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初的時候,秦朗還有些擔憂鬼符帝紋會給自己的身體帶來一些負面的影響,但是既然本源死字可以壓制那些鬼符帝紋,那麼秦朗也就沒什麼不放心了,完全可以動用鬼符帝紋的力量改善自己的身體細胞。第一時間更新

另外,秦朗又用精神力在天選者的身上仔細地探查了一番,這傢伙身上的鬼符帝紋真的完全消失了,看來天啟帝國對於鬼符帝紋的奧秘果然是進行了非常嚴格的保密措施,甚至還帶了自毀系統,一旦這些鬼符帝紋的秘密可能被泄露,直接就自我毀滅了。

無論如何,秦朗已經觸摸到了鬼符帝紋的一些門檻了,而且這一次可不像上一次那麼粗略,上一次秦朗只會將鬼符帝紋當作炸彈來使用,這次秦朗可是用鬼符帝紋來系統地強化自身,因為跟天選者作戰的時候,秦朗對於這些鬼符帝紋可沒有少下功夫。

覺得體悟得差不多的時候,秦朗也就準備離開華夏世界了,因為他知道如今可不是坐享其成的時候,諸天萬界到處都布滿了危險,華夏世界現在的處境就如同是群鯊環視的游泳者,所以秦朗必須儘快讓華夏世界變成諸天之中的「獵鯊者」。

秦朗將自己關於對鬼符帝紋的理解都告知了圖蒙和謝洛崴,也不知道這些信息是否對他們有用,但是對秦朗自己卻是相當有用的,鬼符帝紋的確是可以強化秦朗的細胞的,他已經證實了這一點。,並且讓這些鬼符帝紋融入自身的諸神國度中,而事實上秦朗發現這些鬼符帝紋融入自身的諸神國度中,也的確是可以進一步提升諸神國度的強度。

既然已經摸到了門檻,秦朗也就不浪費時間了,跟恐人一族、天啟帝國的戰鬥並未結束,這就意味著華夏世界並非這樣就安然無憂了,而唯一解決的辦法,就是直搗黃龍——進入天啟帝國!

這一次,秦朗準備孤身前往,因為他認為這一次任務太危險了,就算是他自己都沒有一點把握,更不要說保證其他人的安全。

雖然秦朗鎮壓了這個恐人天選者,但是天選者或許可以算是恐人一族的頂級戰士,但是對於天啟帝國而言,天選者也不過是它們的僕人和利用工具而已,因此作為「主人」的天啟帝國強者,恐怕才是真正可怕的存在!

而現在,最大的問題是天啟帝國太神秘了,一直都沒有顯現過,誰也不知道天啟帝國究竟在什麼地方,更不知道天啟帝國究竟有多麼強大。

就算是建木,也不知道天啟帝國的具體位置!

「建木,連你也不知道天啟帝國的位置?」從建木意志這裡得到答案,秦朗一陣沮喪,如果連建木都不知道天啟帝國的位置,那麼秦朗如何前往天啟帝國呢?

「是的,我目前為止也沒有找到天啟帝國的位置,想不到它們居然藏得比仙界都還隱秘——對了,或許它們是真的將自己藏起來了,而在諸天宇宙之中,我的意志無法到達或者堪破的地方可不多,讓我想想看,或許天啟帝國就在為數不多的幾個地方……」這建木意志被秦朗的話激起了一些感觸,似乎想起來一些事情了。

「天啟帝國……唔,根據我的推測,應該是在天之神域當中。」建木的意志隨後將天之神域的位置告知了秦朗。

頃刻間,秦朗也就知道了天之神域的情況,原來這天之神域實際上宇宙諸天中的一個特殊的地方,單單用神秘來形容這個地方已經是不夠的,因為這個地方不僅僅是神秘,更是兇險莫測,以至於任何生靈都不會輕易靠近這個地方。

至於為何叫天之神域,這是一些諸天生靈認為這個地方是宇宙之中神族的誕生之地,因為神族傳聞是跟宇宙一同誕生的強大存在,而天之神域就是神族誕生之地,但因為這裡曾經發生過諸神之戰,以至於整個神域都變成了絕地,死亡之地,就算是神靈也不能在這裡生存了。

但是這一切,只是關於天之神域的傳聞!傳聞而已! ?「聽你這麼提醒的話,我認為八成就是在這個天之神域當中了。」秦朗向建木道,雖然天之神域是一個極度危險的地方,但對於其他生靈來說是絕地,卻未必難得住天啟帝國的生靈。

通過跟恐人一族的戰鬥,秦朗算是越發明白天啟帝國的可怕實力了,但如今既然已經跟恐人一族徹底翻臉了,連帶著將天啟帝國也徹底開罪了,那麼秦朗自然是要去解決掉這個隱患。

或許,可以跟天啟帝國的主事者談談?

