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一種極度不真實的感覺籠罩了我的大腦。

“嘭!”

然而,就在這時又有一聲無比劇烈的轟響聲傳了出來。同時也有‘呀’的一聲尖叫聲傳了出來。

我本能的轉頭朝着聲音傳出的地方看去。

只見到小神婆所在的房間裏,那一具銅棺的棺蓋還是被掀開了。

棺蓋連帶着棺蓋之上的小神婆一起被掀飛了出去。

與此同時,一個滿身傷痕,渾身都能看到縫合痕跡的人,直挺挺的從棺材裏站了起來。

殭屍!

這絕對就是殭屍,是真真正正的殭屍,而不是以前我們看到的,由蟲子控制住的死屍!

我看出來了,這殭屍的臉上並沒有任何生氣,可是卻有一股濃濃的黑色霧氣籠罩着。

和張真人臉上的紫氣相反。張真人臉上的紫氣隔絕了我的目光。而這殭屍身上的黑氣卻把我的目光完全吸引過去了。

就好像我的目光變成了一條線,而那殭屍臉上的黑氣裏則好像有一雙看不見的手,用力的拉着這條線。

我試了好幾次,要把目光從殭屍的臉上移開,可卻無論如何都辦不到。

就在這時,那殭屍高高的躍起,然後以極快的速度躍到了我的身邊。

“她還沒死!”李萍兒的聲音立刻傳了出來,“把你的血滴進她的脖子裏。”

我猛地一怔,這才注意到,老祖宗的頭雖然已經被砍飛了,可是她抓着我的手卻還是力道十足!

沒錯,她還沒死。就算是頭被砍掉了,她也還沒有死掉。

不過話又說回來,她本來就是一具死屍而已,頭沒了不會死也是正常不過的!

我不敢猶豫,連忙擡手。

只是與此同時,沒有頭的老祖宗也跟着我一起擡起了手。

我的手以最快的速度懸到了老祖宗的脖子上,讓掌心處的鮮血順利的滴落進了老祖宗的脖子裏,接連不斷。

然而,老祖宗看起來沒有任何異樣,她抓着我的手還是同樣有力。

“沒用!”我立刻轉頭看向了李萍兒。

李萍兒則怔了一下,也奇怪地看向了我。

就在這時,那具從銅棺裏躍出來的殭屍已經跳到了老祖宗的跟前。

殭屍平伸的雙臂也正好和老祖宗伸出來的手碰到了一起。

就在他們碰到一起的那一刻,我感覺到老祖宗抓着我的地隻手,力氣瞬間變小。

連一秒鐘的時間都沒有,老祖宗的身子就完全失去了力量支撐,直直地往後倒着,最後‘嘭’地一聲,老祖宗的屍體重重地摔倒在了地面。

這是什麼情況?我再怎麼想都想不明白。

“哼!”我忍不住轉頭朝着倒地的老祖宗看去之時,耳畔突然傳出了一聲輕喝。

我渾身一震,汗毛猛地全都豎了起來。

一個極度荒唐的猜測浮現在了我的腦海裏。

我深吸着氣,緩緩地朝着從銅官裏蹦出來的殭屍看了過去。

沒有面罩,殭屍的臉上除了有幾個縫合的痕跡之外,基本沒有任何的損傷。而她臉上的表情也清清楚楚!

她在笑!笑得很開心,也很兇狠。

“她移魂了!”我立刻開口大吼。

吼聲還沒有落,已經換了靈魂的殭屍手一揮,把我抓住了。

老祖宗這時的力氣大得驚人,我竟然輕輕鬆鬆地就被提了起來。

完全沒有我反抗的餘地,老祖宗一隻手抓着我的頭,一隻手扣着我的肩膀。用力一扯,我的脖子被掰開了。

“你的血,對我沒剋制作用了!”冷哼聲從老祖宗新的身體裏傳了出來。她張開了嘴,直朝着我的脖子咬了過來。

這個時候,我沒有擔心自己的命。我的注意力反而是注意到了老祖宗的嘴。我發現她的嘴裏並沒有像是獠牙一樣的尖牙。

上下的兩排牙齒和常人沒有任何區別。

就在我看清楚老祖宗嘴裏牙的一瞬間,我的脖子就傳出了一陣劇痛。

不用說,我的脖子再次被咬開了。

豪門甜寵:總裁千里追妻 我以爲會感覺到鮮血快速從身體裏抽離,可卻沒想到下一秒,我被重重地推開了。

本能的擡手摸了一下脖子,發現脖子上的傷口並不深,只是有兩排牙印,鮮血也只是稍微從齒痕裏滲出來。

我一臉奇怪,擡頭朝着老祖宗看了過去。

她連退了好幾步之後才停了下來,微張着嘴,我看到他的嘴裏在冒着煙。而他遍佈傷痕的臉上,雙眼則奇怪地看着我!

