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了照明用的火把,對於成功穿越地底通道便更多了幾分把握!

莉亞快走幾步將火把取了下來。手指輕輕一彈,從指尖綻放而出的一撮橘紅色火苗毫不費力將火把給點燃了。

火帶給人溫暖和光明的同時,也給人勇氣和希望!火把點燃的瞬間,似乎連心中的恐懼都被驅散了不少。

看著指尖消散的火光,莉亞明亮的眼中閃過一絲暗淡。

自己彷彿天生就擁有超乎尋常的魔法天賦。不但能操控火焰,還能讓沸騰的水瞬間凝結成冰。然而這一切並沒有讓自己獲得該有的誇讚和榮耀。相反,聖堂和仙塞都以自己是女巫的後代為借口拒絕入學。而同齡的夥伴也一一疏遠。伴隨童年成長至今的唯有凱恩爺爺的關愛和諄諄教導以及他書房內那一本本厚厚的冒險筆記。

想到爺爺,莉亞揮散了腦海中臨時湧上的記憶。伸手從腰間抽出了短劍,高舉著火把,抬腳走向了一片漆黑的穀倉。

一聲聲令人骨頭髮軟,淅淅索索的啃噬聲不時從破舊的穀倉深處傳來!

火光掩映下,角落深處亮起了一雙雙慘碧色的眼睛!

那是什麼?莉亞舉著火把的手不由一抖!輕巧的短劍在手指的顫抖中似乎比平時沉重了許多。

「吱吱……!」連串的尖叫聲中,隨之而來的是一陣陣利爪摩擦地面后特有的凌亂聲響!

搖曳的火光中,只見一道道如野貓般大小的黑影,閃電般四散著從角落中沖了出來!

是老鼠!

莉亞可以對著天堂發誓,自己從沒見過這麼大的老鼠!

「別過來!」惶急之下!莉亞本能地胡亂揮動著手中火把,口中大聲發出呼喊!

晃動的火光引起了鼠群的慌亂!然而他們卻沒有就此退去!

莉亞環身轉了一圈,只見一隻只體形碩大的老鼠成群結隊地蹲在周圍,上百道幽幽的目光,帶著貪婪和對食物的渴望,正死死盯著自己!

這時!

「咔擦」一聲輕響,彷彿樹枝被風吹斷的聲音從門口的方向傳來。在這四下無人的廢棄磨坊中聽起來別樣的刺耳!

「誰?誰在那兒!」莉亞猛然一驚,急忙回身觀看!

然而就在她轉過身的瞬間!

「吱吱……」伴隨著聲聲令人頭皮發麻的尖叫,對新鮮食物的渴望讓飢餓的鼠群選擇發起了進攻!

莉亞只覺手臂一沉,緊接著肩膀上傳來一陣鑽心的劇痛!她急忙偏頭一看,眼角的余光中,只見一頭體形特別巨大的老鼠正趴在自己的肩膀上!顫動的嘴唇上猶帶著血漬,而身上輕薄的皮甲完全無法抵擋它那尖銳的牙齒,瞬間便被輕易的咬穿!

「呀啊!快滾開!」莉亞口中失聲尖叫!

「噹啷」一聲,短劍在慌亂中掉落在了地上,發出一聲要命的脆響!

莉亞拚命揮舞著火把,不知哪裡來的勇氣和力氣,伸手一把抓住老鼠的一條前腿,將它從肩膀上給拽了下來,狠狠扔了出去!然而就在同一時刻,雙腿和後背彷彿綴上了重物一般,同時變得沉重。耳畔緊接著想起了一聲聲牙齒和利爪刮擦撕裂皮革的聲響!

有更多的老鼠跳到了她的身上!併發起了攻擊!

「不!不要!」莉亞惶急之下,口中連聲發出尖叫!

黑暗之中,只見她淺褐色的雙眸隨著這一聲驚呼,閃爍出兩點詭異的淡金色!隨即變作了兩團滲人的猩紅!

「轟!轟!」伴隨著連串火焰燃燒發出的聲響,一團團明亮的火光,帶著毛皮灼燒后發出的焦臭,將整個穀倉照的透亮!

「吱吱……」慌亂的驚叫聲不絕於耳!地面上的鼠群在火光燃起的霎那彷彿見到了天敵,尖叫著四散奔躥!

莉亞劇烈地喘息著,眼見鼠群退去,腳下不由一軟坐倒在了地上。髮絲散亂的臉上劫後餘生一般滿滿皆是驚魂未定。

那種感覺又出現了!

