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後的結果是,再次動用聚靈,導致如今昏迷。蘇醒后得知的情況,不僅是身處雷池內部,而且葉蒼更是將責任推過來,怎能不讓人憤怒!

『如果按異變的時機來分析,可能會是與影魂的攻擊有關!可葉蒼你別忘了,那也是你們才導致那樣戰鬥的……』

先前龍玲向藍星詢問影魂情況時,就已經得知他的血煞身份,而且也答應幫忙保密。所以具體情況如何,藍星覺得沒必要對龍玲隱瞞,不過真要講述的話,就需要從天聖山懸賞說起。

滴…時間推進,還是這個山洞內。

聽完藍星的大概講述,龍玲發覺內心很多疑惑都已解開,但更多的還是覺得不可思議。葉蒼先前分析情況那時給人的好感,也頓時消失無蹤……

「天星,你…?」龍玲感覺這學弟小小年紀,就經歷過這麼多的事情,相比之下自己就……

「學姐,不用擔心,我沒事的!」說完這話,藍星猛吸口氣,接著說道:「我們現在…應該是想辦法離開這裡!」


『我…還要會南嶺,去找小月!不能停留在這!』藍星的這道心聲,堅定了他接下來的方向。

「按照葉蒼的分析,外面那樣的雷擊下,只有水域的朴修、翼島的翼若陽、武神殿的楊力才有可能存活下來!」

「他們此行出去,除了打探情況外,也看能否找到他們!對於葉蒼跟公孫楊,想必是影魂不放心,才要求他們同去的!」

「既然這樣,那等他們回來后,我就說下我的想法吧!」藍星這時像是在自語,又像是在對著龍玲說話。

雖然洞內的光線異常昏暗,根本看不清藍星的面容,但龍玲從他的話語中,好似感覺到有股自信。身處雷池內部帶來的不安感,此刻也好似逐漸平緩下來……

『天星!你確實與眾不同!我想…祁俊學長早就已經發覺到了吧!』龍玲這時對藍星口中的想法有些好奇,希望大哥他們快點回來的同時,內心也有了一絲期待…… 海域隱島憑空消失,頓時引起軒然大波……

六方勢力不約而同的決定先封鎖消息,然後匯聚於翼島商討突發事件的應對之策。

時間已過一天一夜,仍是沒有具體眉目,消失之謎都沒有弄清楚,就更不用說可以找到解決辦法。

悄然來到第二天,才終於迎來轉機——龍島與水域的族長分別帶人前來,翼島這時幾乎是彙集了海域三大島群的所有強者!

有著眾多強大武者聯手,相信再大的難題都能解開。不過讓翼青感到意外的是,兩位族長並非是聽到消息趕來,而是本來就想前來翼島,還有位神秘強者隨同而來!?

龍島族長龍毅、水域族長朴魄,來到翼島的第一時間就得知子弟在隱島出事的消息,都紛紛先行了解情況。被晾下來的姜晨,感覺情況是有些嚴重,不過他也沒多想。

「啊呼…!終於來到翼島,前些天老在龍島、水域、雷池來回跑,也累得夠嗆,藍星那小子肯定等急了吧!」姜晨自語的同時,開始在翼島上轉悠。意外的發現島上沒有藍星蹤影,姜晨便疑惑的找向龍島雷泰老人。

很快就得知藍星同在隱島上消失,姜晨差點忍不住爆粗口,最後看在雷泰上年紀的份上給忍住:「你…你怎麼能同意讓他去!?你知不知道他……」

想起藍星經脈損傷的問題,覺得他應該是沒跟人說起過,姜晨也就此打住話語。不過很快又聽到雷泰講述藍星情況,當即就有想揍人的衝動:敢情是知道的,那你還讓他去!?

雷泰這時也滿臉的愁緒,有讓龍玲詢問具體原因,只說好奇想起見識下,見他異常堅持跟欠有人情的份上,才勉強答應下來的,最後還有吩咐龍戩多加照看,也沒想過會有這樣的突發情況。

聽完雷泰的大概講述,姜晨察覺到些異樣,便再次詢問道:「藍星那小子…堅持去的?」

得到雷泰的再次肯定后,姜晨覺得應該內有隱情,但最後也是不得不這樣說服自己:「算了!那小子就是不讓人省心的!看著都會出事,更何況沒看著……」


「對了!龍島跟水域的矛盾,算是已經解決!具體情況可以去問你的族長!我現在…去找翼島族長商量點事情!」姜晨自顧自的說完走開,完全沒理愣住的雷泰。

『矛盾已解決?這怎麼可能!?』雷泰此刻神色變幻,怎麼也無法相信聽到的話。但下個瞬間猛然的回憶起某個畫面:先前族長前來翼島的時候,好像是跟水域族長同來!?

