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關鍵的是,那個小小的水池裡,竟然生長著許許多多已經綻放或含苞待放的,金色的蓮花!

悟道金蓮?!

所有人都愣住了,但是片刻之後,所有人又都瘋狂起來,不顧一切的向著那個小小的水池撲了過去。

其實每個人都知道,這滿滿一水池的金色蓮花,不可能每一朵都是悟道金蓮,悟道金蓮,只可能有一朵。 (感謝好友悠然情天的打賞支持,樂樂拜謝!)

每個人都知道,這滿滿一水池的金色蓮花,不可能每一朵都是悟道金蓮,悟道金蓮,只可能有一朵。

但關鍵的是,沒有人能夠確定,哪一朵才是真正得悟道金蓮,所以,只有搶,儘可能的搶到最多的金蓮,能搶多少是多少,說不定就能搶到真正的悟道金蓮呢?

所以,金蓮雖多,卻架不住人性的貪婪,一場慘烈的混戰就此展開。

無數的試練者們,不管是否已經入魔,也不顧體內的魔性是否已經散盡,全都瘋狂的沖了上去,他們的眼睛里,此刻只有那些金色的蓮花。

在這樣一個瞬間,人心中貪婪的本性暴露無遺,人性惡的一面被發揮的淋漓盡致,為了得到更多的金蓮,他們不惜刀劍相向,只要有人擋在了自己的面前,不管是誰,立刻展開攻擊。

一時間,通往那小小水池的路上,刀兵相交,罡氣橫飛。

明明是黑暗已經散盡,明明是魔性已然不存,但是這些試煉者所展現出來的,人性深處的罪惡之花,卻是比那魔域沼澤之中的魔性,更加的慘絕凄艷。

血肉伴劍光齊飛,殘肢同刀芒共舞!

大片大片的鮮血散在漆黑的土地上,卻完全沒有留下任何痕迹,這魔域沼澤之中的土地,不知是否已經吸收了足夠的血液,漆黑的那麼深邃,再多的鮮血也已經無法改變它的顏色。

成百上千的試煉者,沒有死在魔獸遍地的試煉空間,沒有被魔域中無處不在的魔性所侵蝕,也沒有陷入到那無物不沉的沼澤地中,卻在這裡,死於同類之手,死於自己心中的貪婪。

當然,也有極少數頭腦清醒的試煉者,並沒有像大多數人一樣,被突然出現的滿池金蓮沖昏了頭腦,陷入到瘋狂的爭搶之中。他們知道,魔域沼澤看似魔氣散盡,沼澤不再,但其中的兇險,卻未必就比之前的低了。

當慘絕人寰的大混戰、大廝殺展開之後,一部分人更是直接掉頭就走,悟道金蓮雖然是吸引他們進入魔域沼澤的唯一原因,但眼下的局面,顯然已經不受控制,他們只求能保住性命,便已是不幸中的萬幸。

悟道金蓮再好,也只是一個成為強者中的強者的機會,而成為強者的誘惑再大,也不如性命重要,性命都沒有了,還談什麼未來?

這些人甚至都在懷疑,這看似黑暗消失,魔性盡去的變化,其實不過是魔域沼澤絞殺外來者的手段而已,因為這麼一場混戰下來,死的人可是絕對要比之前入魔而死的多出了數倍不止。

想到這裡,那少數保持清醒的試煉者愈發覺得不寒而慄,迅速的辨明方向,立刻飛速的向著魔域沼澤的出口處疾奔而去。

而那些仍在混戰之中的試煉者,卻是早已殺紅了眼睛,雖未入魔,卻是比那些入魔者還要可怕。

他們的眼中,已經只剩下了金蓮的存在,為了爭奪更多的金蓮,不顧一切的廝殺著,瘋狂的殺、殺、殺……

魔域沼澤的外面,那些依然在猶豫是否進去的試煉者,以及那些壓根就沒打算進去只是來看熱鬧的試煉者們,眼睜睜的看著隔絕魔域沼澤的迷霧消散。

而接下來,原本漆黑一片的魔域沼澤內部,也開始逐漸的明朗起來,魔域沼澤中漆黑的土地與碳化的樹木都歷歷在目。看到這一切,他們不覺得都愣在了當場。

可是依然沒有人敢於嘗試著進入,這時候還沒有進入魔域沼澤的,大多數本就十分的惜命,在沒有弄清楚原委的情況下,即便迷霧與黑暗消散,他們也還是不敢貿然進入到魔域沼澤之中。

漸漸地,有人影出現了,少數保持頭腦清醒的試煉者飛奔而來,迅速的離開了魔域沼澤的範圍之內。

守在外面的試煉者們立刻上前打聽情況,可是在知道了魔域沼澤的變化之後,眾人面面相覷,竟然還是沒有幾個人敢于越雷池一步,哪怕是聽說魔域中出現了無數的金蓮,依然如此。

因為他們畢竟沒有親眼所見,誘惑力也就相對的沒有那麼大。再加上逃出來的試煉者的分析,明知金蓮所在地已經成了一片殺戮場、絞肉機,又怎麼敢貿然去送死?

