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何況,現在那手鐲已經給了葉蓉,已經不是她能掌控的了。

「那你有考慮過我這些年的苦嗎?為了你,我終身未嫁,你回來了,我們卻還是不能在一起,你都不知道外面的人是怎麼說我的嗎?」

「我幾乎都成了琉玄島的笑話啊,難道你就沒責任嗎?」

葉紫想到這個,也是心如刀絞。

諸葛止卻是忍不住想要笑了。

這跟他有關係嗎?

早在先前他就說過他們不可能,讓她不要白費功夫,是她非要不嫁人,跟他有關嗎?

更何況。。。。。

「哼,你以為這些話能騙過我?你終身未嫁,到底是因為什麼你心裡清楚,不要隨便就賴在別人的身上,想要不成為笑話,你就考慮清楚,總共只剩八天時間了,過了這八天,你我是仇人。」

諸葛止說這話有些狠毒,但是他卻不覺得。

比起害人性命來,這話算輕的了。

他也確實是這麼想的,若是七七因為這件事走了,葉紫就是他的仇人。

他認為不夠狠,可是葉紫聽了這話,卻是渾身一顫,幾乎要昏厥。

等到最後,卻換來了他的一個仇人。

仇人啊。。。。。

現在是因為鮫魚淚的事情,他不敢輕舉妄動。

可是若是七七真的死了,那諸葛止是不是還要殺了她替雲七七報仇?

不,她不能接受這個結局。

「諸葛止,你夠狠。」

葉紫咬牙切齒。

「比不上你。」

諸葛止說完這些話,直接轉身離開,甚至都沒有多看她一眼。

望著諸葛止那絕情的背影,葉紫的心肝似乎都顫動一下,感受到了他的怒火。

他這一次是來真的!


他真的會不顧他們之間任何的情誼!

葉紫竟是陷入了深刻的恐懼之中,比起反目成仇,她更希望維持原狀,最起碼外面笑話歸笑話,還是感嘆她痴情的。

可是,葉蓉怎麼辦?

沒了鮫魚淚,等雲七七好起來,葉蓉更加沒有任何機會了。

天人交戰,難以取捨。 書老在巨闕宗雖然只是個管理武技閣的角色,但是沒人敢輕視他,因為有人曾經見過,連那些高高在上的內門長老,都對書老客客氣氣的。

這個慵懶的老者,絕對不是表面上看上去那麼簡單。

「書老所言,弟子明白。」

面對書老的質問,蕭讓卻是絲毫沒有緊張的神色,就好像篤定書老不會為難他一樣。

「滾吧,你沒有進入武技閣的資格。」

書老趕蒼蠅一樣擺擺手,然後閉上了眼睛,神情慵懶的小憩起來。

「謝書老。」


蕭讓對書老道聲謝,沒有任何猶豫,走進了武技閣內,和書老的命令背道而馳。

書老雖然嘴上說讓他滾,但是他知道,這只是書老對他的測試,或者說,從書老和他說第一句話開始,測試就已經不知不覺進行了。

內門弟子封鎖武技閣,這種事情書老都不會過問,又豈會理會蕭讓一個雜役偷入武技閣這等小事。

「胎息四重,去第一層,莫要貪心不足,要扎紮實實量力而行。記得所選武技不得抄錄,不得帶出武技閣。」

背後,傳來書老那略帶著讚賞的聲音,一個雜役,居然沒被自己嚇到,不錯,很不錯。

和蕭讓想的一模一樣,書老連內門弟子封鎖武技閣都不加理會,又怎麼過問會雜役入武技閣一事,他只是一時興起考驗一下,看看蕭讓的膽識而已。

宗門並不禁止內下弟子發生爭執,有競爭才會有動力,同樣,宗門也不會禁止一些「壓迫」,因為有時候,「壓迫」更能帶來動力,內門弟子封鎖武技閣,這種「壓迫」,在宗門底線之內,所以書老不會過問,他所謂的管理,也僅僅是不讓人將武技帶出武技閣而已。