當然,秦朗現在心裏面一點譜都沒有,在這個時候秦朗可不想有太多的猜測,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而第一步,就是前往天之神域,希望可以找到天啟帝國的存在。

之所以建木的意志無法鎖定天啟帝國的存在,就是因為天之神域這個地方,是建木的根須和意志都無法穿透的地方,這個地方十分古怪,否則也不會被稱之為「絕地「、「禁地」了。。

建木的推測當然也不是完全沒道理,它應該不是胡亂猜測,而是根據一些信息推測出來的,秦朗對於建木和華夏神龍都是完全信任的,這種信任不可動搖。

既然建木已經給出了天啟帝國所在位置,秦朗也就不再遲疑,直接動用天梯神器,前往天之神域附近的地區。。

就算是天梯神器,秦朗也無法直接進入天之神域,因為這地方經歷過諸神之戰,神道法則在這裡波動很大,也就是說就算是真神進入這樣的地方,也同樣可能會遭遇危險。

秦朗通過天梯神器直接來到了天之神域附近,既然知道這個可能是天啟帝國的地盤,秦朗當然不可能招搖過市了,而是十分低調地落在一顆大隕石上面,準備在這裡觀察一下再說。第一時間更新

這隕石位於一片隕石群中,四周到處都是飛竄的隕石,這倒是非常適合隱藏秦朗的身形。

進入這隕石帶中,秦朗開始通過精神力探查四周,但是效果並不太好,因為在這裡他的精神力探查範圍也受到了極大的限制,這個地方果然非常詭異,就算是精神力也會被大幅削弱。第一時間更新

雖然精神力探索範圍被限制了,但是秦朗並非完全沒有收穫,至少他接觸到了幾股若有若無的精神力,很顯然這個地方並未是真正的絕地,依然是有人在打這天之神域的主意。

既然別的人也在天之神域的主意,那麼就簡單了,秦朗只需要稍微等待一下就行了,有人在前面為他探路,這樣不是更好么?

在如今這樣的情況下,就算是仙界都有人入侵進去,天啟帝國自然也就難以倖免了。

既然有人打頭陣,秦朗也就好辦了,直接在隕石帶上等待了一陣,隨後它果然感應到附近有元氣波動,隨後就看到一個異界修士向著天之神域所在的方向飛掠過去。

天之神域所在的地方,是一片非常神奇的星雲,在宇宙諸天之中,有無數的星雲和星雲團,但是任何人看到這一片星雲,必然都會覺得它與眾不同,因為這一團星雲異常的瑰麗、神聖,而且遠遠看起來,就如同是巨大無比的人像,就如同是一個偉大是神靈隕落在此,並且將身化為這一片奇詭的星雲。

前往天之神域的異族修士的修為境界自然不弱,至少已經是真仙級別的存在了,否則也不敢貿然前來天之神域進行窺探,秦朗原本寄希望從這個傢伙身上得到一些信息,但是這個傢伙剛要靠近天之神域所在的地方,立即「轟」一聲整個身體就炸開了,如同自爆了一樣,徹底化為一團血霧,但是秦朗知道這傢伙不是真的自爆了,而是他的身體忽然遭遇了某種強大無比的壓力,然後這種壓力超越了它自身的承受極限,所以這傢伙的身體當然也就爆炸了。第一時間更新

毫無疑問,在這個天之神域附近應該有一種奇怪的力量場籠罩著,而且這種力量場非常隱秘,否則這個異界修士不可能完全沒有防備,事實上秦朗也沒有察覺到這種神秘力場的存在。

看來,秦朗的選擇是明智的,等別人替他去探路是不錯的,這樣可能會稍微浪費一點點時間,但秦朗見識過恐人天選者的實力,隱約猜測到天啟帝國的恐怖底蘊,所以他認為任何小心翼翼都不為過,這樣做可以讓他活得更久一些。