雷泰望著姜晨離去的方向,難以置信的沙啞低語道:「難道是他…從中調和的!?」雖然還是不太相信,但發現這樣的結果並不是不能接受,若是兩方勢力能夠友好相處,那可以減少眾多的矛盾衝突。

最後立即前去尋找族長龍毅驗證情況……

滴…時間回溯,場景變換。

漫天雷雲、無盡閃電;雷聲響徹、光亮昏暗……

身處雷池內部的隱島,單看天色根本無法感知到底是上午還是下午,只知道時間在充滿雷聲的等候中流逝著。

距離藍星蘇醒過來已經有段時間,面對山洞外無盡的雷電,沉重的氣氛在逐漸蔓延開來:龍玲擔心大哥的安危,沒什麼心情說話;藍星則是對隱島突變感到困惑,思考著想捋出頭緒來。


『隱島不可能憑空無故出現,肯定是有什麼方法途徑達成,想要改變如今的狀況,可能需要先找出那個方法!』

剛浮現這樣的想法,藍星就發覺對於隱島的事情,自己根本沒有去深入了解,所知的情況也只有姜晨以前隨口提到的那些。

努力回想著姜晨所講的隱島細節,藍星有些後悔當時沒怎麼專心聽,大概只記得隱島原本屬於雷池內部,跟被帝級強者定期移出來這兩點。

『如果晨哥的猜想沒有錯,結合著如今的突發情況,隱島很可能不是大家所想的那樣!?』對於姜晨猜想錯誤的可能,被長久培養起來的信心,藍星給自動的忽略掉。

「隱島…雷池…雷力…雷族?」

想到這幾個字眼的藍星,立即看向洞口守望的龍玲,覺得有必要了解詢問下:「學姐!龍島中有著部分遠古雷族後裔,關於這個事情…你知道嗎?」

「恩!」龍玲不解的點頭,同時繼續答道:「我小時候有聽雷爺爺說起過,現在龍島還是有著部分雷族後裔的!怎麼了嗎?」

「那你知道雷族傳承是怎樣的嗎?」藍星繼續追問道,此次卻得到搖頭。

「時間太久遠,我也不清楚!」龍玲說完又像是想起些什麼來:「前天雷爺爺那麼在意影魂,也許是跟雷電有關!」

「雷爺爺在意影魂!?」藍星低語重複著,本以為龍玲前來詢問,是她自己對影魂感到好奇,沒想到卻不是這樣。

「雷族…雷電…引雷…影魂?」這個瞬間,藍星猛然感覺腦海中有東西連串起來,同時也為自己的猜想暗自吃驚:「學姐!我想到個可能的合理解釋,或許能解開隱島的存在之謎!」


藍星雖然說的不太確定,但也引起龍玲的極大好奇:「天星!那你快說說,是怎麼回事?」

「我…我再捋下思緒,說不定不是那樣,現在知道的還太少!」藍星決定暫時先不說出來,覺得有必要組織下語言,而且猜想是不確定的,驗證方法又太危險!

滴…時間推進。

各方勢力子弟登島的位置雖然不同,但也不會相差太遠。

當龍戩帶著眾人歸來山洞時,幾乎全部都是狼狽不堪,稍微好點的就屬影魂。不過…藍星看到他將右手藏於身後,就知道他肯定也是不好受的。

除去找的翼島翼若陽與水域朴修外,武神殿的楊力他們倒沒看到。而且其餘子弟在隱島異變時,是分散著搜集島上材料,故而…不像龍戩、藍星他們那樣可以相互照應。

如今的情況,整個洞內是有八人,分別是:藍星與影魂、龍戩與龍玲、朴修與翼若陽、葉蒼與公孫楊。

雖然洞內光線不足,但藍星還是感覺的到,葉蒼進來后注意力幾乎都在自己身上,看他的樣子顯然是還在意那聚靈功法。

若是葉蒼沒有將責任推過來,說不定藍星還會告訴他功法的殘缺性,與修鍊后引發的嚴重損傷問題。只不過現在……肯定沒有這樣的想法,全部注意力都放在如何擺脫狀況上,因為真的、真的很想現在就回南嶺找到小月!