當然,也還是有聽到金蓮的消息,控制不住心中的貪慾,心懷僥倖匆匆而去的試煉者。對這些人,也無人相勸,大多數頭腦清醒的試煉者也只是一聲嘆息而已。

正所謂,良言難勸該死的鬼!

既然已知其中的兇險,卻仍是義無反顧的捲入其中,那就要做好承擔一切後果的準備。人,一定要為自己所做的決定負責。

時間一點點的過去,越來越多清醒過來的試煉者向著魔域沼澤之外飛奔出去,直到離開了魔域沼澤的範圍,才敢驚魂甫定的回頭看看,鼻端似乎還嗅得到那濃烈之極的血腥氣味。

而這一切的始作俑者,龍天,卻依舊置身於那無盡的黑暗之中,絲毫沒有意識到,這魔域沼澤已經起了天翻地覆的變化,更加不知道,魔域沼澤中竟然出現了無數的金蓮,並且引起了一場慘烈的廝殺。

只是在那無盡的黑暗之中,不知何時竟開始出現了一顆,小到幾乎可以忽略的光點,金色的光點……

外界,包裹著龍天身體的那個大繭越來越大,但那股吸引力卻沒有任何減弱的趨勢,仍在持續的增加著。那名全身都趴在地上的入魔者,已經再也無力抵禦那巨大的吸引力。

若不是他將雙手雙腳都深深的插入了土地之中,依靠著大地的力量勉強支撐,他早已經堅持不住了。

但即便如此,那入魔者也漸漸的開始撐不下去了,雖然雙手雙腳像四根釘子一樣,將他的身體牢牢的釘在了地面上,但是那巨大的吸力,還是在不依不饒的撕扯著他的身體,用力地將他向著大繭的方向拽去。

他感覺到自己的肩肘胯膝等各處關節,都在承受著無與倫比的撕扯力,那力量之大,哪怕是他入魔后強大堅韌了許多的魔軀,也開始承受不住。 (感謝好友悠然情天、書劍-笑、黎家大少爺、曹博軍、玥er公子的打賞支持,樂樂拜謝!)

終於,悶響聲中,一股腥臭的氣味瞬間彌散開來,入魔者的左肩爆起一團黑色霧化的血光,他的左臂,已經被那股巨大的力量徹底撕開,脫離了他的身體。

缺少了一個支撐點,入魔者更加的堅持不住,很快的,他的右肩也承受不住那巨大的撕扯力,肌肉與骨骼寸寸斷裂,右臂也脫離了他的身體。

原本像一隻大王八一樣趴伏在地面的入魔者,在雙臂全部與身體斷開之後,身體瞬間在那巨大的吸力下直立而起,但是那入魔者,還在不顧疼痛的努力著,想要用自己雙腿的力量來抗衡那巨大的吸力。

因為他知道,就算是雙臂完全斷裂缺失,但只要魔域還在,經過漫長的歲月滋養,他還是有斷肢再生的可能。

可是如果被那詭異而巨大的吸力拉扯過去,卻是有可能連性命都保不住,又何談斷肢再生?

然而,龍天會給他這個機會么?不,不是龍天,而是那股莫名出現的巨大吸力,完全不給那入魔者任何抗拒的機會。

那巨大的吸力,依然在持續地撕扯著入魔者的身體,他那深深插在土地之中的雙腿,最終的結局也只能是被生生的撕裂、斷開。

入魔者那已經成為了人棍的身體,在巨大的吸力作用下,一頭扎向了包裹著龍天身體的那個大繭,重重的撞在那已經如小山般巨大的大繭外殼上。

劇烈撞擊帶來的痛苦,以及四肢斷裂帶來的巨大疼痛感,讓那入魔者感到生不如死,可憐的是,他卻竟然連昏厥過去都做不到,就那麼清醒的承受著那常人難以忍受的痛苦。

他無聲的怒吼,拚命的掙扎,試圖離開這個碩大無朋的大繭,可是,手腳俱全的時候,他都無力抵禦這巨大的吸引力,如今已經是一根人棍的他,又怎麼可能掙脫的開?

