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這些日子,對於蠻荒之地來說,發生最大的事情就是大秦候國一統蠻荒之地,變相的說蠻荒之地已經不存在了,代替的是大秦候國。

大秦候國一系列惠民政策,讓的大秦二十七城幾乎都心向大秦候國,成為大秦候國的子民而自豪。

「國主,我們大秦候國的二十七城,全都按照國主的指令,頒布修鍊功法,減輕賦稅,提高民心,已經取得了初步的效果。」

狄仁傑對著葉昊道。

「對於惠民政策,我們一定要始終如一的堅持執行。」葉昊點點頭。

事實上,大秦候國滅掉流雲宗,仙庭系統的獎勵也是很豐富的,足足兩條下品靈脈、三套地級陣法和眾多的靈石、丹藥和戰兵戰甲,葉昊全都賞賜給麾下將士們。

大秦的將士們得到眾多修鍊資源,修為也在快速的提升,相信一段時間后,他們的修為都會提升一個檔次。

於此同時,大秦候國的天地靈氣已經慢慢的好轉,這當然和大秦候國立國密切相關,一旦大秦候國境內的天地靈氣恢復到天涯島其餘地方一樣的程度,那就是大秦候國真正崛起之時。

戰龍候國戰龍城,又到了新的一天。

今天是戰龍候國每三天一次的早朝日,戰龍城中凡是有資格參加早朝的官員,都是早早起身,收拾打扮,準備前往戰龍候國的戰龍殿參加早朝。

戰龍殿中,戰龍候國的皇帝司馬斌高座於天台之上,俯視著眾臣,心中甚是滿意。

「國主萬歲萬歲萬萬歲。」

群臣參拜。

「眾卿平身。」司馬斃命威嚴道。

「謝國主。」眾人恭敬的站起來。

霸道前女友 「有事啟奏,無事退朝。」一個侍衛高聲道。

千靈大世界沒有太監。

「國主,臣有事啟奏。」

康親王司馬江站出來道。

「康親王請說。」司馬斌淡淡地道。

「啟稟國主,據探子來報,蠻荒之地已經被最近崛起的大秦候國統一,臣覺得我們應該借著大秦候國剛崛起,而發兵大秦候國,臣願為為我戰龍候國開疆拓土。」

很多朝臣都是無比震驚,蠻荒之地竟然發生變故,而且還被大秦候國統一,這還真是令人意外啊!

「丞相和大都督怎麼看?」司馬斌看向李珅和路濤。

丞相李珅走出來大聲道,「國主,康親王說的很對,我戰龍候國應該出兵大秦候國。但是不可師出無名,我們戰龍候國可以借說是盟友流雲宗復仇,這樣我戰龍候國的將士們必將士氣大增。」

司馬斌沒有變態,看向大都督路濤。

路濤站出來斬釘截鐵道,「國主,康親王和丞相大人說的沒錯,臣也覺得我朝必須出兵,再者大秦候國一統蠻荒,已經和我朝接壤,運朝之間不可能平和,只有你死我亡之說。臣請戰。」

事實上,康親王三人能夠得到蠻荒之地被大秦候國統一的消息,戰龍候國的國主又怎能收不到消息,其實司馬斌的消息其實就比康親王的消息晚一點點時間而已。

司馬斌其實在得到消息的那一瞬間,便知道強大戰龍候國的機遇來了,這次只要運籌帷幄,一定能夠拿下一個新生的候國。

司馬斌的目光緊緊盯著路濤道,「你有多少把握拿下大秦候國?」

「臣有七成以上的把握。」路濤也不敢說百分百,萬一大秦候國有超強的底蘊那自己不是自找沒趣嗎?

