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計行業之中的新人輩出,各種各樣的人才簡直多如天上繁星。可是真正能夠出頭,甚至是成為合伙人的能有幾個?這種好事情之所以能夠砸在他的頭上,完全就是因為眼前的這個男人。

深知人情世故的斯科特對於自己的金主可是十二分的尊重,要知道他現在還是許諾的私人會計師。這可是一個年薪過百萬的金飯碗工作。

「嗯。」許諾點了點頭,直接坐上了迎接他的賓利車。

「事情辦好了?」坐在車上透過車窗看著洛杉磯景緻的許諾出聲詢問。

「是的老闆。」坐在副駕位置上的斯科特轉過身來彙報「電影的事情已經安排妥當,雖然漫威的要價有些高,不過事情還是談下來了。他們同意讓那位女演員重新回到劇組。至於您要求的房子,已經挑選好了合適的選擇,等待您親自看過之中下決定。」

許諾這次來洛杉磯主要是兩件事情,一個是林允兒重新回到電影劇組的事情。這個實際上並沒有什麼太大的難度,只要有人願意砸下巨資的話並不難辦到。畢竟這個行業最為根本的目的就是為了錢。哪怕把藝術這個詞描繪的再高貴也無法掩蓋其背後的本質。電影業,就是錢。

再有第二件事情就是,許諾還要在這裡購置一處房子用來當作自己在這邊的住所。

許諾已經以公司的名義成立了一些實驗室,專門用來進行黑科技的研究工作。說到科技實力,這個世界上沒有那個地方能夠與美國相提並論,其科技實力之強簡直讓人難以置信。甚至於到了電影之中出現的那些科幻技術也會讓全世界的人理所當然的認為出現在美國是天經地義的事情。

在整個美國,科技實力最強的除了那些隱秘機構之外,就是加州了,尤其是加州理工學院。這可是世界最頂級的理工科殿堂。無數的人才與尖端技術,還有最頂尖的設備以及理論儲備在這裡應有盡有。許諾要弄黑科技,這裡是最好的地方。

許諾的黑科技主心骨是他自己,也只能是他自己。也就是說,他將會經常在這邊停留。因此,有一棟自己滿意的房子也就成了應有之事。

許諾現在雖然對錢不怎麼感冒,可是花起錢來那絕對是流水一樣。畢竟他現在已經擁有了強大的力量,如果還要在生活方面委屈的自己的話,那他就要懷疑自己是不是有問題。

做人可以低調,但是苦行僧般的生活卻不需要。

馬裡布海灘是是洛杉磯最負盛名的幾個海灘之一,位於聖塔莫妮卡海灘以北。這裡不但是整個洛杉磯最為富裕的地區之一,也是最為有名的旅遊聖地之一。除了碧海藍天之外,還擁有形態各異,千奇百怪的岩石,海灘風光美麗非常迷人。

這裡的地勢較為偏僻荒涼,可是實際上正是因為偏僻卻有著迷人的風景所以吸引了大量的好萊塢明星以及演藝界人士在這裡購置房產。這些人的入住不但增加了這裡的知名度,而且還吸引來了大量的仰慕者。因為非常繁榮,所以這裡的房屋價格一點都不便宜。

而斯科特為許諾介紹的住宅就位於馬布里。

在酒店渡過一個夜晚之後,第二天一早許諾就坐上了車,在斯科特的陪同下離開洛杉磯市區上了一號公路,穿過峽谷之後就來到了馬裡布地區。而此時,已經有一批職業的房產經紀人在這裡恭候許諾的到來。

美國這裡房地產非常發達,各種各樣的經紀人自然也是層出不窮。相比於某些地方,這裡的經紀人非常敬業並且有著極高的素養。

尤其是在出售豪宅的時候極少會出現坑騙客戶的事情。畢竟買的起豪宅的客戶基本上都有自己的律師,一旦被咬上了那以後就不用在這個行業混下去了。

美國是信用社會,身上有了污點之後別說是這個行業,哪怕是跳槽去別的行業也很難混下去。而且無論是買保險還是去銀行貸款都要比其他人困難許多倍。因此,這裡的職業經理人們至少絕大部分在操守方面還是非常不錯的。