「書老,你是怎麼看出我是雜役的,難道你能記住每一個外門弟子?」

走在前方的蕭讓停下了腳步,迴轉過身去,很是疑惑的問出了自己心中的疑問。

就算書老是絕頂高手過目不忘,但看一眼就分辨出自己是雜役,也要他見過所有外門弟子才行,宗門弟子那麼多,怎麼可能全部見過。

「呵呵,你小子,艷福不淺吶,這麼香,定然是個美人。」

書老仍舊沒有睜開眼睛,而是伸手指指蕭讓的宗袍,臉上露出一抹唯有男人才懂的曖昧的笑容來。

「這是柔指穿過的宗袍,所以其上帶有柔指的體香,被這為老不尊的傢伙給聞了出來。」

蕭讓心中恍然,原來如此,但他還比較奇怪,就算如此,也不能斷定自己就是個雜役啊。

「是了,想必書老定然聽說過我這個膽大包天的雜役,而外門不會穿別人的宗袍,所以才一猜既中。」

搖搖頭,蕭讓不再這個問題上糾結,轉身走進了武技閣。

走在武技閣暗紅色的玄木地板上,蕭讓一邊打量著武技閣的建築格局,腦海里一邊想著傅柔指告訴他的信息。

很快,蕭讓便進入了第一層藏書區,這是一個很開闊的區域,一排排藏書架整整齊齊的擺在那,猶如帝國那有序的士兵。

一排排的書架古香古色,散發著濃厚的古老氣息,顯然這裡的藏書,都有些年頭。

「第一層明明這麼大,但卻只有這麼影影綽綽的幾個人,那些內門弟子,自己看不上第一層,卻將武技閣封鎖,也不讓其他人進,未免霸道了些。」

看著有些空蕩蕩的第一層,蕭讓不置可否的搖搖頭。

據他所知,宗門武技閣,一共分為三層,第一層,人人可以進入;第二層,只有命泉武修才能進去,第三層,浮生以上才能進入。

外門弟子,根本就沒有命泉境的武修,所以外門弟子就只能在第一層停留,第二層,那是內門弟子的專屬。

「烈焰掌。」

「伏虎拳。」

「大劈空抓。」

蕭讓粗略的抽出了幾本武技,但是無一例外,總感覺這些武技不太適合自己,他現在修習的九天星辰掌和苦海悲指,都是拳掌武技,有這兩種逆天絕學在手,一般的拳掌武技,他很難再看上。

「那陳法言的顫字劍訣當真神妙無比,而我至今赤手空拳,面對武兵大家難免吃虧,不知有沒有合適的劍法。」

大概抽了十幾本武技之後,蕭讓忽然腦筋一轉,想到了自己應該修劍,和陳法言一戰,讓他認識到了武兵的厲害。

「奪命十三劍。」

「流星追月劍。」

「狂風劍。」

第一層的劍術也不少,但是蕭讓挑選了幾本之後,竟然沒有一本看上眼的,這些劍法,他都覺得太垃圾。

「難道要去第二層,才能挑選到滿意的劍法?」

在第一層停留了大半個時辰,蕭讓便將目光投向了第二層。

「嗯?你這廢物怎麼會在這?」

就在這時,一道帶著濃濃驚訝之意的聲音響在一旁,蕭讓扭頭看去,只見一個個頭只到自己肩頭的少年走了過來。

「蕭天途!」

蕭讓眼中閃過一道光芒,居然是他!

這蕭天途,是除了蕭琦雪、蕭遠山父女倆外,給蕭讓印象最深的一人,因為這蕭天途和他太像了。

從小就默默無聞,天賦不顯,被人忽視,但卻在三年前的潛龍大戰上橫空出世,以橫掃的姿態取得第一,從此一發不可收拾,修為節節攀升,其晉陞速度之快,簡直駭人聽聞,短短一年時間,就一躍而成蕭家同齡小輩中的最強。

不說別的,單就在內門弟子封鎖武技閣后,蕭天途仍舊出現在武技閣這一件事情上,就可以看出蕭天途的不凡。

其實蕭讓並不知道,進入武技閣,根本沒那麼難,書老雖然默許內門封鎖武技閣一事,但同樣也是提了條件的:凡是敢不懼內門踏入武技閣的外門,內門不得加再行阻撓!