每當面臨巨大的危險。體內總有一股神秘的力量會出現,讓自己化險為夷。

幸好這一次它出現了!腦海中閃過身體被這些噁心的老鼠爬滿,血肉被他們無情撕咬吞噬的畫面,莉亞情不不禁打了個冷顫。隨即費力地抬起手臂放到了眼前。被撕破的皮甲下,肌膚上一道道抓傷和噬咬的痕迹血已經止住,傷口也已經開始變淡。

「果然還是同以前一樣呢。」莉亞輕聲嘆了口氣。腦海中不由又被勾起了回憶。

記得年幼時有一次曾經從鎮子里的那顆大樹上摔了下來。後來聽爺爺說起,自己體內碎裂的骨頭已然深深戳進了內臟,就連聖壇的教士在看過之後也已經放棄了施展聖術進行治療。就差沒有當場宣告自己的死亡。

然而在屋子裡躺了一夜之後,第二天一早醒來,那一身要命的傷勢卻宛如奇迹般的癒合如初!自己在意識模糊的時候第一次感受到了這股力量的存在。

當然,自從這件事情以後,為數不多的夥伴也不再和自己說話了。同時除了女巫生下的賤種,被詛咒的莉亞之外,自己又多了個魔鬼之女的名字!

腦海中再次閃現出爺爺那日漸蒼老的面孔。

莉亞收起了塵封的回憶,勉強挪動了一下身體,俯身拾起跌落腳畔的短劍。用劍刃支撐地面緩緩站了起來。目光鎖定在了穀倉角落,一塊污穢的木質蓋板上!

那就是通往地窖的樓梯入口!通道入口就在下方!

爺爺!您聽得到嗎?莉亞來救你了! 厚重的木質蓋板掀開的霎那!一股陰冷而潮濕的氣流透過入口撲面而來。將穀倉內吹拂的塵灰飛舞!火把上的火苗獵獵作響,似乎下一秒即將熄滅!

莉亞神色驚慌地退開了幾步,手忙腳亂地抽出了腰間的短劍。顯然被嚇得不輕!圓睜的雙眼死死盯著眼前漆黑的地窖入口。一臉地緊張和戒備!

飄曳的火光漸漸恢復了正常。

「滴答,滴答……」隱約可以聽到地窖內聲聲滴水的聲相,此外還能聽到陣陣嗚咽的風聲清晰地傳入耳際!

莉亞再度吁了口氣。臉上神色轉為安定的同時,心中不由一陣驚喜。爺爺的冒險筆記中曾提到過的,地道和山洞裡一旦有風聲,就可以說明它是通著的!

這條地底通道沒有被堵塞!它依然可以使用!

一念到此,莉亞再度鼓起勇氣。走到地窖入口前,沿著石頭堆砌成的斜坡,向著前方隱藏在黑暗中的未知走了進去!

漫過膝蓋的積水異常的冰冷。刺激的小腿上尚未完全復原的傷口陣陣生疼。水是從地窖深處一面牆壁裂開的缺口流出的。而風也是從那裡吹來的。

「地底通道!」莉亞一聲低呼,淌著水,高一腳低一腳地走了過去。

高出水面半米多的裂縫,寬度恰好可以容納一人鑽進去。莉亞探出火把一照。從泥土和石塊垮塌的痕迹看起來,牆壁上的裂縫並不是許久以前就存在的樣子。一定是幾天前的那場地震造成的!幸虧是這樣,要不然她完全無法想象,只憑手中的短劍要如何挖開這厚重的牆壁。

沿著濕滑的地面淌行良久,除了被幾隻受驚的蝙蝠再次給嚇到。一路上倒也平安無事。終於,在不知行走了多久之後,地面上的積水在不知不覺中消退。腳底一實,露出了堅硬的地面。

日誌中記載的這條地底通道遠比想象中要寬大的多。確切的說更像是一個狹長的地底岩洞。

天知道爺爺當初是怎麼發現的。難道記錄中的一切都是真的?他曾經幫助過英雄殺死過魔王迪亞波羅?這麼說,迪亞波羅那頭可怕的地獄魔王真的存在過這裡?

火把漸漸暗淡的火光不斷加劇著心中的不安,莉亞在加快腳步的同時,拚命回想著冒險日誌中的內容。藉此舒緩內心逐漸放大的緊張。

火把的光芒卻越發暗淡,片刻之後,已經縮成拳頭大小的一團火苗,僅僅能夠照亮身前不足兩米的地方!

「不要熄滅!千萬不要熄滅!」

莉亞無聲地祈禱著,再也不顧地道內崎嶇的路面,腳下開始了奔跑!該死的!這地道究竟有多長!為什麼還沒有抵達出口!她此刻心中異常的後悔,為什麼不在磨坊里多找找看,說不定還能發現另外一支沒有用掉的火把!

「吼…….」

就在這時!

遠處的黑暗中傳來一聲怪異而沙啞的低吼!

吱呀的咔嚓聲不斷!聽起來像是利爪摩擦石塊發出的聲響,在這幽邃的地道中異常的尖銳刺耳!

