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公子抬頭盯著張葉,緩緩站起,一字一句的冷冷道:「你是想找不自在?」說著,他渾身一震,白瓷色的長袍外忽然微微鼓起,籠罩上了一層淡淡的白瓷色光芒,眼神愈加狠厲。

張葉好像根本沒看到,只是淡淡的和曹公子對視著。

一旁的老者見狀卻緊張了,忙拉著張葉的衣袖,輕聲傳音道:「一隻蛇頭獸罷了,讓給他算了,千萬莫要和他斗,他堂哥是雷劫城十大高手之一,咱們惹不起的。」

「雷劫城?」張葉心中一動。

對於老者對張葉的勸解傳音,曹公子並未阻攔,他雖然聽不到老者在說些什麼,但是從老者神情中就能看出來,多半是在勸張葉屈服,他雖然依然冷冷的盯著張葉,但是臉上已經情不自禁的露出一絲得意之色來。


他也看出張葉雖然跟自己一樣是七竅境第二層,但是在雷劫城中並未見過,顯然是剛到此地,現在得知了自己的身份和勢力,哪裡還可能跟自己做對?說不定還說些軟話藉機下台。

想著這些,尤其是在看到張葉神情間明顯一動的模樣,曹公子臉上的得意之色愈加明顯,冷笑道:「怎麼樣?這隻蛇頭獸是你擊殺的,還是我擊殺的?」

聞言,老者又緊張的拉了一把張葉。

張葉微笑道:「我殺的。」

「哈哈,果然識相,你賠償我五萬靈金就可以走……」曹公子得意之下,竟然沒有聽清張葉的話,這時猛然反應過來,臉色登時發青,厲聲道,「你說什麼?!」

「我說是我殺的。」張葉淡淡道,「你堂哥雖然是雷劫城十大高手之一,但是並不是你,你仗著你堂哥胡作非為,還能再不要臉點嗎?」

此言一出,老者當即愣住了。

旁邊虎頭虎腦的少年和那少女更是呆住,但是那少女猛地一呆,眼中忽然閃過一抹異樣的光芒來。

曹公子已是猛地怔住了,他簡直不能相信自己的耳朵,在雷劫稱乃至周圍的地方,他一向都是橫著走慣了的,何曾有人對他說過「不要臉」三個字,哪怕稍微無禮的話都沒聽過,過了良久,他才終於反應過來,狂怒之下,他的臉色已經紅得發紫,大怒道:「找死!」

說完,手一翻,手中已經多了一把白瓷色的長劍來,猛然向張葉劈來。

「咦?」

長劍剛一揮出,張葉微微一失神,他已看出這長劍不但顏色是白瓷色,連材質赫然也是陶瓷,不過顯然不是一般的陶瓷,而應該是一種陶瓷類的上等靈物,因為這一劍給他的感覺,陶瓷長劍似乎跟曹公子合為了一體,長劍所散發的威力顯然遠超這把靈器本所能發揮出的。

這種威勢下,即使是一塊鐵板,恐怕也會被劈開了。

「難道他的體質是…陶瓷體質?」

張葉簡直覺得有些不可思議,他聽說過有細分的屬性體質,例如雨、雪、冰這些屬性其實都隸屬於水屬性,但是從未見過。這回首次見識到細分屬性體質,竟然是土屬性中意想不到的陶瓷體質,暗想道:「青田大陸果然不同凡響,剛到這裡,就見識到了如此體質屬性。」

大感興趣之下,張葉並未立即跟曹公子對攻,同時也為了避免旁邊的老者三人受到波及,腳尖點地,雙臂張開,猶如一隻大鷹般的向後飛著退去。

「想跑?」見張葉躲避,曹公子立即認為張葉不過是一張利嘴,實力不過爾爾,或許連屬性體質都不是,當下心中大定,臉上更是猙獰。

曹公子既然是土屬性的一種細分體質,顯然對土屬性有諸多研究,他並未凌空追去,而是貼著地面向前滑行,似乎從地面上吸取了一種古怪的力量,速度竟然跟張葉往後飛躍的速度相當,只是眨眼間,還未有十丈距離,他已經追及了張葉。