槍聲停下了,朱傑不知道從哪個角落躍到了老祖宗的身邊。緊接着,那一對情侶還有陳自強都到了老祖宗的身邊。

慕容潔則在此刻到了我的身邊。

除此之外,小神婆,瘦猴和李萍兒也聚了過來。

老祖宗咬着牙,恨恨地瞪着我。朱傑他們則滿臉奇怪。

我也奇怪,李萍兒說我的血能夠殺死老祖宗,可是對她卻好像並沒有太大的剋制作用,只能傷她,卻不能要了她的命。

而後,老祖宗又說我的血對她沒有用了,但又還是傷到了她?

這太奇怪了。

就在我思考之時,李萍兒的聲音傳了出來,“曌遠,我在你身體裏種下的那條蠱,你拿走了?”

我怔了一下,也明白是怎麼回事了!

是有蠱的血才能夠殺老祖宗,而老祖宗也肯定以爲我體內的血是含有蠱的血。

可沒想到,我的血已經換成了麒麟血!

我想明白的時候,小神婆的聲音也跟着傳了出來,略有些不好意思,“蠱被我的麒麟血逼出來了,在我這!”

李萍兒這時沒有了以前那般的溫柔模樣,她朝着小神婆翻了一下白眼。

但也沒有多說什麼,連忙朝着前方的老祖宗看了過去。

“萍兒,我弟弟呢?”接着,慕容潔的聲音傳了出來,臉色十分焦急。

我看到李萍兒挑嘴淡淡的笑了一聲,“放心,他很安全,你很快就能見到他了。”

“李萍兒!”李萍兒的聲音這纔剛落下,一聲怒哼傳了出來。是老祖宗的聲音,“我對你不薄,你爲什麼要背叛我?” “要怪就怪你們算計了我媽!”李萍兒咬牙朝着老祖宗大喝着,“劉嫂只是需要一個替身而已,你們卻介紹了我媽和劉嫂認識。”

“在我媽死的那一天,我就已經發誓了,你們既然算計她,我就要算計你們!”李萍兒牙關緊咬,用力的握着拳頭,神色猙獰兇狠,一點也不像是我認識的那個。

“那個人和你根本就沒有血緣關係!”老祖宗沒有開口,是他身邊的朱傑憤怒的吼着。

“可是她把我養大了!”李萍兒又大喝着。

這一下,不管是朱傑還是那一對情侶,連老祖宗的眉頭都輕輕皺了起來。

我們雙方都沒有再說話了,都只是狠狠地瞪着對方。

我們所在的區域安靜得不像話,倒是在我們身後,觀音殿所對應的那間空間裏,突然傳出了一聲大喝,而後又有一聲槍響傳出。

“下一個接着上!”豁青雲的聲音再次傳了出來,“張真人的屍體快要燒完了,一定要在這之前把她的神識磨光!”

惡魔總裁:借腹生子 我也算是明白了,原來豁青雲是想要藉着張真人火化的屍體,把雙瞳女屍的惡靈完全消除。

“哼!”這時,一聲冷哼傳了出來,“那房間裏好像還有一個有趣的玩意兒。不如我們就去幫一幫她!”

“把那老頭的屍體毀掉!”最後,老祖宗開口大喝。

老祖宗身邊的人立刻點頭,二話不說朝着房頂翻了上去。

“已經來了一個惡的,不能讓另外一個也逃過一劫!”小神婆果斷的開口,跟着一起翻上了房頂。

緊接着,慕容潔,李萍兒和瘦猴也跟着小神婆一起翻到了屋頂上。

幾乎是在同時,老祖宗和朱傑他們也翻到了屋頂上,朝着另外一邊的廣場快速跑去。

我也想要跟上。

可是我纔剛踏步而已,一陣劇痛又從我的胸腔裏竄了出來。

我胸口的脅骨絕對已經斷了幾根。

這一刻,我感覺到有一根脅骨似乎要從我的體內穿透出來。我實在沒有力氣翻上屋頂了。

無奈,我只能擡頭朝着屋頂看了過去。

這時,慕容潔,瘦猴和李萍兒已經和老祖宗他們鬥在了一起。

老祖宗力大無窮。整體能力比起之前她的那具屍體還要提升一些。

而朱傑,和那一對情侶的身手也十分不錯。至於陳自強,雖然智商不高,也沒有什麼招式,可也勝在力氣巨大!

