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起碼和自己差不多,雖然自己只是隨手一擊而已,但是想要破除那也不是那麼簡單的。

「不過,也僅僅是如此而已。」

來人看了一眼小荒,不屑的開口道。

「哥哥。」

看到來人,赤月公主興奮的叫了起來,直接的撲到了來人懷裡。

問道章 她很激動,自己眼看馬上就要死了,結果自己的哥哥出現了,拯救自己於水火之中。

如果自己哥哥來慢那麼一步,自己真的就要完蛋了。

果然,關鍵的時候還是自己親人靠譜,其他人都不靠譜。

「妹妹,我來晚了一會兒。放心,這些人我來對付。」

「這個世界上只有一個人可以欺負我的妹妹,那就我。其他人,那隻能是死路一條。」

來人正是赤月公主的哥哥,火月王子。

他掌握的火之本源比較特殊,可以形成一個個恐怖的火月。

他的戰鬥力極其的恐怖,曾經一天連續挑戰十八名萬劫榜的強者,且最後都成功了。

火月王子的傳說在日月王國依然在流傳著。

「你死定了。」

赤月公主的頭靠著火月王子的胸懷,同時冷冰冰的看著小荒。

小荒膽敢對她出手,而且還差點殺了他,不可饒恕。

「呵呵,找到靠山了,所以又牛起來了?你忘了剛開始裝了之後被打臉的情形了嗎?」

「看來你是沒有一點記性。總在一個問題上犯錯誤。」

「說實話,我真的很可憐你。」

看著赤月公主,小荒冷冷的回應道。

赤月公主囂張了兩次,結果兩次都被打臉了。

這第三次估計也會是同樣的結果。

「哼,在我們日月王國膽敢說出這樣的話來。」

「你們哪裡來的底氣。」

「今天就讓你們知道我火月王子的力量。這裡,那是我的地盤。你們都要死。」

「做人,要有自知之明,可惜你們沒有,所以你們都要死。」

火月王子怒了,兩隻眼睛看向了小荒,頓時兩道火光朝著小荒射了過去。

隨即,他就扭過頭,看向了赤月公主,淡笑道:「妹妹,他已經被我殺死了,就是這麼的不堪一擊。其他人我也會將他們都給滅了。放心吧,他們敢得罪你,那就註定了他們的結局。」

赤月公主則是眼睛瞪的很大,她有一種欲哭無淚的感覺。

哥哥啊,你哪裡來的自信啊。

人家活的好好的,根本一點事情都沒有。

剛才狂刀三人組的錯誤你怎麼也犯了呢?

