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千歡這話是什麼意思?

正這時,浮蹤客聽見前面傳來騷動驚呼聲。

他立馬大叫:「不好!一定是他們攻擊霽華了!」

可是扭頭一看,浮蹤客再次愣住。

因為眼前發生的一幕。跟他想的不一樣!完全南轅北轍。

不是他們搶霽華,而是霽華丟掉了那張木頭彎弓。眾人早就蠢蠢欲動,居心不良。此刻一看,立馬一窩蜂衝上去哄搶。

「別搶了別搶了!這弓是壞的!」

「胡說八道!把彎弓交出來!一定是你為了私吞找的借口。」

「對!交出神器!」

「瑪德智障。你們要,拿去好了!」拿到彎弓的漢子火了。手一揚,把彎弓丟出來。

眾人立馬撲過去搶……

霽華回到月千歡身邊,「娘親,我贏了!」

「真棒。」月千歡微笑。

「不錯。」雲夜點頭。

浮蹤客不解的追問:「霽華,你真的就把弓丟掉了?」

「對啊。一把木頭弓,壞掉了不丟難道還要修嗎?」說著,霽華上下打量浮蹤客。「如果是這樣,那你也太窮了吧。」

「不是……」怎麼就發展成他窮了?

浮蹤客一臉懵逼!

這時。他又見那些人吵開了。因為彎弓斷成了兩截,不管看還是拿在手上,都是一把普通的木頭雕刻的弓。

眾人頓感自己被耍了!

羞怒交加的扭頭找霽華。一對上月千歡和雲夜冷冷的視線,眾人一哆嗦,驚恐埋下頭。

一時饞瘋了。怎麼忘了!霽華可是天坤宗宗主的小師弟!

他們要真衝上去,豈不是找死嗎? 霽華之後。再次輪到了月千歡,還有雲夜。他們要一起上場,不過不是對手。

浮蹤客自認為很瀟洒帥氣的擺了個造型。站在霽華身後,朝兩人揮揮手。「你們儘管去吧!我會保護霽華的!」

「我不需要你保護。」

「小孩子不要鬧,要聽話!你要讓你娘和雲夜,安安心心去比賽啊!」

霽華斜睨浮蹤客,一臉的嫌棄。不過或許是浮蹤客的話霽華聽進去了,沒有再排斥他走過來。

霽華看向月千歡和雲夜,揮揮小拳頭。「娘親,雲夜叔叔加油!」

「嗯,霽華要乖。」

「霽華等娘親回來,去給你買糖葫蘆。」

「好!」

上了擂台。

月千歡的對手是一個手握兩柄大刀的男人。

男人凶神惡煞的甩了甩手中大刀,活動筋骨,惡狠狠盯著月千歡。「聽說你是天坤宗的小師叔?」

月千歡挑了挑眉,沒有回答。

男人扯了扯嘴角,獰笑:「看來。爺爺我今天可以宰個大人物。揚名龍鳳城了!」

「那月千歡居然對上了屠刀,這下有好戲看了!」

「屠刀可是三階武聖,兇殘之極!兩柄大刀,那是殺過千萬人的!」

「那個月千歡雖然是天坤宗的小師叔。可是咱們誰也沒聽說過她有多少實力啊。而且要是真的厲害,怎麼會來參加龍鳳榜?」

「有道理!」

那個聲音又高聲道:「所以,我看月千歡死定了!」

「哼。這可是龍鳳榜,就算屠刀殺了月千歡。天坤宗也不能明面上找屠刀麻煩。屠刀只要躲到其他盟去,那還不是沒人能抓他?」

「殺了她!屠刀讓咱們見見你的厲害!」

「好!」屠刀興奮的舔了舔嘴角。「今兒爺爺我就讓你們看看,爺爺的厲害!」

殘忍血腥的盯著月千歡,屠刀拔刀衝過去。「吃爺爺一刀!」

眼見屠刀衝過來,月千歡一動也不動。

眾人見此,頓時哄堂大笑。「哈哈哈,這是嚇傻了吧?」

「真是沒用。先前那個投降認輸的,就是個孬種廢物。就這樣的女人,也認輸?」

「快看!屠刀出手了!」

浮蹤客也在盯著台上。

他聽見那些風向不好的議論。還有些擔心霽華。

結果低頭一看。霽華冷靜淡漠的,壓根沒把那些人放在眼底。浮蹤客眨了眨眼,心底對月千歡的實力又有了新的評估。

但很快,他的評估又將重新記錄!

只見小龍鳳台上。屠刀兇猛狠厲的一刀砍下……

大刀鋒利,都將要砍到頭頂上了。月千歡才往後退一步,抬手。白皙如玉的手指,完美如上天恩賜的傑作。

而此時,這兩根完美無瑕的手指。輕輕一併,沉重大刀卡在手指里,屠刀使出了吃奶的勁,也無法將大刀拔出來!

