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艷華這兩年來為了希希連工作都不要,直接提前退休,這份情不止葉回,紀凡同樣記在心上。

所以對陸家的敬重就一年比一年多。

她熟門熟路的朝著紀家飄去,照舊是剛一到紀家所在的衚衕就直被接拖到紀凡身邊。

讓她覺得太過湊巧的是,這一次紀凡居然還是在紀老爺子的書房裡。

古蜀國密碼 話題照舊是前一天的那個,葉回沒急著上前讓紀凡發現她的存在。

「我昨天跟你說的事你想明白了嗎?首長那裡調令都已經發下來,你最晚十五之後就要過去。」

「不能再等等嗎?換屆的大會不是在三月嗎?我二月底過去不行嗎?」

紀凡有些猶豫,這事來的突然,他都還沒來得及告訴葉回。

雖然知道葉回一向支持他的工作,可現在的他早已經不像當年那樣,他早學會了凡事換一個立場從葉回的角度出發。

「你多等這幾天又有什麼用,早點過去,萬一到時候有什麼非議,咱們還有周旋的機會。」

紀老爺子對他這猶猶豫豫的模樣格外看不上。

「別說是為了希希好,你自己要是變成泥菩薩,那才是拖累葉子和希希。」

紀凡緊皺著眉頭不肯言語,提早半年多去廣城,這事他必須跟葉回交代過才能決定。

不然,就是對她的言而無信。 正想著要如何聯繫葉回,那股奇異的感覺就又出現。

在紀老爺子惱怒的目光中,紀凡再一次趴在桌上閉上眼睛。

葉回正盤腿坐在地上想著紀老爺子的話,紀老爺子為什麼會有些惱,她還在找著原因。

「怎麼又來了?你這樣對身體會有影響嗎?」

紀凡見到她的第一眼腦中就只有這道念頭,他真的對葉回的能力很懼怕。

「應該還好吧,我今天能吃能喝,沒覺得哪裡不對。」

紀凡:「……」

葉回原本是來看希希的,但想到自己一看到她就容易控制不住情緒,心緒激蕩間很容易被夢境振出去。

所以她還是準備先解決紀凡的職務調動問題,再考慮其他。

變身蘿莉劍仙 「你要回廣城?」

不算突兀的一句話,卻也讓紀凡愣了一下。

他原本就不知這事該如何開口。

「三月份的換屆選舉你知道吧?首長這次要退下來了。」

一朝天子一朝臣,高萬國這次退下來,對他們這些人的影響是無法預估的。

他們都催著他早點回廣城,就是為了將這事對他的衝擊降到最低。

葉回歪著頭,已經在想他這話背後的含義。

紀家向來是站在風口浪尖,有高萬國在,他們不論說什麼做什麼都不會受到質疑。

但高萬國退下去……紀家會不會被推出去做殺雞儆猴的那隻雞?

這樣想著,葉回就覺得自己似乎快要沒有囂張的本錢了!

「高萬國有提起誰會接班嗎?」

紀凡搖頭:「現在看他的幾位副手都有可能。」

紀凡沒說的是,這幾個人中只有一位是真正意義上的與紀家交好。

剩下的幾人對紀家都多多少少抱持著一點微妙的態度。

「那你早點去廣城吧,爺爺說的沒錯,趁著高萬國還沒退下來,你先去把腳跟站穩。」

廣城那邊有紀長征在,有親爹擋在前面,這事對紀凡的衝擊應該就沒有那麼大。

雖然紀凡的想法很好,想要在京都陪著希希到她回來。

但現在此一時彼一時,他們也需要適當的變通。

「我還沒來得及跟希希說,也沒來得及告訴你。」

紀凡的聲音略帶幾分沉重,他在京都這邊做的其實也挺好,普通團在他的帶領操練下,已經開始有精英團的樣子。

原本他還想在四月份的軍演上,帶團去拿個好成績。

現在也不知會被誰摘了他的勞動成果。

「我不是已經知道了,至於希希那裡……我要九月份才能回去,這之前還是只能辛苦伯母。」

等她回去陸可心肯定早就生了,到時候陸可心的孩子誰來帶這也是個麻煩。

讓我深深抱緊你 葉回想到這些就忍不住有些頭疼。

她的虛影一陣晃動,紀凡頓時就有些擔心:「你這是怎麼了?」

「情緒不能有波動,不然就會醒。」

紀凡:「……」

居然還有這樣的毛病,難怪前一天她的氣息突然間就消失了。

「要帶你去看希希嗎?」

「再說會話吧,我怕見到她就會醒。」

面對自己的寶貝女兒這讓她如何控制自己的情緒?

這簡直就是難為人!