二十多分鐘之後,五六輛車子先後停在了一棟異常精美的豪宅前面。

「嗯。這裡不錯,景色不錯,環境也不錯。」許諾仔細的打量一番附近的景緻,在初生朝陽的映照下感覺非常滿意。笑了笑,轉頭看向一旁的斯科特「你挑東西的眼光的確很好。」

這是一處面積龐大的院落,甚至已經不能說是海邊別墅,更像是一棟莊園。許諾僅僅是目測了一下就推斷出這裡少說也有小二十畝的面積。在不遠處就是蔚藍色的大海,後面就是聖塔莫尼卡山。絕對典型的背山面海,買房子的首選之地。

從莊園內延伸出來的一條私人公路穿過綠意蔥蔥的林蔭車道直接交匯在了一號海濱高速公路上,而通過這條公路可以非常輕鬆的前往洛杉磯市區。而且許諾已經看到了在這處莊園內還擁有停機坪,可以停靠直升機。在交通方面絕對是非常便捷。

除了畫著大大H的直升機停機坪之外,許諾還看到了這處莊園內擁有蔚藍色的游泳池,滿是鮮花的花園,主體建筑前巨大的噴泉與雕塑,綠意盎然的樹林,被樹牆遮擋起來的網球場以及小型的高爾夫球場等等諸多奢華的設施。

整個莊園除了面向太平洋的一面之外,其它方向基本上都被環繞的樹林給圍了起來。雖然左右的鄰居距離都非常遙遠,而且在美國這個私自闖入他人房子會被幹掉的國家裡,這裡的環境非常幽靜安寧。至於安全,既然敢闖進來那必然是自己要找死。不想死的人肯定不會闖進來。

主體建築的面積非常龐大,僅僅是表面上就高達上千平方米。直接就是依山而建,矗立在海邊的峭壁上。崖壁內里還有建築,在崖壁的下面還有屬於自己的私人海灘。

「進去看看。」許諾點了點頭。他本身並不是接受過精英教育的頂尖人才,對於這些奢侈的東西向來都是以看順眼為主。 七界傳說前傳 外面已經很滿意了,現在他想要看看內部的設施。

在許諾的心裡,斯科特絕對算是一個人才了。至少他把自己的喜好把握的非常好。今天原本說是有三處地點的,不過此時僅僅是這一處就已經讓許諾非常滿意。這才是做事情的人。

進入主體建築之後,兩名職業的經紀人跟著許諾的身後出聲介紹整個建築的情況「這裡的建築面積超過一千平以上,擁有十五間卧室,獨.立的書房,會客廳,衛生間,浴室,餐廳,客廳,宴會廳,室內游泳池,健身館等等。三層建築總計擁有六是一處房間。」

許諾穿著皮鞋直接踏上了比擦拭的一塵不染幾乎都能映照出人影來的客廳地板上。緩步上前來到客廳盡頭臨海的巨大落地窗旁邊。在窗外就是碧海藍天以及擁有白色沙子的美麗沙灘。景色異常優美。

這裡的裝飾也讓許諾非常滿意。舒適的沙發,精美的傢具,光潔透明的玻璃以及打開窗戶之後那清新自然的空氣與帶著絲絲潤爽的海風甚至讓許諾忍不住的想要喊上一嗓子,這才是人住的地方。

「很好。」許諾甚至都沒有將整棟房子完全參觀完畢就已經下定了主意「這裡很不錯,我很滿意,就這裡好了。」

許諾是真正的不在意錢,沒有興趣去進行討價還價的事情。他已經準備拿下了,不過房產經紀人卻滿露為難之色「許先生,很高興您能滿意這裡。只是,我們現在還有一個小小的麻煩。」(未完待續。) PS:感謝書友俺叫老楊的萬賞支持,感激不盡!加更隨後送上。

「什麼?」許諾挑了挑眉梢。他對於節外生枝的事情一向都不怎麼感冒。他可不喜歡麻煩。

「這棟房子的主人之前與一個好萊塢的劇組簽訂了租借協議,將這棟房子租給了劇組使用用於拍攝。因為協議簽的早,現在還在合同期限之內。」

「什麼劇組?」許諾的眉頭頓時就擰了起來。

誰也不會願意讓自己的家被別人租用,不管是做什麼。尤其是對於不差錢的人來說更是如此。許諾心頭甚至頓時就有了想要放棄購買的念頭。有錢還怕買不到東西?