又是一劍刺去。

這一劍刺出,下方的土壤好像受到了召喚,猛地從地面上升起,就向一道土黃色的門扇一樣,連接在陶瓷長劍下方,猶如一片鋒利無比的土黃色鐵片般的向張葉碾推而去。

這顯然是一種土屬性功法,並且是罕見的攻擊性土屬性功法,土屬性體質一般擅長防禦,主動攻擊極少,更何況這種調動腳下土壤進行攻擊的功法,當下張葉興趣更濃,依然不正面對攻,而是躲閃著想多感受一下這種奇怪的功法。

一時間,林中白瓷色劍芒閃動不休,地面上連接不斷升起胸口高的土牆,數棵大樹經受不住劍芒,轟然倒塌,周圍已是一片狼藉。 這邊,老者三人已經看的目瞪口呆。¢£

三人雖然都是靈脈期修為以上,但是卻都不是屬性體質,哪裡見過如此的打鬥,一時都看愣了。

眼見張葉只是躲避,老者更是著急,跺腳道:「唉,都怪我,跟曹公子爭辯什麼,就把蛇頭獸讓給他又如何?這回如果這位小哥為此丟了性命,可怎麼辦?」

虎頭虎腦的少年一咬牙,握緊手中的長槍,咬牙道:「爺爺不必擔心,我上去幫他一把。」

「你能幫得上什麼忙?!」

少年憨勁上頭,哪裡聽勸,當即就要衝過去。

然而就在這時,忽然聽曹公子一聲冷笑:「不躲了?你給我死吧!」

原來不知何時,張葉忽然停下了躲避,他嘆了口氣,手中已是忽然多了一把漆黑的鐵鎚。

在觀察良久后,張葉已是將曹公子這套功法了解的七七八八了,也就是利用自己的陶瓷屬性體質和手中長劍契合,加上調動土壤進行攻擊而已,這套功法看似犀利,但是也只是在地面上能夠發揮如此威勢,如果是在空中搏鬥,遠離地面之後,威力將會隨之下降大半。

至此,張葉已沒有再跟對方玩下去的興緻了。

曹公子臉色猙獰,一劍向張葉胸口上刺來,地面上立即又升起一道土牆。

「蓬」一聲清脆的爆裂聲。

張葉揮起黑罡錘,一錘準確無誤的砸在曹公子的陶瓷劍上。

這一錘,不但將曹公子的陶瓷劍砸的暴裂開來,變成無數碎片四處飛濺,連升起的刀片般的土壤都在黑罡錘散發的魔力之下被狠狠夯入了地面之下,地面上赫然出現一個黑罡錘模樣的凹坑。

這還沒完,陶瓷劍碎裂的同時,又聽的曹公子的冷笑忽然變成了一聲凄厲的慘叫。

黑罡錘砸落散發的魔氣,正有一股正對著曹公子的胸前,肉眼可見的,曹公子的胸口忽然猛地往裡一凹,慘叫出口后同時一口鮮血噴出,像是被重鎚擊中,遠遠騰空像是斷了線的風箏般向後飛去,重重的摔落在泥土中,狼狽不堪。

僅僅一招!

這還是張葉手下留情,如果再將魔力加大一分,曹公子就不止是重傷飛出,而是跟蛇頭獸一樣得下場。

老者三人猶如見了鬼般的怔住。

少女眼中看向張葉的光芒更亮。

虎頭虎腦的少年喃喃道:「就一招!難道張大哥剛才一直在逗他玩呢?」

曹公子本來已是狼狽不堪的竭力撐起身來,此時聽到少年這句話,胸中憋屈登時到了極點,「噗」地又噴出一口鮮血,然後他顫抖著取出一顆黃色丹藥放入口中。這丹藥好像很不尋常,剛一入口,曹公子臉上立即有了些許血色,他顫悠悠的站起身來,點頭道:「好!行!你們最好不要回雷劫城,否則都給我等著!」