「啊!!!」屠刀大吼,另一把刀霹向月千歡。

悠閑從容的伸出另一隻手。屈指在刀面上一彈,「嗡!」

夾住大刀的手指一收里。「咔!」

屠刀不可置信的瞪大眼看著自己大刀上,裂開的一條縫隙。「這不可能!」

「呵~~」 月千歡再收一點力道。「咔擦」脆響。大刀斷成兩截。

夾著斷刀,月千歡指尖一挑。斷刀翻了個面,筆直插進屠刀的胸膛。

「噗!」鮮血噴濺開。

淡漠的神色,高高在上。

月千歡冷冷看著屠刀不可置信,又痛到扭曲的神色。抬腿一踹,「砰!」

她真真好踹在那斷刀上。這一腳,踹的斷刀全部沒入屠刀胸膛身體里。屠刀倒飛出去,從他身體中插出去的斷刀一截,沒入地里將他頂起來。

這不過,只在一個眨眼間。

勝負已分,生死已分。

沒有人說話。龍鳳台下安靜無聲,只聽見其他台上,眾人比賽打鬥的聲音。

月千歡優雅摻了摻衣袖。抬頭看向隔壁。雲夜都未出劍,只用一隻手,徒手捏死了對手。雲夜只比她慢了一點。

也抬頭看向她,雲夜點點頭。

見此,月千歡眸光閃了閃。嘴角勾著輕快的笑容,轉身走下小龍鳳台。

「霽華。」

「娘親好快!霽華也要像娘親學習,用最快的速度解決對手!」

「這樣不行哦。」月千歡摸摸霽華的頭,「霽華忘了嗎?你是來歷練技巧,學習經驗的。」

霽華撇嘴,「哦。」

緊跟著,月千歡掃了眼周圍。嫌棄開口:「不過這一場,沒幾個看得過去的對手。所以霽華也不用拖著,學不到經驗的。」

「嗯嗯!」

浮蹤客:……好扎心啊!

數萬人哎!

居然都沒幾個看得過去的嗎?

浮蹤客心底,暗暗的將月千歡的武力評估拔高到了一個驚人的地步。雖然他還不清楚月千歡的實力,但約莫可以猜到一些了。

就這樣。

一座小龍鳳台,最出彩的,吸引眾人目光的,便是月千歡他們四人組!

你問其他人?

被月千歡他們殘害的,一個個如霜打了的茄子。更慘的,直接丟了命!這下,沒人再嘲笑一開頭就認輸的男人了。

不但不嘲笑,在比賽快結束的時候。顫顫巍巍勉強能站立的幾人,都在心底哭罵。

認輸了,咋不提前告訴他們,月千歡這群人居然這麼變態!!!

一場又一場,時間匆匆過去。

一周后。第一輪篩選,終於出了結果。

數萬人,只留下十人晉陞之後的比賽。其他的千座龍鳳台也是一樣。統共人數,一萬人。

而在這座龍鳳台上,晉級的十人中無疑就有月千歡他們四人。

浮蹤客嘆氣:「比賽終於結束了。累死了,要癱了。」

他說著,很是羨慕的看著雲淡風輕,悠閑輕鬆的月千歡他們。為什麼他們都不覺得累?

月千歡回頭看向他,「浮蹤客,你知道哪兒的糖葫蘆好吃嗎?」

「糖葫蘆?」浮蹤客目光落在霽華身上,「給霽華買嗎?」

「嗯。先吃糖葫蘆,然後去吃點別的。霽華可以提議,第二場開始我們有三天的時間休息。想吃什麼,玩什麼都可以。」

「不用閉關調息,恢復實力嗎?」

霽華斜睨他,「我們已經恢復到巔峰實力了啊。」

「……」浮蹤客受到了深深的打擊,並開始懷疑人生! 億萬千里龍鳳山脈,坐落著一左一右兩座龐然大物——龍鳳城。

月千歡他們居住在左半邊龍城中。離開比賽,坐浮雲舟到鳳城遊玩三日。美其名曰休息休息,備戰!

浮蹤客幽幽看著三人,心底吐槽。備戰?你們壓根沒當回事,還需要備戰嗎?緊跟著,心底又貓抓似的,開始猜測其三人具體的實力。

霽華最好猜,武聖境界。察覺能量波動,一定是一階武聖!

但云夜和月千歡藏得太深,浮蹤客看不出來。只能猜測一個大概。雲夜在六階武聖左右?月千歡更強。八階或者九階?

月千歡:「浮蹤客你在想什麼?」

「我在猜~~嘻嘻。月姑娘你猜猜啊,看看你能不能猜對。」

「這有什麼好猜的。左右不過是猜測我們的實力修為。」

浮蹤客一愣,「這麼快就猜出來了嗎?」

「因為你都擺在臉上了。真不知你這樣,是怎麼活到現在的。難道都沒有人懷疑過你嗎?」

浮雲舟飄在雲層中,四周是坐落華美的建築。

從良小妾喜翻身 月千歡心情不錯。戲謔的看著浮蹤客,打趣幾分。

浮蹤客摸了摸臉,撇嘴沒有回答。似乎是假裝自己沒有聽見,好迴避月千歡的詢問。

結果月千歡不追問了。浮蹤客自己反倒是心慌了。他忍不住開口:「月姑娘你不問了?你不是好奇嗎?」

「但我現在有更重要的事情做。」

月千歡回頭,「一盒雲桂糕,再來十個甜心糖。」

「好勒,您稍等!」

月千歡等候時,看向浮蹤客挑了挑眉。「瞧,我現在正忙著呢。」

「嗯嗯,娘親很忙!」

忙著給他買吃的!

龍鳳城這點最好。坐著浮雲舟,就可以穿梭來去雲海城池之間。

不用邁步,就可以買到所有想要的東西。完全慵懶的讓人放縱肆意偷懶。再享受著溫煦的陽光,來一壺酒估計就要悠閑醉了。

拿到了雲桂糕和甜心糖。驅使浮雲舟又去下一家。

眼見著月千歡是真的不打算問了。浮蹤客心塞的苦著臉,開口:「那我告訴你,你要不要聽?」

「說吧。正好我們吃東西時,缺點談資。」

「……」月姑娘,你這樣會失去我這個朋友的。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