司馬斌點點頭,倒是覺得路濤說的不錯,有七成把握確實已經很大了,「康親王,要是你出正,有多少把握?」

「回國主,臣有十成把握,一個小小的大秦候國,立國不足兩月,我戰龍候國何懼於他。」康親王很不屑的道。

丞相看著全然不屑於顧的康親王,便好心提醒道,「康親王不可大意,每一個運朝都不可小覷,否則遲早會吃大虧。」

康親王淡淡地道,「謝丞相大人提醒,但倘若我戰龍候國立足於天涯島千年之久,還怕一個剛立的候國?」

群臣都覺得丞相大人太過於小心了。

司馬斌最後道,「既然康親王有十成把握,那就准康親王領兵百萬出征大秦候國,進攻海寧城。拿下海寧城后,可繼續深入。」

「臣遵旨。」康親王興奮道。

「大都督聽令。」司馬斌接著道。

「臣在。」路濤馬上應道。

「朕令你率戰龍候國百萬精銳出征大秦候國,拿下武寧城后,繼續向前推進。」

大都督路濤沒想到國主點了康親王出征,又讓自己出征,馬上激動起來,看來國主這是要雙路大軍夾擊大秦候國,滅其國的決心異常之大。

「臣遵旨。」大都督路濤馬上跪接旨。

「退朝。」

「國主萬歲萬歲萬萬歲。」

丞相、大都督、康親王三人走出戰龍顛,便聚到一起。

「兩位這次出征,當相互幫助扶持,同心協力為戰龍候國打下疆土,萬不可在相互爭鬥。」丞相李珅對著二人道。

「對付一個小小的新立候國,本王一人足以。」康親王大笑道,笑聲中顯示出無限的不屑。

「本督都覺得王爺還是不要託大的好,否則一旦形勢不利,我們如何向國主交代。」大都督路濤還是一個比較穩健的人。

「好,大都督到時候有需要幫忙的地方,儘管派人來知會本王,本王會讓人幫你的。」康親王在笑聲中離開。

丞相和大都督都搖頭不止,要是讓康親王去攻打大申候國,他一定會步步為營,可是讓他去攻打大秦候國,他又怎麼可能一步一步來呢?

司馬斌回到後宮,心思活躍起來。 ?司馬斌的目光緊緊盯著天涯島的地圖看著,戰龍侯國位於天涯島北部,是天涯島北部三大侯國之一,另外兩個候國一個是大申侯國,另一個之前的蠻荒之地,現在的大秦侯國。

天涯島北部還有兩個下品宗門,便是飛羽門和天鬼宗。

司馬斌默默的計算著,只要戰龍侯國吞掉大秦侯國,修養幾年,拿下飛靈門,最後吞掉大申侯國和天鬼宗,一統天涯島指日可待。

每一個帝王都有雄心壯志,帝王也是永遠不會服輸之人,帝王失敗了,只有死亡一條路可選。

同時司馬斌傳令侯國東方邊疆,務必要嚴格監視飛靈門的動作,一定不能讓飛靈門趁火打劫,倒是對大申侯國不怎麼擔心。

這是因為大申侯國和天鬼宗是生死大敵,他們之間已經爭鬥了數百年之久,一旦一方放鬆警惕,另一方一定會趁火打劫。

這樣想著,司馬斌情不自禁的笑出聲,直奔皇后處,又要做辦事去了。

康親王離開皇宮,直奔王府。

劉正陽默默計算著戰龍侯國早朝的時間,靜靜的等待著康親王的回來,劉正陽堅信康親王回到王府,一定會第一時間召見自己。

果不其然,康親王回到王府第一件事便是召見劉正陽。

「不知王爺召見老夫,有什麼事情?」劉正陽裝模作樣道。

康親王大笑道,「劉正陽,你終於可以報仇了,國主已經命我率百萬大軍進攻大秦侯國,你說這是好事嗎?不過掃興的是國主又派出大都督領百萬大軍,和同擊大秦侯國。」

康親王說道最後,明顯有點不高興。

劉正陽心中卻是異常高興,他倒要看看這次葉昊拿什麼抵擋戰龍侯國的兩百萬精銳甲士。

劉正陽卻是笑道,「王爺大可不必因此而生氣,你和大都督都是為國出力,又怎能怪他呢,再者國主派出兩路大軍,便是希望能在最短的時間內吞併大秦侯國,不給大秦侯國任何喘息之機。王爺,只要你兵貴神速,一定比大都督打下城池多,這樣也能展現你的英明。」