這一個異界修士直接炸開之後,另外的修士們並未撤退,反而有新的修士加入了這個行列,再度向天之神域靠近。看來,這些異界修士指不定跟秦朗的想法一樣,都是在等待別人為它們探路。

這一次前去探路的異界修士一共三人,不,應該是三個,因為這三個異界修士並非人族,它們的身體比人族更加高大,但是腦袋很小,四肢卻非常發達。

其實,在諸天萬界之中,就算是見到人族,秦朗也不會一定有好感,正所謂「知人知面不知心」,就算同為人族,在不同的世界、不同環境之下,彼此的信念、道德觀都是截然不同的,所以大家的目的自然也就不同了。

別說太遠了,就算是曾經地球上的那些人族,還處於同一個星球上,都彼此進行戰爭和屠殺,何況是來自按不同世界的人族。

現如今,秦朗除了還會相信華夏世界的族人之外,其餘的,就算是長得跟人一模一樣的生物,秦朗都是不會相信它們的,所以即便是碰到人族的修士,秦朗也是波浪不驚、一視同仁,依然是冷冷地看著三個人族修士去探路。

相對於之前那個冒失鬼,這三個人族顯然是非常謹慎,而且應該知道一些信息,所以他們三個並未直接被天之神域的神秘力場給絞殺,反而其中一人取出了一件類似門一樣的法寶,隨後這三人通過那一道門形的法寶直接穿過了神秘力場。

秦朗正要跟過去,這時候再度出現了異常的元氣波動,居然還有人比秦朗行動更快,直接搶先一步沖向那一道神秘的門,秦朗心頭暗叫一聲糟糕,他知道緊跟上去的這傢伙多半是要倒霉了。 ?那三個人族修士弄了這樣一個門形的法寶,肯定不是來方便他人的,之所以他們沒有立即收走這一件門形法寶,很顯然是不懷好意的。

果不其然,緊跟上去的那傢伙本來想要撿便宜,通過這個門形法寶進入天之神域範圍內,結果剛跨進那一道門形法寶,之間一道金光爆出,那傢伙頓時被切割成了兩半。

看到這樣的狀況,秦朗只是暗暗搖頭,看來人族修士都有一個共同特點:相當狡猾!

當那人被切成了兩半之後,那一道門形法寶就消失了,而那三個人族修士,自然也就繼續向天之神域的地境進發。

這個時候,秦朗終於動了,他雖然沒有門形法寶,但是之前親眼目那三個人族修士進入天之神域,現在秦朗已經到了三個人族修士破開神秘力場的地方,秦朗這個時候還能夠隱約感覺到殘留的元氣波動,這對於他來說已經足夠了,通過殘留的元氣波動,秦朗就可以讓姜天算推算出這三個人族修士是通過什麼辦法進入天之神域的境內。。

果不其然,片刻之後姜天算就已經有了答案給秦朗:「主人,他們是利用九宮之法暫時破開這個神秘力場的。」

「明了。」秦朗點了點頭,調動自身元氣,很快在他面前也出現了一道跟之前那三個人族類似的門戶,這是秦朗用自身元氣加上神道法則凝聚而成的,雖然比不上仙器的威力,但足夠讓秦朗輕鬆地通過這個神秘力場了。

通過這神秘力場的之後,秦朗自然也就進入了天之神域。

只不過,剛進入這天之神域,秦朗立即感覺自身被一股巨大的吸力給拉扯住了,身不由己地被這一股力量拉扯過去。

秦朗也不想跟這一股力量抗爭,反正他對於這個世界是相當陌生的,所以秦朗想要知道究竟是什麼東西在拉扯他,這樣他也好見識一下天之神域中的存在。第一時間更新

片刻之後,秦朗就看到了這東西,然後他忍不住說了一個「操」字,因為擺在秦朗面前的這東西,簡直是太詭異了!

在建木的古老記憶當中,秦朗知道這東西叫什麼——

星獸!