「鋼鐵俠3。」

許諾神色微微一愣,這事可真是有些巧了。

「可以。」片刻之後,許諾站在巨大的落地玻璃前看著外面的碧海藍天,笑著點頭。

最大的麻煩被解除之後,這棟被鋼鐵俠劇組租用進行拍攝的房子很快就更換了自己的主人(真實劇組使用的房子位於聖迭戈布列克海灘,劇情需要改在馬裡布。)超過三千萬美元的價格雖然非常昂貴,不過在這處面朝大海,春暖花開的美景面前,許諾很是痛快的就簽了字。

這裡是鋼鐵俠電影的拍攝地,而許諾之前曾經去過真實的鋼鐵俠世界。甚至於,他此刻都還擁有著一副真正意義上的鋼鐵俠戰甲!

雖然沒有賈維斯,但是鋼鐵俠戰甲內的紅后一旦激活,其性能絕對遠超賈維斯。至於戒指,許諾倒是從未將其當作智能電腦來看待。相比於智能電腦,戒指更像是一種特殊的生命。

斯科特拿著許諾的授權與一眾房產經紀人們去辦理各種手續去了。而許諾此時完全就是拎包入住的節奏,直接在這棟漂亮的別墅之中閑逛起來。室內泳池,健身室都留下了他的身影。

仔細觀察之後赫然發現,這裡的很多地方都與他曾經在鋼鐵俠的世界之中住過的那棟別墅相差無幾。一種很是奇妙的感覺讓他忍不住的笑出聲來。難怪之前一見到這棟房子就有一種莫名的熟悉感覺,原來自己曾經住過!

東轉轉西摸摸,一股莫名的惆悵湧上心頭。

距離那次前往鋼鐵俠的世界已經過去了很久,不知道托尼是否還記得自己?不管怎麼說,在許諾的心中托尼都是他的好朋友。如果沒有托尼的幫助,他的日子可是非常難熬。

尤其是當許諾來到三層那處異常熟悉的工作間的時候,眼前如此熟悉的景緻讓他忍不住的嘆了口氣。雖然心中知道除了表面之外內里完全沒有什麼高科技可言,與真正的鋼鐵俠世界完全不同。但是許諾依舊是有些觸景傷情。

托尼斯塔克是個好人。如果沒有他的話,許諾也不可能拿到自己的第一桶金。

做生意的時候,有些時候數額越大辦理起來反倒是越快。就像是許諾購買這棟濱海莊園一樣,超過三千萬美元的一筆交易僅僅是一個上午就已經辦理妥當。許諾買下了這處濱海莊園,也接下了與電影劇組之前簽訂的合同,繼續將自己的房子出租給鋼鐵俠3的劇組用來進行電影拍攝。

辦完手續之後,斯科特等人並沒有返回莊園,因為這裡已經是許諾的私人區域。一般情況下沒有主人邀請的話,很少會有人主動上門。這個國家對於個人隱私可是非常看重。在電話告知許諾事情的進展之後,斯科特等人就各自忙自己的事情去了。

許諾的午飯是叫的外賣,沒什麼口感不過份量十足。吃過飯之後在泳池之中肆意暢遊一番,隨後許諾就通過電梯下到了峭壁下的沙灘上。沙灘很漂亮,沙子細膩,被日光充足照射之後光著腳踩上去非常柔軟舒適。