康親王點點頭,「哈哈哈,你說的對,本王即可點兵出征,你也跟著,也能報仇。」

「多謝王爺體諒。」劉正陽正色道。

康親王司馬江便帶著四個聖胎境大能強者和數千親衛前往戰龍城校場,帶領百萬大軍浩浩蕩蕩的向北撲去。

康親王走後,戰龍侯國大都督也帶兵向北而去。

戰龍侯國出兵二百萬准被進攻大秦侯國,恐怕再有不到六七日便可抵達大秦侯國的邊疆。

戰龍候國的戰士們,都是自信滿滿,這其中的緣故,當時是因為他們覺得他們天涯島的候國,打一個蠻夷之地的候國,還不是手到擒來。

事實上,也是這樣。大秦候國此刻無論是聖胎境大能強者,還是中端的蛻變境,亦或者是氣海境修士,都相比其他運朝來說,差的不是一個檔次。

妻色不可欺 這樣的一個運朝,在天涯島其他人看來,想滅掉還是,輕而易舉。

外人絕不會想到,事實上雖然大秦候國實力不怎麼強大,但是這可是一個能夠創造奇迹的運朝,尤其是國主和幾個軍團長和兩個龍淵閣大學士。

「叮,系統發現任務,擊退來犯之敵,獎勵地級戰兵十件,地級戰甲十件,上品靈石十萬,中品靈石百萬。一次隨機召喚機會。」

大仙官 葉昊正在養心殿處理著各處的奏摺,忽然,仙仙的聲音響起。

葉昊大吃一驚,「仙仙,怎麼突然發布任務了?」

「主公,仙庭系統偵測戰龍候國已經出兵兩百萬向著大秦候國而來,打算滅掉主公的大秦候國,形勢萬分危機。」仙仙解釋道。

葉昊臉色有些難堪,但是很快他便鎮定下來,戰龍候國這次出擊,從戰龍候國的角度上考慮問題,他們做出的選擇非常明智。

一旦大秦候國緩過氣來,也同樣會出兵戰龍候國,運朝之間只有你死我亡。每個帝王都想成為千古一帝,成為天涯島的絕對霸主,一統天涯島,晉級公國。

葉昊既然知道對方將要進攻大秦候國,那麼就必須要做出應對。

運朝之間的戰爭,都是以攻城掠地為主,不可能直接滅掉對方的國都,獲得氣運,因為那樣獲得的氣運,相比而言太少了再者,你的大軍也不可能長驅直入進入對方的國都。

因此葉昊斷定,戰龍候國想要進攻大秦候國,最快的方法便是派出兩路大軍,從海寧城和武寧城分別進攻。

所幸的是,無論是張遼的第一軍團駐守的海寧城,還是白起駐守的武寧城,他們都有百萬大軍。

葉昊馬上召集狄仁傑、張良、項羽、趙雲、霍去病等人商量怎麼應對大秦將要面臨的困境。

葉昊看著眾人全都到了,便開口說,「眾位,有可靠消息說,戰龍候國出兵兩百萬,可能兵分兩路,向我大秦候國直撲而來,眾位有什麼解決之法嗎?」

「國主,臣願領兵支援邊境,禦敵於國門之外。」霍去病馬上斬釘截鐵道。

趙雲也不甘落後,「國主,雲同樣願意為國主分憂。」

「國主,臣請戰。」項羽大聲道。

葉昊點點頭,「你們的想法是好的,最近一段時間,我幾乎最精銳的士兵,都給了張遼和白起,你們麾下的將士還有待磨合,我們暫時先等他們二人的消息,如果戰龍候國再增兵戰場,那麼我大秦必須增兵,但如果戰龍候國不再增兵,那麼就要靠他們兩位守住國門了。」

「臣等遵旨。」幾人想想也對。

「國主,臣願意出使飛靈門,臣研究過天涯島北部的三朝兩宗,戰龍候國和飛靈門是死敵,大申候國和天鬼宗是死敵。這次戰龍候國出征我朝,臣想去飛靈門,說服對方出兵攻入戰龍候國,為我大秦候國創造發展的機會。」