而大繭之內的龍天,卻已經開始漸漸的恢復靈台清明。

他的意識在置身與那無盡的黑暗中時,就彷彿是狂濤駭浪中的一葉扁舟,徹底的迷失了方向,迷失了自我。

可是當那無盡的黑暗之中,驀然的出現那一點比針尖還要細小的金色光亮之時,龍天便清醒了。

一旦神智清醒過來,縱然四周仍是黑暗無邊,但龍天卻已然能夠清晰地看到自己所處的環境。

一片黑暗,一片混沌,沒有方向,沒有內外……

但是龍天卻偏偏莫名的就感知到,自己此刻,就處在這無盡黑暗的中心位置,而那針芒般的金色光亮,就來自於龍天自己,確切的說,是來自於龍天的身體之內。

龍天仔細辨認,卻驚訝的發現,那點金色的光亮,竟然是一個花骨朵,一個金光燦燦、含苞待放的金色蓮花骨朵。

悟道金蓮?!

龍天在稍一愣怔之後,幾乎是在瞬間,便下意識的確認了,這個含苞待放的金色蓮花骨朵,就是悟道金蓮。

沒有任何理由,卻就是那麼篤定的確認了!

雖然完全想不明白,悟道金蓮是如何出現在自己身體之內的,但龍天卻沒有產生絲毫的意外之感,彷彿一切都是那麼的順理成章,自然而然!

在一片黑暗,恍若混沌未開般的世界中,龍天靜靜地看著自己體內的悟道金蓮,無驚無喜,似乎陷入到了沉思之中。

隨著龍天的靈智逐漸恢復,他似乎有些明白了,想要打破這無盡的黑暗,想要打破這一片混沌,唯有靠他自己,而希望,就在這莫名出現在他體內的悟道金蓮上。

金蓮花開之時,應該也就是他破除混沌黑暗,重歸自我之時。

然而,那金色的蓮花骨朵明明就在龍天的體內,他卻無論如何也無法接觸,更加無法掌控,這讓龍天感到一陣茫然,他不知道該如何控制金蓮花開,從而破除混沌,重歸自我。

外面的吸引力還在繼續,龍天卻已不是剛才毫無意識的時候了,他對此有了非常直觀的感覺。

龍天感覺到,他的呼吸開始困難起來,他感覺到自己的丹田之中,完全提聚不起一絲一毫的元力,就連九轉乾坤功,都無法自主運轉。

龍天能夠感受到所承受的一切,但身體卻完全不受他的控制,只是被動的承受著,黑暗中不斷增加的質量。

在這無盡的黑暗之中,龍天唯一能夠運轉的,只有他那正在逐漸恢復的意識,這讓龍天驀然的意識到,想要打破這無盡的黑暗,或許只能憑藉自身的意識。

龍天的意識,盯著自己體內的那一點如針芒一般,金色蓮花骨朵所釋放的光亮,沉思良久。

下意識的一掃周邊的無盡黑暗,龍天眼前一亮,突然間豁然開朗!

黑暗,原本是無盡的,是絕對的,是純粹的,是不含任何雜質的……黑得深邃,黑的濃郁,黑的純粹,黑的徹底……

金蓮,卻是令這純粹的絕對的黑暗之中,出現了一絲光亮,哪怕這點光亮是那麼的細小,那麼的微不足道。

但是,有了光亮的黑暗,卻已經不再純粹,不再徹底,不再絕對,不再深邃……

這樣的黑暗,雖然還是看似那麼的無窮無盡,無邊無際,但卻已經有了瑕疵,有了破綻!

能夠對抗黑暗的,唯有光明!

那如針芒般的金色光亮,就是這絕對黑暗之中的一抹希望。

如果說,這無盡的黑暗,就是修鍊道路上的阻礙、茫然、魔障……那麼,悟道金蓮所釋放的這一抹微光,就是破除一切魔障的大道之光。

只要悟道金蓮完全綻放,那大道之光一定可以衝破魔障,為龍天指明、照亮通往巔峰的大道。

而能夠在這條大道上走多遠,那就要靠龍天自己的努力與堅持了。

但不論如何,道路,總歸是光明的。

雖然對於眼前無盡的黑暗來說,悟道金蓮的光芒是微不足道的,甚至是渺小的、孱弱的。

但是,星星之火可以燎原,這點點光芒未必就不能指引自己,在這黑暗之中,衝出一條屬於自己的道路來。 (感謝好友悠然情天、yuelan的打賞支持,樂樂拜謝!)

星星之火可以燎原,這點點光芒,未必就不能指引自己,在這黑暗之中,衝出一條屬於自己的道路來。

就在龍天恍然開悟,內心充滿了希望,凝視著金色蓮花骨朵那微不足道的光亮,無限渴望著它綻放出屬於自己的光明時,那點幾乎微不可察的光亮,真的開始逐漸的明亮起來。

似乎,那含苞待放的金蓮骨朵,已經感受到了龍天的渴望,開始悄然綻放!

雖然是金蓮綻放,但是釋放出的卻是單純的光亮,並不包含金色,就是純粹的光!