這是一處私人沙灘,面積不大。兩側都被深入海中的山崖以及人工修建的通道給遮擋住。在通道盡頭是一個小型的碼頭,看規模停靠小型的遊艇沒有問題。閑來無事想要放鬆下自己的許諾直接脫掉褲子沖入了溫暖的海水之中。

陽光,沙灘,白雲,碧水,藍天。一整個下午的時間,許諾幾乎都在海水之中渡過,玩的非常盡興。

以他的身體素質來說,哪怕是在海水之中泡上一整天也沒有問題。只是,直到夕陽西沉,明月高懸之後,肚子咕咕叫的許諾才不得不遺憾的離開讓他心情愉悅的大海向著峭壁上的別墅走去。這次可真是玩的盡興了。

許諾的家鄉可不靠海,之前的人生之中來到海邊的次數屈指可數。一望無垠的大海以及那藍天白雲可以使人心情愉悅,一直以來背負了巨大壓力的許諾在沖入海水之中就有些忘我了。

對於此時的許諾來說,這種享受真的是非常難得。他也玩的非常盡興,甚至到了有些忘我的程度。直到他從搭乘的電梯之中走出來為止。

「啊!!!」一聲凄厲的尖叫聲刺破了幽暗的夜幕,甚至把許諾都給嚇的打了個激靈。

一位抱著衣服,一頭金髮,臉上帶著些雀斑的女人伸出一隻手指向許諾厲聲高呼,那聲音之尖銳簡直就像是見到了地獄惡鬼一樣。

沒等許諾張嘴說些什麼,一大群人就已經浩浩蕩蕩的沖了進來。看到許諾之後,頓時就有幾名牛高馬大,渾身肌肉凸起的傢伙衝上來準備給許諾一點教訓。

許諾無緣無故的怎麼可能讓這些人給欺負了?更別說他此刻還是在自己的家中?原本就對這些莫名其妙進來的人滿心疑惑,現在看到居然有人敢想著對他動手,心頭不滿的許諾哪裡會有什麼客氣?拳打腳踢之間,幾個壯漢就已經哼哼著倒在了地上。

然後,女人的尖叫與男人的嘶吼夾雜著其它亂七八糟的東西頓時就像是千百隻蟲子在耳畔嗡鳴一樣讓許諾頭昏腦脹。怒氣逐漸上涌的許諾正準備動手給這些擅自闖入自己家裡的傢伙們一點深刻的教訓,一聲熟悉的驚叫就傳入了他的耳中。

許諾之前對於這個國家也是有過有些了解的。知道這個國家有些地方的法律非常奇葩。就像是如果有一處住宅長時間,大概是十年還是多久來著,如果主人沒有住而別人卻一直在住的話,這棟房子就將自動成為在房子里住了十年的外來者所有。

斬仙 這條法律雖然聽上去像是個笑話,可卻是真實存在的。許諾一開始看到這麼多人出現在自己的房子里,第一反應就是這些混蛋準備兵不血刃的就奪走自己的房子。

許諾出身平凡普通,父母都是工人,他也沒有中過彩票,之前的時候對於錢財還是看的比較重的。雖然說現在不差錢,可是遇上這種事情還是非常的憤怒,換做是誰被人佔了大便宜之後都會滿腔怒火。這可是房子啊,花了這麼多錢要是別人以這種奇葩的方式給搶走了,許諾估計能直接去炸了判決的法院。

只是,當他聽到那一聲熟悉的聲音之後,當即就明白過來,這些人並不是什麼準備空手套白狼的,而是電影劇組的成員。

許諾目光看去,不出意料的,睜著一雙漂亮大眼睛,目光之中滿是疑惑之色看著他的就是林允兒。剛剛那聲驚呼就她喊的。因為她在這裡看到許諾的確是非常驚訝。尤其是許諾現在的樣子非常讓人疑慮而又臉紅。