星獸,這東西顧名思義,其體形大約跟一顆星球一樣龐大。。

或者,可以將它視為一顆真正有生命和意識的星球。

原本,秦朗還以為這東西只不過是傳說而已,但是沒想到在這天之神域當中,竟然一進來就碰上了星獸這樣的恐怖之物。

面對這樣的東西,真的只能用恐怖來形容了。

這個時候,秦朗甚至都覺得天之神域外面的那一道神秘力場可能是天啟帝國出於好意設置的,因為這天之神域當中如此恐怖,任何人闖入這地方,顯然都是九死一生的。

別的暫且不說,單單就是這一頭星獸,這東西就足夠將一隻艦隊完全給吞噬掉了,更不要說一個人。

有趣的是,秦朗看到了之前進入這裡的那三個人族修士,他們都已經被星獸的力量給吸住了,跟秦朗不同的是,他們三人還在苦苦地掙扎,希望可以擺脫星獸的吸力。

因為秦朗沒有跟這一股力量太過抗衡,所以很快他追上了這三人,此時這三人當然也發現了秦朗,其中一個人族修士向秦朗道:「道友,你是否有辦法擺脫這一頭星獸的束縛?」

「有辦法。」秦朗點頭說,「我們去殺了它,自然也就可以脫身了。。」

「道友,你就不要開玩笑了,這東西要是那麼容易被殺死的話,它就不會叫星獸了,這東西擁有的實力,就如同一顆巨大星球的全部能量,何況它可能曾經還吞噬了很多別的生物,所以擁有的力量已經達到了難以想象的地步。不過,如果道友想要屠之的話,我們當然也願意助你一臂之力。」這三個人族修士似乎知道不少關於天之神域的信息,但是聽這傢伙的口氣,好像是慫恿秦朗去送死。。

「那就多謝了。」秦朗道,「我是準備將這東西幹掉,但是不知道你們三位怎麼幫我?」

「唔……這個,我們當然是會全力以赴——這樣好了,你先一步被星獸吸入肚子當中,然後你在它的肚子裡面大肆破壞,我們三人攻打外面,這就是裡應外合了。」那人族修士道。

「噢,這樣……也不錯,就是我的危險好像更大呢。」秦朗道,「不知道三位修士來自哪個修真世界?」

「我等來自魔界。」那個人族修士露出了怪異的笑容。

魔界?

秦朗心頭冷笑一聲,難怪這三個傢伙如此心腸惡毒,原來是來自魔界的,那麼這就完全可以理解了,既然是來自魔界的修士,當然是非常善於損人利己的。

不過,秦朗卻沒打算跟這三個傢伙翻臉,而是說道:「聽起來好像也有道理。何況,我們現在都被這一頭星獸給束縛了,是應該共同想辦法對付它的,否則我們只怕都會被它給吞噬掉了。」

「哎呀,道友果然是深明大義啊。」三人當中另外一人向秦朗贊了一句,然後他們三人都決定按照這個辦法對付星獸。

說白了,就是讓秦朗充當誘餌打頭陣,這三個傢伙則看準機會再出手,亦或者犧牲掉秦朗,為他們三人爭取逃走時間。

秦朗當然也知道這三個傢伙是什麼主意,但是他決定陪這三人玩玩,畢竟這三個傢伙對於這個天之神域有些了解,如果貿然就幹掉的話,秦朗不知道從哪裡去探聽消息,這三個傢伙不能讓星獸吃了。

注意打定之後,秦朗也就不含糊了,直接就放棄反抗,乾脆讓這個星獸將他吞噬進去,至於這三個魔界修士是否決定跟他裡應外合,秦朗反而都不在乎了。

被星獸吞噬進去之後,秦朗已經在這一頭星獸的肚子裡面了。

星獸之所以是星獸,不僅僅是因為它的體型如同星球一樣龐大,而且也是因為它本身就是一個星球,不過是一個「活著」的星球而已,秦朗在星獸的肚子當中,可以看到這一頭星獸的腹部就如同一顆星球的內部。 ?星核,就是這一頭星獸的心臟;而裡面的熔漿,就是星獸的消化液;這星球的本源力量,就是星獸的力量來源。

不過,一頭星獸的成長,當然不會這麼簡單,這星獸內部的世界,幾乎都是用神道法則淬鍊過的,也就是相當於一個諸神國度!

也就是說,一頭星獸,擁有媲美真神的力量!