老者三人還在震撼當中,對曹公子的威脅根本沒有感覺。

張葉臉色淡然,手一翻將黑罡錘收起,淡淡道:「滾。」

剛勉強站穩的曹公子差點又噴出一口血來,顯然張葉對他的狠話根本無動於衷,並且根本絲毫沒把他放在眼裡,他不再多說,眼中滿是怨毒之色,轉身搖搖晃晃的奔出林外。

這時,老者才回過神來,他忙走來,擔心道:「小哥,你闖下大禍了,他堂哥可是七竅境第三層,在雷劫城裡沒幾個人敢惹,你打傷了他堂弟……」

一同奔來的少年和那女孩也都滿臉擔憂之色。

張葉微笑搖了搖頭,道:「老人家不必擔心,我自有分寸。」

老者急的直嘆氣。

張葉也不多解釋,問道:「老人家,我是第一次來青田大陸,這雷劫城離這裡遠嗎?這個城的名字好像透著一股奇怪味。」

「不遠,往北走不過百里就是雷劫城。」老者見張葉根本不以為意,心知勸也無用,打起精神,為張葉解釋道,「雷劫城的名字是由數百裡外一處名為雷劫窟的地方所得。」

「喔?雷劫窟?」張葉愈加奇怪了。

旁邊那名為小倩的少女插口道:「因為雷劫窟,雷劫城才存在的,如果不是雷劫窟,根本就不會有雷劫城。」

「什麼意思?」

看張葉目光盯著自己,少女臉上一紅,道:「自古以來,雷劫窟三年開放一次,據說裡面非常適合七竅境修士磨礪,所以吸引了大量的七竅境修士前來,於是慢慢就形成了雷劫城。」

少女雖然言簡意賅,張葉卻已明白了,恍然的點了點頭。

顯然,在雷劫窟每次開放之前,所有聚集來的修士還是要有地方居住修鍊,甚至交換買賣修鍊資源的,由此,雷劫城的形成再正常不過了。

「你已是七竅境修士,進入過雷劫窟嗎?」張葉看向少年。

少年一怔,接著撓了撓頭,憨然道:「沒有。我剛進入七竅境不久,平常也就是獵殺些妖獸,尋找些靈藥進城交換一些修鍊資源,還沒想過進入雷劫窟。聽說雷劫窟內很是危險,很多七竅境第二層的修士進入裡面后都再也沒有出來過,我修為剛第一層,哪裡敢進去?」

張葉微微一怔。


按少年所說,雷劫窟里顯然很不尋常,他不由立即想道:「難道前輩所說的險境就是雷劫窟?」

「離下次雷劫窟開放還有多久?」

「半年吧。」少年沉吟一下,答道。

一旁的老者忍不住插口道:「你打算去雷劫窟?如果這樣的話,那最好就不要進入雷劫城了,等到雷劫窟開放,跟隨眾人一起進入就行了。」

老者顯然對張葉擊傷曹公子之事還是很是擔憂,時刻不忘勸解張葉不要進入雷劫城。

張葉微笑搖頭:「無妨的,老人家放心就是。」

他當然要進入雷劫城,他現在急需修鍊,不進入雷劫城還能去哪裡搞到修鍊資源?再說即使不進入雷劫城到時徑直進入雷劫窟,到時也多半會遇到曹公子和他堂哥的。

老者臉色一變,更是嘆氣連連。

此時,張葉對雷劫城也有了大概的認識,當下抱拳道:「在下這就前往雷劫城了,三位保重,告辭。」說完,不等三人說話,將黑罡錘一甩,凌空躍上,箭一般的向北方飛去。

看老者的模樣,顯然他已經不打算帶領少年和少女進入雷劫城,這樣的話,就沒必要多做停留,否則老者感恩之下要帶路前往,豈不是強人所難?