所以那些外門,只要衝破心中的畏懼,武技閣根本就沒封鎖。

「還真是你這廢物,咦,胎息四重?蒼天真是瞎了眼,你這種廢物居然也能開闢氣海了!」

蕭天途抱著膀子,一臉戲謔的看著蕭讓,雙眼之中,乃是不加掩飾的厭惡之色。

蕭讓才沒興緻和蕭天途說話,理都不理,轉身便要走。

「廢物,給我站在!」蕭天途卻是將手中的劍連鞘一橫,擋在了蕭讓身旁,瞪眼道,「我讓你走了嗎?!」

蕭讓強忍住心中的不快,「蕭天途,你想幹什麼?」

「幹什麼?」蕭天途手腕一動,用手中的劍指著蕭天途鼻子尖,冷冷道,「聽說你卑鄙無恥的殘害蕭家子弟,這事你必須給我一個說法!」

蕭天途一再找茬,蕭讓也沒了耐心,一把打掉蕭天途指著自己的劍,冷聲道,「給你說法?你算什麼東西!」

蕭讓的話讓蕭天途的臉色一下子就沉了下去,寒聲道,「我算什麼東西?廢物,你怎麼說話的?敢這麼對我說話,你想死嗎!」

蕭讓看著蕭天途,一字一句問道,「在問我怎麼說話之前,你也該想想自己是怎麼說話的吧,一口一個的廢物的,你比我過分多了。」

!! 葉蓉,為什麼偏偏喜歡上的是沐北冥呢?

明明有比沐北冥更好的選擇,那上官嵐就不錯。

葉蓉可以得到整個葉家,甚至可以得到上官家,現在就算沒有上官嵐,有了上官家的圖紙,葉家最後就會一家獨大。

屆時,葉蓉什麼樣的男人得不到?

那沐北冥就算有千般好,也不是好糊弄的,就算雲七七死了,葉蓉就真的能得到沐北冥嗎?

葉紫覺得有些不大可能。

除非沐北冥現在就答應休了雲七七,然後娶葉蓉,就算得不到他的心,葉蓉也知足了。


可是,都這麼久了,沐北冥都沒有答應,怕是希望渺茫。

葉蓉還有很多機會喜歡其他的男人,可是她,卻沒有任何的機會了,也沒有未來了。

嫁給諸葛止對她來說,真的是太重要了,一輩子諸葛止都沒有松過口,現在好不容易。。。。

而且只要嫁給了諸葛止,她的腿也能好,還能實現夢想,這誘惑對葉紫來說,真的是太大太大了。

她甚至開始慶幸,當初沒有因為腿的事情就立刻答應諸葛止,不然得不到這麼更多的條件。

葉紫,是真的心動了。

她甚至想著,只要葉蓉能夠放棄鮫魚淚,她可以想其他辦法幫助她得到沐北冥。

得到沐北冥並不一定非要鮫魚淚啊。

離間他們夫妻感情的辦法有很多的。

葉紫陷入深度的思考中,只要葉蓉能放棄,讓她葉紫做什麼都可以,她可以給葉蓉更好的。

此刻的葉蓉還沒想過太姑姑已經有了取出鮫魚淚換她自己夢想的想法,她一心想從沐如風那裡得到剩餘的圖紙。

沐如風的事情傳來,葉蓉也是震驚的。

她沒想到沐如風悄無聲息的竟是從沐家弄出那麼多財產,只是可惜的是,最後還是東窗事發,現在一無所有。

想到這些事情是沐北冥做的,葉蓉更加肯定還是北冥大哥有能耐,沐如風再厲害也是失敗在北冥大哥手中。


北冥大哥的手段真是讓她越來越著迷了。

所以,她也必須強大起來,才能讓北冥大哥給看上,她要讓北冥大哥知道她比那雲七七強一百倍。

想到沐如風受了這麼大的打擊,一定很難過,為了圖紙,葉蓉只好咬牙親自找到了沐如風這裡。

沐如風的這個房子位置比較偏僻,本來是有四處房產的,其餘三處都交了出去,他正好也就留下了這一處。

事到如今,他所有的財產也就這套房子了,還是這麼小一個,而且還是別人施捨的。

沐如風並不打算住在這裡,畢竟這裡已經不安全了,他現在成為過街老鼠,現在想必很多人都知道他住在這裡了。

沐如風想的不錯,自從知道沐如風做的事情之後,很多百姓都對他深惡痛絕,感覺他實在太丟琉玄島的人了。

琉玄島的百姓大多淳樸善良,沒想到竟是出了這麼一個敗類,千百年來怕是都沒見過這麼一個。

況且還是被從雲洲大陸來的北冥少爺給發現的,聽說很多來這裡的商人都知道了這件事,真是丟人啊。 面對蕭讓的質疑,蕭天途就好像聽到了天底下最好笑的笑話一樣,笑得是前仰後合的,「你這種廢物,也配和我比?」

笑罷,蕭天途的臉色忽的就是一變,喝道,「敢出言侮辱我,趕緊給我跪下,自己掌嘴認錯!」

蕭天途這話一出,蕭讓也哈哈笑了起來,伸出一根中指對蕭天途一比劃,吐出兩個字來:「sb!」



發佈回覆