現在的赤月公主突然間有了一種很不好的預感,自己哥哥會不會也像狂刀三人組那樣的結局。

在這之前,她根本就沒有這樣的想法,但是現在,她這種想法真的很強烈,她感覺到自己或許招惹了一批不能招惹的人物。

「嗯?」

火月王子也是感覺到了異常,神識掃向了小荒,隨即臉色發生了變化。

他憤怒了。

徹底的憤怒了。

這個小子,真是一點面子都不給。

我殺你,你直接得死了就行了,還要拚命的阻擋活下來。

你因此徹底的惹怒了我,我就要將你碎屍萬段。

「就這點本領還出來裝。我今天真的是見識到了。」

「有本事就戰鬥吧,別在那裡嘰嘰歪歪,老子聽煩了。老大,這個人交給我了,你們都不要插手。」

小荒說著直接的對火月王子出手了。

這個火月王子,目中無人,絲毫都沒有將他放在眼裡,他要滅了對方,看對方還怎麼囂張。

無盡的荒之本源蔓延,隨即匯聚成一點,攻向了火月王子。

火月王子的身體猛然間的爆退,他感覺到了一股強烈的威脅。

如果要是自己被擊中的話,自己將肯定要完了。

自己果然小看了自己的對手。

不過他也不甘示弱,瞬間的就發動了反擊。

一輪輪冒著火焰的月亮從天空當中砸了下來,看起來就如末日降臨一般。

空間都變成了碎片。

火月王子冰冷的臉上出現了笑意。

自己這招可是大範圍的攻擊,那可是非常的耗費本源力量的,這一招一出,他相信敵人是必死無疑。

這次沒有例外,這一次可不是上次那麼隨意的一擊。

小荒的臉上出現了凝重之情。

冷少獨佔罌粟妻 對方的攻擊真是非常的強,如果自己要是硬抗的話,或許真的抗不住。

而且,如此大範圍的攻擊,想要躲避起來那也是非常的難的。

「回去。」

小荒朗聲的喊了一聲。

一股強橫的力量瞬間的作用在那些冒著火焰的月亮之上。

沒有多久,那些月亮就消失了。

小荒深深的吸了一口氣,想要改變時間讓這些帶著本源力量的月亮返回到出現的時間點,那是消耗極大的能量的。

不過他總算是成功了。

「不可能。」

火月公子狠狠的咬著嘴唇。

在他看來,對方應該死的不能再死才對。

結果,自己的招數消失了。

這讓他根本就不願意相信。

他這個時候才真正開始認真對待自己的對手。

這個自己不認識的傢伙,看起來不簡單呢。 「這火月王子倒是挺強的,比那什麼狂刀三人組的強的太多了。」

看著小荒和火月王子之間的戰鬥,楊風也是不由的點評道。

在這萬劫之谷,所有人的實力都很強橫。

但是具體比起來,每個人的實力差距都很大。

比如孟青和劍公子,狂刀三人組之間的差距,比如,劍公子和這火月公子之間的差距。

這種差距那可不是量的差距,而是質的差距。

「那是,他們之間的差距挺大的。」

妞妞開口道。

「同樣都是真神巔峰,這也差的有些太遠了吧。」

歌皇開口道。

他有些不解,為何同樣都是真神巔峰級別的強者,這之間的差距為何如此的大呢?

「真神巔峰比起至尊差的太遠了。實際上,真神巔峰領悟的本源力量都不算多。而至尊則是完完整整的領悟了本源之力。」

「這種差距,那可不是隨意彌補的。」

妞妞隨即繼續笑著解釋道。

「我知道真神巔峰和至尊之間差距很遠。」

「這種差距簡直可以說是無邊無沿,我只是想知道真神巔峰的強者為何也能差距如此之大。」

歌皇無奈的看著妞妞。

「我就是回答你的問題啊。」

「一般的真神巔峰距離至尊差距很遠,想要成為至尊那就需要不斷的積累本源力量。」

「那些無法繼續積累本源力量的,就是最普通的真神巔峰強者。他們這輩子都無法成為至尊。且他們的實力都無法再次前進分毫。這類強者神界沒有。畢竟神界連真神都很難出現。」

「但是在這萬劫之地和那所謂的聖界這樣的強者就不少了。他們所生存的環境註定了他們的成就要高上很多。」

「實際上,真神巔峰到至尊之間所包含的級別還有精確的劃分呢。級別不同,所領悟和擁有的本源能量強度不同。自然而然的,實力差距就很大。」

妞妞笑嘻嘻的解釋道。

「那具體怎麼劃分呢?」

歌皇很是好奇的問道。

其他人也都紛紛的看向了妞妞。

他們也都不知道呢。

畢竟神界沒有這個層次的說法,真神就這麼一些人,也沒人告訴他們。

「首先真神巔峰還有一個稱呼,那就是入天級,入天級可以分為入天初期,入天中期,入天後期,入天巔峰。這些過程實際上都是積累本源力量的過程。在這之後,本源力量會發生一個變化。那就是自己創造本源力量,這就難了。這個過程被稱為裂天期。同樣也劃分為四個階段。」

「最後就是最後的成天期,這個過程就是像至尊衝刺的階段,擁有的本源力量就無限的接近至尊的力量。這個級別劃分為五個階段。」

「因為最後一個階段被稱為化尊,他們幾乎擁有了成就至尊的一切條件。甚至可以被安上至尊的稱號。就比如黑暗動亂的時候那幾個傢伙,殺戮至尊,陰陽至尊,吞噬至尊。」

妞妞伸了一個懶腰,小手放進了嘴裡,一臉的微笑。

「那他們也並不是很強啊,老大還收拾了兩個呢。」

小帥笑著說道。

在他看來,他們基本上都在這最後的階段,在這萬劫之地,他們可以橫著走了。

看誰不順眼都可以將其滅掉。

為何?我們拳頭大啊,反正這裡又沒有什麼規矩。

「你丫的什麼都不清楚。」

妞妞白了小帥一眼,小嘴嘟著。

「好吧,那你給我說,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小帥看了妞妞一眼,很是無奈。

妞妞訓斥他就好像是訓斥一個小孩子一樣,偏偏他還不能說什麼。

無法反駁啊。

「他們過來是受了一定限制的,否則的話,他們將會強橫很多。到時候我父親估計也不是對手。」

妞妞解釋道。

小帥長長的呼了一口氣,原來如此。

「妞妞說的很對。」

楊風點了點頭,實際情況確實如此。

這些人如果要不受到限制的話,他們將會更加的強橫。

一種無形的規則制約著他們。

「那小荒和那火月王子都是什麼級別的呢?」

小帥隨即看向了戰場。

小荒和火月王子戰鬥的非常的激烈,可以說是不相上下,火月王子的攻擊極其的強橫,但是,卻被小荒給化解了。

雙方你來我往,打的那是天昏地暗,日月無光。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