「朕准了,還是讓展昭陪你撞,免得遭到宵小。」葉昊點點頭。

「臣遵旨。」張良興奮道。

「國主,臣會為大軍快速的籌備所需物資,送往邊境。」狄仁傑看著葉昊笑著道。 ?葉昊來到供奉院,找到西門吹雪和葉孤城。

「參見國主。」兩人拱手道。

「哈哈哈,免禮。今天朕來,有件事情想要麻煩二位,不知二位是否有時間?」

「國主但說無妨,我二人一定儘力去做。」兩人不假思索道。

「是這樣的,戰龍侯國已經出兵,向我們大秦侯國邊境而來,朕想請二位分別給張遼和白起帶去地級陣法的陣盤和足夠的靈石,怎麼樣?」葉昊開門見山道。

「我二人完全可以勝任。」兩人馬上答應。

隨後葉昊把地級陣法和數十萬中品靈石交給二人,兩人馬上辭別葉昊,立刻出發,遇到國事,二人都是雷厲風行,不會耽誤時間。

張遼自從駐進海寧城,便是下令增高加厚城牆,城門都是用星隕鐵石打造而成,就是聖胎境大能七八重天的強者,在短時間內也絕對打破不了城門,當然城牆就更不可能了。

當初葉昊讓張遼駐紮在海寧城,便是想讓張遼守住侯國的南大門之一,張遼怎能不用心,百萬大軍在手,張遼每天除了訓練大軍,便是鞏固城防。

這天西門吹雪來到了海寧城,馬上前往將軍府。

張遼看到西門吹雪,十分震驚,「不知供奉來到海寧城,所謂何事?」

西門吹雪從空間戒指中取出一枚空間戒指交到張遼手上道,「張將軍,國主讓我把這個地級陣法的陣盤交給你,戰龍侯國正向著將軍守護的海寧城而來,還希望將軍早作打算。」

張遼結果地級陣法斬釘截鐵道,「請西門供奉轉告國主,人在城在,人亡城亦在。」

我真的開外掛 西門吹雪點點頭,「將軍放心便是,我一定給國主把話帶道,同時張良大人已經帶著厚禮出使飛靈門,相信飛靈門不會坐視不管。」

張遼點點頭,「那白起將軍那裡,國主可有安排?」

「將軍儘管放心,這次我和葉孤城一起出發,我來了這裡,他去了白起將軍那裡。」

張遼神識探入到西門吹雪給他的空間戒指,果然一共十八塊足有三尺大小的陣盤閃爍著青色的光芒,旁邊還放著一個小本子,記載著使用這種低級陣法的方法,同時他還看到數十萬中品靈石。

張遼同樣從葉孤城這裡,得到戰龍侯國將來犯大秦邊境的消息,也是得到地級陣法和大量的中品靈石的支援。

兩位軍團長此時都已經心中有數,他們都磨刀霍霍等待著敵軍的到來。

張良二人為了早日趕到飛靈門,選擇了一條捷道,這樣能省下三分之一的路程。

這一日兩人經過狼牙山脈,便看到六個半步大能境修士圍攻一個半步大能境修士。

七人同樣同樣發現了兩人,六人中的一個頭領威脅道,「你二人速速滾蛋,不然就別怪我等連你們一起殺了。」

展昭大怒,「嘴巴放乾淨點。」

「哈哈哈哈,一個毛頭小子不高興了,表情很精彩啊,不滾蛋就只有死路一條。」一個麻臉大漢大笑著道。

展昭,曾經的南俠,骨子裡就充滿著俠義、正義,怎能妥協,巨闕劍已經握在手中,目光緊緊盯著眼前幾人,「你們這種燒殺搶奪之事,恐怕做了很多次了,我不明白的是你們作為半步聖胎境大能為什麼還要做這種見不得人的勾當。」

「黃毛小子,有時候意氣用事,是要付出生命的代價。」對方一人笑道。

「小兄弟,你趕緊跑,這幾個人心狠手辣,一定不會放過你們的。」被圍在中間的那個灰衣修士喊道。

展昭心驚,沒想到被圍之人,還是願意為自己兩人考慮,瞬間展昭做出決定,一定要救下此人,只因為此人心中有俠義之情。

殺!

展昭直接衝進戰圈,快速的擊向其中一人。

「找死。」那人看著展昭衝來大怒道。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