莉亞大口喘息著猛然頓下腳步。將短劍豎在胸前。雙眼圓睜一臉緊張地注視著前方。該死的!日誌上並沒有說這裡有野獸!

近了!

更加近了!

那刺耳的刮擦聲響動的頻率越來越快,越來越清晰!

它在奔跑!並且不斷在加速!

莉亞咬緊了牙關,想要挪動腳步!卻發現雙腿彷彿灌了鉛,根本無法移動分毫!

呼!一陣猛惡的風聲撲面!即將燃盡的火把彷彿風中殘燭,在一陣搖曳過後,終於熄滅了!

就在火光消失的瞬間!她清晰地看到了怪物的臉!

皮肉翻卷的的面孔,因潰爛和腐朽腫脹不堪!褐色的筋肉上爬滿了一條條噁心的蛆蟲!兩團慘碧色的靈火取代了那猶自懸挂在眼眶下早已乾癟卻尚未完全脫落的眼球。牙床裸露的巨口咧到了耳根!變異后宛如釘馬掌的鐵釘般的牙齒尖銳而致命!

食腐魔!

模樣猙獰恐怖的怪物與爺爺冒險日誌中記錄的食腐魔幾乎一模一樣!

「不!」

莉亞本能地發出一聲尖叫!就在視野完全陷入黑暗的瞬間,用盡全身僅有的力氣揮出了緊握在右手中的短劍!

「噗」一聲輕響,如中敗絮!耳畔緊接著響起了一聲食腐魔凄厲的慘嚎,便再無動靜!

刺中它了?

莉亞渾身哆嗦,一顆心幾乎從胸腔里蹦了出來!不對!短劍上輕飄飄的觸感無比真實地告訴她,剛才那一劍空了!

「啪」一聲輕響,身旁不遠,突然亮起了一道白光!柔和的光芒比屠牛旅館中最昂貴的油燈還要明亮十倍!

莉亞眯著眼睛,迎著光芒仔細一看!

「是你?!」

「可不就是姐姐我!哼,跑得到是挺快的。這手底下還真不怎麼地。」

軟軟的京片子,語氣雖然冰冷,入耳卻說不出的好聽。明亮的燈光后,馬尾雲髻,皮裝長靴,顯露出一道婀娜修長的身影。精緻如瓷娃娃的俏臉之上此時卻是一臉沒好氣地表情。正是夏若冰!

「我……」莉亞長吁一口氣的同時,臉蛋不由一紅。

「打住!姐姐我沒工夫聽你解釋。沒事兒瞎跑什麼,趕緊跟我回去。」夏若冰出聲打斷了莉亞,一臉嫌棄地揮去刀刃上的血污隨手往後背上一插。「咔」一聲輕響,天叢雲劍無比精準地落入了鞘中。

莉亞目光一掃不遠處地面上被分屍做了兩段,死的不能再死的食腐魔。神情沮喪地悄悄收起短劍。沉默了片刻之後,方才一抬頭望向了夏若冰。

「不,沒有找到爺爺,我是不會回去的!」

「找你爺爺?」夏若冰聞言微微一怔。敢情這姑娘費這麼大股子勁兒,是為了去救迪卡.凱恩?

「哼,不是姐姐我小瞧你,一具死殭屍就差點要了你的小命兒,這城外頭可全是怪物和亡靈。就丫這小身板,怎麼去救你爺爺?」

「爺爺他去了薩卡蘭姆大教堂遺址,這條地道可以通往崔斯特瑞姆舊城廢墟,只要能到那裡,很快就可以進入大教堂!姐姐,你能不能幫幫我?」

「我姓夏!少套近乎!」夏若冰兇巴巴地瞪了莉亞一眼。語氣卻緩和了不少。

「噗哧」看到夏若冰生氣的模樣,莉亞沒由來地忍不住笑出聲來。在她的印象中,這位夏姑娘是和那個叫做周啟的傢伙一起的。雖然大多數的傭兵和冒險者都令人討厭,不過,他們卻是少有能給自己留下好印象的幾個。

「我就爺爺這麼一個親人,無論如何我都必須找到他。夏姐姐,你幫幫我好嗎?」

「警告!契約者編號3845觸發隱藏支線任務——莉亞的委託!任務目標1:安全護送莉亞.凱恩前往崔斯特瑞姆廢墟;2成功進入大教堂遺址,尋找並解救智者迪卡凱恩!契約者一旦接取任務,懸賞任務——最後的薩卡蘭姆將轉為個人專屬,其餘契約者將無法再行接取。任務完成:獎勵凱恩之書X1,鑒定術學習捲軸X1,新崔斯特瑞姆聲望5000點,自由屬性點X2,技能點X2。任務失敗:抹殺!」

「嗯?」聽到腦海中一連串來自空間的任務提示,夏若冰不由微微一怔。追著莉亞後面一通好找,沒想到竟然觸發了隱藏支線!