甚至,如果是成長了很多歲月的星獸,會擁有超越真神的實力,因為星獸的吞噬能力可以讓她得意飛速成長。

秦朗被吞噬進去之後,自然不可能理解被消化掉,首先秦朗也是結成了諸神國度的真神,這些熔漿自然奈何不了秦朗,他在這裡面,只是為了觀察這一頭星獸的特點,然後找機會將其收服。

在秦朗的小世界中,還需要有一頭這樣的星獸坐鎮。

不過,事情好像並沒有這麼簡單,因為當秦朗在星獸的肚子裡面閑庭信步的時候,面前忽然閃出一道亮光,隨後一頭跟成年獅子差不多大小的怪獸出現在秦朗面前——

這東西,竟然是這一頭星獸的魂獸!

魂獸,就相當於星獸的神魄了,能夠修鍊到真神級別的星獸,其魂魄當然也已經神化了,所以它察覺到秦朗這個不速之客的時候,魂獸立即顯現出來,準備將秦朗幹掉。

「你居然是神道修士,為何來天之神域?」那魂獸居然懂得跟秦朗進行交流。第一時間更新

「我來這裡,是為了尋找天啟帝國所在。」既然都算是神道中人,秦朗也索性乾脆一點,「是你將我吸入肚子裡面的,原本我想要跟你計較一下,但如果你將天啟帝國的信息告訴我,然後送我出去的話,我就當這事沒有發生過。」

秦朗同學也算是寬宏大量了,被這星獸吞入肚子裡面,也不是很生氣,只要對方將天啟帝國的信息告知秦朗,他就準備離開,也不跟這星獸拚鬥了。

「哈哈哈!~」

這一頭魂獸居然笑了起來,或許是在笑秦朗不自量力,「沒錯,你也知道被我吸入肚子里了,既然在我的肚子裡面,當然就是我的食物,你一個食物居然還想要跟我提條件?」

看來這一頭星獸已經是老成精的人物了,至少這語氣算是老氣橫秋了,看來這廝不僅沒有打算要跟秦朗進行妥協,而且還想要將秦朗幹掉,或者說是準備將秦朗徹底消化掉。。

「呃……既然都是神道中人,你確定要做這麼絕?」秦朗向這一頭魂獸道。

「哼!神道中人,既然你也是神道中人,就應該知道神道、仙道都是殺人證道,弱肉強食的法則,你應該非常清楚,否則你也無法到達這個境界。既然知道這個法則,那麼就應該遵循這個法則!乖乖染讓我吃掉你,我可以給你一個痛快,否則的話,我會讓你不得好死的!」這魂獸惡狠狠地威脅秦朗道。

「既然是這樣的話,那我也不會客氣了。」秦朗冷哼一聲,「看來你也是不見棺材不掉淚的傢伙,那就讓我看看你的能耐吧!」

「能耐?你還不知道我的能力究竟有多強呢。」那魂獸說了這話,渾身頓時冒出了幾丈高的氣焰,這廝給秦朗的感覺,就如同正在蓬勃燃燒的恆星一樣,擁有無窮的力量。

的確,一顆恆星擁有的力量當然是極其恐怖的,而這一頭星獸就如同一顆活著的恆星,它的力量的確是近乎無窮無盡。

但秦朗當然也有應對之法,這個時候他也不想浪費時間了,直接將小饕給放了出來。

雖然小饕的個體遠遠不如這一頭星獸,甚至連魂獸都不如,不過小饕的胃口大概比星獸都還要大。

果不其然,當小饕被放出來之後,這一頭魂獸立即警覺起來,盯著秦朗說:「這是什麼東西!」

「你不是說弱肉強食么,這東西也遵循這個法則,所以你只好跟它比拼一下,看看究竟誰是『弱肉』!」秦朗冷笑一聲,任憑小饕擋住這一頭魂獸,而秦朗自己卻開始仔細研究這星獸的內部結構。

研究一頭星獸的內部結構,這是為了讓秦朗進一步淬鍊自身的諸神國度做準備,因為星獸的內部,就是一個完整的諸神國度,而且是一個天然的諸神國度。

天然形成的東西,往往有奪天地造化之功,所以秦朗認為仔細參考一下星獸內部世界,對於自身的諸神國度提升,應該是有很多的好處。

另外一邊,小饕跟魂獸的戰鬥也直接白熱化了,小饕這東西不用說了,那是什麼都不怕,什麼都敢吃,除了永恆物質無法吞噬之外,這傢伙現在的胃口簡直大得恐怖。

那魂獸雖然強橫,但是面對小饕這種融合了玄學和科技力量的怪胎,魂獸也是無可奈何,因為任何攻擊對小饕幾乎都無效,強大的力量或許可以將小饕困住一時片刻,但是根本不可能將其完全困住,更加不可能將其擊殺,關於這一點,秦朗自己都深有體會。

就算是真神,也殺不死小饕!