龍天能夠清晰地感受到那抹純粹的光,無比的細小,但是卻緩緩地、堅定地、一點點的開始融化這無邊無際的、純粹的、絕對的黑暗。

黑暗是厚重的、無窮無盡的,光亮卻是細小的、微不足道的。

但是,那細小到微不足道的光亮,卻在這無窮無盡的純粹黑暗之中,生生的擠出了一點空間。

千里之堤,毀於蟻穴!

純粹與絕對的黑暗也是如此,只要光明出現,哪怕是再如何的微不足道,也終將會擴散開來,最終與之分庭抗禮。

因為,從光明出現的那一刻起,黑暗便不再純粹、不再絕對……

在悟道金蓮之光逐漸的擴大著自己的範圍之時,龍天發現,他可以看到了。只是,他似乎是在以一種非常奇怪的,類似於旁觀者的角度,在看這個世界,也包括他自己。

他看見自己,本已是完全漆黑的雙眼,又開始逐漸出現白色的眼球,漆黑的眼仁與白色的眼球,涇渭分明,形成鮮明的對比。

龍天看到的不僅是這些,還有,那貌似無盡的黑暗,在他此刻的視線中,竟然只是存在於他的身體之中,或者說,是存在於他的識海之中。

在看到識海中的黑暗時,龍天也看到了黑暗中那微弱的一點光亮,但那光亮顯然在迅速的擴張,迅速的爭奪著黑暗的地盤。

而且,只要是光亮所到之處,黑暗立刻便消弭於無形,幾乎沒有任何的拉鋸與傾軋,光明出現之處,黑暗立刻退避三舍。

但是不知道為什麼,龍天總是感覺到,光明此刻雖然擴張的速度極為迅速,其實只是因為它所籠罩的範圍實在太小,等它擴張到一定程度的時候,就會停止下來的,與黑暗共存。

總之,這光明,並無法徹底消滅黑暗!

龍天的心中,突然間似乎有所明悟。

光明與黑暗,其實本就是相對相生的存在。沒有光明,也就無所謂黑暗;沒有黑暗,也就無所謂光明。

光與暗,善與惡,內與外,生與死……本就都是相對於彼此而生的,它們彼此矛盾,卻又相互依存,根本就是不可能脫離對方而獨自存在的。

當龍天突然開悟,瞭然於心之後,就只見那光亮擴張的速度再次暴增,從針芒般的光點,迅速擴張到如星雲般的浩瀚皎潔,到最後,竟發展到如太陽般的炙熱奪目。

終於,光明陡然綻放,將光輝灑遍整個黑暗的世界。

那情形,就彷彿是混沌初分,天地雛形。

在龍天的識海之中,悟道金蓮已經消失不見,龍天的意識化作人形,獨立於其中,彷彿是那開天闢地之初的唯一人類。

一個新的世界,由此誕生。

光明,在他的頭頂之上;黑暗,在他的雙腳之下。光明與黑暗,各占這個世界的一半,不分伯仲,難分軒輊。

龍天的意識,突然漂浮而起,緩緩的向頭頂之上的光明飛了過去。當他徹底的融入到光明之後,黑暗,突然間徹底消失,這個世界完全被光明所佔據,再沒有了半點黑暗的存在。

光明徹底的充斥在這個世界之中,明晃晃的一片,原本應該帶給人希望與溫暖的光明,在這一刻,竟然如此的刺眼。

就如同剛才那無盡的、絕對的黑暗一樣,帶給人的只有說不出的煩躁與恐懼。

龍天的意識又緩緩的下落,漸漸的脫離了那片光明,隨著他的下落,黑暗又開始在他的腳下凝聚。

當他的雙腳徹底落在剛剛凝聚起的那片黑暗上的時候,腳下陡然陰影叢生,黑暗又開始迅猛的擴張開來。

直到再次佔據了這個世界的一半,黑暗的擴張才戛然而止,繼續與光明分庭抗禮,涇渭分明。

龍天面帶微笑的看著這一切,光明與黑暗,相互依存又相互對立,這才是正常的。只不過,這似乎還遠遠不夠。

雙臂舒展,龍天開始舞動雙手,在他的動作下,光明與黑暗開始相互傾軋,相互糾纏。

迅速的,光明與黑暗形成了兩條巨大的魚兒,一黑一白,糾纏盤旋在一起,構建出了一個巨大的圓盤,旋轉於龍天的識海之中。

陰陽魚,太極圖!

黑魚為陰,白魚為陽,陰陽相濟,是為太極!

演變還沒有結束,在陰魚的頭部,開始逐漸凝聚出一個白色的圓點;而在陽魚的頭部,也於同時凝聚出一個黑色的圓點。

陰極生陽,陽極生陰,陰中有陽,陽中有陰。

至此,太極陰陽圖始成!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