接!為什麼不接!雖然不知道那凱恩之書是什麼東東,不過只看其他的獎勵就已經值得自己冒險走一趟。就這麼著!

「送丫去大教堂找凱恩老頭兒可以,不過話我可說在前頭,丫要是再敢亂跑,別怪姐姐我半路扔下你不管!」

「真的!謝謝你!夏姐姐!」莉亞一聽,顧不得一身的血污,突然伸手一把抱住夏若冰,臉上歡欣不已。

夏若冰身體微微一僵,除了周啟那魂淡外,還沒有誰和自己如此親近過。借著燈光看到莉亞喜極而泣的清純俏臉,她心中莫名一軟。但願死胖子說的一切都不是真的。

有了夏若冰持刀在前開路,前行的速度頓時加快了不少。路上又碰到幾頭食腐魔,對於持有妖刀天叢雲劍的夏若冰而言,不要太輕鬆。一刀一個輕鬆了賬。

再漫長的道路,只要腳步不停,終有到頭的一刻。

在地道中穿行良久,終於在沿著一道陡峭的斜坡上行片刻之後,一縷微弱的天光從頭頂處映入了眼帘!

夏若冰快步上前,飛起一腳將一塊阻路的巨石踹得粉碎。窸窸窣窣的泥土掉落聲過後,出現在眼前的是一片四處都被煙火熏烤的漆黑的斷垣殘壁!

紋章傳來提示,任務第一個條件順利達成!

看來沒錯!

這就是崔斯特瑞姆!

暗黑系列一代的主城!

迪亞波羅恐怖傳說開始的地方!

「夏姐姐,看樣子我們到了。」莉亞迫不及待地鑽出了地道,深深吸了口氣。雖然時隔日久空氣中依舊充滿了一股淡淡的灼燒味道,可比起地道內那沉悶而腐朽的氣息卻不知好上了多少。

夏若冰沒有說話,微微點了點頭。在莉亞詫異的目光中,反手握住了天叢雲劍的劍柄!點漆般的眸子一眨不眨,冷靜地注視著前方。

戰鬥的直覺提醒她,眼前的這片廢墟中,一股強烈的危機正迅速向著兩人逼近!

果然!

還未等她念頭落下,遠處數道黑影閃現,眨眼便來到了近前。動作堪比契約者,竟是迅捷無比!

夏若冰凝神一看,出現在眼前的是五具身高約兩米左右的骸骨!與印象中的骷髏戰士不同,無論是它們全身漆黑的骨骼還是手中殘破的刀刃上都覆蓋著一層熊熊燃燒的暗紅色烈焰!就連眼窩裡耀動的靈魂之火也是深紅色而非幽蘭!

「不!這是地獄骸骨!一定是崔斯特瑞姆毀滅時留下的!夏姐姐快跑!」

地獄骸骨?夏若冰聞聽莉亞的驚呼不由微吃一驚。果然不愧是迪卡凱恩名義上的孫女。當真是什麼都知道。

「照顧好自個兒!」夏若冰匆匆交代一句,身形一展沖了出去!

幾具破排骨而已!看姐姐我剁了它! 夏若冰身形剛一躍出,一道道猩紅的刀光帶著令人窒息的灼熱氣浪已然撲面而至!

五具地獄骸骨如同訓練有素的士兵,左右一散,隱隱形成了合擊之勢。手中看似殘破的刀劍沒有任何徵兆當頭便砍!智商遠非那些憑藉本能行事的行屍走肉所能相比!

夏若冰美眸一凜!必須速戰速決。天知道在斷瓦殘垣的背後還隱藏著多少敵人!

眼見其中一柄長刀劈到了頭頂!夏若冰不慌不忙,在莉亞驚恐的眼神中天叢雲劍在半空劃過一道玄奧的軌跡,趕在長刀及頂的霎那對著刀刃輕輕一撥。與此同時借這下劈之力,身形一閃,修長婀娜的身軀已然輕巧地落在的出刀的地獄骸骨身後!

就在身形交錯的霎那,妖刀天叢雲劍如有靈性,憑空一個翻轉反握在手。森寒的劍刃從她肋下穿過迅如閃電般一記反刺!鋒利的刀尖精準地落在地獄骸骨腰部的脊椎上!

「啪!」一聲脆響!骨屑飛濺!這具來勢洶洶的地獄骸骨頓時齊腰斷作了兩截,癱軟在地!

「契約者編號3845成功使用武技『朧』,對目標造成致命一擊!」

聞聽腦海中響起的戰鬥提示,夏若冰嘴角微掀,傲然一笑。腳下纖細的十二分跟馬靴輕輕一踩,頓時便將這怪物焦黑的腦殼碾得粉碎!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