許諾現在是什麼樣子?他剛剛在海水之中泡了一個下午直接泡到了晚上,如果不是因為肚子餓了還不會回家。

滿是健碩腱子肉的身材標準而又完美,不過此刻卻因為一整個下午都暴露在加州毒辣的陽光下而微微泛紅。同時因為在海水之中待的時間太久,身上留了不少晶白的鹽粒子。

而最為重要的是,許諾此時不但是光著腳,而且全身上下只有一件濕漉漉的男士內褲。甚至因為浸水而有些若隱若現。

許諾是在自己家的私人沙灘上游泳,而且附近除了海鳥與海水裡的各種游魚之外連根人毛都沒有。這種情況下沒有帶泳褲的許諾自然是來了個自由自在的游泳。

誰會沒事幹整天帶著泳褲到處跑?許諾也沒有想到直接就能夠拎包入住,就連簡單的行李還都是酒店直接專車送來的。

看著眼前的人群,許諾很快就將事情推測了個八九不離十。

這些都是鋼鐵俠劇組的人,因為今天莊園買的太快,他們甚至都沒有得到莊園已經跟換了主人的通知,所以還是認為此時房子裡面沒有別人就過來進行拍攝準備工作。

而剛剛那個女人是因為看到了只穿著短褲的自己所以才尖叫,叫聲引來了其他人。看到自己此刻的形象就想當然的上前想要動手。

想明白了這些事情之後,許諾看了眼一臉驚訝的林允兒,猛然抬起手嚇的四周的人慌忙後退。眼前這個亞裔好厲害,幾名壯漢一個照面的功夫就已經全都躺下了。他們可不認為自己會是功夫的對手。幾個正在打電話準備報警的人甚至被嚇的手抖,險些把手機給仍了出去。

「你們在我的家裡做什麼!」雖然已經明白了事情的來龍去脈,不過此時許諾卻先聲奪人的對著慌亂的人群大喊大叫「你們私闖民宅,我要把你們全都送到監獄里去!」(未完待續。) 原本混亂的場面頓時為之一靜,慌亂之中的人們冷靜下來之後立刻就感覺到了不對勁。一番面面相覷之後,一名看似帶隊的中年白人走了出來「你是誰?為什麼會在這裡?這裡是我們劇組租用的拍攝場地!你為什麼要穿成這個樣子在這裡?你是記者嗎?我們會報警的。」

原本鋼鐵俠的電影就非常受歡迎,各路靠隱私秘聞吃飯的記者們當然不會放過手機大新聞的機會。各種各樣的騷擾早就已經讓人不厭其煩。

這些人是秘密過來進行前期準備,為拍攝進行準備工作。卻沒有想到會遇上只穿著一條短褲的許諾,想當然的就把他當成了從海上潛伏過來的記者,心中也在暗自佩服這些記者們為了新聞居然這麼勇敢。

「我是這座莊園的新主人。」許諾的話讓四周的人都面露疑惑之色,大部分人都是不相信的。許諾也不在意,看了眼不遠處一臉驚愕的林允兒「我今天剛剛買下了這裡,我也聽說了合約的事情。為什麼沒有通知就直接過來?現在都走開,我要換衣服。」

在電影劇組工作的人要麼就是笨蛋,要麼就是人精。很明顯,人精遠遠多於笨蛋。

雖然不知道許諾說的是真是假,不過這種事情沒有人願意做出頭稜子。有人已經迅速撥出電話去驗證事情的真偽,而許諾則是看了眼在場的人之後就轉身離開返回房間去換衣服,順便沖個澡。畢竟身上沾了好多鹽粒感覺很不舒服。

等到許諾給斯科特打完電話,舒舒服服的沖了個熱水澡,換了一身全新的乾淨衣服重新回到寬廣的客廳之後。之前有些躁動的人群此時已經安靜了下來,而斯科特等人也已經等候在了這裡。