見到大家都緩和了些,藍星立即向龍玲示意。

而龍玲見到大哥回來后,心中的擔心算是暫時放下,此刻倒是有對猜想的好奇:「大家!請聽我說下,天星有話要說!」

龍玲的突然舉動與話語,瞬間將所有人的注意力集中起來。站在藍星旁邊的影魂,也是同樣感到疑惑。

「咳…!如今的情況,相信大家都非常清楚!我們…被困在島上了,而隱島此刻又在雷池內!面對那無盡強力的雷擊,我們是不可能越離的!也就是說…如果不做點什麼,我們會困死在這!」

藍星不斷的講述,葉蒼聽得很是不屑:還以為他要說什麼,不過都是些自己想到的!而且也太笨了,竟然把『會困死在這』說出來,就不怕引起……

葉蒼還沒想完,就驚訝的聽到:「不過我相信,能出去的方法,就在這隱島中,關鍵是如何找到它!」

藍星的這番話,讓葉蒼對他的看法瞬間改觀,覺得他比公孫楊強的不止半點。

離開方法在隱島中,這是葉蒼也想到過,但這是初次來東海,對隱島所知甚少,根本就無從下手。而且在所有人都沒有辦法前,不想過早的出面攬下責任,以免失敗后承擔強烈後果!

葉蒼對有人跟自己想到同樣的事情,多少感到些意外,但他不認為藍星能說出個所以然來。

龍戩先是看了下大家,見沒人說話才問道:「天星…那你知道如何找嗎?」

「不知道!」藍星的應聲回答,讓人意外的同時,又覺得理所當然。不過有兩人卻不是這反應:葉蒼的果然是這樣!龍玲的怎麼是這樣?

「不過…我倒有個猜想!」藍星這般突然來個轉折,已然學到姜晨幾分賣關子的功夫。

沒管有人的詢問與好奇,藍星直接扔出幾個問題:「大家…知道隱島為什麼會存在嗎?它真的是用來搜集材料的?難道就不能有其他用途?」

這幾個問題引人遐想,在場的都是年輕一輩,且都是首次進入隱島,島上珍稀材料眾多這個觀念,也根本沒想過去動搖它。

葉蒼聽完藍星的問題,感覺腦袋裡有什麼被敲開。而旁邊的影魂聽完,則是奇怪的看著藍星,感覺這不像平時的他,與自己認知的完全不同!

「那你的猜想,隱島是做什麼的?」問出這話的竟然是葉蒼,藍星本能的不想回答他,但看到大家都在等著答案,也就勉強說出自己的猜想。

「隱島…應該是遠古雷族為族群子弟準備的歷練場所…!」 前段時間!

姜晨在調和龍島與水域的矛盾時也沒閑著,見人就打聽東海的其他情況。先前剛蘇醒時面對小弟說不上話的情形,再也不想它出現了!

在不斷的打聽中,意外的發現二十多年前東海之亂時,藍星他老爹與翼島族長竟是故交?所以還未到達翼島前,就覺得翼島之行可能會挺有趣。

滴…場景變換,翼島主島。

前去會見翼青的途中,姜晨又在那自語開來:「已經從龍島借來兩位醫師,水域那邊是四位,現在再從翼島借兩位來,這樣八位醫師聯手!我X!藍星你的傷完全算小傷啊!」

「如果翼島不肯借!?那就把藍星他老爹搬出來,看他的面子有多大!不對…!現在想這些都幹嘛,藍星他還在隱島上!」

「這也不對!龍島跟水域的矛盾還沒徹底解決,這真是煩啊!藍星…都是你小子惹的,沒事幹嘛去隱島?不然都給你療傷了!」

事情想來想去,發覺也急不來,姜晨就決定先把最不重要的事先解決。所以在見到翼青后,也沒想著去套交情,直接就說明來意:「我這次來翼島!首先是想代表龍島與水域,請翼島方面做個公證!」

