怒氣沖沖的回來了。

「給我圍住了!」尚坤站在車上大聲的喊道。

跟來的車立刻呈包圍狀圍住了莊園,車上架起了機槍,槍口都對準了裡面。

邵晨和周天帶著人已經回到了之前的叢林里,邵晨讓其他人都往回走,他和周天以及六子留了下來。

六子手裡拿著手掌大的電腦,對著上面按了好幾下后,扭頭看向邵晨。

邵晨一點頭,他立刻又點了一下屏幕,就看到不遠處的莊園,加二連三的響起了爆炸聲。

「走!」邵晨說道,三人扭頭就往回跑。

到了最開始的地方后,稍微做了一些修整,所有人又按照來的時候,分成了兩隊,往國內返回。

安全的過境后,天色早就大亮了,周天的車開進了來的時候那處兵營。

又過了幾個小時,邵晨帶著人回來了,所有人又立刻坐上直升機回到了楊家寨。

一連串的行動,只用了一天一夜,不可謂不快!

在楊家寨,楊文坤早就讓人準備好了飯菜迎接周天一行人。

「大祭司辛苦了!」楊文坤和幾位長老對著周天行禮。

「沒什麼,這次尕姑和月姑辛苦,讓她們先去休息吧!」周天道。

尕姑和月姑行過禮后離開了,剩下的人都在楊文坤和長老們的熱情邀請下,在大祭司門口的空地上,在擺好酒菜的桌前坐了下來。

寒暄過後,眾人開始吃飯,周天跟楊文坤說道:「等會兒吃過飯後,你讓四長老家大兒子過來一趟,另外把得過病的人也叫過來幾個。」

楊文坤連連答應了下來,吃過飯就吩咐人叫人去了。

安排好邵晨他們休息后,周天帶著楊文坤和長老們以及叫過來的那些人一起回到了他的房間。

他先給四長老家的大兒子看了看,身體里的黑霧已經不見了,周天忍不住面露驚喜,看來他們果然猜的沒有錯,這場瘟疫就是那個降頭師下的降頭引起來的。

其他人,周天也挨個看過了,得到了和四長老大兒子一樣的結論。

讓他們離開后,周天跟楊文坤和長老們說道:「果然不出所料,真的是那個降頭師搗的鬼!」

「這麼說,他已經被大祭司殺死了?」大長老激動的問道。

「應該死了吧!」周天有些不確定,就把當時的情形說了一遍。

「不好說啊!」大長老說道,「按道理,只有下降頭的降頭師死了,下的降頭才能解除,但是從大祭司剛才說的來看,那個降頭師難免用了什麼秘術逃脫了!」

「可是現在所有人體內的小蟲子都沒有了啊?」周天問道。

「所以,如果那個降頭師沒死的話,也肯定是被你重傷,難以支撐他下過的降頭!」大長老道。

這可出乎周天的預料,他雖然眼看著那個降頭師受了他一擊之後,在他面前化成了血霧。

但他心裡始終不能確定他是不是真的死了,因為有之前巫師的例子在前。

現在又被大長老這麼一說,心裡更是有些不確定了。

「不管怎麼說,現在的降頭已經解了,就算他沒死,估計也丟了半條命,以後有時間再找他算賬!」周天道。

「也只能這樣了!」所有人都點頭。

「寨子里還是不能放鬆,防止我們走後他們回來打擊報復!」周天道。

「謹遵大祭司吩咐!」楊文坤和長老們都恭敬的給周天行禮。

周天也不多留他們,說完了事情就讓他們離開了。

站在廊檐下,放眼看著整個苗寨,周天給邵晨打電話讓他上來。

「這裡真不錯!」邵晨沒一會兒就來了,和周天一起站在廊檐下看著整個楊家寨。

「是啊!要不是尚坤他們喪心病狂,這裡又是一番景象!」周天也感嘆道。

「叫我上來什麼事?」邵晨問道。

「就是跟你說一聲,這次疫情真的是降頭師搞出來的,現在那個降頭師被我重傷,就算不死也丟了半條命!剛才我給得過病的人看過了,降頭已經解了,過不了多久,疫情就會消失了!」周天道。

晨一聽,也不跟他廢話了,立刻打電話跟上面彙報。

山清水美,夜風微佛,周天他們休息了一夜后,就準備離開回京都。

楊靈有些不舍,但也沒有太難過,又帶了很多土特產跟著周天回了京都。

從邵晨基地回來后,周天才知道家裡已經把裴東抓住了。

又聽說他身上綁了很多炸藥,頓時連連后怕,不自覺的又擔心起廖亦菲他們以後的安危來。

「裴東交給沈部長后,有沒有傳什麼消息回來?」周天問廖亦菲。

廖亦菲搖搖頭,「這要問我哥!」

「行,晚上多做點菜,我去叫師兄和廖伯伯也過來吃!」周天道。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