「老闆,您有什麼吩咐。」看到許諾出來,斯科特急忙上前迎接。

對於自己的金主,這些職業經理人們可是非常尊重,只要是老闆交代的任何事情他們都會處理的妥妥噹噹。畢竟沒有人會和錢過不去。在這個金錢的世界之中,錢幾乎就代表著一切。

「跟他們說好了?」許諾信步來到酒吧旁邊,打開酒櫃拿出瓶威士忌給自己倒上一杯「他們怎麼隨隨便便就能進來?合同上是這麼寫的?」

「很抱歉,許先生。」沒等斯科特回應,一名頭髮鬍鬚都已經泛白,穿著一件運動服帶著運動帽,眼睛掛著墨鏡,皮膚呈現出酒紅色白人上前來到許諾身旁,臉上掛起和煦的笑容,從懷中掏出一張名片雙手遞向許諾「我是劇組的製片人阿維.阿拉德。我們不知道這棟房子已經更換了主人,沒有提前進行溝通就前來這裡進行拍攝準備工作從而給您增添了困擾非常抱歉。」

所謂製片人就是處理各種各樣場外雜事的負責人。像是此時這種事情就是他的工作範圍。阿拉德也是之前接到了電話之後匆忙趕過來的。

雖然之前的主人將房子租給了劇組用來拍攝,可是這並不是說劇組什麼時候都可以使用。在美國這個極度重視契約的國家之中,各類合同的簽訂詳細程度簡直到了一種變態的程度。

劇組使用這棟房子是有著嚴格時間規定的,多一個小時都不可能。而他們這次卻是整整提前了三天就來到這裡進行拍攝準備,嚴格來說是違反了合同的。許諾在買下這處莊園之後也就直接將合同繼承了下來。

因為之前一直都沒有過任何問題,拍攝一和二的時候就已經多次提前使用房子也並沒有被警告什麼的。劇組自然而然的就逐漸認為沒有什麼關係。直到今天被房子的新主人給抓了個現行。

如果完全按照法律的角度來說,他們甚至已經是夠得上私闖民宅了。如果許諾真想花大價錢請來律師和他們死磕的話,那劇組必然是要付出巨大的代價。在契約國家之中,違反契約的代價實在是太大,大到絕大部分的人都無法承受的程度。

「今天的事情讓我很生氣。」許諾接過名片直接轉手遞給了一旁的斯科特,端著酒杯在一旁的沙發扶手上坐了下來「你們準備如何補償?」

阿拉德也是人精,在這一行混了這麼多年真的是沒有什麼他沒有經歷過的風浪。轉頭看了眼那幾名跟著斯科特一起過來的律師立刻就皺起了眉頭。那幾位都是這座城市之中很有名氣,很難纏的律師。這種情況下他也只能是選擇低頭「不知道許先生有什麼要求?」

許諾抬手抿了口威士忌,雙目之中爆出一抹精光,深深的看了眼不遠處人群之中的林允兒低聲詢問「你們為什麼要這麼早過來?」

阿拉德微微一愣,隨即應聲「劇組即將進行正式拍攝工作,因為預定的拍攝周期並不長,所以我們要儘可能的提前將準備工作做好,從而節約時間。這件事情真的是很抱歉。」

「也就是說,這次來的都是工作人員,是來搭布景的?」許諾挑了挑眉梢,語氣逐漸轉冷。

「是的。」阿拉德聽出來了許諾話中的不滿,不過卻不知道是為什麼。只好硬著頭皮點頭應聲。

「哼。」許諾目光微冷,站起身來伸出手指向人群之中有些畏縮的林允兒「據我所知,她應該是演員吧?為什麼會出現在這裡進行工作人員才做的前期準備?嗯?」

許諾的聲音很大,這間巨大的客廳內幾乎所有人都聽到了。頓時,無數道目光全都唰唰的看向有些手足無措的林允兒。

實際上許諾就是故意的,他才不會在乎什麼劇組不劇組,賠償不賠償的。

許諾對於電影完全沒有什麼興趣,他在乎的就是怎麼搞定那個女人。搞定那個知道了他的秘密,但是卻不能被滅口的女人。現在的情況簡直就是天賜良機,不在這個時候刷好感度什麼時候刷?