我們這邊,慕容潔的身手最高,小神婆也十分不錯。而李萍兒只是表現得不弱而已。

至於瘦猴,只能趁機搗亂而已。他沒有給慕容潔他們三個女人拖後腿就已經相當不錯了。

不管怎麼樣,老祖宗那邊的實力比起我們這邊強上了許多,無論怎麼看,老祖宗都能夠輕鬆的解決掉慕容潔他們纔對。

但是李萍兒總是會在關鍵時候灑出不知名的藥粉,稍稍扭轉一些敗勢。

而小神婆有不常尋常的本事,看起來又恰好可以剋制我這位已經佔據了殭屍身體的老祖宗。

所以一時半會兒,倒是把老祖宗他們攔了下來。

可是,我越看越覺得不對勁。

按理來說,在另外一邊還應該有陳武那一些人的,現在整個房頂上都翻了天了,陳武他們不可能看不到的,也不可能不做出迴應。

可現在,卻並沒有聽到任何除了屋頂上之外的其他聲音。

“不對,不對!”我稍怔了一下,但很快就搖起了頭,“不是,不對勁的地方不是陳武,而是另外一個方面,是哪裏?是哪個方面?”

我剛想細想陳武的問題,但是卻突然意識到。陳武沒有出現,也沒幫任何一方,說明他最多最多就是出了什麼意外,被什麼人給擋下了。

他不是關鍵。

我低下了頭。

恰巧就在這時,廣場外的頌經聲猛地增大。

哪怕是房屋將廣場擋住了,可是我卻還是能夠看到火光又變得更亮了。不用說,火化張真人的火焰在這個時候變得更盛了!

風,突然間傳了出來。

而這股風,竟然是從廣場那邊傳出來的!

明明有幾個房間把我和廣場之間阻攔了起來,可是我卻還是能夠清清楚楚地感覺到了有風透過了牆壁刮到了我的身上。

只不過,這風對於我來講,卻有着相當大的意外。

因爲在這風颳在我身上的時候,我感覺到了一陣清涼的感覺鑽進了我的身體之中。我混亂的腦子也在這時變得輕鬆了許多。甚至,連胸口處的劇烈疼痛也減弱了一大半。

我瞬間反應了過來,這肯定是張真人的屍體焚燒之時帶來的奇特力量。

“啊!”

就在我感覺到了舒服多了的時候,慘叫聲又在這時傳了出來。

慘叫聲有兩道,一道是來自於樓頂上的老祖宗。

一道是來自於我身後的觀音殿對應的那間空房。

這兩聲慘叫都是女聲。

不用說,一道是老祖宗,一道肯定是那雙瞳女屍。

頌經聲越來越大,老祖宗和雙瞳女屍的慘叫聲也越來越大。而我卻感覺到了思緒越來越清晰,腦子轉得越快。

甚至沒有多久,我還感覺到了有一個聲音在我的耳邊小聲地呢喃着。

那聲音是我自己的,他在幫我重新覆盤這幾天所經歷到的一切。

所謂當局者迷,旁觀者清。

我在聽着這突如其來的古怪的另外一道聲音之時,一個又一個被我忽略了的細節點被我以旁觀者的角度漸漸的找了出來。

完全不知道過了多久,我狠狠地一怔,連忙擡頭朝着老祖宗看了過去。

我看到,老祖宗抱着頭,痛苦的慘哼着。在她的慘哼之中,我看到她身上那些縫起來的傷口慢慢地裂開着。

就好像有無數雙有力的大手在他的身上撕扯着。

再這麼下去,老祖宗這具新得到的身體肯定會被撕成碎塊。

這一幕印在了我的腦海裏,讓我猛地一顫。

終於,我剛剛挑選出來的一些細節猛地一下串在了一起。

“原來是這樣!”我打了個寒顫,身上冒出了一股股冷汗。連忙把目光從老祖宗的身上收回來!

可就在我的目光移開之時,從廣場處傳出來的頌經聲高亢到了極點。在我聽起來,好像是廣場上那些頌經的道士們已經在撕聲力竭的大吼。

正所謂否極泰來!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