姜晨的靈魂體狀態,翼青先是感到很吃驚,大陸上這樣的強者大都聽說過,可是這位卻完全的沒有印象。現在聽到那番話語,就更是感到奇怪:「公證?什麼公證?」

「其實很簡單,就是他們哪方若是違反條約,翼島便聯合另外方對其進行…滅絕性打壓!」姜晨輕描淡寫的說出讓族群滅絕的話,敢情這不是自家的事。

翼青頓時感到心頭一跳,這樣的後果實在太嚴重:「滅絕性…這麼嚴重!?而且龍島跟水域都同意了?難道他們就不怕被人利用?若是……」

姜晨急忙擺手打住翼青,暗道他們果然是族長,擔心的都是同樣情況:「這個你就放心,那兩位族長都有考慮到!其實…他們早就厭倦彼此的對立,只是礙於那些老頑固的長老!」

「如今是偶然的出現契機,把後果說嚴重其實只是條約能夠實行的保障!那兩位族長私下裡還有約定,想必是會來跟你仔細商討!我是本來要找你,所以就順帶提下!」

「找我!?」翼青現在被姜晨弄的更是疑惑,感覺事情一下子多了起來。

姜晨可沒管那麼多,覺得牽引的差不多,決定開始收尾:「不要想的那麼複雜,總的來說很簡單的!就是翼島方面站出來公開表個態!」

「表態!?」經姜晨這麼一總結,翼青倒覺得有些知道是怎麼回事:實際上是有兩種條約?一種是公開表明的,一種是私下約定的?

見到翼青有些明悟,姜晨就知道接下來龍島跟水域的事情,就與自己無關了,他們愛咋搞咋搞去!

「好了!其實…我找你主要不是為這事,是想跟翼島借兩名醫師的。」姜晨深知他人是不會無故幫忙,這也是想盡辦法調和龍島與水域矛盾的原因,無非是想讓他們欠下人情,然後就是不幫忙都過意不去!

所以…這時姜晨不忘補充道:「當然不會是無償來借的,接下來你去召集其餘勢力人員,我想我可以解開隱島的消失之謎,或許還能找到解救方法,只要那些子弟還沒死…!」

翼青此刻驚訝至極乃至是震驚無比!本來聽到姜晨的請求后,他想表示無能為力的,但現在決定延後再說……

滴…時間回溯,場景變換。

「隱島…應該是遠古雷族為族群子弟準備的歷練場所!」雖然夾雜著漫天雷聲,但是藍星的這個猜想,還是讓眾人清晰聽到。

「隱島…歷練場所?」眾人幾乎都是疑惑的反應,唯有葉蒼的低頭思考與影魂的奇異眼神例外。

藍星也沒有再停頓,繼續說出理好的思緒:「大家想想看,隱島每二十年現世,這不就是年輕子弟換代的時間嗎?」

「那有沒有這樣的可能,隱島的作用隨著遠古雷族的消失,逐漸開始被人淡忘誤解,演變成現在的材料搜集?」若是平時聽到這樣的假設,定會讓人嗤之以鼻,但結合著如今突發情況,也是沒有人出聲否定。

「如果大家不反對這個猜想,那我就繼續說下去了!」藍星不太確定的說道,印象中這還是首次在這麼多人面前講述想法,多少還是有些不適應。

龍玲站得離藍星較近,很快反應過來鼓勵道:「天星!沒關係,你繼續說吧!」

「那好!現在說回能讓我們出去的方法!」被牽引思緒的眾人,這時也猛然反應過來,離開才是如今的關鍵。

全部人都打起精神來,想聽藍星會說出什麼方法,不料卻看到他轉向龍玲問道:「學姐!不知道你還記得學院那時的『修鍊秘境』嗎?」

「修鍊秘境?」在場不少人都在南嶺學院呆過,如今提起倒也感到奇怪。

「秘境中靈氣濃郁,那是因為裡邊有個遠古聚靈陣的關係!我猜這隱島裡邊或許有類似的陣法或其他東西,功效是可以使其定期的移到雷池外邊。」

藍星這時把姜晨以前賣弄過的給搬出來,目的其實是想提高所說的可信度,但他也清楚兩者沒有必然聯繫,說到底仍然只是猜想而已。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