見張葉說走就走,三人都是一呆。

少女著急道:「爺爺,你怎麼不繼續勸他?他這樣進入雷劫城,曹瑾一定會找他麻煩的。」說著,擔心而又焦急的看向空中,雖然張葉的身影已經瞬間消失在了遠處。

「他已經鐵了心要進入雷劫城,哪裡能勸的動?」老者嘆道。


虎頭虎腦的少年聞言卻笑道:「小倩,你也不必擔心。張大哥既然能一招將曹瑾打成重傷,那以他的修為即使打不過曹景龍,逃走總是可以辦到的。再說,雷劫城那麼大,曹瑾不一定能找的到張大哥。」

聞言,老者不由苦笑一聲。

少年顯然有些異想天開了,以曹瑾和曹景龍的勢力,想要在城中找一個人,除非會隱形,否則怎麼也逃不過這兩人的耳目。

不過老者不打算再多議論下去,嘆道:「既然他執意要進城,那也只能由他,但是咱們卻不能入城了。」沉默片刻,道:「你們去將蛇頭獸收起來,咱們先在城外呆上一段時間,看看風聲再決定是否離開這裡。」

要老者就這麼離開雷劫城,他實在有些捨不得,畢竟雷劫城中修鍊資源實在要比其他地方豐富的多,少年之所以能進入七竅境,就是因為這緣故。

少年和少女應了一聲,少女戀戀不捨的向空中又看了一眼,和少年一起向蛇頭獸走去。

老者仰頭看向雷劫城方向,嘆道:「孩子,祝你好運吧。」

…… 這一次,十一又是腦洞大開,有了許多的想法。準備上路,拼一波。各位書友放心,這本書,不管如何,十一拚命都會寫完,絕對不會再太監了。

上次的書最終『太監』十一心裡很難受,準確的說非常的難受,畢竟有點急了,寫的也快了點,沒有大綱,完全是想到哪裡寫那裡。所以導致最終的結果就是太監。這次這本書,十一可謂是用心良苦,準備了很久,前期大綱也做好了草稿,大概的情節也是設計清楚,卻對不會再出現太監的情況了。所以說這一次十一不管書的成績如何,一定會寫完,算是對中學時期的夢想做個結局。

當然如果大家能夠支持十一那更好,十一的動力會更加充足,希望大家能夠多多支持。每一個點擊,收藏和評論都是對十一莫大的支持於打氣。最後,十一拜謝那些看過和收藏過以及評論過十一書的書友們,真心的謝謝你們!!接下來,十一給大家介紹一下《長生路》這本書的相關情節。主人公是向東。而向東所在的家族向族在大荒上十分古老,存在好幾十萬年,十分古老的家族。不過在向東的這個時期,已經開始沒落,當然這是較之巔峰時期的向族。

而讓向族崛起的人物就是向族老祖向無己,傳說中大荒上的第一仙。戰鬥力十分強悍,並且十分好戰,年輕時打過的戰鬥無法計數,連除了大荒的其他界面大陸,也被他征戰過。

由此聞名。向族也從那時開始留名數十萬年。大荒大陸有五洲,南極洲,北極洲,東極洲,西極洲以及未央。等級:築基,氣旋七重(天眼旋,壽堂旋,匯靈旋,臍旋,魄門旋,陰陽旋,心旋),周天境(小周天:鑄神魂,大周天:結神魂),封王境,拜帝境,登皇境,至尊,聖人,真仙,長生。大荒大陸有三皇五帝,三皇朝:夏,商,周。五帝國:漢,唐,元,明,清。

歡迎廣大書友光臨閱讀,最新、最快、最火的連載作品盡在! 第一章震動的大荒

鎮妖嶺大荒六大凶地之一,坐落在未央洲靠近東極洲的交界地帶。傳聞這裡封印著一頭極其兇殘恐怖的神魔「鼎天

蟻」。

鼎天蟻大荒神魔一脈中擁有最強的肉身和力量,幼年的鼎天蟻就可以搬山填海,成年的鼎天蟻則更為的恐怖,反手之

間就是日轉星移。打破蒼穹都不在話下。

而封印在這裡的鼎天蟻更是恐怖,傳說是巔峰的存在,為何被鎮壓?這…就得說起駐紮在此地的向族。

一個流傳大荒數十萬年的古老家族。

數十萬年前向族出了個絕世天才,在那個年代里,不乏妖孽和天才,然而向族出的這個天才足足的一個戰鬥喜好者,

從戰鬥中重生,在戰鬥中變強。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