在研究星獸內部構造的時候,秦朗發現了一個有趣的的東西:

鬼符帝紋!

在這一頭星獸的內部,竟然也有鬼符帝紋的存在,這就意味著這一頭星獸應該也跟天啟帝國有關。

這可就有些耐人尋味了,雖然目前為止秦朗都還未跟天啟帝國的生物正面交流過,但是在秦朗的印象當中,天啟帝國應該就是一個站在科技力量巔峰狀態的帝國而已。不過現在看起來,似乎又並非完全如此,天啟帝國的鬼符帝紋和這一頭星獸,似乎都讓秦朗覺得天啟帝國的來歷可能十分不簡單呢,甚至天啟帝國可能真的跟神族有一定的關係。

這一切目前都只是秦朗的猜測而已,他自己也沒有一點把握,只是目前對於秦朗來說,最重要的還是降伏這一頭凶獸,至於天啟帝國的事情,那也只能慢慢來做了。

當小饕和魂獸戰鬥的時候,秦朗卻在參悟這一頭星獸的諸神國度,雖然這一頭星獸的力量未必比秦朗更強大,但是對於秦朗來說,這一頭星獸對於諸神國度、神道法則的領悟卻是渾然天成的,而這也是秦朗需要好好學習和領悟的。 ?經過一番參悟,秦朗對於鬼符帝紋的了解也就更加地深刻了,這個時候他也更加深刻地意識到天啟帝國的強大,能夠創立出鬼符帝紋這樣的東西,的確是相當地了不起,因為鬼符帝紋不僅僅可以用於科技領域,而且居然還可以對修士的修行有所幫助,這就意味著天啟帝國是真的做到將科技文明和玄學文明融和在一起了,這實在是一個偉大的創舉,目前的華夏世界根本難以望其項背。

在參悟鬼符帝紋的時候,秦朗將自己知道的一些鬼符帝紋也顯現出來了,這一點引起了這一頭星獸的關注,它的魂獸這個時候也被小饕給壓制住了,於是這魂獸用精神力向秦朗說:「既然你也是神道修士,而且也算是天啟帝國的一員,那麼停止這種無所謂的爭鬥吧。第一時間更新」

「無所謂的爭鬥?之前你怎麼不說這是無所謂的爭鬥呢,之前為何要說這是弱肉強食法則呢?」秦朗冷笑一聲,並沒有讓小饕停止攻擊,有小饕在這裡搗亂,秦朗要壓制這一頭星獸也就容易多了。第一時間更新

「既然你認識帝紋,並且使用了帝紋的力量,那麼就是天啟帝國的一員,我們之間就不算是敵人!」這一頭星獸一本正經地向秦朗解釋。

「說什麼都沒必要,除非你降伏於我。」秦朗直接提出自己的條件。

「這不可能!我可是偉大的星獸,效命於天啟帝國,你怎麼可能讓我降服於你呢!」這一頭星獸看來不準備輕易地服軟。。

「偉大不偉大,還是看誰的拳頭大。」秦朗冷笑一聲,讓小饕繼續瘋狂地吞噬這一頭星獸的元氣,同時秦朗將無盡海的海水也傾倒出來了,準備儘快地解決這一頭星獸。

如果這一頭星獸直接逃走的話,秦朗還真是不好對付它,但是這傢伙實在太託大了,直接將秦朗吸入它的肚子當中,這可真是請神容易送神難,現在秦朗在這星獸的肚子當中,幾乎是為所欲為,單單是一頭魂獸,根本擋不住他。。

當然,也就是秦朗才能如此囂張,如果是其他生物的話,被這一頭星獸吸入肚子當中,只怕頃刻間就會被消化掉的,不是因為星獸肚子當中的那些熔漿,而是因為它的肚子就是一個諸神國度,而且是經過神道法則淬鍊過的諸神國度,這個世界就如同一個熔爐,其他生物一旦被吸入進去,那麼結果就只能被徹底吸收掉。。

無盡海,可以不斷地吸納這一頭星獸諸神國度中的元氣;小饕,更是不斷地吞噬元氣和力量,似乎根本無法阻止。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