葉回的聲音悶悶的,紀凡不願讓她再去多想,突然就說道。

「你之前讓首長帶回來的圖紙,機床已經生產出來了。

「據說有些零件太過精細咱們加工不出,就做出了相應的改動。

「現在有了機床,用在方方面面的主要零部件都可以生產,你這次算是立了大功。」

「可惜高萬國要退下來了。」

葉回有些惋惜的嘆口氣,不然她還這能拿這件事去薅高萬國的羊毛。

「還有人知道這份圖紙是誰帶回來的嗎?」

「應該只有首長和陳勇知道,不過新一任大首長應該也會知道。」

這種機密高萬國不可能帶到骨灰盒裡,這也是他們職務交接的一部分。

高萬國需要給新一任大首長留下一切可用資源。

葉回又是重重的嘆了口氣:「看來我要重新刷大首長的好感值了。」

雖然在葉回看來高萬國有著這樣那樣各種缺點,但最重要的一點不能否認,高萬國光輝正直,是一個竭盡全力為國為民的好領導。

葉回這麼敏銳的感知,都幾乎沒有察覺到高萬國的私心。

他是真正的做大事的人。

這樣的人用古話來說就是標準的君子,是否交好都不重要。

因為他一定不會害你。

「到時候看情況,還有爺爺在。」

紀老爺子同樣剛烈的好多年,要不是高萬國到了該退下來的時候,紀老爺子肯定早在年前就把職務交接出去。

現在不說整個紀家,就是跟紀家交好的其他人家都需要紀老爺子的庇佑。

這個時候誰都能倒下,就只有紀老爺子不可以。

大過年的葉回不願意再說的這麼沉重。

「凡事你們自己看著辦就是了,我支持你的一切決定。等我回來帶希希去廣城見你。」

她這話一落,紀凡瞬間有些激動。

「不能反悔,一定要去看我。」

他們已經太久太久沒見,這樣只能靠著夢境說上幾句真的遠遠不夠。

紀凡現在最想做的事就是將葉回抱在懷裡,用力的親親她。

「這有什麼好反悔的,又不是什麼大事,我們回去后都會有幾天假期。」

紀凡向她,她同樣也想紀凡。

太久沒見,她真要忘了紀凡這張俊臉到底是什麼模樣。

「你這段時間在布列國一切小心,不要衝動行事,凡事多三思。」

總覺得見到葉回的時間已經不早,紀凡怕她隨時會不見,趕緊反覆的叮囑了幾句。

葉回剛想說一句她都知道別啰嗦,結果人就已經給振出了夢境。

她照舊是從夢裡醒來,眨了眨眼,看著漆黑的棚頂。

靠山馬上就要考不上,這個認知還真是讓人不開心。

換屆后,溫慶元對她還會是現在這個態度嗎?

文化處的這些同事估計也不會再像現在這樣老實了。

葉回摩挲著被角,輕笑了一聲。

她的運氣一向不錯,這一次應該也不會差。

如果許願不會折壽該多好,那她一定會大聲的期盼新一任大首長就是跟紀家交好的那一個。 按說他們遠在海外,國內的震蕩應該不會波及到他們身上。

但外事部是個很奇妙的部門,尤其是他們這裡,不論是文化處還是使館那邊都有半數的關係戶。

所謂的關係向來盤根錯節,誰都不知道三月之後,京都的局勢會發生怎樣的變化。

所以這個時候大家想要押寶也不容易找准位置。

葉回這段時間就比較安分了,從知道紀家這次可能會遇到麻煩起,她就收斂了一些。

當然在她看來她已經很注意,但在外人眼中包括在韓小雅眼中,她是半點變化都沒有。

溫慶元一個標準的草根,能混到現在這種中層職位,除了能力過硬,再有一點就是很識時務。

國內的局勢他也關心,但他更沉得住氣。

知道到時不論是國內還是國外,很有可能都會有一陣暗流。

他現在要做的最重要的就是保全自己,至於文化處里的其他人,他完全不關心。

紀凡沒出正月十五就離開京都去了廣城,他離開,接替他團長位子的就變成了陸明磊。

他當初離開廣城,讓出了隊長一職由陸明磊接上。

而陸明磊原本的副隊長一職就變成了一塊香餑餑。

原本應該鐵板一塊的特種大隊,因為進了外人,雖然訓練還在正常進行,但新來的副隊長最喜歡做的事情就是跟陸明磊較勁。

兩人一較勁就是兩年,年前一紙調令要將陸明磊調走,那個副隊長還背地裡開心了許久,以為自己能頂替上去。

結果剛過完年,接替陸明磊的人選就定了下來。

紀凡,這個之前一手創建特種大隊的傢伙又回來了。

胡鐵陽心情很不好,陸明磊沒什麼依仗,他還能跟著較較勁。

可面對紀凡,人家要什麼有什麼,比什麼都穩輸……

不過,三月一過,紀家是什麼情況就誰都說不準了。

他到時候未必沒有機會,胡鐵陽格外擅長安慰自己,倒是比陸明磊在廣城時更安分了一點。

韓小雅在收到陸明磊回了京都的消息后,整個人都有些不好了!

當初就是知道陸明磊會在廣城停留不少的時間,短則三年長則五年,所以她才選擇出國。

結果……她想回去,她想回去生孩子!

「想你家陸明磊了?放心,他這次在京都估計會呆個一兩年,你還有機會。」

會將陸明磊從廣城調回來,應該是紀老爺子和陸建軍一起商量后的結果。

風雲要變,誰都要布局。

紀老爺子已經開始有了雞蛋不能放在一個籃子里的打算。

韓小雅鬱悶的趴在辦公桌上:「一兩年……沒準我回去的時候他又離開京都了。」

他們這些人的身份才是真正的一塊磚,哪裡需要哪裡搬。

韓小雅每每鬱悶的時候就會質問自己為什麼會想不開。

她幹嘛要是給自己找一個軍人!

「這個還真說不好,不過這本來就算是意外,誰都想不到,所以我覺得你也不用覺得可惜。」

有些事,有因才有果。

像是她當初是為了紀凡才來布列國,而紀凡也是因為她在這裡,所以才選擇回京都。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