「這個……」阿拉德終於明白事情不對頭的地方是在哪裡了,看上去這兩個人應該是認識才對。這次有麻煩了。

就在阿拉德想著要如何圓回場面的時候,一旁的斯科特上前一步低聲開口「老闆,這是好萊塢很常見的事情。這些來自其它地區的演員們想要在好萊塢出演電影,必要的付出是必然的事情。這只是輕度的歧視,讓那位女士在劇組之中做些雜活而已。我聽說過在好萊塢對待其它地區的演員還有更加過分的事情。」

斯科特說的事情許諾當然知道,他就是找個借口而已。至於什麼更加過分的事情許諾到不是很在乎,畢竟他早早的就給卡希爾下過命令,這種事情不可能出現在她的頭上。只是沒有想到依舊會有歧視,身為一名演員卻被送來與工作人員們一起進行場景搭建的工作,而且還是個女人。

別說是許諾此時心中有著別的想法,就算是沒有此時看到這種事情也會怒火中燒,想要來個英雄救美刷刷好感度。

「不用解釋了。」許諾對著急忙張嘴準備解釋的阿拉德擺了擺手「我要取消合同,你們去別的地方找場景吧。」

阿拉德原本紅潤的臉龐頓時一片慘白。

鋼鐵俠系列的電影為漫威公司賺了很多很多的錢,可是這家公司卻是業內出了名的摳門公司,給出的拍攝預算非常緊張。在此時這種已經正式開機,並且宣布了進度表的情況下,作為主要場景之一的別墅卻不能使用,這對於劇組的打擊可是非常沉重的。

要是別的地方也算了,大不了修改一下劇本。可是這裡卻不行,之前的兩部系列電影已經深深的將這裡給刻上了烙印,所有觀眾們都知道這裡就是托尼斯托克的家。如果貿然更換,那必然會引起軒然大波。

「你不能這麼做。」看到許諾準備離開,阿拉德慌忙上前阻攔「我們是有合同的,你這是違反了合同!」

「我知道。」許諾冷冷的看了他一眼「我會按照合同辦事,不過你們今天的行為也是屬於違反了合同。所以我們要打官司,哪怕是打上幾年我也無所謂。在這期間,合同自然是要暫時中止的。」

阿拉德簡直就是要崩潰了。許諾或許真的是打上幾年的官司都無所謂,只要有錢能夠請得起大律師,這種經濟糾紛的案子那真的是能拖上很長一段時間。可是他們劇組卻拖不起啊。

在整個流程都非常發達的好萊塢,一部電影開拍之前其他事情都已經在同步進行。各種各樣暗地裡的交易,資金的流入,發行渠道,院線等等各個方面的利益都被緊緊的抓在了一起。 嬌妻有毒:總裁別靠近 可是,如果電影無法按期上映,而且還被官司纏身。那損失可就大了。

尤其是這種高投入的大製作,背後的資金來源非常複雜,鬼才知道這裡的資金究竟是從什麼地方來的。這都是一個個利益啊,傷害了這些利益,也就意味著得罪了擁有這些利益的人。眼前的這個亞裔或許非常有錢,不在乎那些人。可是阿拉德他們這些人不行啊。

額頭上淌著豆大汗珠的阿拉德急忙拉住許諾的手,在許諾猶如閃電般凌厲的目光注視下又像是觸電一樣放開「許先生,您有什麼要求請儘管告訴我,只要是我能夠滿足的什麼都好說。就算是滿足不了我們也可以商量。」

不說許諾能夠買下這座至少價值數千萬美元的莊園,就看看他那一票的手下以及諸多的大律師們都在虎視眈眈的等著上場,阿拉德就知道眼前的這個男人根本不是他能夠惹得起的。這種時候還不趕快認慫還在等什麼?

許諾的嘴角不自覺的向上翹了翹,目光轉向已然面紅耳赤的林允兒「知道嗎?送她進劇組的人就是我。」

「啊?!」這次阿拉德徹底傻眼了。(未完待續。) 這個世界總是有著許多的意外,就像是現在這件事情一樣。

作為製片人,阿拉德當然知道那個來自亞洲小國的女演員是被人用錢送進來的。這種事情很正常,他也見的多了,並沒有什麼值得驚訝的地方。不僅僅是他,就連導演也同樣是見慣了這種事情。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